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亲爱的陆先生  >  第十二章:咄咄逼人的她

第十二章:咄咄逼人的她

2124 2017-07-06 16:37:57
“难道我认识他很不可思议吗?也是,他是什么人,我是什么人,两个世界,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楚凝抬头,一双好看的眼眸盯着沈祐轩,话语带着几分咄咄逼人的气势。说到后来,却成了一幅自嘲的口吻。她自己都分不清楚,这是在回答问题,还是再一次的嘲笑自己。“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楚凝,你别误会。”沈祐轩看到楚凝那有点过激的情绪,愣了愣,忙不迭的开始解释。楚凝摆了摆手,打断了他,抱歉的笑:“对不起,我刚才有点敏感了。”“没……没事,也许我不该多问。是我太唐突了。”“陆忱。”楚凝顿了顿,语气也变得平淡起来:“他是我的助养人。WE集团的天使基金你应该听说过吧?我就是受益于这个基金的一员。”沈祐轩看着眼前的楚凝,陷入了沉默。WE集团的天使基金怕是整个南江城,没有几个不知道的。有钱人做善事的不少,但像陆忱这样花这么多钱投入做善事的,南江城里独一个。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陆忱在南江城的威信很高,不论是哪条道上的,都恭恭敬敬的称呼一声“陆先生”。WE集团也成为南江城内第一集团,其地位的根深蒂固,非常人能够撼动。但沈祐轩也很清楚,天使基金助养的孩子,大多数都身世凄凉,或是残疾,或是单亲重病,或是孤儿……不论哪一种,他都无法与眼前娇美聪慧的楚凝联系到一起。服务员端着锅底上来,一旁的小推车里也放满了食物。楚凝全当没看见沈佑轩的沉默,拿着公用筷子将食物一样一样的放进锅里,仿佛全身心投入在吃东西这件事里一样。一顿饭吃的很安静,沈佑轩黑色的眸子里始终带着些许的懊悔,几次张嘴却又合上,最终还是不知道要如何开口。从火锅店里出来,外头的太阳正烈。明晃晃的照在柏油马路上,从开着空调的火锅店里走出来就像到了一个火炉一样。“谢谢你这顿火锅。”楚凝转身,语气听不出情绪来,但面上分明是挂着笑容的。“不用客气。”沈佑轩回应道。“那我就先回去了……如果面试通过了,我回请你一顿。”她说着,也不等他回答,挥了挥手就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那句话听到沈佑轩的耳朵里,连最基本的客气都算不上,更像是着急撇清楚关系的拒绝。看着那抹渐渐消失在视线里的声音,他的脸色不禁染上了几分失落……但楚凝的背景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貌似真的知晓的太少了。*坐在回学校的地铁上,楚凝的眼睛盯着地铁广告屏幕,脑袋却是乱糟糟的。在电梯里面那尴尬致死的场面一遍一遍的在她的脑海中放送,每一个细胞都在将细节动作放大,似乎要让她无法忘记一样。那个时候,陆忱为什么是那样的反应?她努力告诉自己不要去瞎想,可内心的涟漪却压根就没办法忽略。“哗啦——”地铁门打开,楚凝稍稍回过神来,看着涌进来的人群。目光再次落在屏幕上,显示完下一个到站名之后,屏幕又跳出广告来。只是这次,楚凝的视线完全被这则广告给吸引了——“WE集团总裁陆忱现面向公众,征集独一无二的婚纱设计图,入选作品将会获得一百万的奖金。”征集婚纱设计稿?如果楚凝没有记错的话,WE集团旗下并没有设计婚纱方面……所以说,这次大张旗鼓的面向社会征集,是为了征集他和陈雪然的婚礼礼服吗?一百万,呵,果然出手阔绰。陆忱做事一向低调,这次如此反常的举动,可见陈雪然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不一般。楚凝困惑了,之前她就从未看懂过陆忱,但是现在,她更加疑惑了。昨天晚上的那个陆忱,和今天的陆忱……真的是同一个人吗?临下地铁前,这个广告反反复复的播放了大概五六遍。就算楚凝想要去忽视,但还是将参加资格之类的了解了大概——想要参与投稿的,可以将电子稿直接发表在WE的官方网站相关界面上,然后进行全网公开投票,得票数最高的获胜。从地铁站到宿舍的那条路上,楚凝看着路边的风景,忽的脑袋里渐渐地就构建了一个雏形,具体来说,是一套婚纱的雏形。灵感这种东西,总是来的毫无道理。一打开宿舍门,楚凝就抽出画纸和速写笔,动作迅速的在纸上勾勒着,将脑袋里那喷薄而出的想法画了出来。陆忱想要给他的新娘一场独一无二的婚礼……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楚凝几乎是一口气将这幅婚纱画了出来。此时此刻,摆在她眼前的就是一张堪称完美的设计图——甚至可以说是她最满意的作品。婚纱依旧以纯白色为主,采用优质丝绸面料做成长长的拖地的裙摆。外面却罩着一层轻纱,上面用浅粉色的丝绸花朵作为点缀,花心采用白珍珠。领口的设计简单大方,看起来很保守。但背后却是大漏背,单单的系着几根细珍珠链,优雅又迷人……这样混搭的风格,却出乎意料的并不突兀,反而十分的独特。也正是这样的复杂,符合楚凝复杂的心情,她猜不透也想不通陆忱的态度。现在就差最后一步,扫描上传到网站了。就在楚凝拿着画纸,坐在位置上出神的时候,寝室的门打开,林巧捧着一大束花走了进来,看起来心情特别好,上前就给楚凝一个熊抱。“阿凝!好想你啊。”“咱们不就一个晚上没见吗……诶,你先放开我……有话好好说。”楚凝感觉自己快要闷死在那一团香气扑鼻的花束里面了。“哎哟,难道你没有听过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么。”林巧继续嗲嗲的说了一句。“好了,你先把我放开先。”楚凝有些哭笑不得,反正不管怎样,她都是比不过林巧这张嘴巴的。林巧这才将楚凝放开,将花束放在了一旁,就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你今天捡到钱了?这么高兴。还有这花,是怎么回事?”楚凝挑眉,饶有兴趣的望向她。哪知道听到这话,一向大大咧咧的林巧竟然红了脸,扭扭捏捏一副小女儿姿态。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