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叩仙门  >  第四十九章 一纸书令,一息生机

第四十九章 一纸书令,一息生机

3618 2017-09-04 16:58:07
白云城,东半城。 本是一座繁华的城都,却偏有一座竹编小院,走到这竹院外,好似回到了山下的老家。 白云城主白无极,此时就正在在竹院之中,他蹲坐于院中的一处青石凳上,面前的斑旧榕树老桩,上面放了一杯淡淡的茶。 白无极的身后,还站着他的养女白云玉,以及他唯一的子嗣白风。 只见白无极轻拿茶杯,缓缓品上一口,可那茶水都已经见底,只是抿到了一点底茶。 白风顿时黑了脸,闷声说道:“爹,我们等了两个小时了,那秦老爷子还没出来,只是卦点两个娃娃的方位,需要这么久吗?我看他就是在故意拖延我们的时间!” 白无极微微皱眉:“你生在东郡,长在东郡,怎么就一点也学不会人的品行?如此急躁,以后如何能成大事?” 白云玉轻笑说道:“父亲大人,虽然白风是有些着急了。但我觉得,这次秦老爷子占卜的时间,确实也有些太久了。” 白无极没有再言。 过了一会儿,一个穿着蓝衫的小童提着一壶水从屋里朝着白无极走来,为白无极添上了半杯热茶,说道:“城主大人,请用茶。” “多谢小童。”白无极接过茶水再饮一口,随即礼貌的向小童问道:“不知先生卜卦,还需多久?” 小童递上一张折叠的信纸:“师傅让我把这个交给您。” 白无极双手接过信纸,将其打开,上面赫然写到:“天机之子,无妄窥探。” 此时,纵然处之泰山之势的白无极,也难免生出微怒。在他身后的白风一见,当即更是冲动的直接冲到了那小屋门前,怒声大喊:“秦老头,你是什么意思?我爹贵为城主,在这里等了你两个时辰!你现在居然才说什么无妄窥探?!秦老头,你真以为你是个占卜师就了不起啊,你给我出来!你看我把你打的满地找牙!秦……” “白风!退下!”白无极怒吼将其打断。 “爹!他太过分了!” “本王叫你退下!” 白风憋着一股子闷气,竟是头也不回的跑出了竹院。白无极看着这己这唯一的子嗣,竟还是孩子一般的心性,不免微微叹了一口气。 白云玉走到白无极身边,小声说道:“父亲大人,我觉得这事真的有蹊跷。如果,我们要抓的那人正是赵凌宇的话,那秦老如此表现,也说得过去。” 白无极看了白云玉一眼,微微点头,随即走到那紧关的房门前,拱手说道:“先生,晚辈那孩儿自幼生长在白云城,被我们宠坏了,对先生出言不逊,还请先生莫怪。” 房中传来秦老虚弱的声音:“无妨。” “只是先生,你可否告知晚辈卦象一二,晚辈自当回去,自己领悟。也免的晚辈在此长久的打扰先生。” 秦老说道:“白无极,你乃狮王命星,我等凡人在你面前说不得慌。那信纸所现,就是老夫此次占卜的结果。你要老夫寻找的那两颗命星,以老夫的能力,确实是将其探查不出来。不过老夫却能告诉你另一件事。” “先生请讲。” “你那孩子白风,虽难掩真性情,却是你实实在在的一颗福星。你在位白云城三十多年,一直无灾无难风调雨顺,其实就是这孩子给你带来的福气。说不定,这次他也能给你带来一些,你最想知道的消息。” 白无极正在不解之时,只见那竹院外,白风又兴奋的朝着白无极跑来,手中拿着一张通缉令,他一边跑,还一边高兴的大喊道:“爹!爹!皇室的通缉令下来了!” 白无极立即接过通缉令,只见那上面画着一男一女的黑墨象,‘赵凌宇’和‘红鸾’的名字,各在其下。此乃圣母皇室,向东郡各城之主,颁发的通缉令。而画像下的三排行字,表面了两人的罪名,正是盗取了千岁山的圣母令! “爹!姐和虎头将军说的没错,这个人就是……” “你闭嘴!”忽的,白无极又是打断了白风的话,对着那小屋作揖说道:“多谢先生指点迷津。” “老夫也只是顺其自然,城主无需言谢。既然城主已经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老夫就不留城主了。毕竟老夫也还在,等一位小友。” “先生有事,晚辈自当告退。”言罢,白无极便带着两人匆匆离开了竹院。 这时小屋的房门才打开,一夜之间,秦老竟是莫名的满头白发,憔悴了许多。小童焦急的赶来,扶住秦老,担忧的说道:“师父,其实您早就知道,您的那位小友不会来了吧?” 秦老亦不回答,徒望着天空,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离开秦老竹院的白无极,便立即吩咐刑事房将通缉令公布出去,并且召集了其坐下的十四位将军,但却只来了十二位,虎头将军况山以及鬣狗将军冢牙却不在其中。狂天行眼看是瞒不住了,便将况山带着冢牙擅自去追赵凌宇的消息禀报了上去。 没想到这白城主不怒反喜。也是此时,白无极才知道,原来他在秦老门前喝茶的时候,那赵凌宇竟然已经逃出了白云城。那况山虽然木讷,并且免不了野兽的那点的贪婪之欲,但对于白无极,却绝对是忠心耿耿,而且这次他还带着冢牙,想必也是有了十足的把握。 那十二位将军得知情况,面面相觑,没想到这次,还真让那头苯老虎给蒙对了。 白无极将圣母皇室的通缉令发布出去之后没多久,符篆工会便同样发布一条重要的消息,指明将撤回赵凌宇砖石会员的身份,并且将其逐出符篆工会。为此,孙正义还亲自带着重礼拜访了白无极,再三表明自己与工会,其实在那之前,并没有与赵凌宇有多少瓜葛。 随后,拍卖场也派人带重礼前来,说辞几乎都无二。 白无极对此没有明确的表态,心中却嘲讽一般的感谢起这个面都没见过的少年。也是从此之后,白云城一直以来表明中立的这两大势力,终究,还是要归纳于他城主一方。 白云陈家,陈浩天还来不及为陈山办丧事,就不得不将陈远五花大绑,带着一同跪见了白无极。一纸通缉令,将起初那个天才少年赵凌宇,变成了白云城通缉的要犯,而这白云城中,却又偏偏属陈远和赵凌宇的关系最后,这事儿要是处理不好,很有可能就会被白无极冠以帮凶之名。 要是寻常之事,他四大家族以及斩妖盟还可以联合起来,白无极以大局为重,也不会真的与他们开战。但这次,这通缉令却是圣母皇室亲自颁发,这等罪名,他小小一个陈家,实在是担当不起。 为了和赵凌宇撇开干系,陈浩天不得不主动将陈远送到白无极手中,还唯有老泪纵横的求乞白无极,无论怎么对他儿子严刑拷打都好,只求不要断了他陈家唯一的香火,凭白欠了白无极一个天大的人情。 只是一张小小的白纸黑字,却是瞬间改变了白云城维系了多年的局势。 而这件事的主角,却还浑然不知,甚至,还没有睁开眼睛。 白云城南面,三十里荒林内,红鸾正在抱着依旧昏迷不醒的赵凌宇,无助的流着眼泪。赵凌宇的身边,散落着不少的天材地保,以及仙丹神药,甚至红鸾已经心急乱投医的,嘴对嘴的喂赵凌宇服下了几个稀有丹药,但赵凌宇仍然没有要醒来的迹象,反观赵凌宇的脉搏,却越来越虚弱,像是随时都会停止一般。 而赵凌宇的体内,更是有一股黑炎真气,像一只猛虎一般,在摧残着赵凌宇体内的真元。 方才,赵凌宇以凝液境中期的实力,与元丹境强者,并且是妖型下的况山硬抗。表面上双方都被击退,好像战了个旗鼓相当。其实不然。 修行之道,主在真元。修炼的品段,由低到高分别是:练气、筑基、凝液、元丹、成鼎、化虚、星神。每一段更是细致的分出前中后三期,通常修士之间的较量,哪怕是同等级差上一期,修为低的一方都很难获胜。 而赵凌宇与那况山之间的差距,却是整整一段。 最低阶的练气境,便是一个摸索的阶段,探寻出体内的一股真气。练气升筑基,便能真正的运用体内的真气,修炼一些低阶的法术。修为达到凝液境,体内的真气才能凝聚成一股股如水流一般的能量,这时才能将其称之为真元,也是到了凝液境的修士,才能真正的达到真元外放聚形,就如赵凌宇一般,使出全由真元幻化的火焰大刀。 而元丹境的强者,更是将这股真元运用的如鱼得水。其真元本身据有的质量与数量,即使是几十个凝液境修士相加,都是无法与其相比的。 那更往后的成鼎境,在这四方界已算是没有太多的限制,多是一方城主,或是各宗各派的宗师极的门主长老。据说成鼎境的强者,仅凭一身真元,无需任何法术加持,就能飞天遁海,犹入无人之境。 不过即使是天资聪慧,又勤奋努力的天才,想修成至元丹境,没有七八十年的光景怕都多是妄言,别看那况山好似三四十岁的年龄,但实质上却是一只真正的百年虎妖。想修至这成鼎期,就更不用说了。 至于化虚境与星神境,那已算是传说之中才有的存在。 不过天数难测,这修炼的大道上,却也总会有那么一两颗极为闪耀的星星。就如仅用两个月,就升至凝液境中期的赵凌宇。 当然,如果不与赵凌宇相比的话,红鸾也十足算的上是一个变态级的天才。不过红鸾这位天才,此时却极为痛恨自己。 “为什么我就不能好好修炼!为什么我还是这么弱小!只能眼睁睁看着你去与那只臭老虎对拼!” 红鸾抱着赵凌宇,已是哭成了泪人。 那面对况山的最后时分,赵凌宇所承受的压力,已经不仅仅是来源于况山这元丹境强者,更多的,却是赵凌宇自己手中那把早已超出他负荷的巨型火焰刀。那时的赵凌宇,本就是强弩之末,再受况山黑炎的嗜体,本应该早就丧命,却不知为何,能残活到此刻。 而且那火焰刀之中,可还夹杂着红鸾自身独有的神秘紫色真元。 看着昏迷不醒,气息越来越弱的赵凌宇,红鸾哭的越发的厉害,她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将自己所有的宝贝都找了出来,却依然不能救醒怀中的人儿。早知如此,她恨不得当初和况山对拼的,是她自己! “等等!”红鸾的脑海中某名闪过一个念头:“我还有一样东西没有拿出来!” 红鸾赶紧拿出那件,她从千岁山带出来,却一直没怎么想起过的:圣母令。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