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装神弄诡  >  第五章 笑声哭声鬼话声

第五章 笑声哭声鬼话声

3252 2017-11-03 11:06:08
  其实我觉得楚澜根本没必要给我弄资料看。    我看的时候,她那张小嘴儿就不停的在我耳边“叨叨叨”,这资料上的东西,她几句话全给总结了……    “姐,我认识字儿。”    “哎呀,侄儿你从小语文成绩就不好,小姑姑不是怕你理解能不理不够嘛,怎么急嗖嗖的呢。”说着,楚澜擦擦嘴,叨叨叨的工夫她早饭居然也能吃完,放下纸巾看向我:“哎,搞明白状况了嘛,侄儿?”    “没有……”    “你看看,我就说嘛,侄儿你有点点语言障碍……”    我脸黑:“滚蛋……我的意思是,你不是一骗子吗?你不是给人看看塔罗牌,算算卦,偶尔再卖点挂历、灵异游戏小册子、桌游道具什么的吗?你什么时候改给人捉鬼驱邪了啊?”其实过去楚小骗子也为这种事找过我,各种威逼利诱,总能从我这占到便宜,所以我也不是第一次帮她。    但是之前没有过这种活啊。    “这不是知道你有这个特殊能力了嘛,总之闲着也是闲着,合理利用呗。”    “合理个毛线,我这工夫也就吓唬吓唬人,驱鬼不会啊,更不会调解夫妻矛盾!还有什么什么降头术乱七八糟的,别人家对面真有本事,咱俩菜逼再被人家给团灭了!”    楚澜这时站起来,走到我身边,先是使劲儿戳了一下我脑袋。    这动作她从小就喜欢,我特烦。    然后对我说道:“你这样子说话,姑姑我可会很伤心的,不要忘记,你是受到过九年义务教育的唯物主义好少年……”    嘶?这台词儿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侄儿!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真的鬼嘛,人都是自己吓唬自己啦,闹鬼都是人的心结!而解开心结的办法,要么是事情真的解决,要么就用同样装神弄鬼的方式,让人觉得鬼神已经被驱除。她不是觉得有‘鬼’吗?大不了我把‘鬼’弄死呗。可是如果是平常,我只靠嘴遁是说没力度哒,人家也不会轻易相信。现在有你就好办了,是不是?”    乱七八糟的忽悠我一堆,有用吗?    好像我特么敢拒绝似的……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快傍晚的时候,我和楚澜来到了那少妇的家里。    她叫穆晓南,住在水木沁园里的一栋小别墅。  据说她老公有钱,房子不小,但却没有什么佣人。当时是穆晓南亲自迎接我们,但她一开门,我就觉得挺危险,那脸色,真是特别的白!也不知道是在家闷着常年不见阳光,还是真的中邪了。    穆晓南身子也是真的虚,跟楚澜聊天的时候,偶尔还会咳嗽一声。    “大概情况……你们应该都了解了,我现在就想知道,我老公有没有背叛我,他是不是在用什么东西对付我……他最近越来越怪了,越来越怪……我的身体也越来越虚弱,我……我一定要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一说到她老公,穆晓南就情绪激动。    “这事儿你问过他吗?”我插嘴问了一句。    楚澜在茶几下踩了我一脚,转头从牙缝里挤出声音:“废话,这事儿能问吗?问了也不会承认啊……你别说话,我来。”    于是换成楚澜她俩单聊,而我得到主人的允许之后,开始在这别墅里转悠。期间穆晓南有提到过,她老公这段时间带回家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我纯粹是好奇,就打算看看。离开客厅之后,西侧是一条长长的走廊,尽头有通往二楼的楼梯,还有一条延伸到地下室。    走廊很长,我顺着走,眼睛扫着走廊墙壁上挂着的装饰画。    可能是因为周围没什么声音,我自己的脚步听起来格外清晰,在加上这走廊白天没开灯有点暗,确实是有点阴森的感觉。    尤其是墙壁上的画,都很扭曲,上面的人不是身首分离,就是支离破碎,我这人也不懂什么抽象艺术,就是觉得看了压抑。  再往前走,画就更怪了,画风越来越现实。吸引我注意力的,是一副躺在血泊里的女人的画,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我就打了个激灵。    “嘤嘤……”    一阵什么声音突然传到我耳朵里。    我愣了一下,往前看,似乎是从面前走廊两侧的某一扇门里传来的,但仔细一听,又听不到了。    “哭声?我去……不是吧,我特么是不是幻听了?刚才那是不是什么的哭声?”我愣在原地,然后噗哧笑了,果然哥们我是入戏了,肯定是被楚小骗子给的资料给带入了,再加上走廊两侧话。    我笑笑,转头又看了一眼身边的油画:“明明是个很萌的小婴儿画嘛,我这人还真是胆……”我的笑突然僵住。  再看我身边的画。婴……婴儿?    刚刚明明还是个躺在血泊的女人……怎么转眼就变了?    而这时,一只冰凉的手突然落到我的肩膀上。    “你在看什么呢?”    “啊!!!”    我大叫一声,回头摆出个乱七八糟的对战手势,然后大喊:“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Fuck you!!”    “呃……那个,不好意思哦,程太太,这是我新收的一个小徒弟,脑子不太好。”    哎?我一点点睁眼,原来面前的是楚澜。    她正一辆尴尬的跟走到她身边的穆晓南解释,然后回头瞪我一眼:“你干嘛呢,你要fuck谁啊?混蛋!”    “不是……我……”    “你什么?中邪了?”    “对!就是中邪了,我跟你说,刚才……嗯?”我准备想说一下之前那幅画,可现在转头一看,那画里的内容还是女人躺在血泊里,跟我最初看到的,没什么区别。    这是怎么了?我眼花了?    “画呀,怎么了?就是血腥一点嘛,侄儿你真胆小。”    “不是他胆小……那画,我也会怕。”穆晓南这时走了过来。她看着我,说道:“这就是我老公带回来的稀奇古怪的东西之一,他那天还告诉我,说这幅画是活的,因为它里面……困着一只女鬼!”    最后一句话突然用起了升调。    “我知道了程太太,不过您方馨,今天我来呢,就是为你解决麻烦。你先去客厅等我,我跟我这个小徒弟交代几句,您别太急哦。”楚澜这时拉开了穆晓南。    片刻后,她回到了走廊。    在穆晓南的允许下,楚澜拉我进了身边一卧室:“哎呀,我的天,真的是个神经病啊,你看见没,侄儿,那女的一惊一乍的呢!哦对,你准备好了吗?”    “啊?准备好什么?”    “你说呐,当然是给她驱鬼喽……不过驱鬼之前,我准备先给她表演个请神,让她信任我,然后……”    楚澜说到这,我挥挥手:“打住,姐们儿,跟你说个事儿。”    “哎?什么?”    “你有没有想过,这房子里……会不会真的有鬼?”    听到我这话,楚澜一愣,我们四目相对,半天都没人说一句话……    最后打破平静的是楚澜的噗哧一笑:“哈哈,别闹了侄儿,你不就是鬼嘛,还鬼个头……你一会儿就在这卧室呆着,我去玩一个单人召鬼游戏,你一会儿来了,按照我的吩咐做就好了。”    “我认真的。”    “我还认真的呢,好啦,你准备。”楚澜没等我说完话,开门就跑了出去。    剩下我一个人,坐在床上。这房间的灯似乎有点问题,很暗,偶尔还会传来点奇怪的声音,就在我的脚下!    “我去……怎么特么这么慎得慌?”    “咯咯……”突然一阵笑声,很细微,但却被我捕捉到了。    我立刻站起来:“谁啊?!谁!”    半天没人回我。    不行,这活儿特么不能干了!    我赶紧准备开门出去,叫楚澜离开。谁承想我手刚碰到门把手,整个人就身子一轻,等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穆晓南家客厅上面飘着了,下面是跪在茶几前的是楚澜。她面前放着一只陶瓷碗,碗里装着白米饭,但饭上却淋着血!    “阿御,阿御你来了吗?如果你来了,请让碗里的血溢出碗……阿御,阿御你来了吗?如果你来了,请让……”    嘶……    这丫头手挺快啊?    前后脚的工夫,你这就开始了?    而且你这什么游戏,阿御?你把鬼的名字,直接改成我的了是吗?    我下来,蹲在楚澜对面。我还下意识的看看周围,我也不知道自己这状态算是什么,但这身边要是有妖魔鬼怪什么的,我应该看得到吧?    所以转头的时候,我特紧张。    可转了一圈,倒还真的什么也没发现。    我暂时松了口气,按照之前和楚澜的约定,我把拳头放在白米饭上,血被我压得溢出了碗。    毕竟我那是人手真的压了下去,看到这一幕,穆晓南直接微微张开了嘴,脸色更难看了一点。可以理解,之前的灵异事件她不确定是不是自己幻想出来的,所以我算是她可以肯定的,惟一一次直接与幽灵共处一室的经历。    “好了,程太太,现在你别怕,这只鬼是在下的鬼仆,很听在下话的哦!你有什么想问的,现在就问吧。”楚澜笑眯眯的站起来,到穆晓南身边。    我脸黑,妈哒鬼仆是怎么回事儿啊?!    “直……直接问就好了吗?大师?”穆晓南刚刚跟我们对话的时候,还有点有钱人对穷逼的居高临下的姿态,现在完全变样了。    果然人还是得拿真本事说话。    “问吧,一切问题都可以,你问了之后呢,字会写在纸上。按理说,这个游戏需要我们背过身,然后鬼去写字。可是本大师我法力高深呀,这个召唤来的东西,不敢跟我造次!”    楚澜开启吹逼模式。    我特么真想拿手里这血,在她脸上画个王八……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