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叩仙门  >  第十章补给

第十章补给

3057 2017-07-20 09:55:16
第十八级石阶。 与其说这是石阶,不如说这是一座空旷的城池。 没有雾,只有墙。 墙在石阶的尽头处,看起来并不远,就像在海上看初生的红日一样,视觉上也不远。不过那都是错觉,按照前面十七级石阶的经验测算,这堵墙距离赵凌宇足有数百里之遥。 赵凌宇被震撼了。 而后,他就觉得全身很难受,原来身上浸满了冷汗。 慢慢睁开了双眼,发现自己正睡在一张床上。 来不及检视身体,也来不及确认星路上发生的一切到底是梦境还是真实,因为房间里、床前,一个身影坐在他的枕边。 “红鸾!”他又惊又喜,红鸾的食指已经抵上他的嘴唇:“嘘……” 红鸾在他耳边悄声说道:“我们要离开。” 气息有若兰香,在赵凌宇耳边丝丝缕缕轻挠着,有些痒,还,很舒服。 红鸾柳眉竖立,又说了一句:“有人要害你。” 赵凌宇一惊,正待说话,红鸾已捂住了他的嘴,说道:“马上走,边走边说。” 这下赵凌宇不再迟疑,跟随红鸾从窗外跃出,却觉腰间一紧,已被红鸾揽了个结实,随后身体就飘飞起来。 红鸾一改往日的直来直去,沿着房沿鬼祟摸行,赵凌宇心中一凛,他不知发生了何事,但看起来事态比他想象得要更严重。 千岁山圣母祠共有屋宇二十一座,正门为东西朝向,在赵凌宇昏迷后,他被安排在东厢房。要想离开千岁峰,需经东厢房过长老院,然后穿正堂而出外门,这就是离开千岁峰最快路线。 当然,也可以由千岁峰北侧离开。但是北侧是藏经阁重地,遍布禁制,而武堂、暗堂等重要武力均驻扎于此,与妖修一战后虽然折损了八成力量,但两堂的堂主仍在,而且足够强大。 因为他们是七名长老其二。 东南两侧也不可能。南侧是万丈绝壁,东侧是后山深处的无尽森林,那里妖兽密布。 所以,只有一条路。 两人在正堂的屋顶停住,红鸾朝着一处阴影指了指。 屋顶的青瓦上,一个黑影伏在瓦片上,身体蜷成一团,与高大的正脊融为一体,仿佛不是一个人,而只是与夜色仿佛的一团黑。 红鸾传音道:“你的房间被布了禁止,而且附近埋伏了很多人。这个人被我制住了,他告诉了我一些情况。“ 赵凌宇早已开启了星辰之眼,那团黑影虽然隐蔽,却也瞒不住他。听了红鸾的话,他很是不解,正欲询问,红鸾使了个眼色,他连忙闭口不言。 这时,正堂内走出两人,正低声交谈。 “真不知道刘师兄是怎么想的,赵凌宇不管怎么样也是咱们圣母祠的恩人,为了救我们,现在还昏迷不醒,怎能这样对待他。“ “嘘!“另一人左顾右盼一番,说道:”有些话不要乱说,刘师兄只是奉命行事,难不成还敢忤逆莫长老?“ 两人又嘀咕了两句,就走开了。 两人出了圣母祠,东厢房传来钟鸣,随即人声鼎沸。红鸾不再刻意隐藏,挟着赵凌宇朝着正西方急速飞驰。 赵凌宇依稀听见,“赵凌宇不见了。“”快找!“”可能跑了,快追!“…… 圣母祠武堂,两条星路冲天而起,两个人影浮上半空,略微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随即两人朝着北侧与西面分别追出。 西面那人眨眼前就已越过山门,直奔赵凌宇逃遁的方向而来。 感受到气势逼人,赵凌宇回头看了眼:“有长老追来了。” 红鸾微微皱眉,眼神多了一丝凝重。 虽然她的速度很快,而且力量也不小,但是,追来的人是强者,而她毕竟还带着一个活生生的赵凌宇。 赵凌宇说道:“红鸾,你放开我吧。” “那怎么行,我不会丢下朋友的。” 赵凌宇脸色微红:“我是说,我现在也有些修为基础了,可能…..也许,你不用带着我,我自己能行。” 红鸾看了看他,忽然将他扔了出去,说道:“你不早说,害我这么辛苦。” 半空中传来赵凌宇的惊呼:“我还没学会飞……” 红鸾身形一动,将正往地面坠落的赵凌宇一把抱住,嗫喏道:“对不起啊,我以为你,以为你想…..”终究少女心性,“占我便宜”四字没有说出口。 赵凌宇适时地改变了话题,道“你教我御风术,马上。” 这一阵两人依然保持着凌空飞遁之势,但这个小插曲终究影响了一些速度,而且红鸾刚才一着急,一直隐匿的气息终于外泄,身后追赶的那名长老速度骤然加快,星路已经迫近。 追兵临近,红鸾哪有心思教赵凌宇御风术,只是抱着他疾飞。 飞过苍松林,飞过雁池,飞过天境,眼看就要脱离千岁山脉,一直在身后紧坠着两人的那个身影速度忽然快了一倍,终于将两人截住。 红鸾飘飞落地,将赵凌宇轻轻放下,然后捏着双拳,与半空中的那人隔空对峙。 那长老面目清矍,头发半白,双眼有若鹰隼般锐利,他盯着两人,面无表情。 “陈长老,是您。” 长老陈立身,或许是圣母祠唯一还把赵凌宇当人看的长者了。陈立身不苟言笑,与赵凌宇并无私交,但此人光明磊落,眼里容不得沙子,尤其钦佩赵清越,在现今的圣母祠,也算是一个异类。 陈立身面容冷峻,声音也很冷漠: “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你叔父失踪前,曾经说过要去圣母宫。”说完,他身形闪动,向着来时的方向飞去。 红鸾捏着的拳头松了下来,赵凌宇朝着那个方向行礼作揖,陈长老的声音遥遥传来:“小王八蛋还不快逃,难道要等莫不成亲自追上你们不成。” “陈长老,莫长老这是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贪欲……” 陈立身已经远去,两人不在耽搁,向着反方向离去。 翻过数座山岭,绕过两座圣母祠统辖的城池,一路向西。 途中没有遇上追袭,毕竟五年一度的大典将至,而莫不成将在大典上荣登大长老宝座,他不可能舍西瓜而捡芝麻,而长老之外的人物追上来也是无用,既追不上,又不是红鸾的对手。 一路上,经过反复的推演,赵凌宇几乎已经猜出了,在他昏迷的这段时日,圣母祠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 陈立身提到了贪欲,很显然,那莫不成多半是觉得他赵凌宇身怀重宝。 赵凌宇闭上眼睛,牙关紧咬,忽然对着天空一声大喝: “我不服!” 是的,在遭遇诸多恶意对待之后,仍然舍身忘死要和圣母祠共存亡,并机缘巧合灭杀妖修头领,最后却令莫不成生出奸邪之念,任谁都不服。 这个世界终究是要实力说话的。 连番的打压,连番的欺压,连番的生死险境,让赵凌宇的心思有了一些变化。还从来没有哪一刻,如他现在这般想要修炼、想要变强。 在路上,他跟随红鸾学会了御风术,还有传音、神识运用、真元疗伤术等众多的小术法。 在路上,他向红鸾询问了很多修行知识,以及红鸾自己的修炼心得。 在路上,他听红鸾讲述了很多修炼界的历史,包括各门各派各势力的介绍,一些知名人物的野史、轶事,还有各种修行专用用的名词、术语。 这两月来,他就像一个刚刚发现新世界的孩童,对修炼的一切充满着无知的好奇,想尽一切可能汲取养分。 已是两月。 …… 一处横亘千里的苍山,林翠云深,一条清澈的小溪流逶迤来去,从山腰盘旋而下。下游的尽头处汇聚成河,河水平静流淌,将一座城池拱卫其间。城关的门楼上,白云城三字银钩铁画。 白云城下白云河,白云溪上白云山。 赵凌宇与红鸾站在白云山上,视线顺着白云溪远眺城楼。 红鸾修为不凡,赵凌宇则拥有星辰之眼,极远的距离并不能妨碍他们的视线,城楼内,鳞次栉比的建筑,人流攒动的坊市,华丽高贵的车辇……种种景象,都在昭示着白云城的繁华。 已经两月过去,一路野味为食,大地做枕,星辰当被,这样的生活初时有趣,但久而久之却未必好受。原本到了这样一座繁华之城,两人多少应该高兴才是,然而,红鸾和赵凌宇此刻的眼神中只有严肃、郑重、慎重…..总之,见不到欣喜。 因为,白云城是东郡的土著妖修的城池。 世代久居东郡的妖修早与人类交好,多年来和睦共处,但是自圣母沉睡,这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没有了圣母的注视,妖族不羁狂放的本性慢慢流露,加之北凉妖族对东郡的多方渗透,现在的本土妖族,恐怕不是那么容易打交道。 但是他们没有选择,根据圣母令的罗盘指引,白云城是去往圣母宫的必经之路。 红鸾千辛万苦抢夺令牌就是为了去圣母宫,而赵凌宇听了陈长老的话,更是要去圣母宫,因为这是寻找叔父的唯一线索。 更重要的是,白云城里有赵凌宇想要的补给。 那是可以帮助他突破第一阶星路的重要补给。
西门大官人 西门大官人
.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