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亲爱的陆先生  >  第二十六章:撞上一座冰山

第二十六章:撞上一座冰山

3112 2017-07-20 19:06:06
接下来三天的生活变得平静起来,大概是因为沈祐轩被派出去出差的缘故,赵颖也没再来找楚凝的麻烦。而晚上在酒吧里,楚凝也渐渐熟悉了酒吧的运作与工作内容,越发的得心应手起来,也跟大家伙打成一片。楚凝偶尔会觉得,白天的自己和晚上的自己,就像是两个人似的。眼见着今天是周五,只要再熬几个小时就到周末,到时候可以好好的在家里休息一下,楚凝就觉得全身充满动力。她都已经跟林巧约好了,明天去大市场逛逛,买些家居用品,将自己那个小窝好好布置一下。另外,两个人也小聚一下。现在毕业了,宿舍也不提供给毕业生继续住宿,所以林巧暂时住进了她自己的家中。不过她跟那个小男朋友倒是交往的不错,感情如胶似漆,整天就往朋友圈里面撒狗粮。因为周五夜晚的缘故,酒吧里的客人特别多,几乎是平日里的两倍。楚凝忙上忙下,里里外外,都忙得不可开交。就在楚凝刚将一个果盘送到卡座,折返厨房准备稍微喘口气的时候,却看到同为服务员的李姐坐在门边的椅子上。  “李姐。”楚凝打了声招呼。  李姐只是声音小小的应了一声,那声音很是虚弱。  楚凝的脚步顿了顿,侧过头仔细看了眼,不由得一惊。只见李姐的脸色很是苍白,额头上有豆大的汗珠,五官也狰狞着,看上去在隐忍着巨大的痛苦。  “李姐,你这是怎么了?”楚凝察觉到事情不对,蹲在了李姐面前,紧张的问道。  “我也不清楚……”李姐抿着唇,每个字都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突然腹部就一阵绞痛。”  “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不,不用。”李姐摆了摆手,睁着眼睛看着楚凝,扯出一抹勉强的微笑来:“我休息一下,熬一熬就过去了。你赶紧去忙吧。”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楚凝看到李姐这样的状况,也有点放心不下。她刚进酒吧工作的时候,就是李姐带的她。李姐一直像个大姐姐一样,处处都照顾着自己……  “三楼666包厢的至尊果盘和血腥玛丽准备好了,李姐,你赶紧送上去吧。”后厨忙活的小伙子冲着这边喊了一句。  “好,我这就来。”李姐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作势就要起身。  这身子还没有直起来,摇摇晃晃的又坐回了位置上。  楚凝赶忙扶着她,急忙说:“李姐,你的状况很不好,还是先跟梅姐请个假回去休息吧。这边的工作找人先替一下。”  “可……可666包厢的客人还等着呢。”李姐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即很是不好意思的看向楚凝:“要不,小楚,你帮我送上去。”  “啊?我?”  楚凝一直都在一楼和二楼忙活着,三楼据说是招待贵宾的VIP包厢,来的都是大人物。所以像是楚凝这种新手,还没有资格上三楼。要是业务不灵活,不小心拿错了东西,或者洒了什么东西,得罪了客人,可是了不得的事情。  “小楚,帮帮李姐吧。”李姐一把抓住她的手,手心都是汗津津的。  楚凝深吸了口气,点头道:“嗯,我去送吧。李姐,你好好休息先。”  李姐连着道了好几句感谢,楚凝也不敢怠慢,赶紧端着果盘和饮品就朝着三楼走去。  从一楼到三楼是有直达电梯的,不一会儿,楚凝就到达极具神秘感的三楼,她整个人的精神也变得警惕小心起来。  每个包厢都隔得很开,绝对保证私密性。  她按照门旁边的序号,走到666号包厢,敲了敲门,走了进去。  里面没有嘈杂的音乐,只是一个漂亮的公主坐着唱着平静的情歌,这个公主是魅色里最红的,出场费不菲。沙发上坐着七八个人,有的是西装革履,有的穿的很是休闲,但都很年轻。  楚凝只是进门的时候略微抬眼扫了一眼,并不敢随便去看。她始终将脑袋埋得低低的,恨不得将脸埋进果盘里一样。快步的走到包厢里,她将果盘小心翼翼的放在桌上。  “请各位老板慢用。”她低声说了一句,便准备拿着托盘走人。  哪知道其中一个男人突然吩咐道:“将桌子上的空酒瓶收拾一下。”  楚凝能够感觉到那凉凉的目光从自己露出的脖子上扫过,她的肩膀不由得一颤,尽量将内心的紧张给稳住,低声应道:“是。”  好在那些人都各自聊各自的,也没人将目光放在那低调忙碌的服务员身上。  “现在都快十点了,他怎么还没来啊?”  “要不打电话催催?”  “要打你打,我可不敢打电话催陆先生。”  正埋头收拾的楚凝不可避免的听到他们的对话,当听到“陆先生”这三个字的时候,明显心脏抽搐了一下。  他们口中的陆先生,难道是陆忱吗?  虽然她在心底一直安慰自己不会这么巧合,但手中收拾的动作却是加快了不少。  将酒瓶子收拾好了之后,她站起身来,弯着腰对那些客人说:“已经收拾好了,不打扰各位老板。”  她说完之后,转过身就要离开。  开始那个叫住她的人再次出声:“等等——”  楚凝的背一僵,心底简直是槽点满满,这些人怎么这么多吩咐,就不能一次性说完吗?害得她的心脏七上八下的。  心底虽然各种不爽,但脸上的表情还是要保持微笑。  她转过身,头始终是低着的:“请问老板还有什么吩咐吗?”  那道凉凉的目光从她的脸庞扫过,随即两张红钞子就出现在楚凝的托盘上。  “给你的小费。”  楚凝一愣,目光从那两张红票子上划过,又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男人。  虽然只是短暂的一瞥,那张脸庞却是让人难以忘记的。  眼前这个男人是个混血,明显的欧洲五官线条,一双蓝色的眼眸仿若最珍贵的宝石,轮廓很深,像是精心雕刻出来。造物主对他倾注太多心血,才会给他一张这样完美的脸庞。但那凌厉的线条,到底是有些冷傲的味道,仿佛贴着“不可接近”的标签。  这与陆忱是完全不同的气质。  陆忱虽然也给人仰望的感觉,但更多让人觉得亲切又敬畏,稳重深沉如浩瀚大海,坚韧内敛如高山。  眼前的男人就像是西伯利亚平原上万年不化的冰山,雄伟壮阔,冰冷无比。  “谢谢老板。”楚凝快速的说了句,声音平淡,仿佛这两百块钱并没有什么好值得高兴的。  其实对她来说,平白无故有两百块钱的收入实在是好事情,但此时此刻这压抑的环境暂时压住了她的喜悦因子。  “你有点眼熟。”那男人突然说了一句。  楚凝抿起嘴唇,脑袋埋得更低:“老板说笑了,我不过是个小人物,哪里会被你这大人物认识。”  那男人似乎还想说什么,好在其他人适时出声。  “诶,我说老三,你这把妹的套路也太旧了吧。”  “就是嘛,别逗人家小姑娘了。这魅色好看的公主多的是呢。”  这些调侃声虽然让楚凝一阵尴尬,但好歹是躲开继续追问,她赶紧端着东西快步的朝着门口走去。  也许是走的太过匆忙,脑袋也一直垂下来盯着地板。  没想到刚一开门,一个人就正好走进来。  楚凝心中一惊,好在手中拿的够稳,她赶忙一个躲避,身子重重的撞在门框上,背上传来一阵疼痛。她咬牙忍了一下,总算是没有撞到客人。  “你没事吧?”  这个声音!  楚凝仿若被雷击中,内心那叫一个崩溃。  “没事。”她故意粗着嗓音,低声说了句。  那熟悉的好闻的香水味道近在咫尺,让她的心神变得迷乱。  她赶忙低头,再也不敢有片刻停留,快步的走开,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绝对不能让陆忱知道自己在酒吧里当服务员。  站在门口的陆忱盯着那抹娇小的背影,黑色眼眸深处如风云变幻,瞬息万变,过后又归于平静。  “陆先生,你站在门口做什么呢?”包厢里坐着的人喊了一句。  陆忱这才将视线收回,缓步走了进去。  那些人赶紧给他让了个位置,大多是比较拘谨的,只有几个熟悉点的稍微放松。  “是被刚才那个服务员给撞了吗?那你可别跟人家小姑娘计较,她怕是刚才被老三搭讪了一下,太激动了。”  “胡说八道些什么呢。”另一个男人笑道:“也不怕老三撕了你这张嘴巴。”  陆忱倒是没去搭理那些人的插科打诨,径直坐在了易明勋的旁边。  易明勋正把玩着盛着半杯琥珀色美酒的玻璃酒杯,摆明了一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姿态。  “老三,欢迎你回来。”陆忱自顾自的倒了一杯酒,举到易明勋的面前。  两个玻璃杯碰撞在一起,在空气中发出清脆的声音。    两个男人皆是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陆忱正准备放下酒杯,易明勋勾唇轻笑一下:“陆忱,你今天可来晚了,得罚一杯。”一旁的人听到这话都是一愣,纷纷的看向两人——要知道敢灌陆忱酒的人,这偌大的南江城可是找不出一个。虽然他们知道易明勋和陆忱是关系极好的朋友,可这杯酒陆忱到底会不会喝,怕是难说。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