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装神弄诡  >  第十章 澜姐有仇必报

第十章 澜姐有仇必报

3115 2017-11-03 11:01:07
  那装鬼的光头特别惨。    这事儿也怪我。    早给他吓走不就完了,何必挨揍……    嗯,好,我知道事情的重点不在这。    重点在楚澜那……    有个设定我一直没有交代,这也涉及到我男性尊严,所以一只没有开口。之前说了,初中的时候这丫头身高停滞不前,而我用短短一年时间成功反超。然后我就开始欺负她,开始她是开启疯狂告状模式。    但后来估计这丫头发现,单纯的告状,看着我被成年人体罚这种事对她来说没什么快感,她开始自力更生、奋发图强……回头就报名了个散打班儿。    开始我以为是闹着玩。    她们家里人也觉得就是小孩子折腾。    但后来,这丫头居然在打人方面展现出了不亚于她做神婆的天分。    之后又开始学摔跤、泰拳、截拳道什么玩意儿的。    后来还成了体育生。    嗯,本来她学习也不怎么样,当初重点高中,后来的重点本科,她原来都读不了,就是因为体育生加分啊。现在想想,我后悔了,如果不是初中我为图一时之快,欺负了她半年,后来她就不会开发出如此恐怖的天赋,如果不开发出这种天赋,就不是体育生,如果不是体育生,那就不可能跟我上同高中,同大学……    也就没办法各种欺压我,更不会毁我姻缘。    悔不当初啊。    所以排除担心她把我秘密抖出来这个原因之外,我之所以会答应跟她胡闹骗人,也有担心她一言不合跟我动手这种可能。    这事儿暂时说到这,回到眼前。    楚澜一茶几砸下去,给我吓一跳!    那茶几可够重的,她那么娇小个身子怎么举起来的?而且,楚澜好像还没解气,踢了两脚惨叫的秃头,就开始往别的地方瞄,看到门口一陶瓷花瓶的时候,楚澜眼睛一亮。    我吓得赶紧飞扑过去,抱住楚澜,嘴里大喊:“姐!姐算了吧!他知道错了,知道错了,别打了!茶几砸一下就算了,你这一花瓶下去,就特么出人命了!”    无奈我这种模式,楚澜听不见我说话。    “啊擦!你放开我啊,侄儿!敢吓唬本小姐的人还没出声呢,妈哒!我必须送他投胎!”    我脑仁疼……    就这么拉拉扯扯十几分钟,楚澜的暴走状态终于稍稍平静了那么一点,小手儿对我挥挥:“好啦好啦,我不动手……”    我这才松了口气,沾了点墙壁上血,在地上写道:打120吧?啊?澜姐?    “叫姑姑!”楚澜哼了一声,但一点打120的意思都没有,走向那个躺在地上哼哼的倒霉光头:“他也不过是个打杂的,小姑姑我想知道,到底是那个没开眼的混蛋整我!”说着,她来到光头面前,小脚踩着人家胸口:“哎,别装死了,说话,谁让你来的?”    光头没回应楚澜的话,还躺地上哼哼装死呢。    “不说是吧?好啊,你等着。”说着楚澜就把光头身上的塑料膜给扒了下来,然后弄成绳子,捆住手脚。    “哎……哎呦……疼……”    光头继续哼哼,以为这样冷静下来的楚澜就没办法了。    楚澜冷笑,去厨房拿了把菜刀,蹲在光头面前:“嘴还挺硬,给你多少钱?要钱不要命?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敢弄死你?”    光头看看菜刀,心里有点发怵。    “你……你别乱来啊,我……我们就闹着玩,这是一电视台的整蛊游戏!”    “你放屁!”楚澜又踢了他一脚。然后把菜刀扔在一边,突然笑了:“行,你不说也无所谓。咱俩聊聊别的。”    光头看着楚澜:“聊……聊什么?”    “你刚才不是扮鬼吓我吗?那你知道我干嘛的吗?”楚澜笑了,还笑得挺甜:“姑奶奶我就是做这行的!吓唬我?姑奶奶我今天让你见见真的鬼。”    “你……你要干嘛?”光头一愣。    楚澜这时拿出手机,开始录像,一边录像一边貌似自言自语的说:“人杀人呢,肯定是要负责的,但是我现在录像,我录像的过程中要是有人死于什么灵异事件,那不知道这事儿关不关录像人的问题呢?”    光头一愣,眼睛看向楚澜扔在一旁的菜刀。    他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我猜应该是想到刚刚拍他头,绊倒他的我了。    “侄儿,拿菜刀,砍他!”楚澜说话了。    看在她刚才收了欺负的份儿上,我就给她做回小狗腿子……嗯,没错,之前在卫生间都吓哭了,肯定是被欺负了!至于之后大人的事情,我失忆了……    而那秃头,看到菜刀无缘无故飘起来的时候,他整个人脸都绿了。    楚澜打人的时候,房间的等都开着的。    如此近的距离,那菜刀上有没有什么特效,这秃头也看得一清二楚。所以如果是正常人,此刻他必定是懵逼的状态。    我也挺坏,刀故意拿得颤颤巍巍,到他头顶,特别快的砍下去!但是看歪了,刀擦他肩膀上,肯定是出伤口了,但不深,更不会致命。    可配上此刻的环境,这光头当时叫得比杀猪还吓人。    “啊!!啊!!鬼啊,鬼!鬼啊……救命,救命啊!”    楚澜过来,特有小太妹范儿的掐住光头的嘴:“叫啊?使劲儿叫,刚才我叫那么大声都 没人来的,你尽管叫!”    说完,瞄了一眼菜刀。    我特配合的横着砍向光头的眼睛。刀锋和眼珠差个三五厘米的时候,光头没命的大喊:“别,别的大姐!我说……我说!我,我们老板是西川街佛牌店的!!”    西川街佛牌店。    具体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那上面乱七八糟写了一堆泰国话,看不懂。但做的事儿,其实跟楚澜差不多,也是给人算卦啦,占卜啦,卖点辟邪改运的小东西,偶尔可能也接单捉捉鬼什么的。    只不过方法不一样,人家比较偏东南亚范儿。    这会儿,光头还在外面绑着,楚澜和我回到了卧室。据光头刚刚交代,这卧室是趁着楚澜之前出去给人占卜的时候,他们的人在里面布的景。他们前两天就已经找人打开过楚澜家门锁,白天木头盒子丢了,也是藏了人故弄玄虚。    听到这些,我都有点后怕。    一二十出头小姑娘的家里藏着个大活人,还被人布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正常人都吓傻了吧?    有点过分,应该报警。我在卫生间的厕纸上这么写的。    楚澜摇摇头:“刚刚那么整我,只打了办事儿的小弟一顿,我多没面子?!”    我继续写:那你要做什么?    “本小姐要报仇,居然打我的注意……卖佛牌的死人妖!”    我这时一愣:你认识?    “不认识啊,不过不是说泰国人嘛……”    我特么满脸黑线,你这是在挑起仇恨啊大姐,谁告诉你人家那只有人妖的?不过话说回来,既然楚澜不认识,那为什么会搞出这种事情?    我问她,她也是一脸懵逼,并且表示自己平时活泼可爱萌萌哒,根本不可能得罪什么人。    关于这一点……    呵呵,我特么不信。    “哎呀,收拾那个死人妖一顿,之后再问问呗,为什么搞我!不过呢,简简单单的报复呢,没什么力度。她不是撞鬼吓我么,所以侄儿……”说着,楚澜对我嘿嘿一笑。    我赶紧写:不是你看我干什么?    “侄儿你不是鬼嘛?”    我是你爸爸!    “大逆不道的侄儿!好啦,刚刚你小姑姑那么受欺负,你看着心里不气吗?你忘了小时候你小姑姑我多么的照顾你!啊,你这孩子怎么忘恩负义呢?来,我告诉你怎么办啊,一会儿我把那死光头放掉,然后你……”    她根本不管我到底同意没同意,就开始布置计划。    而我笔被她抢走了,只能听着,连发表意见的机会都没有。    五分钟后……    “所以侄儿,你听懂了嘛?”    我……    我听没听懂你倒是把笔给我啊!你不给我我怎么告诉你啊!    “既然不说话,那就当作你听懂了,好啦,我这就去放人,你去照着我刚刚说的做。做好了,回头来找我交任务,我再送你回你的身体里,好吧!嘿……”    这特么是威胁。    我抬起头在楚澜脑门儿上使劲儿敲了一下。    “哎呦,疼……”    然后抢过笔,在纸上迅速写道:最后一次,我告诉你啊,走了!    稍后楚澜就放了那个光头,而我一直跟在光头的身边。果然,光头一下楼就开始打电话,先是给之前那两个帮忙布景的人打:“喂!你们俩王八蛋哪呢?我他妈差点让人打死啊,那小娘们太特么能打了!”    我听电话里问,用不用回头报复之类的内容,但显然光头是被打怕了。    “报复?去你奶奶的吧,你不知道刚才怎么了,我都忘了说了!就是刚才,我吓唬那小娘们的时候,我身边就有人拍我,拽我,你们知道吗?当时没人啊!我以为幻觉呢,后来我被那小娘们打了,然后她就跟空气说话,然后菜刀就飞起来了……”  光头把刚才的事情都说了一遍,但我在电话里听到了笑声。正常人肯定不信他说的,只觉得他被打傻了。光头生气,就把电话挂了,临挂电话的时候表示这事儿得找老板商量一下。这正好便宜我了,我可以坐光头的顺风车,到那佛牌店去一趟。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