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亲爱的陆先生  >  第十八章:酒后失态

第十八章:酒后失态

2209 2017-07-12 17:02:44
当看到那辆银灰色的劳斯莱斯时,楚凝怔在原地,呆呆的看着那个方向。大脑里是轰隆一声,一节节火车乌拉拉的穿过。虽然并没有看到车里面坐的人,楚凝的脚步却是鬼使神差的朝着那边走去,冥冥中像是有股无形的力量牵引着她。站定在车窗旁,楚凝敲了敲窗户,车窗随即摇了下来。“陆先生。”楚凝低低的唤了一声,她分明听到自己心中那欢呼雀跃的声音,却只能强行压制住,不让自己表现出来。是他,真的是他。白天的那人,也是他。“阿凝。”陆忱定定的看着她,没有任何预兆,就这样唤了她一声。他叫她阿凝?至少有五年,她不曾听到他这样称呼过自己。从前,他都是唤她阿凝,语气和蔼,目光也都是温柔的。也不知道从哪天开始,他对她的称呼就成了楚凝,显得生疏。语气依旧是和蔼的,那种与对待其他人并没有差别的和蔼。那温柔的目光却是再没有见过,他总是带着笑容,楚凝没有办法从那格式化的笑容里感受到半点温度。这因为这么简简单单的一个称呼,楚凝很清楚,这些日子她辛辛苦苦做的心理建设,轰然倒塌,只剩下一片废墟。她对他的感情,已经在灵魂深处扎根。她不去想,不代表那不存在。“陆先生,你这么晚,怎么来我学校了?”楚凝垂眸看着他,轻声地问。“我也不太清楚。”陆忱眯了眯黑眸,指了指身旁的位置:“上车,这样站着怪累的。”“哦。”楚凝点头,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打开车门,她算是理解为什么会觉得陆忱的举动如此古怪反常。车厢里面弥漫着一股浓浓的酒味,闻着那味道,大概是高度数的烈酒。他怎么会喝的这么多……楚凝疑惑的侧过脸庞,看向醉醺醺的陆忱:“陆先生,你没带司机吗?自己开车跑过来,多危险。”陆忱没有说话,那双黑曜石般深邃的眼眸紧紧地盯着楚凝,仿佛第一次见到她。楚凝只当他是醉的糊涂,没去在意。她从口袋里将手机摸出来,打开通讯录,翻找着吴秘书的电话,想要通知他来接应一下陆忱。也许是关心则乱,她的动作紧张,找了半天还没找到。陆忱慵懒的将脑袋靠在座椅的枕头上,眼睛半睁着,看着她的举动。车厢里的灯光微弱,手机屏幕的灯光照在她的脸上,五官显得越发的精致,几缕微卷的头发垂在她的耳畔,让脸部线条显得越发柔和。“你怎么会有我的电话?”“诶?”正在翻找通讯录的楚凝开始并没有反应过来,本能的应了一句,之后才寻思出不对劲,身子微微一僵,回过头望向他:“什么?”“你昨天给我打电话,还没接通就挂了。”陆忱沉声说着,俊朗的面容此刻没了慵懒的醉意,反而一本正经,看上去十分清醒。楚凝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根本就分不清他到底是真的醉了,还是假的。“我……我那是……”她结结巴巴的,他的注视让她很紧张。陆忱缓缓地坐直,身子渐渐地朝前倾,彼此之间的距离一点点的拉近。车厢里的位置总共就这么点,楚凝的身子僵硬着,她都能够感受到他靠近时的热气,手机从手上滑落,“啪嗒”一声掉了下去,发出闷响。楚凝一个恍惚,眼眸变得清澈,一只手下意识的隔在自己和陆忱之间,另一边弯下腰去,想要用捡手机来躲避。这个场景,实在是太不可思议,她不知道如何应对,只能选择当只鸵鸟来逃避。“为什么不回答我。”被拒绝让他有些不悦,陆忱伸手毫不犹豫的抓住了楚凝的手腕,力道也没有控制。楚凝被捏的有些痛,下意识的呼痛,刚俯下一半的身子猛地伸直。慌乱之间,竟然按到了喇叭,“叭叭”两声刺耳响亮的声音起来,将大脑都吵得清醒大半。楚凝的脑袋也在挣扎的时候撞上了车顶,她抬着一只手捂着脑门,咬着下唇,眉毛眼睛都皱起来,却是一声不发,自个默默地消化着这份疼痛。陆忱迷离的黑眸也明亮几分,刚才几秒钟发生的一系列动作,让他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松开楚凝的手,锤了锤自己的脑袋,抱歉道:“刚才是我的错,对不起。”“陆先生。”楚凝垂下眼眸,从地上将手机摸了起来:“我还是打电话叫吴秘书来接你吧,你这个样子,让人不放心。”“你呢?”楚凝被问住,心底揣测着他话语的意思,明明有答案,但并不敢说出来。“你会担心我吗?”陆忱的声音软下来,完整的问了一遍,大有不得到答案不会罢休的架势。楚凝的眼睛眯了眯,轻笑:“肯定会担心啊。”她的语气故作轻松,又补充一句:“你帮过那么多人,大家都为你祈祷过,希望你身体健康,平平安安。”陆忱沉默了一阵子,薄唇再次扬起那标准的微笑来:“是嘛。”他又重新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伸手揉了揉眉心,沉声道:“打电话给吴晟,叫他来接下我。”“好的。”楚凝看到他脸上的疲惫,以及周身的疏离,恍惚了一阵,找到吴秘书的联系方式直接拨打过去。电话很快就接通,吴晟一听到这边的情况,二话没说就答应,立马朝着C大赶来。楚凝挂断电话,淡淡地说:“吴秘书说他半个小时就会赶过来。”身旁并没有回应,而是一阵安静。楚凝悄悄地转过头,看到陆忱双眸紧闭,安安静静的靠着座椅。他就这样睡了过去?看来是是真的累了。楚凝盯着他半晌,轻轻叹了口气,看着车厢里的灯光,她记得吴秘书提起过陆忱的睡眠很浅,尤其是畏光。抬手将车内的灯光按灭,车厢里一下子暗下来,只有窗外的浅浅光芒映照进来。楚凝看了眼时间,抿了抿唇,希望吴秘书能够赶紧赶来,不然寝室就要关门。可像是陆忱这个情况,她也不好将他就这样留下。听着耳畔均匀的呼吸声,楚凝的情绪也一点点的平静下来。大概是因为黑暗之中,很多事情不用面对,所以她的神经也放松。今天一大早就开始各种折腾奔波,她也觉得疲倦,索性也靠着椅子眯了一会儿。半梦半醒之间,她隐隐约约感觉到手好像被握住。那灼热的皮肤接触,是那样的令人心安。她的指尖动了动,手却被握的更紧。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