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叩仙门  >  第十四章 大量的鲜血

第十四章 大量的鲜血

3008 2017-07-25 09:56:02
随着老者的竞价,王休眼神一亮。今天他在拍卖场上没有收获,但是他终于等来了赵凌宇的叫价。 谁知道赵凌宇站起身来,道:“秦前辈,这本《属纹总述》残卷乃家传之物,已失窃数百年,在下今日得见此物却不能将之迎回,无颜面对列祖列宗,请前辈高抬贵手。” 赵凌宇说罢,伸出手在空气中比划了一番,然后向那秦老深深的鞠了一躬。 那秦老看着赵凌宇的手势,认出了这是一个小巧的阵法,而且包含着属纹的手法,虽然一时还不明白这阵法有何功用,但赵凌宇刻划属纹的手法极为娴熟,显见这方面的功底颇为深厚,再看赵凌宇如此年轻只是一个小小少年,原本将信将疑此刻也不禁信了八九分。 再感受到赵凌宇的态度极为诚恳,礼数又显得极为周到,老者略有些迟疑,想了想然后说道:“顶轮、喉轮、心轮、脐轮、阴轮。” 常间大多数人不甚明了秦老用意,赵凌宇马上做出了反应,他伸出左手拇食二指尖相抵,结环,中指、无名指与小指成弧形伸开,右手姆指插入左手环内,余下的四指包住左手,置于胸前。 任何修炼资源都拥有自身的属性,甚至,修士本身也都有各自的属性。有些属性是先天具备的,比如九天神龙的雷霆属性,也有些是后天赋予,比如神兵阁出品的兵器与法器。 当然,也有多属性和完全无属性的事物,比如光。在四方界的历史中,关于光的属性争论永远没有结论,一方认为,光是集所有属性与一体的存在,而另一派观点则认为,光是没有任何属性的东西。 在数万年前,有修士从天材地宝中发现了极细微的纹路,而后,不知是哪位大能在内观自身的属性时也发现了极细微的纹路,令人惊讶的是,这些纹路惊人的相似。在最初的研究中,得出了这些纹路与属性关系密切的结论。并由此,大批有学问的修士开始研究这种纹路,于是,这种纹路也就有了专门的称谓——属纹。 一代又一代学识渊博的修士加入了属纹的研究,属纹由此成为了修炼的重要分支学科,而属纹最常见最广泛的应用则是——阵法。 属纹是属性的基本符号,这些符号可以在阵法的每一个环节发挥主导作用。 雷霆杀阵的雷属性,万剑噬心阵的金属性,八方风雨阵的风属性与水属性…..更早的历史上,这些属性都是由相应的修士、宝器、材料来提供,但现在,一切都可以由属纹来完成。 属纹就是阵法的核心。 顶轮、喉轮、心轮、脐轮、阴轮,这是隐身法阵的五个阵门,分别对应五个属纹,赵凌宇并没有直接回应这五个属纹,而是用手指结成明王印,直指隐身法阵的阵眼,这是布置阵眼的属纹形状。 秦老点了点头,赞叹道:“不愧为属纹世家传承,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凌宇。” 老者思考了一番,以他的博闻强记似乎也没想起有哪个属纹世家是姓凌的,不过天地之大隐世家族多如过江之鲫,他没有纠结太久,对赵凌宇说道:“罢了,你拿去吧。” 赵凌宇松出一口气。 秦老虽然鹤发童颜面容慈善,但修炼者大多意志坚定,很难被外界改变。为了不暴露他的家当——当然,那是红鸾的家当,更为了得到这本残卷,赵凌宇生出急智编造了一个谎言,为此,他并没有多少心理负担。 连续几个月发生的事情,都在提醒赵凌宇现实的残酷,如果不能迅速应对,等待他的将是——毁灭。 不过光会撒谎没有用,让别人相信那是真的本事。多年书本知识的浸淫终于此刻有了用武之地,面对秦老的考校赵凌宇自然应裕自如。 最终,赵凌宇以三百上品灵气石拿下了这册属纹总述的残卷。 赵凌宇对红鸾低声说道:“幸亏秦老高抬贵手,不然凭咱们这点家底,估计要愧对列祖列宗了。” 一直有些疑惑于赵凌宇举动的红鸾,哪能不明白属纹总述对赵凌宇的重要性。此刻赵凌宇说着只有他们俩能够意会的话语,她浅浅一笑,对赵凌宇说道:“是啊,可得好好谢谢秦老。” 他们的声音压得很低,似乎不愿旁人听见,但近在身前的王休却不得不听见了。事实上,这本来就是赵凌宇与红鸾想让王休听到的。 王休皱了皱眉,在整场拍卖会上都一直喜怒不露于色的脸上,终于有了些变化。那种表情——是郁闷。 极度郁闷。 掩饰着内心的喜悦,赵凌宇跟随城主府的管事去办理了交割,扣除了手续费,拿到残卷和找补,走到王休身前,尊敬地行礼,将一枚中品灵气石递过去。 “前辈,些许心意,请笑纳。”赵凌宇充满感激地说道。 一切显得很自然,没有任何的矫揉做作,只有感激。王休帮他支付了一百枚下品灵气石,他还了一枚中品灵气石,按照一比十的兑换比例,相当于多还了九倍。 “贤弟盛意难却,为兄就却之不恭了。”王休从郁闷中醒觉,面色一端,大方地收下,内心却更加郁闷了。 回到修士客栈,进入隔音禁制的范围,赵凌宇才长吁一口气,冷汗如豆,簌簌滚落。 红鸾递给他一张方巾,嗔道:“以后这种事情最好提前说一声。” “我也不知道会出现属纹总述的残卷。” “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哼。”红鸾有些不悦,说道:“算了,不想说就不说吧。”,红鸾走进她的房间,将门重重地摔上。 赵凌宇有些尴尬,怔了半晌,喃喃自语道:“以后会告诉你的,现在没有告诉你,是因为我也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是的,他的确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胸口的天狐九尾印记,那看不见摸不着却始终存在的天地气息,还有那直接作用于脑海的声音。 那声音不是大陆上任何已知的语种,音节古怪,他没有学过甚至都没有听说过,或者说那声音更像是一段信息,一段可以被他接收并领悟的信息。 赵凌宇情绪很复杂,无论身体深处藏着什么未知的东西,但从目前来看,似乎并不是什么坏事,至少让他获得了不少帮助。 问题的关键在于,每次脑海里的声音响起,或者说某段信息凭空出现,他的反应都会变得极度强烈,最终就变成一种本能。这种本能很难控制,或者说根本无可控制。就像在千岁峰面对北凉的妖修首领,就像突破第一阶星路服下了一整瓶的聚元丹,就像在拍卖会上面对属纹总述的残卷。 那种义无反顾的感觉前所未有,让他有些不安,甚至有着隐隐的恐惧,但他却无能为力。 赵凌宇收拾心情,视线回到了属纹残卷。 那段信息告诉他,这册属纹残卷,与周潜有关。 周潜是千年前的属纹大师,曾经名震大陆。但是属纹总述如同教科书一般已流传上万年,所有总述都千篇一律,从这个意义来说,即使是周潜亲笔手书,除了收藏,也没有太大的价值。 但是,那段信息的最后,翻译过来是这样说的:“周潜的残存灵魂已与这册残卷融为一体,如果残卷使用得当,将会得到周潜的毕生真传。” 浸水、火烤、透光……赵凌宇按照书中学到的知识开始尝试揭开属纹残卷的秘密,一番折腾之后,残卷没有丝毫变化。 赵凌宇想了想,不禁失笑。 如果仅凭这些手段就能解开残卷的秘密,那这千百年来的辗转,残卷不知经过多少人手,哪里还能轮到自己? 但他并不气馁,他说道:“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但是,既然让我买下了这本残卷,有始有终,好歹给个提示。” 这是在自语,又是在给别人说,但房间里却没人,场面显得很诡异。 房内安静下来,赵凌宇等待了很久,什么都没有发生。 就在赵凌宇将残卷合上,准备收起来的瞬间,脑海里光芒乍现,一闪而逝。 赵凌宇笑道:“谢谢。” 这一瞬间,他在脑海里收到的信息是:“真元之血,很多,很多。” 随即,他重新打开残卷,伸出右手指在左手少阳经一划,一股鲜血汩汩冒出,滴落在残卷上。 鲜血一沾上残卷立即被吸入,转眼消失不见,泛黄的书页恢复了原样。 赵凌宇微微皱眉,对“很多、很多”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鲜血可以滋养灵魂,真元可以令灵魂焕发活力,两者结合,的确是个好手段。而且绝没有人会想到用这种自残的方法去发现残卷的秘密。当然,更没有人知道,这普普通通的残卷居然藏着秘密。 少阳经脉蕴藏着无比丰富的真元之血,但那册残卷的书页就如百万里沙丘的沙海遇是上了雨露,对鲜血极度渴求,无论落下多少鲜血,都会转瞬被吸收。
西门大官人 西门大官人
新书,求支持!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