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叩仙门  >  第四十四章 吃

第四十四章 吃

3091 2017-08-29 20:22:00
赵凌宇与秦老约好明日登门拜会,便匆匆往回赶去。 那没脑子的况山也就罢了,但宴会之事,赵凌宇深知自己恐怕已经被那白云玉侧重注意到了,恐怕要不了多久,白云城主也会真正关注到他。这可不是什么好事,看来必须要提早日程,尽快离开这白云城才行。 刚走了几步路,赵凌宇就看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只见红鸾正在前方,拿着一块极品灵石,缠着一个卖糖葫芦的小贩。 “我有钱,你为什么不卖给我?!”红鸾气鼓鼓的盯着小贩,像是盯着一个杀父仇人。 “哎哟姑奶奶,您这是灵石,小人哪儿敢要啊。您看这样行不行,小人送您一串,您就别为难小人了。”那小贩无比的委屈。 “不行!除了我的家人,我还没跟外人要过吃的。你是谁啊,凭什么送我,吃东西就得给钱!这是真理!”红鸾撅着嘴。 “姑奶奶,您这我真不敢收啊……” “行了行了。这糖葫芦我要一串,小哥,这你找的开吧?”赵凌宇走来,递出一两碎银。 “得了,公子,小的马上给你找钱。”小贩总算是开了章,递了一根糖葫芦到赵凌宇的手中,便忙活着凑碎钱。 “凌宇,你出来啦。”红鸾看着赵凌宇,笑嘻嘻的说道。 “你不好好在客栈呆着,怎么到处乱跑。” “什么到处乱跑,我这不是一个人待在无聊,专程来接你吗?”红鸾又撅着嘴,小声嘀咕:“谁叫你不带上我。” “我不是怕你在人家寿宴上胡闹吗?”赵凌宇苦笑说着,心里莫名心疼起红鸾来。 红鸾微微红着脸,对着赵凌宇一摊手:“拿来。” “什么啊?”赵凌宇佯装不懂。 “糖葫芦啊!” “你不是说不问别人要吃的吗?”赵凌宇打笑说道。 只见那红鸾说时迟那时快,一手便从赵凌宇手中抢过糖葫芦,当即又小声嘀咕一句:“你又不是别人。”便张嘴吃起葫芦串,刚吃下第一颗,那一双晶亮的小眼立即放出异样光彩,好似从来没有吃过如此美味一般。 “公子,这是找您的钱。”小贩伸出一大把碎钱。 “谢谢你啊。” 赵凌宇笑着接到手中,刚一转身,那红鸾竟是已经将一整支糖葫芦都吃完了,还意犹未尽的添着光光的葫芦棒。赵凌宇苦笑一声,又回头将手中的零钱交到小贩手中,再添上一辆银子,说道:“小哥,全卖给我吧。” 于是,在这川流不息的商道上,就出现这么奇怪的一幕,一英俊潇洒的少年,自豪的扛着一根插满糖葫芦的木棒,后面屁颠屁颠跟着一个娇小可人的少女。少女不停的在少年身边说着好话,少年听的满意,则时不时的取下一根糖葫芦递到少女手中。 偶有路人经过少年身边,问道:“糖葫芦怎么卖?” 少年还未开口,只见那少女便是恶狠狠的盯着那人,黑脸说道:“不卖!” 一路走回到客栈,赵凌宇肩头上的木棍竟是连一支糖葫芦都没有剩下,全部进了红鸾的肚子,红鸾这才心满意足的摸着自己的小肚子。 赵凌宇忽然回头看着刚刚路过的大街,心生疑惑的说道:“红鸾,你觉不觉得今天的白云城有些奇怪?” 红鸾享受至极的闭着眼睛,仿佛沉浸在被糖葫芦包围的美好世界之中:“是啊,糖葫芦,全是糖葫芦……” 赵凌宇看着她苦笑了一下,却又深深皱起眉头:“往日我们在城中行走时,虽然妖修都化为了人形,但我还是能在某几处城府的上空,看到几个实力强劲的妖修的星路。但是今天,它们全都不在家……” 红鸾这才睁开眼睛,好奇的看着赵凌宇:“这……说明什么?” “我不知道,但我心中总有一股不详的预感。”赵凌宇又想起那白云玉,妖修多是只看实力,蛮横无理的野蛮之辈,但那白云玉却能在宴会之上如此隐忍,而且还心思细腻到以献出自己的宝贝,来为白家、为妖修弥补一些颜面。如此人物,就算实力不如况山,却也比况山要危险好几倍。 况且,她的身后,还站着一位高深莫测的白云城主。 “后天。”赵凌宇突然说道:“最迟后天,我们必须要离开白云城。” “可是你才刚刚步入凝液境,还没有度过缓和期,体内真气还不稳……”红鸾当真是有些担心。 “顾不了那么多了。”赵凌宇。 “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呢?你们有谁看见我的孩子吗?”突然,赵凌宇望去的方向,一个妇人正在街上发了疯一般的到处乱窜:“我的孩子走丢了,我的孩子才五岁,这么高,这么高,大家,你们有人看见吗?” 那妇人紧张的不得了,但周围的人却只是打笑着看着她,只当是她家的孩子淘气的很,又不知跑到哪里去疯了,天黑了自然还是会回来的嘛。 …… 城主府。 今日城主府门前的两个守卫士兵,站的比往日更要笔直。但细心观察之下,却是会发现这两人竟连眼皮都不敢随意眨动,脸上更是由于过度紧张绷的毫无面色,浑身还在难以压抑的微微发抖。 而那城主府敞开的大门之中,却在慢慢传出一股浓厚的血腥之味。 此时,一个浑身套着灰袍的人慢慢朝着城主府的大门走去,那人的身后,还跟着几个五六岁的普通孩童。这些孩童像中邪一般,脸上统一的木讷表情,像一具具被人控制的尸体,乖乖的跟着那灰袍之人,走进了城主府中。 当他们经过那两个侍卫之时,那两个侍卫更是紧张害怕,连看都不敢多看那灰袍之人一眼。 城主府的室内演武场上,十四个高头大汉井然有序的分站两边,这十四人皆是妖修,而且每一位都是元丹境的强者,更准确的说,他们才是白云城主白无极手里最强的战斗力。那虎头将军况山自然也在其中,他站于左侧排列前方,正数第二的位置。 只见这演武场的中心,还站着五个浑身套着灰袍之人,这五人虽不见面貌,但体形却都异于大多常人,或高或矮,或胖或瘦,甚是异常。 这六人前面,还有一个瘦的只剩皮包骨的老头子,这老头身形憔悴,但却精神饱满,双眼绽放贪婪的精光。此刻,他正以人类嘴巴难以张开的夸张幅度,啃食着地上一具具孩童的尸体。 刚刚赶来的灰袍之人,自觉的站到那五人灰袍队列之中,而他带来的那些孩子,更也自觉的走到那精瘦老头的身前,躺下。这些孩童虽是睁开着眼睛,但双眼中已然没有了任何神色,亦如一具尸体。 精瘦老头看着这些新加入的‘尸体’,双眼中贪婪的神色更甚,满是血迹的嘴里,牙齿更是变成了一颗颗锋利的獠牙,开始了新一轮疯狂的啃食。而旁边的十四个妖修强者,看着这一幕,心里都不由的发怵。 更奇怪的是,这精瘦老头竟然在啃食之中,干瘪的身体却慢慢的饱和起来,皱巴巴的皮肤竟然在慢慢的恢复润色。不一会儿,十几具孩童的尸体被这奇怪老头啃食的只剩骨头,那精瘦老头也变成了一个矮胖矮胖的圆润老头。 只见老头的胖脸上笑开了花,一手摸掉嘴上的血迹,意犹未尽的说道:“嫩,真嫩啊。比妖兽的肉嫩多了。” 此时,那两排妖修列队正前方的阴暗处,一个七尺英男慢慢走出,只见此人身形雄伟的同时,皮肤却异常白皙,一张五官英俊的脸上,透出一股自然的王者之气。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一座被白雾环绕的壮阔雄山。 此人便是白云城的城主:白无极。 白无极走到那怪老头身前两丈远,拱手说道:“扎昆前辈,若是吃好了,我们可否谈谈接下来的事?” 那名为‘扎昆’的老头,面带富商一般的敷衍笑容,缓缓说道:“无极啊,你白家先是投靠人类,成为这一方城主,如今圣母祭祀被破坏,你又阵前倒戈,想重回我们妖修的领域,你叫我,如何信得过你啊……” 白无极的脚下,就是他城中子民孩童的尸体,但这白无极却是看都没有看一眼,眉头微蹙说道:“扎昆前辈肯光临我白云城,恐怕也是为晚辈想好了弥补的方法了吧?前辈不妨直说,我白无极,自当受命。” 扎昆脸上笑的更欢,轻吐三字:“圣母令。” “圣母令?”白无极自然想到前些时日发生的大事,开口问道:“妖族曾大举袭击十二座圣母祠,原来真正的目的不只是组织祭祀仪式而是为了得到圣母令?莫非圣母令中存在着大秘密?” “这些还不是你能知道的事。不过……”扎昆的眼中又放出那贪婪的精光:“我可以告诉你,圣母令原来就在千岁山,但是已经被人盗走了,我们打听到的消息,据说是被两个十几岁的小娃给盗下了山,而且这两个小娃娃,很有可能已经藏身在了你的白云城中。你只要替我找到这块圣母令,我就允你重回妖族。” 白无极开口:“九幻妖祖在上!” 扎昆:“悔诺万虫噬心!”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