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装神弄诡  >  第六十四章 要命的地图

第六十四章 要命的地图

2032 2017-08-21 14:11:51
我轻轻将包向外拉了一点,李书秋立即有了感觉,条件反射似的将手伸过来,放在坤包上面。 这女人还真是警觉,我不敢强行下手,只能继续等待机会。 这时他们的对话又开始了,我稍等了一下,轻轻将那个包的拉链拎住,慢慢拉开一点,然后把眼睛凑到跟前。灯光从我的头部毫无阻挡地射进包内,果然看到了那个柱形的密码箱,看来胖子没有撒谎。 这时,李书秋的手突然抓了过来,吓了我一跳,赶紧把脑袋移开,她一把抓住那个包,放在大腿上,嘴里说道:“楚大师,我真的没有隐瞒什么,秘书、助手都莫名其妙的失踪了,我心里非常害怕,但你说跟那个地图有关,我确实没有想到过。” 楚澜道:“既然如此,你把地图拿出来,我看看便知。” 李书秋明显犹豫了一下,然后道:“这个当然没有问题,只不过这幅地图十分古老,局部地方已经出现了氧化现象,我已经将它锁在真空桶里,无法看到实物。” 原来那不是密码箱,而是一个真空桶。 楚澜点头道:“我先看看再说。” 李书秋这下倒很爽快,从包里拿出那个柱形真空桶,往桌子上一放:“就是这个,楚大师请过目。” 楚澜的两只大眼睛死死盯着真空桶,突然双手向胸前一合,眼睛半闭,嘴里神神叨叨念着什么。 她念的什么,别人听不懂,但我能听懂,这是她多次拎着我的耳朵灌进去的。这是一种奇怪的语言,跟汉语的发音差不多,但却是某个地方的方言,说起来非常拗口,如果不懂这种方言的人,就像听天书一样。 只听她道:“我的乖乖小侄儿啊,这东西都拿出来了,你赶紧给小姑看一看,到底有没有什么恶鬼,赶紧给我如实报来,呀呀呀呀呀,咪咪咪咪咪,嗦嗦嗦嗦……” 我赶紧瞪大眼睛,只见真空桶表面光滑,能映出人影,但是却什么异常都看不到。这时我想到魂体可以穿墙而过,一定也能穿过这个真空桶,于是也不管那桶能不能容纳我的身体,一头就扎了过去。 “咦” 奇怪了,那么厚的铜墙铁壁,我都能轻易穿过,没想到却无法穿过这薄薄的真空桶? 我又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因为在真空桶的里面,有一层软软的东西将我挡住。 “不行啊,这东西挺古怪,我钻不进去,看不到里面的东西。” “我的乖乖小侄儿啊,你怎么这样没用呢,小姑我白花花的大洋,全都喂狗了吗,你真是个没用的家伙,让小姑非常非常的失望啊。” “这能怪我吗,是那东西太古怪,你别阴阳怪气的好不好?” “乖乖小侄儿啊,先就这样吧,等找机会把那个什么桶给小姑偷到手,再打开好好看看。” 说完,楚澜突然神色一正,恢复了正常,用人话说道:“李总,我刚才打开天眼,仔细看了这个东西,邪气很重啊。” 李书秋一听,脸色微变,赶紧道:“楚大师,你得帮帮我啊。” 一吓二吹三骗,这是神棍的惯用招数,现在第一步已经走出去了,后面的就顺理成章。只见楚澜皱着小眉头,就像是在思考国家大事一样,围着那真空桶踱来踱去,还时不时突然比出一个莫名其妙的手势,那模样要多专业就多专业。 转了几圈,楚澜长长松了口气,说道:“李总,我已经用了一些法术,将外面封印了一下,不过这东西邪气太重,不适合随身带着,你最好找个地方放置,平时没事的时候,千万别接触这东西。” 我一听高兴坏了,只要这东西不随身带着,无论她放在什么地方,我都能轻而易举拿到手。 这时,只听楚澜十分有职业素养地道:“李总,我只负责你的安全,物品的保管由你自己安排,告辞了!” 胖子还傻乎乎地盯着那个真空桶,楚澜踹了他一脚,这家伙才赶紧跟了出去。 东全将门关上,头贴在门上,听着外面的脚步声渐渐远去,这才走过来,低声道:“李总,那女孩说的真的假的?” 李书秋淡淡地道:“假的也要当成真的,找个地方,把东西藏好。” 听着二人的对话,我有点搞不懂了,首先东全称楚澜是小女孩,这与大师可是天壤之别;其次李书秋说的假的也要当成真的,又是什么意思? 看来,事情果然没有相像的那么简单,不但李书秋的保镖有问题,她本人也一样问题重重。 东全应该是李书秋最信任的人,他在房间里找了半天,最后把床垫抬了起来,用刀挖了个洞,将真空桶塞了进去。 这一切我全都看在眼里,心里暗自高兴,到时只要等灯一灭,就成顺顺利利将真空桶取走。 这时,东全拿出背包,在里面翻了一下,取出一个东西,小心翼翼地安在床垫的那个洞外面。 我心里纳闷,这玩意儿是什么呢? 我很想问问东全这家伙,但不能问,问了他也听不见。李书秋像是知道我的心思一样,帮着问道:“东全,这是什么东西?” 东全一边安置那东西,一边道:“这是微型炸弹,只要一碰到,就会立即爆炸。” “那我睡在上面,岂不是非常危险?” “我来睡。” 马的,这个混蛋,心肠真是大大的坏了,居然按上这么一个危险的玩意儿,幸好我在这里听到了,否则到时岂不要被炸个魂飞魄散? 安放好微弄炸弹之后,东全似乎十分欣赏自己的手艺,左看右看,十分满意。老子恨不得在他脸上抽几个大耳巴,想一想忍住了。 过了一会儿,楚澜那边开始做送神仪式了,我“嗖”的一声就穿越了空间,全身一震,醒了过来。 “东西呢,你拿的东西呢?” 刚一回过神来,就听到楚澜在那里鬼叫起来。 “毛线要不要?”我翻个白眼道:“那个混蛋保镖在藏的地方安了微型炸弹,神仙都不敢碰,你就死了那条心吧。”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