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暗网争锋  >  第66章 狼狈三人行

第66章 狼狈三人行

3244 2017-08-04 11:29:05
王天络不是怕死之人。他犹豫的是,一旦自己失败,谁来救他们。他不能失败!他也想过直接搬救兵,可是怕远水解不了近渴。况且,以他的身份,调动精锐的警力,还是有难度的。他深深吸了几口气,下车,向那栋楼走去。住宅楼下面有门禁,或许是这里的治安比较好,王天络到跟前的时候,门是开着的。女子的房间在十一楼,王天络摁下电梯的时候,电梯从十一楼下来。应该是江辉半小时前上去后,没有人下来。在六楼的时候,电梯停了下来。应该是有人进了电梯。……叮咚!电梯停在了一楼,电梯门打开的时候,一个打扮极为妖艳的女子走了出来。她穿着极为暴露,短的不能再段的红色皮裙,配上脚上的红色高跟鞋,有着让每个男人都冲动的诱惑。露着的肚脐上,金属饰品闪着光。一件很小的上衣,根本无法遮掩住她胸口的风光!烈焰红唇,配上一头蓝色的卷发,有着夜店女郎的味道。王天络只看了一眼,就觉得热血上涌。他等她出来。她似乎看到王天络也微微愣神,脚下没有动。为了让她赶紧离开,王天络往旁边垮了一步,让开了更大的空间。那女子笑着走出电梯。只是她在王天络面前停下,一只手轻轻搭上王天络的肩膀,另一只手扶到墙上,挡住王天络进入电梯的路。“帅哥!能不能送我一程?”女子手指轻轻用力,抚摸着王天络的肩膀。王天络本能的一斜肩膀,让她的手滑开。用另一只手拨开拦在面前的胳膊:“对不起美女,我还有事!”王天络说着快步跨进电梯,迅速地摁着开关键。电梯门关上之后,他才松开手,赶紧压下十一层。女子在遭到拒绝后,如王天络所料,发出不屑的轻唏声:“切!假装正经!”王天络呼出一口气,将这个小插曲从脑海中除去。楼上可能是凶残的犯罪分子,自己的战友正处在危险当中。他哪有心思想这个香艳的美女!电梯到了十一楼后,王天络扫了一眼住户。这里一梯四户,1104房间在走廊的尽头。他先是看了看户门,完好无损。江辉就在里面,房间中肯定有人。他伏在门上听了一会,听不到任何动静。门的材质很普通,不至于隔音有多好!没有声音应该就是没有声音!王天络猜想江辉在房间中,为何不给自己打电话的了原因。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想到此,他拿出电话,将耳朵再次贴到门上,拨通了江辉的电话。电话铃声在屋中响了起来,却是没有人接听。出事了!王天络下意识的想。完好的门,说明江辉不是强行闯入的,屋子中还有人。连江辉都能够失手,屋子中的人一定实力不俗!或许就是杀手!想到杀手,王天络心中紧张起来,难道江辉和徐艺心他们已经遇害?他的心脏不受控制的快速跳动起来,但还是敲响了房门。房间中没有任何动静,江辉的电话还在里面响着。王天络来不及仔细思考,看了看房门,是老式防盗锁。他从身上摸出一个回形针,在手里折了几下,然后捅入门锁。这是老式的门锁,开起来比较容易!开锁是警校的必修课,王天络在毕业后,一直有着随身带回形针的习惯。想不到今天倒是配上用场了。锁簧发出一声脆响,王天络猛地拉开门,然后一脚将里面的木门踹开。这动作一气呵成,连他自己都觉得刚才这一脚很有男人味。此情此景下,他无暇回味。手中拿着回形针当做武器,他小心地打量着屋中景象。房间中亮着灯,有了这样大的动静,还是没有人出来,难道是凶手已经离开了?江辉呢?王天络随手拉上房门,丢了手中的回形针,抓起桌上的烟灰缸。卧室的门开着,王天络扫了一眼,江辉的手机就扔在床上,可是人呢?“江队!你在吗?有人吗?”王天络声音有些颤抖地问着。倒是像自己给自己打气。卫生间传来轻微的声响,让王天络警惕的走了过去。卫生间的门紧闭着,门上贴着玻璃纸,里面黑黢黢的看不到任何东西。王天络握了握手中的烟灰缸,然后左手猛地打开玻璃门,人向后跳开。卫生间内,江辉和徐艺心、文彦三人被人捆在地上,嘴上贴着胶带纸。文彦和徐艺心没有反应,江辉却是动了动,证明自己还活着。王天络连忙打开灯,冲了进去。“江队,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王天络迅速撕开江辉嘴上的胶带。江辉“嗷”的大叫一声,大口喘着粗气。王天络这才意识到自己撕胶带的时候有些猛。他顾不得自己的失手,急着去解江辉身上的绳索。可惜那些绳子是死结,王天络急的都快要哭了。解不开江辉,他去看徐艺心和文彦。二人都是没有做出回应,只是身体还有着热度,让王天络猜想他们可能还活着。他解了半天绳索,一个都没有解开。“他们怎么样了?”王天络带着哭腔问道。他现在只怕徐艺心和文彦已经遇害,哪里顾得到江辉!所以才这样发问。江辉已经恢复了一些精力,不过还是极其费力地说道:“他们晕过去了,暂时没事!去拿刀!”“哦!”王天络答应一声,踉跄着跑进厨房,拿了一把刀冲进了卫生间。利器在手,那些绳索再也不在话下。三两下解开江辉三人的束缚,然后扶着徐艺心和文彦倚墙坐起,小心的撕开他们嘴上的胶带。他不放心的试了试二人的鼻息,确定二人还活着,这才瘫痪般地坐到地上。本来就不大的卫生间,四人挤占了所有空间。江辉费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揉着发麻的腿脚说道:“先把他们弄醒!”王天络答应着爬起来,看了看卫生间的摆设,拿起牙杯接了一些水,泼在文彦和徐艺心的脸上。二人醒过来看了看王天络和江辉,无力的垂下头。“还愣着干什么!把他们弄出来啊!”江辉说完,扶着墙走出卫生间。王天络抱起徐艺心,因为地上的水差点滑倒。所幸空间不大,王天络及时地靠到墙上,稳住身形。徐艺心这次没有嘲讽他,她微眯着眼睛,手臂无力地搭在王天络的手臂上,仍由他艰难地抱着自己离开。将徐艺心放到沙发上,王天络又去把文彦拖了出来。看看狼狈的几人,王天络这才回过神来。“江队,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连你都着了道?”王天络不解的问道。江辉瞪了王天络一眼,开始在房间中翻看东西。“阴沟翻船了!”江辉憋气地说道。“凶犯呢?”王天络追问。“你上来的时候没碰上?”江辉回头问道。“没有啊!”王天络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女的!”江辉没好气地说道。根据时间判断,王天络上来的时候,应该和那个女人撞到一起的。王天络恍然大悟:“是她!”说着王天络就往外冲去,被江辉一声断喝拦住。“干什么去?”“我去追她!”“早走远了!”江辉语气低沉地说道,“给他们俩弄杯热水,恢复一下体力。”王天络心中尽管想知道,那个女子是如何将江辉制服的。但是想到江辉说的阴沟翻船只好忍住。想来一定是趁其不备而得手!这么丢人的事情,江辉怎么会坦然告诉他。将热水放到徐艺心和文彦身边,王天络拿过卫生纸为两人擦拭脸上的水渍和身上的污秽。徐艺心已经恢复了神智,被王天络擦拭脸上水渍的时候,显得很是不情愿。只是她现在没有力气躲避。王天络尽可能的展现着自己的温柔,在擦她手臂的时候,发现她的手臂有些发麻。应该是被绑的时间太长,手脚都失去了知觉。王天络抓住徐艺心的手臂,开始帮她刺激血液循环。“你要……干……嘛?”徐艺心满脸的憎恶,嘶哑微弱地声音吼道。“你们体内血液循环被阻,导致手脚失去知觉。让他给你们舒活舒活血液!”江辉头也不回地说道。文彦想笑却是笑不出来,他感觉自己费力的想动,连喉咙都是不听使唤。“今天算是我们走运,她没有对我们下手!要不我们几个今天就得交代到这里!”江辉感慨地说道。他忽然想到了让王天络搬救兵的事,忙对王天络说道:“你快告诉救援的人,就说联系到我们了!”“啊?”王天络不好意思地笑笑,“我自己上来的,没有通知其他人!”江辉看着王天络想训他不听话,可又说不出口!今天阴沟翻船,王天络处置方式虽不妥,却也救了大家。本来这种意外事件,没有对错可言。大家平安无事,也算是运气眷顾。如果王天络找张阳调警力过来,那么他多半不会闯上来。到时候大家更为狼狈……“以后注意!今天的错误不要犯第二次!”江辉翻着桌子上的东西说道。王天络忍着笑答应“是”!总算没有铸成大错,这也是最好的结局。“水……”文彦看着王天络终于说道。王天络放下徐艺心,然后给文彦喂水。徐艺心试着起身,可还是无法实现。要不是王天络眼疾手快,可能已经从沙发上滚落下去。她和王天络因为宋悦的事情有些针锋相对,现在又这样,她心中极不愿领情。现在她只有一个希望,就是赶紧恢复知觉,让王天络不要碰她。刚刚揉了手臂,下一步是不是要……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