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叩仙门  >  第五十九章 一尾附体

第五十九章 一尾附体

3411 2017-09-14 11:53:39
白云城外的树海,两个成鼎境的强者仍然在纠缠。 白无极悬浮其空,周遭旋转着无数彩色的神光,而在这彩色神光之中,一道游离的黑雾忽隐忽现。 白无极紧紧的看着那道黑雾,皱眉说道:“离殇尊者!本王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本王不会动那名女子,你怎么就是不肯放本王过去?难道你就不怕,况山将他们两人都杀了吗?到时候本王倒是要看看,你怎么向天机宫主交代!” 那黑雾之中,缓缓传来一阵冰冷的幽柔之声:“就凭那头小猫咪?他还不够资格!” “况山乃是元丹境中期,而且还是以杀伐成性的虎妖!那两人,最高也只有凝液境中期吧,实力高下,不是一清二楚吗?”白无极咬牙说道,直到此时,他才深深的体会到鬼修的强大,仿佛在那黑影的旋转之中,自己的神识都在被一点点抽离,不过单单如此的花,离殇也还杀不了他,但他也绝对无法从离殇的手中逃走,更别提要摘下她脸上的面纱了。 “那你为什么,这么着急要过去呢?”那幽柔的声音之中,传来一丝嘲讽之意。 “你……” 离殇越发的自信说道:“不如我们打个赌,看看究竟是你心中况山的命符断掉,还是本尊心里,那要守护之人的命符断掉,如若本尊输了,自当放你过去,本尊还可保证,天机宫对此,绝不追究。如若你输了,便就此回你的白云城,只要那少年再不踏入你白云城内,你就绝不可向他复仇。” 白无极冷冷一笑:“一言为定!” 离殇:“你就好好期待着吧,那个少年,绝对不是一个元丹境中期的妖修,能杀掉的。而且……说不好,你马上就会知道结果了。” …… “是谁允许你动她的?!我要,宰了你!” 赵凌宇的双眼,突然一刹,变换成黄色的诡异眼瞳,令人窒息的杀机从他的全身散发出来,即使强如况山,都被笼罩在这股杀机之下,微微发抖。 自然界中,不管是何种动物,都有强烈的求胜欲望,它们在面对比自己更强大的生物时,就算这强大生物在此之前都从未见过,已然会处于本能的恐惧,并且想要逃跑。此时,况山就是处于这种原始本能的恐惧之中。 但他不相信,这赵凌宇,明明被自己打的半死,而且他毕竟只有凝液境中期! 只见那少年,轻轻将怀中人儿放到地上,像是突然一刻,全身伤势都瞬间恢复,并且充满了用之不尽的力量。而他胸口那道九尾印记,之前曾经闪动过的那条尾巴,此刻竟然消失了?! 少年从地上站起来,一条诡异而虚幻的黄色尾巴,竟是出现在赵凌宇的身后,那像影幕一般的黄绒大尾,看起来梦幻至极,附着在赵凌宇身上,却是真真切切的让赵凌宇的身体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他黄赫双瞳越发的透着野兽的杀戮,耳朵变得像狐狸耳朵一般毛尖,嘴角两边生出两颗细长的獠牙,他的手指甲慢慢幻化成尖锐兽爪,他每踏出一步,就在地上留出一道深深的脚印。 “你……你究竟是……什么怪物……”这一刻,所有的念头都从况山的脑海里消失,只有莫大的恐惧全然笼罩着况山,随着那少年每前进一步,他就不由的回退一步。 眨眼,赵凌宇从原地消失,再出现时,已在那高大况山的眼皮子底下,只见赵凌宇伸出握紧的拳头,朝着况山的胸口砸去,直直轰到那护体黑炎之上。 “嘭!”的一声巨响。 “幸好幸好,还有黑炎护体。”况山看着那僵在黑炎上的拳头,不由的咽了咽喉咙,再怎么说,这小子也只有凝液境的实力,不必惊慌,不必惊慌…… “咔……”突然,一声轻响,在况山不敢相信的目光中,他最引以为傲的护体黑炎,居然,从赵凌宇的拳头上,裂开了! “我要……宰了你!”那突然异变的少年,生猛的拳头直直轰碎况山的护体黑炎,直接轰中况山的胸口,一股异常强大的力量,直接将那况山轰的倒飞出十多米远。 况山倒在地上,不敢相信的直吐鲜血,胸口上闷声的疼痛,好似自己心脏都被轰裂开了一般。 “这……这怎么可能……” 只见那少年,褐黄色的眼瞳散发出一种难以控制的兽性,他笔直的朝着况山冲去,向碾过的一个巨大铁轮,在身后轰留一串烟尘。 况山害怕到了极点,也再不敢有要杀了少年的想法,只顾着全速往后仓惶逃窜,但两者之间的距离仍然在极速的缩短,少年浑身冒着黄色的真元,像一头正在追逐猎物的野兽,而此时的况山,却像是一只瘸腿的兔子。 “你给我去死!怪物!去死!”眼看着赵凌宇越发的逼近,况山也不顾一切的调动体内的真元,催动本命黒炎朝着身后的赵凌宇砸去。 只见此刻的赵凌宇,浑身除了力量无限增加之外,身体的敏捷更是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程度,那些迅速朝他砸来的黑炎,竟是被他非常轻易的侧身躲过,赵凌宇甚至都没有多看那些黑炎一眼,一双要杀人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的况山。 眼看着那况山只有三五米远,赵凌宇纵身一跃,向老虎扑食一般,扑向况山,一记猛拳直直的轰上况山的虎背脊骨! “砰!”的一声巨响。 况山整个六米虎身,整个弯折的倒地,痛的况山徒然张嘴却嘶吼不出一声,两只睁大的虎眼,就像要掉下来了一般。也因为这一击,彻底击碎了况山全身的护体黒炎,倒在地上奄奄一息,再也没有了逃跑的权力。 也是这一拳,况山全身的真元溃散,维持不住庞大虎身的需求,又退化成了人形的状态,只见那况山倒在地上,卷缩的向一只快死的病猫,他的眼睛里再也没有了嚣张跋扈的戾气,全然充满了痛苦。 赵凌宇大口喘着粗气,浑身野兽的气息依旧浓重,那一双褐黃色的眼瞳,让人无比恐惧。 “求求你……不要……不要杀我……”况山闭着眼睛,痛苦的哀求着。 但赵凌宇的口中,仍然只重复着那一句话:“我要……宰了你……” 只见赵凌宇突然一下,扑到况山的身上,像是野狗一般,用自己徒然生出的獠牙,疯狂的撕咬着况山身上的血肉,一坨一坨的皮肉就这么被赵凌宇撕扯下来,整个画面看起来异常的原始又血腥,此刻的赵凌宇,也早已失去了人类原有的模样,成了一只真正的恶魔。 身上的血肉活生生的被咬下,况山痛苦的哀嚎着,从前只有他如此的啃食别人,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身为老虎的他,居然也有被别人如此啃食的一天,一时间,无端的痛苦和屈辱全然袭加到况山的身上,他紧紧的闭着双眼,再也难以忍受的哀嚎:“杀了我吧!求求你!杀了我吧……” 但赵凌宇就像听不见一般,亦或是这种血肉的撕裂让他更加兴奋,他压抑不住的,越来越兴奋,越来越贪婪,撕咬着况山的肉皮也越来越猛烈,甚至嘴边,还挂起了那极度兴奋的邪恶笑容。 “凌宇……”突然,赵凌宇的身后,红鸾的声音虚弱的想起。 赵凌宇猛的转过头去,看着红鸾诧异的面孔,像是野兽寻见了新的猎物,竟是一下放过了况山,猛的朝着那坐在地上的红鸾奔去,褐黃色的眼瞳里满是对虐杀的兴奋,那微微张开,还流着唾液和鲜血的嘴巴,充满了对血肉的贪婪。 “啊!”一口,入魔的赵凌宇,竟是一口咬上了红鸾的肩膀,獠牙深深的插入红鸾的肩骨,鲜血顺势从红鸾的肩膀上流淌下来。 剧烈的疼痛让红鸾都深深的皱紧了眉头,但她却没有喊叫一声,而是尽量压抑着,温柔的看着那快要发疯的赵凌宇,尽量微笑的说道:“没事了,凌宇,我们都没事了。” 那温柔的声音贴近赵凌宇的耳边,仿佛在说给他的灵魂听,在这么一刻,那褐黄色的双眼也默默的流出了眼泪,赵凌宇原本疯狂的神情,也慢慢的沉寂下去,獠牙慢慢退去,手指恢复正常,连他身后那巨大的黄色幻尾也渐渐的消散。 终于,也是到了此刻,赵凌宇胸口原本消失的那尾烙印,也慢慢的浮现了出来。 浑身力量像潮水般的退去,赵凌宇又倒入了红鸾的怀里,他睁着虚弱的眼睛,看着红鸾肩头上的血迹,微微说道:“对不起……” “不用说对不起,不怪你,我知道,你还控制不住那股力量。”红鸾微笑。 “况山……况山还没有死……”赵凌宇像是想起了什么,努力的想要站起来,但红鸾只是将他抱的更紧。 “没事了,你休息吧,一切都没事了。” 远处,奄奄一息的况山,带着最后一丝求生的欲望,一点点的,朝着灵水村外爬去,但此时,随着红鸾的苏醒,那些原本倒地的灵水村民的尸体,又全部都爬了起来,那一双双充满怨恨的眼睛,又再一次锁定了况山。 “不,不要……” 此时的况山,已再没有了黒炎护体,他惊恐无比的,更加卖力的往前爬,刚爬两步,前路却被一个站的笔直的人给挡住了,况山充满恐惧的慢慢抬起头,看见了,杜老。 浩瀚的树海上空,两位元丹境强者的战斗也接近了尾声,似乎双方都有所收敛,并不是真正的想制对方于死地,一轮交手下来,那离殇尊者身上几乎没有一点伤痕,那围住面容的黑丝,依旧如故。 白云城主白无极,虽然看起来好像也没有受什么伤,实质上,他的神识确实受到了不小的冲击,恐怕这三十年之内,修为都无法再精进。 这是离殇,对他口出狂言的小小惩戒。 突然一下,白无极徒然睁大双眼,好似心中有什么东西碎掉了一般,但王者毕竟是王者,没有流露太多的情感,对着离殇点头说道:“这个赌,是尊者赢了,本王……告退!” “不送。”离殇说道。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