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叩仙门  >  第六十九章 小小惩戒

第六十九章 小小惩戒

3554 2017-09-23 20:49:01
“猎头,是那个乞丐放的法术,我看见他出手了。” 围观的人群中,几个背着弓箭的的猎人小心说道,那为首的猎人,脸上微微一笑,放下手中的大弓,箭从弦上取下,如不是那少年的法术先行射出,这猎人的弓箭,便也要直取那两条狼狗的姓名。 “猎头,那少年的法术很不一般,不像普通的飞流箭,修为应当已经达到了凝液境。” 被称为猎头的精瘦大汉微微点头。 “是谁放的暗器!给老子站出来!” 李克用的双耳火辣辣的疼,即便他在李正南以丹药资源全力栽培下,已是突破了筑基大关,达到了凝液境的修为,放眼整个落霞镇,也没有几人是他对手。但自家耳朵上火辣辣的苦痛,却不知为何,竟是用凝液真元都填补不上。 李克用身边,一个贼眉鼠眼的富家子弟,低声说道:“大哥,看那边,是虎头村的杨震。” “果然……”李克用也是看见了那几个猎人,特别是那猎头杨震,手中还正好拿着一把玄石弓!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落霞镇虽是个小镇,但也细分出好几股势力。其中最为强大,自然是以镇中县老爷为首的官府的力量,竹香阁,洪门,熊山寨几个民间流派倒还不能细分伯仲。不过夹杂在几大势力之间,却有一个小村落显得极为特别,便是这几个猎人的村落,虎头村。 虎头村落于镇城外的虎头山上,尽是一些以狩猎为生的猎人,虎头村民从小便要习武捕猎,民风极为彪悍,特别是村中那些个老猎人,各个用的一把好弓,百步开外取人首级易如反掌。别看这虎头村只是个村落,但即使那熊山寨上的土匪,若真想抢掠了这虎头村,恐怕也得付出惨痛的代价,于此,那熊霸天也从来不去打虎头村的注意。 这虎头村人更是极少与落霞镇打交到,只是偶尔会到镇上来用兽皮兽骨换些生活用品,当然也不会屈服于县老爷或者任何一方势力的管辖之内。 偏偏这自营的虎头村,却让镇上的几个大佬极为不爽,就好像你养的手下里,就偏偏有那么一个不听你的吩咐,生怕这颗老鼠屎要坏了一锅粥,纷纷将其怀恨在心,但说要怎么对付这虎头村,却也找不到好的理由,同时也担心这虎头村举旗反抗,让他们吃瘪。 此时,那李克用的耳朵仍然在不停的流血,周围的民众都深怕这恶少将气头撒在他们身上,纷纷躲的老远,却又偷偷观望这边的情况,一会儿这原本围满了人的大街上就只剩下他们双方几人。当然,还有两个奇怪的年轻乞丐。 那几个来自虎头村的猎人,各个虎背熊腰,凶气禀然,脸上没有任何惊恐之色。而反观那四大恶少之首的李克用,他倒是显得有些唯唯诺诺,甚至都有些不敢直视杨震的双眼,他身后的那些个公子哥,更是被这个猎人的气势吓的溃不成军,就想着赶紧离开这里。 “杨震!你……你什么意思!难道你虎头村要和落霞镇为敌吗?!” 李克用自知不是这杨震的对手,但不甘就这样凭白伤了耳朵,也就只有这样去恐吓对方。虎头村的杨震,也只有拿整个镇子的威望,才压得住。 “你个小儿,说的狗屁话,你自己被人射穿了耳朵,顶多就是那个老子出来帮你报仇,管落霞镇什么事?难道你老子和府衙勾结,已经蛇鼠一窝了?!”李克用身边,一个寸头大汉嘲讽的说道,引的那几个猎人都露出冷冷的笑容。 “你……你血口喷人!” “再说你李克用,天天仗着竹香阁欺负平明百姓,还真当所有人都怕了你啊!依我看啊,这出手之人打穿你耳朵都是轻的!应该直接打穿你脑袋!” “你说什么!”李克用愤怒不已,在这落霞镇中,他何曾受到别人这般羞辱!只见他直从腰间取出一把长剑,怒目圆睁,眼看着就要冲上去宰人,但却被身后的一人拉住。 李克用冒火的转过头去,但看到此人时,脸上却欣喜无比,直到:“师兄!你终于来了!我被别人欺负的好惨!” 这师兄一袭青衫,相貌堂堂,看似正人君子的样子,偏偏眼神不正,时常朝着那假扮男装的红鸾身上看去,看的红鸾浑身不自在。 此人名叫贾正京,乃是整个竹香阁的大师兄,李正南的第一位弟子,如今已是到了凝液境中期的实力,在落霞镇可算的上是一位人才。虽名为‘正京’可惜却一点都不‘正经’,偏偏与李克用,蒲世仁为伍,同为落霞镇四大恶少之一,极好女色。 如今这大师兄到来,李克用心中也多了几分底气,看着那几个冷冷嘲笑他的虎头山猎人,心中已是将虎头山这个地方判下了死刑,决心一定要让自己的父亲踏平虎头山为他报仇!不过眼下这几个人,必定不能放过! “师兄……” 那贾正京伸出双手,拍在李克用的双耳之上,一道真元灌入其内,以免这李克用的双耳就此废掉,再小声说道:“别说了,我也是恰好路过,来带你回去的。那杨震深不可测,恐怕实力在你我之上,今日的事,就当认栽,等回去禀报师傅,在让他老人家为你做主。” “哟,今天是什么日子,四大恶少怎么转眼就来了两个?哦,对了,臭味相投嘛!哈哈哈……” 那杨震身旁的猎人,自然也怕这两人,当即嘲讽引的几人哄笑。 这‘恶少’之名虽众人皆知,但敢当着他们的面说出来,却也没有几个,刚刚那事还没平息,如今又被这几人嘲讽,李克用的心里越发的将几人恨的咬牙切齿,那贾正京倒是面不改色。 “杨猎头!你们虎头山虽然自立为寨,但毕竟是这落霞镇县老爷的管辖区域,你们如此嚣张,难道就真不怕走不出这城镇么?!” 杨震冷冷开口:“你这是在……威胁我?” “不敢。”贾正京怪异一笑:“今日之事,我竹香阁必当记下,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说罢,贾正京把带着李克用望着身后走去。 “还不是怂包!” 杨震说道:“别说了,都留些口德,毕竟以后还要到这镇上来贩卖。” “等等。”眼看着事情就要如此平息,一个少年的声音却打破了这份默认。 “你都不弄清楚究竟是谁伤了你,就要走?”赵凌宇继续说道。 贾正京,李克用转过头来,皱着眉头看着那好像突然冒出来的两个乞丐:“什么意思?!” “是我干的,一人做事一人当,不关这几位壮士。”赵凌宇冷声说道。 红鸾在一旁小声嘀咕:“说你傻你还真傻,有人帮顶罪你还不乐意。” “我赵凌宇不需要别人顶罪!” “小声点,生怕别人听不见你名字啊!” 而另外一边,那名为杨震的猎头,反倒是笑看着赵凌宇,只觉得这个少年的秉性,倒是很合他胃口,心中也更加不后悔,刚才莫名其妙替他挡下罪名的事。 “是你?就凭你?”李克用怪笑的看着赵凌宇:“你算个什么东西,能伤本少爷?!” “喂,小子,我们猎头看你仗义,才叫我们不要揭穿,你怎么不知好歹自己说出来了,你知道那两人是谁吗?你们两个……又是谁?” 赵凌宇正要自报姓名,红鸾先行上前一步,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叫厥清,他叫忌辰。我们两个不需要别人顶罪!”说完,还向赵凌宇递了递眼神。 “厥清……忌辰……哈哈哈……你们两个,怕是不怎么像哦……” 听见这两个名字,众人都是“哈哈”笑了起来,红鸾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子,就赵凌宇还不知众人为何笑的这么欢。 贾正京却是冷笑说道:“好了好了,既然你们肯承认,那就要为你们的行为付出代价。” 忽的向走去,眉峰一转:“既然你让我家公子穿了两只耳朵,那我就以牙还牙,穿你两只耳朵!”说罢,贾正京的右手一挥,三张符篆脱手而出。 这三张符篆皆为三品光剑符,一符九道剑光,三符便是二十七道!只穿人耳,何须如此阵仗,这贾正京分明就是想要了那两人的性命! 只见那凭白之中,二十七到白刹剑光射出,照的众人眼眉都难以睁开。 红鸾想要出手,赵凌宇却说道:“我来,你体内有黑炎,别随便动用真元。” 赵凌宇双手排开,识海中一组奇异属文,像是引火线一般被点燃,只见那图案,尽是呈现半圆的保护罩型,上面密密麻麻的出现极度跳动的彩色光点,赵凌宇口中念到:“小困杀,开!” 一时间,以赵凌宇为中心,一道气浪排开,那识海中的阵形竟是衍生到了现实之中,那五米空间内的半圆弧型,将两人都笼罩其中,二十多道剑光打来,全然被保护罩上密麻跳动的光点抵消。 这小困杀阵与离火一样,都是千年前的周潜大师的杰作,本是困住对手的杀阵,上面覆盖的属纹防御力极强,除了布阵者本人之外,其他人根本难以出入,赵凌宇在第一次面对况山时,就用此阵勉强度过了危机。 连况山都不能短时间冲破的阵法,这几道三品剑光又算的了什么呢。而且,若是比起符篆的话,他赵凌宇,才是真正的行家! 只见此时的赵凌宇,竟用手指在地上涂画,众人皆是好奇的看着他。 “他这是在作甚?” “好像是在画符?” “什么?纸墨都没有了,他能画什么符?就算画出来了也根本没用吧?” 贾正京看着地上的印记,心中更是一惊,这乞丐画的,不正是他刚刚用的剑光符吗? 符成,赵凌宇冷冷一笑,一道真元注入,三十道剑光对着那贾正京并排而出! 仅一道符,剑光三十。 贾正京从好奇到惊恐无比,想要逃却已经晚了,本是必被赵凌宇一招致死之局,赵凌宇心中却一点雨滴而过,那三十道剑光便化作三十道气流,全然打入贾正京的体内。 一阵清风吹过,地上土符的痕迹被吹散,那半圆的保护罩也自然消失。赵凌宇冷声说道:“今日就给你们一点教训,若是以后再做这种伤天害理之事,我赵……忌辰必斩不饶!” 贾正京没有倒下,亦不曾吐血,只是怔怔的站在那里,李克用惊恐的问道:“师兄,你,你没事吧?” “我的真元经脉,被他,全封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