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装神弄诡  >  第二十六章 第一桶金

第二十六章 第一桶金

3363 2017-07-10 11:32:17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祈祷有了作用,之间林雪收起斧子不屑道:“切,没想到王柏万居然找这种没用的废物来对付我,先弄死那个女的,待会儿再来收拾你。”跟着林雪就去了浴室,我也跟着过去了。此时楚澜正面对着浴室的镜子,在她跟镜子中间有一个蜡烛,楚澜还在冲着镜子说:“Bloody Mary”“侄儿,你来了嘛!”“不知死活的丫头片子,装神弄鬼。”林雪大斧子直接砸了下去,之间楚澜侧身一闪,一脚踢向了林雪的右腰。我心里也是一松,楚澜的力度我还是清楚的,这一下子别说是一个女人,就算是七尺男儿挨了这一下,恐怕也受不了。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林雪的腰轻轻一动,挨了这一脚后,居然连一步都没有后退,拿起斧子又是一下。看楚澜的表情,估计也是吓了一条,连躲都没躲。姑奶奶,你倒是躲一下啊。我看到这儿,急忙上前,用手抓住了斧子。斧子就停止在楚澜的脑袋上,楚澜自然也看见斧子停了下来,但明显不是林雪放水,那就是林雪的眼神中充满了疑惑,可能她怎么也搞不懂为什么斧子停在半空中怎么也劈不下去。“侄儿,侄儿,是你吗?”“别他妈的废话了,没看到老子正顶着这个斧子嘛。”也真是的,林雪这个女人看上去柔柔弱弱,可是没想到力气竟然这么大,就算是我顶着,斧子居然还在一点点的下移。当然我的话,楚澜听不见,不过眼睛倒也没瞎,趁着这个机会上来帮忙,把斧子推到了一边。“林雪,你简直就是个疯子。”楚澜喊了起来。“哈哈,疯子,说的好,我就是疯子。”林雪就跟受到刺激一样,狂笑起来。“你懂什么,老娘白给这家伙睡了多少年,这个王八蛋都快要死了,居然一毛钱也不给我,都要留给他那个儿子,我苦苦熬了这么多年为的是什么?!”“不是,大姐,你说了这么多关我们什么事啊,咱们无冤无仇,你干嘛要杀我们。” 林雪继续咆哮着:“都是你们,你们这两个人发现了我的秘密,要不是你们,我就成功了。”“不是,大姐,你真不会以为这破玩意有用吗?”说话的时候楚澜指向了远处地上的那个小人。林雪看向地上的小人,表情又变得狰狞了起来:“都是你们,都是你们,去死吧你。”这次林雪跟发了疯似的,跑过来,一把抓起地上的斧子,冲着楚澜就扔了过来。“侄儿,快!”我没有迟疑,一抬手,抓住了斧柄。这次林雪眼神中的可不是疑惑,而是恐惧。不管是林雪还是谁,就算是胆子再大的人,恐怕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诡异的事情,更何况听林雪刚才的话,知道她对于这种事情更是深信不疑。果然,林雪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我拿着斧子慢慢走了过去。“林雪,你别犯傻了,这东西根本就没用,王小川到底是怎么回事?”楚澜问的问题,也正是我想知道的,毕竟这压胜之术根本就没什么暖用,可为什么王小川会那样呢。林雪就跟听不到楚澜说话一样,傻傻的看着悬在空中的斧子。“鬼,鬼啊。”“你们都去死。”“都去死吧。”“哈哈,哈哈哈。”林雪夸张的大笑起来,跟着就是一直“嘿嘿嘿”的傻笑。我去,这家伙该不会是疯了吧。看着林雪的样子,楚澜冲着我的方向:“侄儿,你过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这家伙该不会装傻吧。”我悄悄走过去,此时林雪眼神呆滞,还在“嘿嘿。”的笑,虽然没见过疯子是什么样,但是这种样子她应该装不出来,十有八九是真疯了。就在这时候,房间里面的灯又亮了。楚澜急忙捡起了纸和笔,道:“侄儿他应该是真疯了吧?”“看样子应该是真疯了,要不然的话,也不会这个样子。”“既然疯了,咱们赶紧给王柏万打电话,把事情说一下,要不然等他回来就不好说了。”听着楚澜的话,我无奈的在纸上写了起来。“大姐,既然你知道这么回事倒是把我送走啊。”“可是......”“?”“这个血腥玛丽我只知道怎么请,不会送呢。”额。我差点一口血吐了出来。“别逗我大姐,你不是各种灵异游戏都精通,赶紧想想办法,我可不想这样一直待着。”“别着急,侄儿,我这就想办法。”楚澜跑进浴室里面,看着还在烧着的蜡烛,又看了看镜子。“侄儿,赶紧把镜子砸烂试试。”果然我用斧子把镜子一砸,眼前一黑,跟着慢慢睁开了眼。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我看向了楚澜:“大姐,摆脱以后你玩游戏的时候千万得熟悉规则,要不然的话,我回不去了可怎么办。”半个多小时后,王柏万从外面回来了。进到屋里面以后,就匆匆忙忙跑到了二楼。“楚大师,刚才电话里面你说什么,林雪疯了?到底是怎么回事。”楚澜拿出了手机,点了一下播放键。“你懂什么,老娘白给这家伙睡了多少年......”听完手机里面的录音,王柏万怒视着此时呆坐在地上的林雪,举起手想要打上去,可是到了一半,又收了回来,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嗨......算了。”“爸,你回来了,咦,这两位是?”听到这个人的声音,我们三个人都看向了门口,站在门口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王小川,此时的王小川跟之前见到的简直是判若两人。“儿子,你好了?”王小川疑惑的看了看王柏万,道:“爸,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了?”“哈哈,没事,没事。”王柏万激动的拍了拍儿子的肩膀。看他的样子,我也猜到有些事情他恐怕是不想让王小川知道。“儿子!你快下楼让刘姐给我做点吃的,我跟跟客人说两句话马上就下去,还有让刘姐把我柜子里面那瓶好酒拿出来。”“好的,爸。”王小川下楼以后,王柏万看着楚澜:“楚大师,太谢谢你了。”跟着要不是楚澜拦住他,他差点就跪在地上。“可是王先生,这。”“啊!”我正想说这事的时候,直觉的脚上一疼,就看楚澜在瞪着我。行,我惹不起你好了吧。“赵先生,你怎么了?”刚才的声音王柏万也听到了,奇怪的看着我。“王先生,没事,我这侄儿可能是太激动了。”“恩恩,没事就好。”靠着楚澜那口铁嘴铜牙加上神乎其神的演技,王柏万对她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最后拿出了二十万现金,外加一些珍稀药材。十分钟后,我们走出了王柏万的别墅。“我说大姐,你有没有搞错,这事压根咱们就没弄清楚好不好。”“管那么干嘛,你看看这是啥,侄儿,这次可太棒了,回去以后请你吃顿好的。”“不是,我受这么大的苦,难道就没有一点?”“对了,这个给你吧。”说着楚澜把兜里面的手机递给了我。我接过手机,看了看。这,难道是要把所有认识的妹子都给我?太TM爽了,我可知道楚澜这家伙虽说长的一般,还是个萝莉身材,但是跟她一块玩的,有很多可都是女神级别的妹子。还算这家伙有良心。看来以后苏琴琴要是再追不到手,就可以......嘿嘿“我说侄儿,你不会是脑子坏了吧,对着手机傻笑什么,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太激动了,赶紧把卡换了吧。”“啥?”“你这耳朵怎么还不好使了,我让你换卡啊,你看你那个破手机,我心疼你,就把我这个手机给你了,待会儿回去的路上买个最新的水果7。”“不是,这手机。” “侄儿,你放心吧,里面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我都给你删了。”说完冲着我坏笑了下,跑到了前面。我点开里面一看,已经格式化了。靠! 看着跑在前面的楚澜,我不自觉又回头看了一眼王柏万的别墅,无奈的摇了摇头。压胜之术没什么卵用,那之前王小川得病的原因到底是什么?还有像林雪这样的女人,怎么会相信压胜之术呢,她的背后也许还有人,这人又是谁?五天后,我正坐在电脑前。“擦,垃圾队友,让你们团,你们倒是团啊,非单走,人家都快翻盘了。”“我去,给你标记半天,你眼睛出气用的啊。”我顶着电脑,手指头飞速的在键盘上点着。“就是这样,好的三杀。”“四杀。”眼看着五杀就要到手的时候,电脑屏幕一下就黑了。“我靠,什么破玩意,我的五杀。”我一摔耳机,看到手指头正放在我电脑关机键上的楚澜:“楚澜,你干嘛,我的五杀!”“怎么?你有意见?”楚澜挑了挑眉毛。“不是,你看看我哪里敢有什么意见嘛,快老板,你坐。”“嗯,这还像个员工的样子,对了,这次终于有正大光明打那个女降头师脸的机会了,你快看看。”说完坐在了沙发上。 我拿起文件夹一看,里面竟然是之前医院的事情。“我说大姐,这是苏琴琴找的你?”楚澜笑着说:“当然不是了,之前那个王柏万跟宁南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是同学,听说他孩子的事情是咱们解决的,便找到了咱们,最近真是财运亨通啊,哈哈。”“不是,之前的事情那么邪乎,这种单子咱们还是别接了。”楚澜调皮的说:“不接当然可以了。”“真的?”主要是TMD,那天看到的,现在我还有阴影。不过楚澜这家伙难道真的转性了?“给我拿五万块钱,这个单子我就不接了。”我尼玛,这家伙该不会是发现了我那五万块钱的私房钱了吧。完了……这次恐怕又得被榨干了。“咦?侄儿,你这么紧张干吗?该不会是被上次的事情吓的不敢去了吧。”“说吧,什么时候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