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装神弄诡  >  第六章 我这博学的笔仙

第六章 我这博学的笔仙

3104 2017-06-28 09:56:26
  “问吧,程太太,别那么紧张嘛,我都告诉你啦,有我坐镇,这小鬼不敢造次。当然,你不能因此怀疑他的强度。我跟你讲哦,我这只鬼仆很厉害的!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除了你老公劈腿那件事之外,别的你也都可以问呀,全部可以给你正确答案!”    楚澜开启吹逼模式,而且吹得还特欢腾。    而我……尼玛谁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了?这姐们儿要是好事儿那种人,真特么问我一天文地理的难题我怎么答?    别说天文地理,稍微难点的高中物理题老子都不会啊!    嗯,当然话说回来,估计她也不能那么无聊……    “那,那我准备问问题了?”穆晓南看了看楚澜。    “问吧。”楚澜点头。    于是,穆晓南想了想,问道:“那个……今年夏装的流行款是什么?我平时穿森女系的衣服……适合吗?”    我伸出沾血的手指就准备往白纸上写字。    我准备……准……    准备尼玛啊?    这什么问题啊!    话说你一副惊魂未定的表情,为什么问出来的问题是这个啊?    你的设定不是一个怀疑老公养小三的怨妇吗?!你现在最关心的不应该是老公有没有在外面沾花惹草吗?    好,我收回我刚刚的话,你这简直比问天文地理还无聊啊大姐!    另外,今年的流行款是什么?    我懵逼的看着楚澜。    然而她看不到我。可就算如此,我相信楚灵也感受得到我此刻尴尬的心情,因为她也是一脸懵逼啊……    “咳咳,那个程太太,其实我说的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是……”    “楚小姐,这……这鬼怎么回答的这么慢?该不会不知道吧?”    楚澜干笑:“怎么可能……应该是在思考。”说完,赶紧冲着我这边挑眉。    行,那我答……    我在纸上用血手写道:今年的流行款是……跟去年一样。    至于森女……森女是个啥啊?在下根本不知道啊。    于是我又写道:森女并不适合你,你适合走性感路线……    这么一说,穆晓南表情上居然还有点小兴奋,我果然是太他妈机智了,那么接下来,该问点正常的问题了吧?我期待的看着穆晓南,她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之后,继续问:“说的好像有点道理……那下一个问题,明天双色球开奖的号码是什么?”    双……双色球开奖?    尼玛为什么这种问题还会有啊?你现在到底关不关心你老公在外面的事儿啊,大姐?    而且,这鬼要是能知道开奖号码,楚澜还会出门给你抓鬼?    天天在家买彩票不好吗?    看了一眼楚澜对我这边哀求的小眼神儿,我咬咬牙在纸上随手写了串儿数字。    看到那数字穆晓南眼睛一亮,赶紧那手机记录下来。    尼玛还真的准备买啊?    不中是不是还要赔钱啊?    “那现在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我离婚的话,能分到多少家产?”    到这儿我特么彻底忍不了,直接用血在纸上写:你他妈的有完没完?!    穆晓南先是一愣,然后尖叫。    果然,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他妈是不知道老子是鬼还是占卜网站啊!可让我特么做梦都没想到的是,尖叫之后的穆晓南居然捂着嘴,对楚澜激动的说:“好准,好准啊,楚大师……你,你的鬼仆连我不是第一次结婚骗财产的事情都知道!”    真特么的尴尬。    楚澜嘴角一抽:“呵……呵呵……是啊,我也不知道,这货算卦比我还牛哔。”    “那,那我接下来要问……”穆晓南还要来!    估计楚澜也感觉到,继续下去我就得罢工了,她赶紧去捂住穆晓南的嘴:“哎,哎程太太,停……那个你先听一下,你忘了自己的身体了吗?我这个鬼仆虽然很厉害,但最多回答一个人四五个问题,你这都问了三个了,还是快问点和眼前你身体不舒服这件事有关的内容吧,你觉得呢?”    好在楚澜及时出手,穆晓南的问题终于像样点了。    先问问她老公是不是有了别的女人,我直接答“是”,然后又问是不是自己老公用什么邪术在害她。    到这里,重点就来了。    楚澜偷偷摸摸对我这边挑挑眉。    我俩之前商量好了,这次我没有回答“是”或者“不是”,而是把双手的血搓均匀,在纸上胡乱拍起血手印来,一个接着一个!    穆晓南果然有点懵逼,忙拉住楚澜,问这怎么回事儿?    “哎呀?这个就厉害了,程太太,你这屋子里果然有其它的东西在呢……我这鬼仆应该是感应到了,但出于某种原因,并不能直接说明。看来对方来头甚大,我这小鬼仆恐怕应付不了呢。”    一听这话穆晓南脸色紧张:“那怎么办?”    “没事儿,它应付不了不还有我呢么?”楚澜小眉毛一挑。    我就坐地上看她表演。    楚澜是老神婆,知道事情处理的太顺利就显得假了,而且人家花钱的心里也不痛快。所以,让这事儿看起来挺麻烦,对方才会心甘情愿给楚澜掏钱。    穆晓南脸色难看:“我没想到……他居然……真的想害我,明明当初……当初他对我那么好?”    “程太太,你可以先不必这样想,刚刚来看能确定的只是你老公在外面有人了而已。至于这里的邪物是什么,又为什么而存在,暂时还不清楚。”    “不清楚?可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明明都是他带回来的。他这么奇怪已经很久了,”    “这也未必。可惜我那鬼仆刚刚吓走了,否则我还可以继续问问。不过没关系,早晚都会清楚的,至于今天嘛……程太太,不介意的话,我今晚打算留在这里,对付那个害你的邪物。”楚澜提出今晚要住在这里,还是那句话,这种大生意的过程必须复杂化,否则你烧张道符就说把鬼给驱除了,现代的顾客都不吃这套。    穆晓南同意了楚澜的要求,并且为我和楚澜准备好了客房。    至于我怎么回到身体里的,那是楚澜烧掉了那张满是我血手印的白纸,这就是刚才那个请仙游戏送神的办法。    这会儿楚澜刚刚忽悠过穆晓南,转身就来到了我的房间。    关好门就笑个不停。    “啊哈哈哈……侄儿你看见没,简直是更年期提前二十年到来外加抑郁症、被迫害妄想症的综合体,笑尿你小姑姑我了,哈哈……”然后就趴到了我这客房的床上,还上下敲打着小腿,真不知道她这扭曲的兴奋点是怎么来的。    “姐们儿,你不怕这屋隔音不好啊?”    “哎嘿?对哦!”楚澜回头看着我,赶紧爬起来,然后捂住嘴来到门口,贴着门板听半天:“放心啦,门外没人的。”    “看你那鸡贼的样……”    “怎么跟你姑姑说话呢!”    “不跟你闹,说正经的。”说着,我跟拽小鸡儿似的把楚澜拉到床边坐下:“这里有点不对劲儿。”    听我这话,楚澜短暂的愣了那么两秒,然后……    伸出小手,在我额头上摸摸。    “侄儿,你怎么比姑姑我还神神叨叨的呢,你这孩子果然是很敬业呢,不错不错,骗人之前要先骗自己,姑姑确实这样教导过你。但是你也别太紧张,要是哪里不舒服,回头晚上姑姑卖你点冥币,你晚上找个十字路口烧一烧,一边烧一边念叨……”    我特么满脸黑线。    但为了证明我说的没错,我强行捂住了楚澜“哔哔哔”不停的嘴,然后在她耳边说道:“你等等,安静点,你听……在这个房间,我真的听到了小孩子的笑声,就这样,咯咯,咯咯咯……”    楚澜推开我:“哎呀,我就听见你笑了,好啦,这世界哪有鬼,安心啦。”    “你说这话?咱俩谁是神棍,谁那天被吓晕在浴室门口,跟我哭爹喊娘的表示自己错了,求鬼魂大人原谅?”    “那是两回事,而且后来不是都搞清楚了吗,好啦,别耽误我赚钱。”说着,楚澜推开我,走出房间。    但说来也奇怪,这次楚澜走了,房间里也没有跟之前一样出现奇怪的声音。    我又到了走廊里,看着之前会变化的那幅画,也是始终没有任何变化。    难道真的是我出现幻觉了?    哦对,这走廊的尽头是个地下室的门,之前的声音,会不会跟这里有什么关系?    于是,我走向那扇门,轻轻抓住了冰凉的门把手,然后用力一转。    拧不动。    门是锁着的。    “你在做什么?”    这时,突然一只冰凉的手落到我肩膀上,我吓一跳,赶紧转身,发现是脸色有些发白的穆晓南,她看着我疑惑道:“你在这做什么?”    “啊,没什么……我找卫生间。”    穆晓南对我微笑:“卫生间在这里,那里是地下室……我记得我对你和楚小姐说过的。”    “啊,我记性不好。”我干笑。    “那里只是个普通的储藏室而已,平时锁着,钥匙在我老公那里。”    之后我被穆晓南带到了卫生间,很尴尬。    白天的事情就到这了,接着是夜晚。    本来我可以离开的,毕竟装神弄鬼的事情已经结束,接着就靠楚澜那张嘴了。可无奈,我总是对自己听到的声音,看到的那幅画耿耿于怀。    我有点不放心楚澜自己在这,于是,我就同她一起留宿。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