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叩仙门  >  第六十五章 落霞镇

第六十五章 落霞镇

3750 2017-09-20 10:44:35
传说上古大战中,地仙圣母拯救东郡之后,东郡仍然处于战乱期,不过却是人族内部之间争权夺利的内患,后,各方人族势力崛起,争夺人族王座,处处血流成河民不聊生,经达五十年的征伐,人族终于由圣母后世血脉,百里世家,集天下民心,一统江山。 今称,圣母皇室。 圣母皇室将东郡划分十三境,每一境内有一座主城,以及一处圣母祠。就如赵凌宇先前所待的千岁山与白云城,便同属白云境内。而这两处皇室机构的核心人物,皆是成鼎期的强者。 但两者不同的是,例如白云城城主白无极,他并不是人族,而是靠着自己的实力,以及对于东郡的贡献,理所应当的成为了一方之主。并且圣母皇室肯冠于白无极城主之名,还打着摒弃种族歧视,收纳四方强者的野心。再者,白云境位置偏远,哪怕白无极真的以城叛乱,也危机不到东郡核心。 另外,不同于城主的选拔,白云境内的千岁山圣母祠,其祠堂的大祭司之位,乃是由皇室中人亲自担任,每一处的圣母祠亦是如此。世人只当圣母祠是祭祀圣母的圣殿,却不知这更是百里皇室对于监视各方城主,安排的重要据点。 赵凌宇两人出了白云城,沿途浩瀚树海,往南行走了接近十天,共计约四百里脚程,才算是真正出了白云境内。原本以为脱离了白无极的魔爪,岂不知,东郡的每座城池,看似隔着千山万水,但实则根理想通。 在赵凌宇红鸾两人拿走千岁山圣母令,圣母皇室正式下达通缉令的那天起,不仅仅是白无极,东郡的十二城主也都同一时间,向着自己的城境,发布了这张通缉令。 紫风境,落霞镇,一条进入小镇的官道上。 赵凌宇背着红鸾,疾步的朝着城门跑去,来往的人们忽是向着两个少年撇去两眼,只当那家贪玩的公子小姐,在城外的森林遭到了野兽的袭击,正要急匆匆的回家去向阿爹救命。但来往行人中却有那么几人,总是觉得这两人面熟的紧,好像在哪里见过,仔细回忆又想不起什么,不过想来也是,同时一个镇上的人,偶然见过两面有些印象,也再正常不过了。 “凌宇,放我下来。”赵凌宇的背上,红鸾拍了拍赵凌宇的脑袋,声音也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虚弱。 赵凌宇有些诧异,再回头看去,只见红鸾依旧面容红润,倒不像是个有事的人。 红鸾跳下身子,直直的将赵凌宇拉到路旁的树林里,气呼呼的说道:“你干什么?自投罗网吗?” 赵凌宇将红鸾从头到脚看了三遍,吃惊的说道:“你没事了吗?” “我当然没事啦。你以为我是你啊,吃点况山的黑炎就痛的死去活来,本小姐是什么人,一个小小元丹境的法术怎么可能伤的了我,本小姐的体内可是有……”红鸾一时觉得自己说漏了嘴,假装咳嗽道:“咳咳咳……本小姐的体内可是有无数灵丹妙药,也就是带着你这个来不及释放法术的傻子飞天,用光了真元,才镇压不住那股黑炎,让它小小的得逞了一会儿而已。” “原来如此。”赵凌宇思索一阵:“所以说那股黑炎其实并没有在你体内消失,只是被你体内的‘灵丹妙药’给镇压了而已?” “对头!” “不行,那我还是得带你去找大夫,必须要将这股黑炎完全根除。” 说着,赵凌宇就要拉着红鸾的手望着镇上去,但又被红鸾一把拉住:“说你傻你还真傻,你以为寻常的大夫,能治得了这种黑炎吗?而且你知道你的身上有个什么东西吗?” “什么东西?” “圣母令!” 赵凌宇恍然大悟:“你说圣母令能根除你体内的黑炎?” “笨!我是说我们拿走了千岁山的圣母令,圣母皇室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这会儿说不定,我们已经成了整个东郡的通缉犯了!你刚才没觉得,有些人看我们的眼神,都有点奇怪吗?”不过红鸾细想之下,当初赵凌宇受着黑炎侵蚀,倒还真是这圣母令救了他一命。但红鸾的修行之法又毕竟是鬼修,也不知这圣母令,能不能真的对她起到作用。 赵凌宇望向那落霞小镇,忧忧说道:“你的意思是,我们还不能进这落霞镇咯?” 红鸾看着路边上两个乞讨的小人,古灵精怪的笑着:“天天待在树林里头,我都快变成野人了,这落霞镇我们还是要进的,只是得另外想点法子,不能就这么进去。” “什么法子?”赵凌宇好奇的问道。 过了一会儿,两人再从树林里出来,已成了两个衣服破破洞洞邋邋遢遢的小乞丐,红鸾更是束起头发,把自己打扮成了一个脏兮兮的小男孩模样。而那树林里头,原本那两个乞丐却穿着两人的衣衫,欣喜万分,只觉得的今日不知走了什么好运,竟有两人要给他们好几大两银子,还要跟他们换两套衣服,这等好事,那两人莫不是傻吧? 到了进镇的关口,赵凌宇这才发现,原来城门旁还贴着三十多几张通缉犯的画像,从偷鸡摸狗的小贼,到抢钱杀人的重犯,只要在落霞镇犯了罪过,府衙的画师又画的出长相的,皆是‘榜上有名’。这三十多张画像之中,自然也有赵凌宇和红鸾的画像,不过这张通缉令可不得了,乃是皇室亲自颁发,整个落霞镇也仅此一张,落霞镇的县老爷自觉的应该体现出这张通缉令的重要性,将其贴在城墙的最上方,并用红笔圈住两人画像,以示重要。 赵凌宇灵机一动,食指轻轻一弹,便在那两张画像之上,多点了两颗黑痣。 红鸾悄悄的对着赵凌宇竖起大拇指,夸赞:“干得漂亮!” 于是,两个脏兮兮的乞丐便要进那城门,拦门的楞头士兵将两人拦下,总觉的眼熟无比,再对比那墙上的画像,不过毛笔画像自然不可能将两人的相貌描述的惟妙惟肖,再加之这两人都脏兮兮的,而且两人脸上的关键部位,并没有画像上的那两颗黑痣。 旁边的士兵嘲笑道:“你这么认真干嘛?那顶上的通缉的要犯恐怕早就逃到西土去了,怎么可能会来我们一个小小的落霞镇,再说了,那两人能盗取圣母令,怎么着也是元丹境的大修士,怎么看上咱这镇子还屈尊扮成乞丐?” 楞头士兵想想也对,赶紧放这两个乞丐过去,免得沾染了晦气。 两人混进小镇中,这落霞镇也算是热闹,大街上人来人往,比起白云城都不差分毫,只是周围建筑却不如白云城那般气派,到底是个小城镇。不过进了这城镇,赵凌宇倒是放心不少,至少他在这里,还没有看见过什么像样的强者星路,妖修更是不见一个,应该不像白云城那般危机四伏。 红鸾则睁大眼睛到处在找糖葫芦,自从那日在白云城中吃过之后,便从此魂牵梦绕,走了十日山路,连一顿安生的好饭都没吃上,更是想念的紧。忽的眼中一惊,那大路对面,不正好就有一个卖糖葫芦的吗? “都给老子死开!我爹是镇长,谁敢当老子的道,我叫我爹把他全家都抓起来!” 只见大路之上,一个身穿锦衣罗缎的公子哥,骑着一头狂暴的棕熊,正在路上狂奔,那棕熊双眼血红,四爪深长,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野兽,当是一只一阶魔兽!这种小镇上,能骑的起魔兽的人,可都不是什么好惹的。那公子哥的身后,也跟着十多个慌忙的官差,一路上搞的鸡飞狗跳,更有不少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大熊给撞飞,伤的伤,残的残,但都无人敢指责那公子哥,皆是认了这闷头亏。 那公子哥看到这番景象,心中没有一点愧疚之意,更是嚣张的“哈哈”大笑,只觉得骑着这大棕熊,天下都是他的一般。 赵凌宇随着路上的众人一同被挤到路边,他向着旁边的壮汉问道:“大哥,哪人谁啊?这么嚣张。” 壮汉看问话的是个乞丐,厌恶的鄙视了一眼,紧接着又更加厌恶的看着那公子哥,说道:“还能有谁,镇老爷的公子,落霞镇的四大恶少之一,蒲世仁!” “什么?不是人?”赵凌宇诧异,居然还有人取这种名字。 “你什么耳朵!你说你这个乞丐,连四大恶少都不认识,以后怎么在落霞镇讨饭?小心那天被他们四个给活活打死!” “快别说了,蒲世仁过来了。” 赵凌宇轻笑一下,哦,‘蒲世仁’,看这蒲世仁也不过刚刚达到筑基初期境界,就如此仗势欺人,赵凌宇还正想着要不要教训一下,突然发现一个更重要的问题,红鸾,不见了? 四周张望之下,才发现红鸾竟都已经挤到人堆前面去了,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大路对面的糖葫芦,一副眼睛里只有糖葫芦的模样,眼看着就要冲到了大路上去了。 赵凌宇又看着那狂奔而来的大熊,惊呼:“不好!” 双手使出力道排开众人,一挥手便推开一片,直叫刚才那壮汉惊的合不拢嘴巴,这干瘦的乞丐,怎么力气这么大? 红鸾跑到大路中央,忽然觉得有什么恶臭的味道再向自己扑来,愣愣的站在原地,向左边看去,只见一只三米高的大棕熊,正面目狰狞的向她狂奔而来,好似要将她撕个粉碎。 “哪里来的乞丐!滚!快给老子滚!”大熊之上,还有一人在不停的叫嚣。 大路两旁的路人皆是面面相觑,只觉得那小乞丐已经是个死人了,恐怕今天这大路上,又要见了血。 就在那大熊冲到红鸾身前,抬起厚大的熊爪要一巴掌扇向红鸾之时,一个人影挡在了红鸾的左侧。那人双手排开,将红鸾护在身后,一双眼睛释放出令人窒息的杀气。 大熊的手掌拍至那人的脸颊旁,竟自觉的停了下来,大熊看着那人的眼睛更是慢慢的露出异常恐惧之色,不由的,那一阶魔兽竟是都在浑身发抖? 胸背上的蒲世仁大怒,指着赵凌宇的鼻子:“怎么又来个乞丐!你听不懂老子的话吗?敢拦老子的道,老子要把你抓进大牢!老子要把你折磨死!山精熊怪!快打他!打他!”蒲世仁骂的兴起,浑身没有发觉身下魔兽的异样。 只见赵凌宇轻轻开口:“滚!” 那颤抖的山精熊怪如获大赦,赶紧转身,带着蒲世仁飞奔而去,倒是将身后一路尾随的十多个官差撞的个东歪西倒,极为狼狈。 两旁的路人皆是怔怔的看着那路中央的年轻乞丐,特别是刚才那个壮汉,心中更是惊恐不已:“什么时候,乞丐都,这么,厉害了?” “红鸾,红鸾?” 赵凌宇转身,却只见红鸾已是跑到那卖糖葫芦的小贩旁了,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糖葫芦。人家小贩是怕了这乞丐,想走,但却被红鸾拉住了衣服不放,还对着赵凌宇吼道:“你快过来啊!糖葫芦要跑了!” “唉,来了。”赵凌宇无奈苦笑,跟着跑了过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