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叩仙门  >  第五十四章 血影舞牙

第五十四章 血影舞牙

2667 2017-09-11 10:19:47
大雄你快把这颗丹药吃下,这是一颗六品守灵丹,能强行锁住你体内溃散的真元,能保住你的命!” 红鸾也顾不得隐藏什么,直接从自己的精囊袋中拿出一颗闪着灵光的丹丸,但大雄却不知为何,也不着急吃下,一双坚毅的眼睛直直的看着红鸾,皱眉说道:“我就想知道,你们两个,是不是真的如他们所说,一直躲在暗处,不敢现身?” “放屁!别听他乱说!我们是刚从后山下来,根本就不知道!”红鸾恼怒不已,但看着大雄就快死的模样,更是心疼:“大雄,我敢向你发誓,如果赵凌宇他第一时间在现场的话,就算拼尽他自己的性命,他也绝不会让灵水村任何一个村民死去!” 大雄忽然笑了:“对啊,我差点就忘了,你们都是好人。”笑着,大雄的眼泪却流的更加厉害,他艰难的吃下那枚丹药,横躺在地上。虽然他的命是保住了,但双眼却失去了从前的那份热烈与精义。 “不过我们最后,还是都会死的吧。毕竟那两个怪物,都是元丹境的强者。”大雄冷漠的说道。 “不会的。”红鸾永远都记得,她第一次上千岁山时,人虽然在圣母祠中,而自己神识的一部分却跟着自己的星路幻兽,玄羽凤凰,她藏在凤凰的身体里,见到了那与众不同,甚至令玄羽凤凰都要卑躬屈膝的赵凌宇。红鸾看着赵凌宇站在房顶上的背影,轻轻笑了。 恐怕赵凌宇到现在都不知道,那次,才是他们真正第一次见面。 “从我见他的第一眼起,我就深深的坚信,在四方界里,没有人能真正的打败他。他可是能让我的星路幻兽,都为之城府的男人。他才是这方世界,真正的王。” 远处,冢牙自己身为高阶修士,以及妖修的尊严,受到了赵凌宇的打击。同时也认识到,他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族小子,虽然只有凝液中期的修为,但其实真正的实力恐怕已经接近元丹境。决不可大意。 冢牙没有犹豫,立即变幻出妖身大鬣狗的模样,对着况山大吼道:“这小子有古怪,我们二人合力将其尽快击杀,以免生故!” “不。”况山冷笑:“你先上,我再回去泡会儿澡。” “况山!我知道你是怎么想,你无非是想让我先去消耗他,再由你来亲自杀了他,好挽回之前的面子。但你听我说,这个小子真的很不寻常,就他用的那飞箭法术,就是我们这种元丹境强者硬生接下,都不敢保证没事,更何况,这小子一定还藏着其他的花招!” 况山只是冷笑着,像是一只有恃无恐的山中虎王,他镇定的朝着灵水中走去,淡淡说道:“我们虽然都是元丹境,但你可别把我,和你相提并论。而且……我们两个元丹境妖修,去合力杀死一个凝液境修士,还是个人类后生,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了,我们两个,还要脸吗?”况山说罢,整个人已经躺进了灵水中,享受了起来。 “况山!况山!”冢牙有些慌了,心里更是为自己当初冒险来帮他的决定感到后悔,这小子闷头闷脑一根筋,自己倒是拼着违抗主命的风险来帮他,结果还没他一张脸皮重要! 偏偏冢牙自己又不是什么擅于迎战的阵前将军,况山那话说的也没错,冢牙在那十四将军中,虽地位修为都算是中等,看起来也差不了况山几分,但这都依赖于他自身顶尖的侦查能力,真要论起战斗实力来,恐怕还是得他垫底。 也罢也罢,毕竟那毛头小子只有凝液境中期的修为,自己不留余地,付出全力,尽快将其击杀,定要让那况山,再吃个闷头亏! 只见冢牙的四爪间好像凭白生出了流风,周围的尘土都被卷开,浑身野兽的气息更加的扩散开来。 “哼。”冢牙盯着赵凌宇冷笑:“你不是喜欢玩一些看不见的小把戏吗?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叫真正的消失!” “血影舞牙!” 言罢,冢牙身形一抖,竟然真的凭空消失?赵凌宇不由的皱起眉头,四处查探,忽然之间,只闻到一股恶心的野兽气息扑面迎来,赵凌宇二话不说,手中生出一个西瓜般大的火球术,将其砸去,但火球却落了空,在空中徒然爆炸。 “气息还在?但是却打不着?不会,真的消失了吧?”赵凌宇深深皱着眉头。 就在赵凌宇如此做想之时,冢牙竟是突然出现在赵凌宇身后,一只锋利的亮爪竖排拉下,在赵凌宇的背后生生拉出三条半身长的血痕,赵凌宇猛然回头,却什么都没看见,只闻的见空气中那股残留的恶心气息。 “那畜生怎么可能会消失?难道他已经能遁入虚空,自成一方结界?不!那是化虚境的强者才能办到的时,就凭那条狗,绝对办不到!” “轰轰轰……”就在赵凌宇连对手的身位都找不见之时,赵凌宇只觉得脚下一空,那冢牙不知是什么时候,竟然也学他先前一般,把房顶打破,直直的拽着赵凌宇的脚踝,将他向着深黑的房间低拉。 赵凌宇连那冢牙的人都看不见,更别提有和设防,无可奈何的被砸到了房间的地面,这里光线暗淡,更是对那藏身在暗处的冢牙有利,赵凌宇还没站直身子,就被那忽而出现,忽而又消失的冢牙攻击,或是爪攻,或是牙咬,一时间,身上已经平添了十多处血淋淋的伤口。 而且与此同时,整间昏暗的屋子,竟是充斥着满满的鬣狗体臭的气息。 赵凌宇再也不想闻到这种恶心的味道,而且原本应当是跟随着身体散发的气息,却被冢牙变成一种迷惑对手的烟雾弹,根本无法以此来捕捉冢牙真正的方位。 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种看不见对手的战斗,才是最让人头痛的。哪怕是修为高于冢牙的修士,遇到这种情况,都是空有一身武力,发挥不出去,只能被冢牙慢慢折磨,最后在高危的精神压力下,更会觉得冢牙无处不在。 其实冢牙浑身故意散发的恶臭,以及他爪牙上的粘稠液体,本身就有一定麻痹对手的作用。 鬣狗这种野兽,从来就不会和猎物硬碰硬,它们永远喜欢躲在暗处,慢慢的消磨猎物的意志,待到猎物的灵魂先行绝望之后,再以万无一失的最后一击,彻底的杀死猎物。 对于鬣狗妖修冢牙,他的最强招式‘血影舞牙’更是将这种原生态的鬣狗本能,发挥到了极致。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凌宇已经处于精神快要崩溃的边缘,他诧异向着四周警惕的探查,却避免不了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鲜红的血迹营造着这种精神压迫的绝佳环境,眼看着自己在慢慢的死亡,而那冢牙,却依旧不见任何踪影! “别开玩笑了!你怎么可能会真正的消失!你不就是依赖真元,极度的提升起了速度,这才让我摸不准你的方位的吗!冢牙!畜生!我已经看穿你了!快给老子滚出来啊!跟老子堂堂正正的打一架啊!” 没有回应,不,回应赵凌宇的,是他胸口又多出的三道抓痕。 赵凌宇发疯一般的摊开双手,飞流箭应声而出,朝着四面八方胡乱射去,当然,所有的箭全部落空,并没有一支走运的射到冢牙的身上。赵凌宇不甘心,又轰出了五六个巨大的火球,徒然增加几闪亮光,昏暗重降之后,更又伤痕累累。 赵凌宇眼看就要败的一塌涂地,几经崩溃,双眼已然失去了最初的斗志。 这时,冢牙不见身影,声音却从整个房间的上空笼罩下来:“告诉我圣母令在哪儿?我可以让你,死的痛快一点。” 赵凌宇颓废的身姿,忽的缓缓站直,他抬起头来望着房顶的某一个角落,双眼更是异常的晶亮,邪笑问道:“是吗?”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