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装神弄诡  >  第十三章 仇要报到底

第十三章 仇要报到底

3020 2017-07-03 16:46:25
女降头师被我吓坏了,现在把什么都交代给我。    果然如我最初所想,她也是受人之托,才吓唬楚澜的。    但那个人是谁呢?    我在纸上写道:告诉那人是谁,就没你的事儿了,嘴硬的话,我就缠你一辈子……    嗯,这话写着怎么这么别扭。    女降头师使劲儿摇头:“我跟他没什么交情,没交情的!我这就告诉你他是谁……他叫程佑,是家广告公司的老板,今年四十七岁,他……”    程佑?    那不是穆晓南老公吗?    之前听穆晓南说的胡话里面,有个女降头师貌似跟程佑关系暧昧,是程佑新小三儿来着,有没有这段儿?我也记不太清楚了。    如果有的话,是眼前这位?    那程佑家里的养小鬼的坛子,也是这女人弄的?    于是我就写在纸上问问,估计是我问的内容刺激到这女降头师了,她突然就站起来了,还给我吓一跳:“胡说八道!谁跟他啊,那么大岁数,都能做我爸了!这到底是从谁的嘴里胡说八道的?!”    我……    我有点尴尬。    于是我在纸上写:姐们儿,你视我为何物?你这么对我大吼大叫的,让我这鬼做的有何颜面?    嗯,女降头师愣了一下,貌似突然搞清楚了状况,立刻坐下:“对……对不起……”    还是这种比较乖的状态好一点。    然后我继续问:所以,他就是一个普通的被你骗过的客人呗?    我是本能的问出这句话,当时就是这么想的。    可结果却出乎我的意料,女降头师居然表示,程佑不是他的客人。    “虽然我跟是他没什么暧昧关系,但是……他是追求过我一阵子。而且,他其实也知道我没什么本事。”    于是我又问:他怎么会知道?    “其实是因为我一个失误,但也不算是失误的事情……”    女降头师说,程佑过去真的找她请过小鬼什么的,而她也确实打算过骗程佑。    但后来出了一点问题。    据女降头师所说,她坛子里泡的婴儿,不是真的婴儿。都是些小动物的干尸。因为一般人不可能把小鬼坛子打开,捞出里面的尸体确认是不是真的婴儿,他们本身都是很害怕鬼仔的。    所以,从前女降头师从未担心过因此暴露自己是骗子。    而在骗程佑的时候,出了意外,也不知道是程佑自己把坛子打碎了,还是真的用手将坛子里的“婴尸”捞了出来,总之是没过几天,程佑就把坛子里的动物干尸送还给了她。当时女降头师很紧张,以为程佑会大闹她一阵子。    结果程佑只是提出交往、认识一下的要求,这对女降头师来说倒是出乎意料,也免去了许多麻烦。    “……他没拆穿我,我继续做我的生意,所以也算是欠他个人情。这次他有事情找到我,我就帮他吓唬一下那个女孩。但是为什么要吓唬她,我真不知道的。”    这说话的态度,倒是不像假话。    而且我这么一“真鬼”在她面前,她也不敢说假话。    那我就好奇了,程佑家里的坛子又是谁给他弄的?他为什么要找人吓唬楚澜呢?就因为,楚澜一心要做他老婆的生意?    还是她老婆真的把他家里那个坛子打碎了?    “……你,你还在吗?我,我知道的都说了,能不能放过我?”女降头师悄悄的问我一句。    我在纸上写:在……你现在给一个号码打电话,那人就是楚澜,态度怂一点的道歉。敲黑板,重点来了,一定要怂!知道吗?    女降头师僵硬的点点头:“知……道了。”    然后女降头师给我打电话,我回到楚澜的住处,她送神,我回到自己的身体里。    伸展了胳膊,我立刻给楚澜把电话打过去:“小祖宗,我跟你说,这是最后一次啊!下次你出再大的事儿,也别打算让我出窍了!”    “嘿,叫姑姑就行,祖宗太客气啦!”    “嘶……”    “你嘶嘶什么?我跟你说,这事儿的掌控权在你小姑姑我这里,信不信我再请一次笔仙?”    我特么满脸黑线:“小祖宗,我错了。”    “你还没跟我说呢?谁要害我?”楚澜问我。    打电话的时候,她光顾着骂人,也没听人家说怎回事儿。而我回来以后,又着急回到身体,所以现在楚澜对这件事的具体情况还是懵逼的。    于是我就说出了程佑的事情。    “果然是那个渣渣!一开始我就觉得是他,没见过那么小心眼的男人,居然还吓唬我……太可恶了。”    “……”    “哎?侄儿你在听吗?你怎么不说话呀?”    “啊?”我愣了一下,刚才我在发呆,现在被楚澜喊一声,我回过神:“啊,我在听……不过,刚刚想到了一个问题。”    “哎嘿?什么问题?”楚澜问我。    “你说一个相信鬼神的人,如果觉得另外一个人得罪了他深信的鬼神,那么他会用什么办法去报复那个人?”    “这个……深信鬼神的话,应该不会用什么办法吧,他不该理所当然的觉得,得罪鬼神,自然会被鬼神报复嘛?”楚澜回应我。    我打了个指响:“没错,就是这点。程佑知道那女降头师是个骗子,但是他家的东西,跟那女骗子没关系的,就是说,他还是个信小鬼的。你说,他的小鬼坛子如果真的被打烂了,他应该立刻去想办法补救,不让小鬼迁怒于他才对吧?至于你,如果真的有小鬼,按照那种东西的设定,非常凶,它自然会报复你的,不是么?”    “是的吧……”    “那就是说,程佑可能是因为别的原因吓唬你。”    楚澜纳闷的问:“可是他为什么吓唬我?”    “对,为什么呢,吓唬你能得到什么呢?哦对,吓唬你能得到的最直接的就是,让你不去管他老婆的事情,如果不管他老婆,就不会去他家里。不对劲儿,楚澜我觉得,那家伙和他有老婆有点什么问题!”    说到这,我又回忆起之前在程佑家里听到的诡异的哭笑声,还有那副变了样子的画,和漂在血水里的头盖骨……    程佑家里一定有什么问题。    但是是什么问题呢?    是真的闹鬼?还是别的什么?    “侄儿侄儿,我也好好奇呢!我们明天再去一下程佑的家!总之他老婆约了我,你准备一下,我们一起去!”    “哎?哎不是,我就分析一下啊,大姐,谁说还要去了?你去干嘛啊?”    楚澜在电话那头磨牙:“你说呢,他吓唬我呀,我要报仇!本小姐我可是有仇必报的!”    “那关我屁事儿?”    “你是我侄儿,能眼看着我被欺负吗?总之,你必须跟我去。”    所以这就是理由。    第二天,我万分无奈的又跟楚澜去了程佑家的小别墅。    当时在家的还是穆晓南一个人。    “这么说,你之前没有照着我说的,毁掉你老公的血坛子喽?”楚澜好奇的看着沙发上坐着的穆晓南。    来这里的第一件事,我们就问起了那个血坛子。    可穆晓南表示,钥匙一直在她老公手里,平常她根本进不去那里。    “那你撬门啊?”我嘴欠了一句。    “可这是我家门……”    我特么满脸黑线,你那么有钱,你在乎这破门?说白了,你也是害怕吧?    楚澜挥挥手:“好了,我知道了……不过还是那句话,我对我的每一个客人都是很负责任的,既然接手了,就要做到底。今晚我还需要留宿,然后帮程太太彻底把问题结局。至于您老公呢……”    “她怎么了?”    “我回头会想办法帮你破一破他的桃花。”    聊完,我和楚澜就以吃饭为由,暂时离开了穆晓南的住处。    走在大街上,我还挺好奇:“你说给人家破桃花?哈哈,你还真会忽悠人哈?”    楚澜突然停住脚步,转过头小眉毛一挑,看我一眼:“笑什么呢?我真的会破桃花。”    “哎?”    “哎你个头,你以为你小姑姑我这个神婆做的,全靠坑蒙拐骗么?我真会的。”    我嘲讽脸:“真假的?怎么破?”    “怎么破不告诉你,不过你看看你自己,苏琴琴之后你有过女朋友吗?没有吧,所以呢,知道小姑姑的厉害了嘛?”    然后我特么瞬间就正经了起来:“不是,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你怎么做的?”    “哼,这是秘密,回头再说吧……现在我们商量一下,晚上怎么到那个房间里吓唬程佑!”    楚澜岔开话题。    我也不知道她之前突然提的那句“破桃花”是不是闹着玩的,只觉得我这“小姑姑”突然变得比以前更加阴森恐怖,难道说她萌萌哒外表之下的,不只有武力爆表这一隐藏属性?    之后我们开始商量,本来我的意思是跟以前一样请神,然后吓唬程佑。    楚澜非说那样不够刺激。    这次要精心安排一下,于是我们就跟编剧本似的,策划了一个下午。可让我俩都没想到的是,虽然我们商量的很好,但当天晚上发生了一件事,基本上我们商量的内容,一点都没有用到实战。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