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装神弄诡  >  第十五章 血腥密室

第十五章 血腥密室

3202 2017-07-04 23:45:47
人都会有脑残的时候,像我,第一次进入这个房间,因为专注于那个血坛子,就忽略了这里是通往地下室的房间的事情。    但是楚澜不一样,她是第一次进来。    血坛子,我之前跟她说过,所以她对这里的判断比我正常。    她这么一说,我也愣了。    没错,穆晓南不是说这里是个地下室吗?可这明明是个普通的小房间,哪里来的地下室?    “夫妻俩没理由合伙骗我们吧?”我看着楚澜。    楚澜搓搓下巴:“是呀,可是这里……算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程佑供奉小鬼的地方,昨天差点给我吓尿,今天我就……”说着,楚澜就要去抱那血坛子。我给她拦下来:“哎哎哎,你等一下,这门开了,说明人家在家。你一下子给砸碎了,多大声音?”    楚澜这就松手了。    我以为她是良心发现,结果却接着说道:“也是呢,而且东西碎了,是我们做的,达不到恐怖效果……得想点渗人的策略。”说着,楚澜推开我的手,走向那坛子。    “不是,你快点,上次我就被程佑这么抓到一次,再抓一次咱俩可真成贼了。”    “好啦,你真啰嗦。”楚澜不耐烦的哼哼一句,然后突然眼睛一亮,做了一个她作为少女这个设定绝对做不出来的事情:“哎嘿!有啦,我要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说着,楚澜直接撸起袖子就把那小手伸进了血坛子里。    我当时都懵逼了,这可不是那女骗子弄的小鬼,这东西是真是件我不知道啊?鬼神这玩意儿不是应该敬而远之的吗?    我一男的都不敢做的事儿,她居然……    居然直接就把那脑袋给拽出来了。    就是那天吓我一跳的头骨。    “哎呀?还挺逼真,不过侄儿,这个是假的吧?好轻的呀,根本不是骨头!”楚澜还笑眯眯的跟我显摆。    “呵……呵呵……你牛逼。”我对她竖起拇指,但我突然一愣,在楚澜要把那东西放到桌子上的时候,我喊道:“哎,楚澜你等一下!”    “怎么了?”她看着我。    我赶紧过去,顺着那头盖骨的下面,我看到一个细绳!    我把绳子挑出来,看了楚澜一眼,她也惊讶:“这什么?”    “不知道,但是……好像可以拉动?”我轻轻拉了一下,突然脚下传来嘎吱一声,好像这屋子的地下有什么机关似的,而这根绳子就是操纵机关的东西。    “什么声音,侄儿?”楚澜拉住我。    “哎,蹭我身上血了!”    “这个时候不要在意这些嘛,这声音……哦!侄儿你看!这台子后面!”    台子移动了。    台子后面的墙壁下,居然有个入口。    我的天,这古式密室入口设计是怎么回事?    “所以说这里还是个地下室嘛。”楚澜盯着那入口看了一会儿。    我也蹲下:“姐,现在重点不是这个吧?正常人家的地下室,用得着弄成这样吗?这下面明显有问题吧?”    “也是呢……走下去看看。”说着,楚澜就拉我下去。    “喂!喂不用这么直接吧,你一点都不怕危险的吗?”我倒是有点晃了,谁知道这下面有什么?谁知道程佑又为什么弄这么一个地下室啊?    楚澜却回头对我冷笑,特别鄙视的看了我一眼:“一点都不怕。”    哦对,我差点忘记了楚澜的设定……    她一人挑五个男人还不是什么问题。    所以我就跟着她下去了。    刚进去是个向下的楼梯,向下大概深个七八米的样子。等完全下了楼梯,出现在我俩面前的是一条长长的走廊。    又特么是走廊?走廊怎么这么多……    “嘤嘤……”    “咯咯……”    苦苦笑笑的声音,是从这里传来的!    我看了楚澜一眼,她也看向我,我们互相点头,然后向着走廊伸出走。怪不得我在我的房间听得到奇怪的声音,原来就在我下面……正常人听楼上,或者左右隔壁的声音,都很容易判断声音的来源,唯独声音来自楼下的时候,就会难判断。    继续往深处走,我们除了听到哭笑声,还听到了小孩子说话的声音。    是活人小孩子说话。    我心跳很快,感觉自己也许要发现一点重要的东西了。    “哎?等一下,侄儿……”突然,楚澜在走廊中间停住脚步。    “怎么了?”看了楚澜一眼。    “我……我闻到血的味道。”    “刚刚那坛子里的沾身上了?”    楚澜摇头:“不是那个啦,那个是假的……你没闻到吗?不光有血腥味儿,还有股臭味儿。”说着,楚澜转头看了一眼身边。    还别说,她这么提了一句,我还真的闻到了。    可是什么东西又臭又有血腥味儿呢?    我看相墙壁,突然发现了一个圆圆的突起,因为这里很黑,其实看不太清楚,但这个看上去有点像门把手。我就摸了上去,一扭……咔!门开了。原来,在我和楚澜身边,居然还有一扇门。    而门开之后,那股恶臭和血腥的味道就扑面而来。    “喔!好臭啊!侄儿你……你打开的是?”    “门,而且里面好像……”说着,我探头看进去,黑漆漆的。我推了楚澜一下,让她先别动,自己半个身子探进去,摸索了一下墙壁。    有灯的开关,我按了下去。    咔!    灯亮了。    但我第一次觉得,这灯亮还不如让它一直暗着。    这是一个不大的房间,大概三十平米,房间的中间是一台巨大的镶嵌着各种电锯、钻头、钉刺的奇怪东西,有座位,还有类似床铺的东西,都在那上面。不过显然不是让人休息的,座位、和床铺上都有各种各种的形状奇怪的刀,上面满是血迹、碎肉……    房间的四角堆放着一大堆的烂肉。    烂肉里还有内脏、骨头什么的,也不知道那些到底是什么肉和骨头。    墙壁附近,是人体模型,但都染着血,十分阴森恐怖。    “卧槽……槽……变态,他是个变态啊!变态杀人狂!”我当时就推了回去。    但楚澜还不知道里面怎么回事儿,那倒霉丫头居然又硬给我推进来了。然后就我俩一起看着,一起懵逼,然后……没错儿她大叫,叫起来没完。我赶紧捂住她的嘴:“闭嘴吧,大姐!一会儿给人家招来了!你是想死,还是不想活了?”    “变……变……变态!我,我就所她该死吧,他……他为什么弄这些?”    “不知道……先上去报警!”    “嗯……”楚澜点头。    可就在我们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门外一个黑色的影子挡在了门口,他一点点抬起头,脸色阴沉,嘴角挂着邪异的微笑:“你们……还真是喜欢在别人家里乱跑啊?居然又来了,该死……真实该死。”    是程佑!    他手里提着一个球棍,棍子上钉了一堆铁钉。    我和楚澜一起后退,然后对视一眼,看来是跑不掉了。既然跑不掉的话……    “喂,喂哥们你冷静啊……”我盯着那球棍,又看了看程佑身后:“哥们,我不问你为什么这么做啊,我也不问你是不是有精神病,我就问一件事……就你自己啊?”    程佑笑嘻嘻的看着我,把球棍抗在肩膀:“一会儿,把你们捆起来,放到我这椅子上,再告诉你们……”说着,他指了一下我们身后那恐怖的玩意儿。    我看了一眼楚澜:“没错儿,应该就他一个。”    “那我还怕个毛线!”楚澜松了口气,活动了一下小手儿,直接冲着程佑就过去了。    程佑当时还笑呢,球棍的头指着楚澜,嘴里还做了一个爆炸的口型,大概意思是一棒子打碎楚澜脑袋……    嗯,这是个好想法,十几年前我就这么想过。    不过现实跟幻想总有那么点差别。    程佑这差别就稍稍大点,他轮着棍子就去砸楚澜的脑袋,楚澜灵巧的将身子一侧,直接躲了过去,落脚的时候,前脚正好踩到了程佑的脚掌。那一下劲儿好像还挺大,总之程佑是低头了。然后楚澜伸出两个指头就戳在了程佑的眼睛上……    嗯,虽然是很能打,但这丫头下手特别黑。    不是戳眼,就是踢裆,昨天晚上那秃头其实挺幸运。    刚才还装逼范儿十足的程佑,这时候直接捂住眼睛惨叫:“啊!疼……疼!眼睛……”    这么一叫,手里的棒子就落地了,楚澜捡起来,对着程佑脑袋就是一棍子……看到这我就有点明白,为什么这货活了二十多年,愣是没找到过男朋友。    因为球棍上都是铁钉,砸的程佑额头血淋淋的,躺在地上直哼哼。    楚澜扔了棍子,回头对我勾勾手指:“哼,不堪一击……”    “行了,别装逼了,快点上去,报警!”说着,我就准备拉楚澜上楼。楚澜对我挥挥手,这丫头一点不谦虚,抓到机会,就特能得瑟的那种人。现在就踩着程佑胸口:“哎呀,等等嘛,警察来了我怎么虐待他……让你撞鬼吓唬我!死变态!”    说着,使劲儿把脚踹在程佑胸口。    程佑咳嗽两声,貌似是无力反抗,楚澜就对我勾手指,让我把刚才那球棍捡起来。    “差不多得了啊。”我瞪楚澜一眼。    她来回跺脚不干,我正准备强行拉走她的时候,突然瞥见躺在地上的程佑从裤兜里掏出一东西,掏出来之后那上面还有蓝色的电流。    当时我心咯噔一下:“卧槽!楚澜小心!”    “哎?什么……啊!!”    可惜我刚喊出来,程佑那电击器就扎到了楚澜身上,也不知道那东西电压到底多大,当时楚澜就晕倒在地。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