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叩仙门  >  第五十五章 智斩冢牙

第五十五章 智斩冢牙

3094 2017-09-11 11:01:53
随时时间的推移,血红的朝阳缓缓散去,一日刺眼的明阳,悬挂在高空。 正午时分,太阳毒辣。 刺眼的烈阳烤灼着白云城境的每一方土地,好像再晒上一会儿,空气中的炎热气氛,就会彻底的发酵,整个世界都会燃烧起来一般。当然,那小小的灵水村也被这股烈阳,包裹其内。 赵凌宇和冢牙战斗的昏暗房间,阳光虽然不能透射过砖墙,但赵凌宇之前好似神志不清,胡乱发射的飞流箭,却在这房间的周围,打出了一道道小孔,中午的阳光,从小孔中穿透进来,在昏暗的空间里形成许多道穿插的光束。 赵凌宇之前,看似发泄一般的对着冢牙乱吼,其实却将这‘血影牙舞’分析的极为透彻。在这四方界中,真正能够直接飞天遁地的修士,便要将真元提升至成鼎境,不过,通过修炼一些极其少见密宗法门,却也能够虚空飞行,就好比红鸾的‘阴阳大法’中,就专有一篇,记载了一种飞行法术。 但,想达到自生一方结界,遁入虚空,化身虚无的本事,却只能是那传说中的化虚境强者才能达到。这也不是任何功门法术能够企及的。 元丹境的冢牙,自然也是从来都没有真正消失过。 而此时,冢牙觉得已将赵凌宇的斗志打消的差不多,时机已然成熟,便藏身在屋顶一角,用扩音之术隐藏住自己的方位,逼迫赵凌宇说出圣母令的下落。但他所处的那个位置,却正好挡住了一束光线。 而冢牙自己,却并不能发现,那条射在他背上的光束。 看着赵凌宇那火热的眼神,邪魅的笑脸,冢牙只觉得心中一惊。但他自信,他这套‘血影牙舞’曾经猎杀过多少元丹境的强者,不仅仅是他快如闪电的敏捷速度,更是因为他浑身散发的恶臭气息,以及他爪牙上的粘稠液体。 这些可都是经过几百年鬣狗习性自然衍生出的‘致命猎刀’!在这‘血影牙舞’之中,猎物的身体不仅仅要遭受痛苦,即使连内在的精神,也会在这把‘猎刀’下被慢慢割裂。 他赵凌宇在怎么特殊,也只是一个凝液境的小修士,他绝对挡不住‘血影牙舞’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摧残! 但让冢牙没有想到的是,赵凌宇那双精亮的眼睛,却好似已经准确的锁定了他?不,不可能,这房间里可还到处都充斥着自己散发的气味。说来也是可笑,这赵凌宇不想着赶紧逃出这股房间,却选择留在房间内和他周旋,让他的气味更加浓密,那赵凌宇,不是会更快疯掉? 说不定现在已经疯了,他绝对不可能看的见自己! 就在冢牙自欺欺人之间,赵凌宇手中已经凝结起了五支特殊的飞流箭。 不同于胡乱射出,只能打穿墙壁的那些飞流箭,这是赵凌宇从他的星路天梯,那十层疾火流风空间得出来的灵感。风流无形,烈火无情,两者合二为一,那晚每一道打在赵凌宇身上的伤口,都无可避免,裂开的血肉更加炙热滚烫,痛入心扉,常人根本难以忍受。 于是,赵凌宇便尝试着将离火的属纹融入到那飞流箭之中,当真创造出了这‘疾风火箭’,虽然相比那空间中的火流,特别是那后面几层,杀伤力还是小上许多,但已算有了一些雏形,先前冢牙面对赵凌宇时,之所以感觉到了危机,便是因为这他从未见识过的‘疾风火箭’。 不过不同于飞流箭,每一支疾风火箭的凝结,难度都相当于一把普通的火焰刀,赵凌宇能一次性凝结出五支,已是极限。 “你听好了,圣母令就在……地狱。” 只见赵凌宇突然挥起右手,五支疾风火箭无色无形,直直的朝着冢牙射去,冢牙猛然大惊,但不愧为元丹境强者,生生以敏捷的速度,避开了其中四支,只是无可避免的,在左腿上中了一箭。 立刻一股火辣的疼痛从左腿的伤口中传遍冢牙的全身。 “啊!”冢牙难以忍耐的大叫出来,竟是从房顶上空直直的坠落下地,一条大狗的身形,骤然出现在赵凌宇冷笑是身前。 赵凌宇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一把结合了离火的火焰刀握紧在手中,直直的朝着那冢牙鬣狗砍去。 冢牙身形一闪,躲开了那致命一击,仍是不甘心的死死的盯着赵凌宇,忽的又在房间里消失。但是这次,冢牙的右腿已经负伤,身形的速度自然也慢上不少,再加之他每次穿行之间,都会被昏暗中的光束暴露位置,他的每一次反扑,也几乎都被提前预料到的赵凌宇躲开。 但即便如此,赵凌宇手中的火焰刀,也同样无法击中那敏捷的冢牙。 忽的,冢牙绕道了赵凌宇的背后,但这一次,赵凌宇竟是没有随着转过身来,冢牙眼中一喜,心中暗想:“果然,这家伙之前都是蒙的,你根本就没有发现我,先前能躲开我的攻击,都是因为运气好!这一次,我一定要斩了你!” 冢牙也顾不得一切,张开血盆大口,露出狰狞的獠牙,朝着赵凌宇的背后扑去,这一次,冢牙不打算在用爪子了,太慢了太慢了,他要直接一口咬断赵凌宇的脖子! 只见冢牙越发的逼近,诡异浓厚的恶臭气味向一道海浪从赵凌宇的身后扑来,但赵凌宇却只是冷笑着,看着前方,始终没有转身,也没有避开,留给冢牙一个‘美味’的背影。 冢牙只觉得自己终于可以杀了这个梦魇一般的少年,眼中满是贪婪的神色,就在他的獠牙眼看着就要触到赵凌宇软弱的脖子时,一把倒刺而来的火焰刀,却先行穿透了冢牙的胸口。 冢牙不敢相信的看着黑毛胸口上的火刀,自己身上的毛发都在顺着燃熄,而它的大嘴,却再也无法咬上那近在咫尺的诱人颈脖。 赵凌宇缓缓转身,脸上依然是那镇定不惊的邪魅笑容,他的右手上,正反手握着那把倒刺而来的火焰刀。 冢牙躺在递上奄奄一息,离火穿透他的心脏,在他的体内燃烧,如若换成普通元丹境修士,恐怕都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但这冢牙毕竟是以生命力旺盛著称的妖修,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有一口气在。 “你……你……你怎么可能……看的见我……”冢牙痛苦的声音都嘶哑起来,冒烟的热血,不停的从它的胸口流出,但冢牙依然没有放弃,他整个身子,都在努力蠕动着,朝着房子外爬去。他渴望生存,他要离开这个恶魔。 冢牙蠕动几尺,竟然在此时,才惊讶的发现一道光束,正竖立在他眼前,他费力的举起手,挡住那那条光线,才终于明白,赵凌宇之前为什么要胡乱的发射飞流箭,也终于明白,他为什么,能够发现自己。 “一炷香……你,你整整闻了我一炷香的气息,还有,还有你伤口上的那些伤,我,我的液体已经侵入,到了你的身体,你,你怎么可能,还没有发疯!”冢牙不甘心,他的血影牙舞设计的密不透风,不仅仅是隐秘身形一道障碍而已。 “一具尸体,没有必要知道那么多。”赵凌宇高高的举起自己手中的火焰大刀,想起村子里那些惨死的村民,他压抑怒火的眼神,冰冷的让人害怕。 冢牙第一次如此真实的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他大口出着气,怔怔的看着赵凌宇,眼中只有无尽的悔恨与痛苦,那张鬣狗的脸上,交杂着血水与泪水,竟是对着赵凌宇苦苦哀求:“别……不要……不要杀我,况山还在外面!你杀我会激怒他,到时候你们所有人都要死!你……不能杀我,况山!况山!救命啊!” “轰!”的一声响,火焰大刀猛然一挥,鲜血四溅,冢牙的真元彻底溃散,一个狗头滚到屋角。 “不用你威胁,他很快就下来陪你。” 此时的赵凌宇,浑身的伤口多到触目惊心,但他整个人像被恶魔附了体一般,脸上没有丝毫的难受的表情,反而透着浓厚的杀意,缓慢的朝着房间外走去。 这原本为赵凌宇准备的死房,竟成冢牙自己再也走不出去的墓地。 其实从一开始,赵凌宇就是刻意让自己落入冢牙的陷阱。冢牙的速度,已经快到赵凌宇的眼睛捕捉不到的程度,如果真的在外面以实力对拼,他肯定不会像现在这般狼狈,但也绝对没有杀死冢牙的可能。 但在房间中的时候,故意让自己落入下方的赵凌宇,在不让冢牙起疑的情况下,除了用飞流箭射出十几个光洞时,更是释放了好几个火球术,他并不会白痴的以为自己的火球术能击中冢牙,而那些火球的真正作用,却是蒸发这里的空气,让那恶臭的气味在高温下稀释。 但嗅觉敏锐的冢牙,即使有一点味道,他都能闻的出来,只要这房间里还有自己气味存在,他当然就不会刻意去分辨这股气味的浓厚。其实赵凌宇吸入的恶臭气息,比他想象中的,要少的太多。 至于那浑身伤口上,刺痛到撕裂人神经的粘稠液体。 赵凌宇是硬抗下来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