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暗网争锋  >  第32章 内鬼?黑客?

第32章 内鬼?黑客?

3202 2017-07-03 12:11:53
徐艺心和王天络到会议室的时候,会议室几乎坐满了人。“案情紧张,我就开门见山了!”吴狱长清理了一下嗓子说道,“越狱关乎滨海市两千多万人口的人身财产安全,为了引起市民的注意,相关情况已经向广大市民通报,成了热点新闻……”众人面色凝重的听着吴狱长的话,不觉肩上责任重了几分。越狱事件通报后,必然会引起全国关注。不但在座的各位压力极大,相关领导也会承受各种压力。王天络脑海中嗡嗡作响,在这一刹那,他觉得自己肩头上的责任,比自己预想的还要沉重!吴狱长把监狱方面统计到的数据向大家做了汇报,然后看向江辉。“江队长,你把现场得到的消息介绍一下吧!”江辉点点头,打开自己的记事本:“经过我们对现场的查验,发现了如下的问题:第一、犯人是通过西北山体的隧道逃出监狱的。第二、从隧道来看,这条隧道的开凿时间,并不是近日完成,只是最后段落在今日完成。可能这条隧道在一年前,或者更早就开始动工了。而且,从痕迹来看,是由外到内完成的。第三、隧道狭窄,只容一人独自匍匐前行,而一百多人越狱,所用的时间应该不短。第四、抓捕工作有武警中队配合,我觉得应该问题不大。我希望将公安的重点放在案件侦破的工作上,这样更有利于找到那些开凿隧道的犯罪分子。我们发现的只有这些!”江辉说完,对众人发出了疑问一一作答。静下来之后,吴狱长看向徐艺心说道:“发生越狱事件,我们监狱系统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解读系统’必然受到大家关注,徐组长对此有什么看法?”徐艺心起身说道:“犯人越狱,我们的系统没有第一时间发现,这是我们的失职。介于此,我希望监狱系统暂停解读系统的使用。”徐艺心的话并没有引起大家的强烈反对。或许大家心中已经觉得这次越狱就是系统不完善导致,完全忽略了江辉所说的隧道开挖时间远在系统投放之前。“另外,我们通过对系统的检查,发现系统的数据被人篡改过!而且没有发现有黑客侵入的痕迹。篡改数据,有可能是外人所为,也有可能是我们项目组的内鬼作祟。因此我希望组织调查我们项目组的所有人,找到真凶!”徐艺心面无表情的说道。只有王天络看到徐艺心紧握且有些发抖的手,让他莫名的有些心疼。众人都是沉默,面对上级领导一直主张的解读系统,他们都是不愿多说什么。吴狱长见大家都不说话,于是总结道:“根据以上了解到的情况,这次越狱案件,存在着以下几点重要信息:这次越狱事件,是犯罪分子有预谋的一次作案,而且时间跨度很长。另外有可能犯罪分子已经腐蚀了我们内部人员,必须提高警惕。我会将刚才所说的情况向上级领导汇报,解读系统是否停止使用,对项目组人员是否开展调查,也要看上级领导的指示。在命令下达以前,我希望大家不要懈怠,努力配合案件的侦破工作。大家要是没有其他意见,就抓紧开展工作。努力将事件的影响力降到最低,这是我们每个人应该做出的努力!”吴狱长说完,宣布散会。江辉等人散去,向吴狱长要了越狱犯人的名单,希望从中找到一些线索。王天络和徐艺心心情沉重的回到办公室。吴狱长主动承担责任,并且表达了对项目组成员的信任。作为解读系统的研发人员,心中岂能没有愧疚?领导的支持和信任,换来的是越狱这样的弥天大祸。徐艺心把领导的态度进行了转达,大家都是憋着一口气,恨不得立刻找到始作俑者,将其碎尸万段!监狱的管理工作已经恢复到解读系统投入使用前的样子,所以解读系统是否继续使用,暂时来说影响不大。“既然领导这样信任我们,我希望大家都努力找到对案件有用的线索,弥补我们的过失!”徐艺心还是重申了一下自己的态度。项目组众人都想尽快洗脱自己的嫌疑,听到领导对他们还算信任,心中不免有些感动!所以在徐艺心说完,大家就开始寻找线索。程东扬再次检查了一遍第五监区附近的设备及周围的情况,可惜没有任何发现。数据被篡改是导致系统失去预警能力的关键,找到数据篡改的原因就能解开这个谜题。王天络躺在椅子上开始思考达到这一目的的可能性。如果是项目组的人所为,那么他们会知道,一旦出事,必然会被查出来。他们这样铤而走险的代价太大,应该不大可能。但是没有内鬼作祟,也没有黑客侵入,为什么数据会被篡改呢?王天络忽然想到了宋悦说的,那个数据包可能被泄露的事情,顿时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如果那个黑客真的与整个案件有关,那么他和宋悦是什么关系?他怎么会知道宋悦手里有解读系统的数据包,然后才黑了她的电脑?“老大!我有新的发现!”王天络忽然说道。宋悦快步走来,看了看大家,神色中有些犹豫不决。王天络立刻反应过来,她这是担心团队里真的有卧底,便起身道:“大家不要有想法,毕竟大家现在都是有嫌疑的,我把我的怀疑先单独给老大汇报,大家要是有什么发现也一样!希望大家理解!”众人都是表达出宽容和理解,表面上并没有因此而有其他想法。徐艺心感激的向王天络点点头,两人出了办公室。要不是王天络直接说出来,她还真的无法向自己的伙伴说出这样的话。“说吧!你有什么新的发现?”在楼道内,徐艺心问道。“你还记得上次宋悦说,她的电脑好像被黑客入侵了吗?”“当然记得!你难道觉得真的有人黑了她的电脑?”“你先设想一下,有没有这种可能!”徐艺心将双臂抱在胸前,食指点着下巴沉思片刻,开口说道:“如果得到那个数据包,他就有可能还原我们监控的布置。我们的监控没有任何死角,一旦犯人、或者其他人进入禁止的区域,就会引发警报!这次的越狱,和这个无关!”“如果他猜到了这些,用假的数据包调换了第五监区的数据呢?”王天络问道。“可是,他怎么调换我们的数据的?没有黑客进入系统的痕迹!况且,要准确的找到第五监区的真实资料,不但要进入系统,而且要破解我们对数据的加密程序,最后分离出第五监区的监控数据进行调换!这种可能绝对没有!”“那照你这样说,能够做到这一步的只有内部人员了!”王天络不愿相信的说道。“上次宋悦说完之后,我也仔细想过这件事。但是我觉得太不符合逻辑,黑客和宋悦并不认识,他怎么知道宋悦侵入了我们的系统,而且劫获了数据?”“你有没有想过,他是一个技术很高的黑客,他同时也进入了我们的系统,用的时间极短,所以我们没有发现他。并且他在这个时间内碰巧遇到了宋悦,所以他就顺藤摸瓜,去黑了宋悦得到了数据包呢?”“你是说他进入我们这里之后,找到了宋悦,然后从她的手里拿走了数据包?”徐艺心问道。“不错!”“可是为什么我们没有发现他的痕迹呢?”“如果他进入系统的时间极短,所以没有留下痕迹呢?而恰好他进入的时间和宋悦几乎相同,系统被宋悦攻破,同时我们在对抗,他果断选择了退出……”徐艺心忽然想起了什么,拍手说道:“我想起了一种高科技手段,可以检测到系统是否受到攻击!他早就关注了我们,在我们对抗的时候,他才进入,和宋悦正好撞到了一起,所以他果断退出,去找宋悦坐收渔翁之利!”“不错!宋悦的电脑上没有留下痕迹的原因也可以解释!她中间死机,重现启动了电脑。在系统还没有进入工作状态的时候,他选择了盗窃资料,只要时间足够的短,也有可能不留下痕迹!”王天络补充道。二人讨论着这个假定的可能性,顿时有些拨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正在此时,文彦出来说道:“天络,有你的电话,你接不接?”“谢谢!”王天络看向徐艺心,咨询她的意见。“我们还没有被调查,你可以接!”徐艺心说道。王天络点点头,拿起电话看的时候,却是大吃一惊!原来电话不是别人,正是宋悦!王天络拿着手机在徐艺心面前晃了晃,徐艺心秀眉微颦。这时,文彦再次出现在门口:“老大!你的电话!”徐艺心拿起电话看了看,是江辉打来的:“喂,江队!”……“啊!我知道了!我现在就过去!”徐艺心挂断电话的时候,王天络也挂断了电话。“是江队的电话!”徐艺心把电话在王天络面前晃了下,“宋悦怎么说?”“我觉得刚刚我们的电话可能是一个内容!”王天络苦笑着说道。徐艺心转身走到办公室门口,推开门向手下的人说道:“电话大家先拿回去吧!我们都没有洗脱嫌疑,自己注意!我和王天络去江队那边了解一下案情!”徐艺心交代完,就和王天络快步向会议室走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