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叩仙门  >  第一章 引血泪

第一章 引血泪

3501 2017-07-13 09:57:48
咻!指尖有一束指甲大小的小气芒,依稀可见是箭头的形状,可惜的是只出现了一瞬就消失了。 “试一万次也没用,垃圾就是垃圾。”“据说当年他天赋第一。”“你见过天赋第一还在外门和干苦力的人吗?”“那到也是,谁都知道那是暗箱操作,作弊得来的天赋第一。”“那是当然,人家的叔父可是大长老。”“大长老又怎样,已经失踪这么多年了,他赵凌宇没了这座靠山立马原形毕露。我呸,还天赋第一,幸亏长老会英明,力阻他进入内门,不然这将是我圣母祠最大的丑闻。”“喂,垃圾,休息时间到了,赶快干活。”……伴随着赵凌宇的一声叹息,以及灵药园外两名内门巡视弟子的嘲讽与喝斥,半年来第七百三十九次飞箭术的施展宣告失败。作为一名连最垃圾的下品星路都未开启,仅仅拥有聚气一重的圣母祠外门小弟子而言,哪怕是最基础最简单的飞箭术法,似乎门槛都太高了。只是赵凌宇尚不甘心。短暂的休息时间已过,现在容不得赵凌宇再作他想,那两名内门弟子如监工一般正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他拖起疲惫的身躯站了起来,操起锄头,开始了又一轮艰苦的开垦工作。这片灵药园是新开辟的,由于要培植的都是来自西土的灵药,所以整个药园模拟的都是西土的极端环境。赵凌宇所负责的这片十夜花的种植地最为严苛。十夜花的生长环境不是土壤而是岩石,所以赵凌宇所谓的松土工作,其实是将脚下这片岩石挖出若干缝隙。更要命的是,这些岩石全部来自大和山的山岩,比一般岩石坚硬数倍。而这才是他第一天的药园工作,这样的日子似乎没有尽头。讽刺的是,赵凌宇却是圣母祠最有修炼天赋的弟子。五岁那年,赵凌宇在天赋测试中拿下第一,本欲进入内门成为核心弟子,却被大长老也就是他的叔父赵清越阻止,只能居与外门。赵清越并没对赵凌宇解释什么,其余门众也不明原因,久而久之,圣母祠渐渐有谣言传出,说赵凌宇的第一是靠作弊混来的,后来被识破所以没让他进入内门,碍于赵清越大长老的身份,所以并没有公开。五年前,赵清越突然失踪,谣言愈演愈烈。一开始说赵清越协助赵凌宇作弊拿到天赋测试第一,随着赵清越回归的希望越发渺茫,谣言变本加厉,变成了赵清越想把赵凌宇这个废物弄进内门培植势力,以备将来谋夺圣母祠掌祠之位。清者自清。赵凌宇至今仍对当时测试的每一个环节记忆犹新,他没有任何舞弊行为,而且要在天赋测试时作弊需要的强者施展极为高深的手段,远远不是赵凌宇所能涉及的。为此他曾不如怀疑地委婉地问过赵清越:“我,我真的是天才么?测试时您不会真的帮过我吧。”得到的却是赵清越严肃而充满怒意的回答:“你认为叔父是这种人么?”后来赵清越又补充了一句让赵凌宇极度怀疑:“你的确不是天才,因为天才和你比起来,太弱。”不过无论赵凌宇如何追问为什么不让他进入内门,叔父并没有给出答案。 众口铄金的威力是巨大的。失去了叔父的庇护,整个圣母祠天赋第一的赵凌宇没有得到应有待遇反而蒙受不白之冤。从赵清越失踪至今,赵凌宇的生活际遇直接从天上到地下。原本居住的是门房,现在变成了棚户。原本睡的是床榻,现在睡的草席。原本每月有例饷可领,现在变成免费劳力。原本每日的事务是修炼和收发信笺,现在变成了日出劳作,日暮也劳作,半夜才能得到休息。但这一切都没有击垮赵凌宇,他全都忍了下来,顽强地生活着。没了叔父的依靠,又没甚修为,凭什么得到更高的地位?只能靠出卖劳力过活,他想得通,也告诫自己要坚持、坚持、再坚持。他依然没有修炼,也无从修炼,因为叔父没有教他任何功法、术法,也不允许门内其他人教授他任何修炼知识,只让他学习属纹、地理、药理、星象、修炼界历史等文化知识。现在这个境地,内外两门的修炼典籍更是不会对他开放,就连这聚气一重的修为,还是因为修习的普通人都知晓的强健身心的吐纳法,以及圣母祠较为浓厚的灵气方才有此结果。不过赵凌宇也有自己的办法,他选择从术法突破,自学自研。利用多年来精研的属纹知识,赵凌宇尝试着利用阵法来减少由于术法施为的真元要求,他选择的是最基础的飞箭术。不过很显然,他失败了。灵药园的开垦远远超出了他的承受极限。赵凌宇运使体内的那微不足道的真元,将锄头高高举起,用尽力气砸向山岩。“当…”山岩多了两条裂缝,这块岩石的开垦还算成功。可是脚下这些坚固山岩足有四百亩之多,而他每凿开一块岩石都要用尽全力,连续五下,最多八下就会力竭,这时他就需要调息,而两位监工每次都不会让他得到充分休息就会催促他继续干活。手上这具锄头是他的“好友”内门弟子刘险峰特意为他准备的。锄长一米,明显的偏短,身材不低的赵凌宇需要把腰弯得更低才能更好的发力。锄刃是介于没品级到下品之间的寒铁所制,硬度堪堪强于脚下这些大和山岩,这种硬度接近的器物碰撞,让每次凿击都如两头黑蛮牛在相互冲刺,反震力极为强大。赵凌宇的腰已经隐隐发酸,握着锄柄的虎口已经被震得裂开,丝丝鲜血渗出。他看了看不远处的两名内门弟子,示意需要喘口气,对方没有理会,算是默认了他的请求。他看了看锄头,随即想到刘险锋,心中的不忿更是难言。刘险锋原是外门弟子,和赵凌宇同住一屋,关系极为要好。要好到什么程度,总之,遇到任何好事刘险峰都会让给赵凌宇,遇到任何坏事他都会顶在赵凌宇前面当挡箭牌,可谓鞍前马后。赵凌宇对刘险峰异常感激,多次去求叔父赵清越说情,希望让刘险锋成为内门弟子。赵清越虽然不让赵凌宇入内门,但对于刘险峰这事却是小事一桩,没有任何障碍,大长老一句话,刘险峰就成为了内门弟子,并给他指定了圣母祠的第二强者二长老莫不成为师。进入内门后,刘险峰修炼极为努力,加之赵清越的特别关照,内门的修炼资源对刘险峰大为倾斜,刘险峰迅速成为了核心弟子,在门内的地位也越发高涨。不过两人的关系依旧热络。突然有一天,确切地说,赵清越的失踪被确认地那一天起,刘险峰就不再理会赵凌宇了。又过了一年,圣母祠上下一致认为赵清越可能遭遇不测不会再回归圣母祠,这时候刘险峰就展现出另一副模样,让赵凌宇完全无法相信的一副模样。可以说,赵凌宇现在的际遇,一多半都是刘险峰所赐,不仅让长老会改变对赵凌宇的待遇。 而且刘险峰似乎仍嫌对赵凌宇“关照”不够,一听说要建新药园,立即主张让赵凌宇负责十夜花的开垦,还特意为赵凌宇准备了特制的锄头。遭遇的一切赵凌宇都可以迫使自己冷静下来淡然对待,唯有这刘险峰,仿佛是心中的一根刺,让他难以释怀。离开圣母祠去寻找叔父?这个念头在很早以前只是冒出了一瞬就被赵凌宇自己否决了。在他掌握的大陆地理知识中,不要说四方界的广阔,就拿圣母祠所在的东郡来说,圣母祠所在的方圆四百里的千岁山,只是东郡这片海里的一片礁石而已。上哪里找?从哪里开始找?夜已经深了,赵凌宇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自己的棚屋的。他已经完全脱力,他必须抓紧时间补充体能,方能应付明天的开垦劳作。破烂的凉席上,放置着一壶酒,一定是隔壁的张成送来的。这片棚屋区住着很多地位低下的外门弟子,由于天赋有限,他们只能从事杂役工作,不同的是这些外门弟子都可以得到一门基础功决和一门基础术法,而且每月有例饷可拿,还有一定的资源兑换额度。张成已经二十五岁了,比赵凌宇大了八岁,在这些年一直把他当弟弟一样看待。张成也分到了灵药园的开垦工作,不过他负责的灵药区域比赵凌宇轻松许多,一定是知道了赵凌宇的艰辛,去兑换了一坛酒送了过来。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这些外门弟子都不敢与赵凌宇走得太近,张成也不例外,悄悄将酒放下后就离开了赵凌宇的屋子。不过赵凌宇并不作怪,反而觉得心中有暖意流淌。也已经很深了,屋外风声猎猎,有星光从毡子屋顶的破洞中射入,赵凌宇坐在席上,抱着酒坛,目光从既不能遮风也不能避雨的窗外穿过,出神地望着天空,那里星光熠熠。赵凌宇并不喜欢喝酒。不过闻到了酒坛里飘出的六神凝香草的药香后,他就不再犹豫了。六神凝香草是修复身体伤损的灵药,品级很低,但对赵凌宇这种真元只有皮毛的人效果奇佳。酒很烈,第一口酒喝下时喉头就烧得厉害。酒也很劣,一口就让脑中泛起一阵眩晕。但六神凝香草的药效却货真价实,腹中传来阵阵暖流,疲惫瞬间扫除了大半。几口之后,身体的疲劳与损伤已经修复得七七八八了,可是赵凌宇并没有停口,他甚至开始了大口大口地吞。愁苦与愤懑是最好的下酒菜。这些年从天上到地下的遭遇,严肃而又慈爱却不知叵测的叔父赵清越,曾经与刘险锋的兄弟情深到现在的陌路狰狞……一幅幅画面如在眼前。劣质的烈酒,强效的药力,不胜酒力的体质,都不能阻止他赵凌宇,他将最后一滴酒倒入口中,摇了摇坛子,将空酒坛仍在了一旁。一点湿意在一侧脸颊流过,然后另一侧也感受到了湿润,赵凌宇随手一抹,吃了一惊。眼中有血流下,这是血泪。惊讶还未褪去,更惊讶的事情出现了。天幕下的星辰,似乎比平时多了数十倍,更神奇的是,这些星辰全都动了起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