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装神弄诡  >  第四十一章     五鬼运财

第四十一章     五鬼运财

2039 2017-07-28 10:16:42
   我们打了个车就前往了王柏万的小院。  出租车师傅听到我们要去那个小院,话匣子也打开了。  “你们去哪儿干嘛啊?哪儿邪乎着呢。”  “哦?”  “你们是不知道,那个小院的地理位置很不错,宁南好多房地产商都想开发那里,这房子都不知道过了多少次手,但是那个小院的价格非但没长,反而还越来越低了,而且据说买了这个房子的老板,多多少少都得走霉运。”出租车师傅说道。  “师傅,那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我们知道的也都是听王柏万说的,但是这些出租车师傅都是百事通,知道的说不定比王柏万还要多。  楚澜心里想的应该跟我一样,坐在一旁瞪着眼睛,一句话也没说。  估计是看我这么好奇,出租车师傅接着说:“人们都说这地方闹鬼,虽说没人住,大半夜传来各种莫名其妙的声音,还有这个小院有一面围墙临街,那块经常出车祸,就连我都有一次差点出了车祸。”  听到这儿,我来了兴趣,要说偶尔出下车祸也很正常,现在的车也多,新手也多,出个车祸也比较正常,可是出租车司机一般都是老司机,出现问题的几率很小才对。  “这事怎么回事啊,师傅?”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一到这儿,就感觉迎面有车,可是一躲闪,根本什么都没有,反而后面的车不知道你是什么状况,惊慌失措的时候就容易出问题了,我上次也是在半夜,好在路上没车,要不然也麻烦了。”出租车师傅答道。  说话间,我们已经到了小院,给了钱,我们便下了车。  站在马路对面,我们两个人看着黑漆漆的小楼。  “妈的,这事我看跟王柏万那家伙还真是要少了,那会儿我要是再多要点,恐怕他也愿意给。”  我一脸鄙视。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这事。”  “侄,侄儿,你,你看。”楚澜指着小院,磕磕巴巴的说着。  “什么啊,连话都说不清楚。”我往小院一看,也愣住了。  刚才黑漆漆的小院不知道什么时候,三楼一个房间的灯竟然亮了起来,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这个房间应该就是我们今天发现黑斗篷的房间。 就在我盯着亮灯房间看的时候,忽然一个黑影出现在了窗户前面,是一个穿着黑斗篷的人,此时他就好像在盯着我们这边。 我感觉很不舒服,这种感觉就好像是被猎人盯住的猎物一般。 “你看到那个黑斗篷了吗?” “什么黑影?”楚澜疑惑的说:“就是三楼的灯亮着,没什么黑影啊,侄儿,你该不会是又出现幻觉了吧?” 楚澜话一说完,我再一看,哪里还有什么黑斗篷,只剩下微弱的灯光。 这是怎么回事? “侄儿,要不你先进去看看,我在外面殿后?”楚澜试探道。 “滚粗。” 楚澜你丫的想要整死我是不,这要是鬼的话,倒也好死个痛快,要不是鬼是人的话,自己再被折磨死,那可就苦逼了。 “嘿嘿,我给你开玩笑呢,侄儿,走,咱们一起去。” 打开小院的门以后,楼上的灯忽然熄灭了。 “侄儿,看来这家伙肯定是被咱们吓住了,丫的,连姑奶奶我都敢吓,这回有他好看的。” “大姐,咱先别吹了,等到进里面看看没问题再说这话也不迟啊。” 楚澜拿出钥匙,可是半天钥匙怎么也插不进锁眼。 “你这行不行啊,手还抖上了。”说着我上去拿过钥匙,可是这钥匙不管怎么也插不进去。 “不是,这是怎么回事?”我也有些迷糊了。 “我也不知道啊,刚才我就是这样。” “蹭蹭。”小院的后面传来一阵好像是铁锹的声音。 我给楚澜使了个眼色,我们两个人赶紧绕到了小院的后面。 在月光下,有三四把铁锹插在土里面,但是周围并没有人。 “走,咱们先过去看看。” “赶紧拿手机照一下,我手机没电了。” 楚澜听罢用手机打开了手电筒,我一看在铁锹下面不知道有什么东西,我用铁锹挖了两下,感觉到一个坚硬的东西,铁锹也铲不动了。 “咦?” 我蹲在地上用手拨了拨土。 “这!?”  “这是什么东西。”  随着我慢慢拨开,竟然发现这是一口小棺材。  我去,不是吧。  楚澜在一旁也看到了棺材:“侄儿,这儿怎么还有棺材呢。”  我撇了楚澜一眼,你说这东西我怎么可能知道。  没有理楚澜,我又慢慢清理了一下周围的土地,竟然发现有五口棺材,方向分别是在东西南北中。  “这人在自己院子里面埋棺材干嘛,真是莫名其妙。”  “等等,侄儿,你让我想一想。”  听着楚澜的话,我回头看了她一眼,看着她若有所思的样子,我也就待在一旁没有说话。  楚澜琢磨了一会儿,忽然道:“侄儿,我想起来了,这是风水里面的五鬼运财之术,说了利用五个尸体,换来阴间东方生财鬼张元伯,西方生财鬼刘元达,南方生财鬼赵公明,北方生财鬼钟士贵,中方生财鬼史文业五位神王。”  “这有毛用啊?”我是一脸的懵比。  “侄儿,你听我说完呢,这五鬼运财之术,据说一旦施展起来的话,可是发横财,让乞丐便富豪。”楚澜接着说道。  听完楚澜的话以后,我笑着说:“我说,有这么好的方法你怎么不用呢。” “好个屁啊,这玩意一旦玩不好可是要损阴德的,到时候别横财没发到,我自己那点存款再倒出去。” 楚澜跟着说:“别说这些没用的了,赶紧打开这棺材里面看看。” “对。” 这里面要是有人的话,那事情可就大了,我没有耽误,用铁锹打开了一个小棺材,棺材里面扎了一个纸人,纸人的胸口处写着的是一个生辰八字,还有敬请中路财神。 看来楚澜说的一点也没错了。 可是按理说这五鬼运财能发横财,但是接手这院子的人,没有一个发财的,还都折了钱财,这到底又是怎么一回事。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