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叩仙门  >  第十六章自行入瓮

第十六章自行入瓮

3022 2017-07-28 10:12:56
并未回答掌柜的问话,转身回房,将房门紧闭。 他神情凝重地对红鸾说道:“王休试探未果,可能要来硬的,不知他找了什么借口,叫这个况山过来看看,只是不知道况山有没有什么发现。” “可是,他什么也没有发现。” “不,他们认定了我们身怀宝物,发现与没发现并不重要。” “跑又不能跑,打又打不赢,那该怎么办。” …… 不远处的小楼,况山与王休相对而坐。 况山道:“两个小娃儿,是不是肥羊看不出来。” 王休道:“大人,不,他们不是肥羊,他们简直就是灵矿。只有隐藏极深的手段,才会连你都看不出来。” 况山气势冲冲地从椅子上站起,王休忙道:“大人,您这是……” “说这么多有什么用,去抢了就知道了。” “您忘了城主的命令了?现在是非常时期,刚颁布的法令如果令不行禁不止,小心惹恼了城主。” “怕什么,我跟随城主这么多年出生入死,城主能拿我怎样,最多把我打一顿。” “可是夫人呢?别忘了,夫人可是人族。” 听到夫人这个名字,况山身体一滞,又坐回到座位上。 这个名字有着一种强大的威慑,虽然这些年夫人已淡出了众人的视线,但是,一旦被人提起,况山还是禁不住害怕。 况山的确很冲动,但他绝不愚蠢。 “那你说怎么办?”况山气咧咧地说道。 “等。”王休自信地说道。 “等?” “没错。一月后,北凉妖族有大人物来白云城,那就是动手之机。” “为什么?” “这次北凉来的人可是大神通修士,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城主将与北凉结盟,并投在这位大神通修士的麾下。北凉妖修以残杀人族为乐,他们对这种事情喜闻乐见,怎会责难我们。那时下手,就算夫人生气,还能奈你何?” “这么机密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二夫人说的还有假?别忘了我每年要给二夫人上多少贡。” “你们人类真阴险。” “过奖过奖,哈哈哈哈哈……” 。。。。。。 “跑又不能跑,打又打不赢,那该怎么办。”红鸾急道。 “人到山前必有路。”赵凌宇轻轻拍了拍红鸾的肩头,安慰道:“也许,可以置之死地而后生。” 子夜来临,赵凌宇推门而出,出了客栈。 各个街道已经冷清下来,一些大坊市的门前挂着法灯,光线集中投在招牌上,远看如黑夜里的阴火,却让夜晚变得更加黑暗。 赵凌宇有意无意地从王休监视他们的小楼下路过,忽然有所感应,回头,就看见一袭白衣罩袍的王休站在身后。 “凌贤弟,这么晚了这是要去哪里呢?” “王前辈。” “还叫我前辈?” “王兄,有些烦闷,想出来走走。” “因何事烦闷?” 赵凌宇几乎是不暇思索地答道:“客栈太狭小,想修炼有些无法施展。” “可以换一家客栈,有几家客栈环境不错,还有防护法阵,这就可以施展了。” “哎,终究在闹市中,想着窗外的繁华,难以入定。”赵凌宇叹了一口气。 “那……” “我想寻一处洞府,在那里修炼一段时日。”赵凌宇顿了顿,忽然想起什么,眼神充满喜意,说道: “王兄,您这样的大修士,应该有自己的私属洞府吧,能不能借我用用?哪怕一天也行,出门这么久了,都没怎么修炼,这几日好不容易有些感悟,如果不尽快修炼,真是如鲠在喉啊。” 王休的眼神也放出了光彩。 借洞府? 他当然有自己的洞府,而且山高路远,正是巧取豪夺、杀人越货的必备场所啊。 我欲戮君,君却送上门来,不要这么善解人意好不好!而且,他本来就因为种种原因无奈寻上了况山,现在有独吞战利品的机会,怎能错过?何况那况山修为远胜于他,和这样的人瓜分宝物,还存着几分与虎谋皮的危险。 “为兄当然有洞府,也可以借给你用,莫说一天,你要用一年都可以。要不我们现在就去?”这句话一出口王休就发现了不妥,这吃相太难看了点。不过看着赵凌宇没有任何反应的单纯无辜模样,放下心来,补了一句:“我看凌贤弟有些着急,也跟着着急了起来,呵呵,呵呵…..” 看着王休尴尬的笑,赵凌宇说道:“多谢王兄,既然如此,我就多叨扰几日。我还得准备准备,三日……五日后我们一同出发如何?” “也对,修炼这种事,急是急不来的。五日后,我们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 回到客栈,赵凌宇吁出一口气。他轻轻将窗户推出一条线,顺着窗隙,用星辰之眼看着被对街建筑挡住的某个方向,那里有条土黄色的星路,宽阔厚重,笔直插入半空。 那是王休的星路。 虽然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况山和王休投鼠忌器没有立即对他们下黑手,但他知道,这一天一定会来临,而且不会太久。而他必须赶在他们联手动手之前,做出应对。 置之死地而后生。 去王休的洞府无异于羊入狼口,但是狼虽然可怕,继续耗下去迎接他们的将会多增加头猛虎,——况山,修为实力更是太过强大,他们将没有半点机会。 最关键的是,况山是妖修,是白云城真正的大人物,不仅实力惊人,背后的权势同等的致命。白云城表面平稳公正的秩序和法令,能够约束况山这种人吗?也正因为如此,赵凌宇不打算再跟王休耗下去了,因为他耗不起。 王休当然也不好对付,但至少存在万一、或者更高的可能性。 红鸾与王休的修为,凝液中期和接近圆满,只相差一个半的小境界。虽然差距不小,但至少有还手之力。 至始至终,他都没有将希望寄托于胸前的九尾印记,也没有把心间深藏的天地气息太过放在心上。在他看来,九尾印记可能具有广博的知识与见闻,可以帮助自己提高知识与阅历,但明显不具备对敌的能力。 而那道天地气息固然强大,但它太不可琢磨。严格算起来,仅有圣母祠与妖修大战那次,天地气息发挥了逆转局势的威能,但那时他星路初开,体内吸入了无数的磅礴能量。现在他却是面临生死攸关的死局,这种时灵时不灵,时而出现时而消失的东西,不能在这种关键时刻去依赖。 的确,赵凌宇的修为太过低微,在王休与红鸾这一级数的战斗中完全插不上手,而且很可能还要帮倒忙,但是,白天《属纹总述》的残卷发生异变之后,他改变自己的想法。 属纹残卷上那些常见的阵法但却罕见的布设手法和思路,复杂无比却前所未见的属纹,以及那充满灵性的镜面,至少,已经远远超过了上品法器,甚至可能超过上品灵器……还有镜面对他的真元的评判,这些都是赵凌宇信心的来源。 他必须搏这一把。 赵凌宇检视着自己的真元,感受着真元的厚度。他的真元形态不如王休凝练,许多更高级的术法无法施展,但他的真元厚度,换句话说就是真元的数量,并不输给王休太多。从这个角度来看,他与红鸾,勉强算得是两个凝液境修士。 “是的,我还是有一搏之力的。”他默默地想道。 还有五天时间,这五天时间将变得异常关键。他不吝于激发出自己全部的潜力,将潜力变为战力,在这五天内。 他取出了属纹残卷,翻开封面,轻抚上面的三个阵法精要,将目光聚焦到了这几个阵法的属纹上面,这是这些阵法最关键、也是最难的部分。 “离火”、“小困杀”、“幻遁”。 离火,是地层深处的狱火,号称可以燃尽一切尘埃。当然,这只是号称,但是如果用来炼器的话,熔化一件中品灵器倒是绰绰有余。 王休的身体强度,难道比得上一件中品灵器? 赵凌宇单手伸出,隔空虚点,真元从指尖流泻,漫入空气中,拉出一道道真元构成的图案。 至清晨,天光未开时分,赵凌宇舒出一口气,吞下了几颗聚元丹,静坐调息,开始用圣母功法恢复真元。 红鸾轻推房门,走到近前,怔怔地看着他,目光中满是柔情,她低语道:“其实,不用这么拼命的,王休也好,况山也好,甚至那个白云城主也好,都奈何不了我的。” 赵凌宇已经完全入定,哪里听得到她在说什么。 红鸾摇头走开。 过了一会儿,赵凌宇缓缓睁开双眼,看着窗隙透入的一抹略带浅灰的光亮,真元再度从指尖透出,空气中,一个又一个属纹缓缓生成,随即又散开,飘逸,最后湮灭。 红鸾又进来了。 赵凌宇又入定了。 窗外有月。 月上了中天。 月落乌啼。 天际泛了红。 日上三竿。 斜阳西归了。 红鸾来了走,走了来。 赵凌宇入定出定,出定入定。 第四日已至。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