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叩仙门  >  第六十章 山中之灵

第六十章 山中之灵

2918 2017-09-15 10:28:46
赵凌宇整整昏迷了三天三夜,红鸾也学着杜老的样子,用温热的山灵水浸泡着赵凌宇的全身,自己也从村子里的地窖里,拿出诸多虎胸骨,细细的磨成粉末,调剂药材,先在自己的手臂上试验,确认药效之后,再投入了到灵水中,辅佐着灵水对赵凌宇的治愈。 如果赵凌宇还醒着,他绝对不会想到,平日里只爱嬉闹,修炼都懒得修炼的小女孩,竟然也有如此认真努力的一面。红鸾甚至,都没有太多去处理自己体内感染的黒炎。 而大雄,在经历了这次生死,整个人变得沉默寡言起来,眼中也在没有了当初潮气蓬勃,对一切都充满希望的神色。他默默的将村中所有人的尸首都埋葬在后山,便与红鸾一起,等待着赵凌宇的醒来。 但或许是因为灵水村的毁灭,也与赵凌宇和红鸾有关的缘故,他亦是再不像以前那般与红鸾有诸多话谈,相反却是沉默无语,眼神深邃的望着无尽的天边,三天三夜,硬是没有和红鸾说上一句话。 如果之前,灵水对于赵凌宇身体的作用,只是治愈与加固的话,那自从赵凌宇身上的一尾爆发,他的身体,才真正的开始发生了本质上的变化,全身的骨肉经过黄色幻尾那股强大的力量洗礼之后,变得极为的强悍,如果杜老还在世的话,只要往赵凌宇身上摸上一摸,恐怕都会惊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直呼一句:“这根本就是神的身体啊!” 但并不是说赵凌宇就此获得了一尾的力量。 正常的修士,修为在精进,体内真元在提升的同时,身体的负荷能力也会慢慢相加,这便是感应天道,顺其自然的成长,身体与真元相辅相成,同气连枝。 但此时的赵凌宇,他的身体却像一个巨大的容器,而他本身的真元,恐怕连这容器的十分之一都无法填满,这种身体与真元极为夸张的落差,本身,便是一种有违天道。不过相应的,赵凌宇的承受能力,也会得到极为庞大的提升,再多的真元灌入其内,恐怕都无法让他轻易饱和。 而也是由于这一尾的爆发,原本赵凌宇的九尾星路,三十八阶之上那浓厚的乌云,也因此而慢慢的散开,重新给赵凌宇留出一条长长的星路阶梯。 “我等不了他了。”杜老房外,大雄的声音冷漠的响起。 红鸾看着大雄,不知要说什么好,自从村子被毁之后,大雄就显得极为的颓废,却没有流过一滴眼泪。但红鸾知道,在大雄的心里,肯定比任何人都要痛苦。 “等凌宇醒来之后,帮我和他道个别,我要离开这里,到外面的世界去走走。” “大雄……”红鸾担忧的看着大雄,没想到他这三日以来,说的第一句话,便是道别。但是真正令红鸾担心的是,大雄一直生活在这灵水村中,对外面那个与灵水村完全不同的世界,根本就算是一无所知。 “或许……或许这个世界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美好,人与人之间,也并不是那么的真诚,你所认为的好人,可能会因为一些小小的争执,就会全然变成另一幅模样……” “你不用说了。”大雄看着红鸾,微笑着:“很多村民,一辈子都只待在灵水村,从来都没有出去过。而我大雄,要替他们所有人,走遍这世界的大江南北,我要替他们,去见识见识,这个真正的世界。你就别为我担心了,你忘了吗?我这双眼睛,可是能看透人的本质的。” 红鸾也无奈的笑了笑。 大雄挥了挥手,便朝着山下走去。 过了不久,赵凌宇也终于从浴桶中醒来,他缓缓张开眼睛,屋中一个人都没有,他便自己起身穿戴好衣物,走出了房门,屋外,红鸾正望着天边发呆。 “红鸾……” 红鸾浑身一惊,转过头来,看到赵凌宇的那一瞬间,竟是再也忍不住的热泪盈眶,直奔到赵凌宇的怀中,嘤嘤哭泣了起来,还含糊不清的说道:“我好怕你再也醒不过来了,我真的好怕……” “傻瓜,我这不是好好的嘛。”赵凌宇也心疼的抱着怀中人儿,只觉得她都显得有些憔悴了。 赵凌宇忽的想起了什么,紧张的问道:“对了!我记得你被况山的黒炎击中了!你没事吧?体内有没有残留黒炎?” 只是一句紧张的问候,却让红鸾觉得一切都值得,只见红鸾轻轻一笑,说道:“我没事。” “真的没事?” “真的没事。”红鸾忽的古怪一笑,又自己揉起自己的右肩,佯装委屈的说道:“相比况山那只臭老虎的黒炎,我右肩上被某人咬的伤,到现在都还在痛呢。” 此话一出,赵凌宇脸都羞红了,即便他当初幻化成一尾那种狂暴状态,但自己究竟做过什么,事后还都回忆的起来,红鸾右肩上的伤,不就是他赵凌宇亲自咬的嘛。 “哈哈……逗你玩的。” 赵凌宇自觉尴尬,假装的四处看看,故意岔开话题的问道:“对了红鸾,大雄人呢?” “他……”提到大雄,红鸾不免的担忧了起来。 这时,山下灵水村的各处房屋,竟是都燃起了大火,赵凌宇和红鸾对视一眼,纷纷朝着山下跑去。 只见那溪流石桥的另一头,大雄手中拿着已经熄灭的火把,满脸泪流的看着整个村子燃起熊熊大火。 “大雄,你这是干什么?”红鸾不解的看着大雄。 眼泪仍然疯狂的从大雄的眼睛里流出来,不免的让赵凌宇和红鸾都感到难过,这还是灵水村的村民被杀之后,这个七尺男儿第一次流泪,恐怕也是大雄第一次,和最后一次流泪。 只见大雄勉强微笑的,对着赵凌宇和红鸾说道:“村民都死了,还要这灵水村有什么用!我们世世代代的守护在这里,它是我们的安逸窝,却更是我们的囚牢!如果我们早些认识到这个世界,说不定,说不定村民们早就离开了这里,说不定根本就不会有人死!” 赵凌宇也难受的说道:“大雄,对不起,是我的错,如果我不来灵水村,况山和冢牙也不会找到村子,是我害了村子!” “不,凌宇,跟你没有关系。哪怕你们不来,只要这灵水村还在一日,迟早都会面临着这一天。如果时光可以倒退,我宁愿在所有人都还活着的时候,就一把火烧了这个村子,烧了这个牢笼!我们世世代代的守候,竟是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说着,大雄哭的更加厉害,像一个小孩。 许久之后,大雄缓缓的站起身,擦干自己的眼泪,对着赵凌宇和红鸾最后微笑了一下,便无声的转身,默默消失在了树林之中。 灵水村的大火一直燃到了后半夜才渐渐熄灭,连山脚下的一些树林都跟着燃成了焦木。 两人在杜老房中休息了一夜,次日一早,赵凌宇想在最后去拜祭一下杜老以及村民们,便跟着红鸾去了后山。 红鸾为这些逝者选了一个好地方,当初赵凌宇每日晨练,能俯瞰白云城境的后山腰,便是灵水村的村民的墓地。此时,日出的晨光从东方升起,或许在这里守着日出,瞭望世界,他们的灵魂也能得到宽慰。 赵凌宇在每一处坟头,磕拜三下,在杜老的坟前,更是跪了一个时辰,最后连红鸾都看不下去了,才劝着赵凌宇离开。 两人重下大山,此时,经过一夜的大火,整个灵水村已经完全没有了以前的模样,或许再过上几年,连这山间灵水,都会慢慢枯竭吧。 就在赵凌宇和红鸾准备离开灵水村时,红鸾忽的发现,那山崖处流出灵水的小瀑布上方,竟有一道石门? 原本那瀑布上头,布满了杂草和藤蔓,倒是正好将那道石门遮盖的严严实实,而以往,这灵水瀑布乃是灵水村人守护的命根子,虽然曾经很多村民也觉得这大山中有古怪,也有人起过顺着这瀑布一探究竟的念头,但毕竟这是他们世代守护的圣地,讲到底,他们还只是一群守护者,老辈人对此,更是尤为严禁。这些年来,这些朴实的村民,还当真从未有人去过那瀑布的上头,一夜大火,倒是将那道隐藏的石门给显现了出来。 红鸾拉着赵凌宇朝着石门走去,赵凌宇却觉得这样做是对灵水村逝者的不敬。 红鸾气鼓鼓的说:“现在石门都显出来了,你不进去,迟早也会有人进。而且你不觉得,正是那些逝去的村民显灵,故意让况山放的这把火,将那石门烧出来专门留给我们的么?” “是这样的吗?” “走吧!呆子!”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