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暗网争锋  >  第44章 不要和女人争辩

第44章 不要和女人争辩

3232 2017-07-18 14:20:35
  听到宋悦痛彻心扉的哭声,王天络的心都要碎了。   只是宋宏茂想铤而走险,他的结局定然会很悲惨。对此,别人却是无能为力。救他,只能是靠自己!   “宋悦!你不要着急!只要他们不再誓死顽抗,警察是不会伤害他们的。另外你说的这些只是他的想法,根据我知道的情况,他们现在正在原始森林中,他们想做些犯法的事情,应该没有机会……”   王天络费了很大的气力,终于说服了宋悦。听到她的哭声小了下来,悬着的心落了下来:“你也别着急,我这边有情报会及时通知你!我现在就把消息给警察那边传过去,到时候看看能不能作为你父亲减刑的证据。”   王天络挂了电话,看着徐艺心怪异的表情,摊摊手道:“我就说她不可能是有意泄露数据包的吧!”   徐艺心撇撇嘴:“好一个水做的姑娘,你也够狠心的!还留下来和我废话干嘛,去找人家啊!这可是冲虚而入的好机会!万一人家想不开,做出点傻事你这辈子都会有阴影的!”   “不要拿这种话挤兑我!虽然我长的玉树临风人见人爱。但我这只是同情,不要侮辱我的人品好不好!”王天络说道。   “对对对对!你伟大!你高尚!伟大和高尚的只知道乘人之危!”徐艺心连珠炮一般的说道。   王天络发现自己陷入了困局。他不该和徐艺心在这种问题上进行争辩。   和女人争辩是没有胜利的!   他借口给江辉打电话,中断了徐艺心的继续攻击。   王天络拨通电话后,江辉好像预先知道了他们的情况:“怎么?宋悦给你打电话了?”   “对!她说她父亲可能铤而走险,很有可能做劫杀人质的事情……”王天络说道。   “我知道了!我这边会向追捕人员反应的!还有其他事吗?”江辉问道。   王天络怅然若失地挂了电话,和徐艺心继续检查这里的痕迹……   第二天,吕飞、蔡智和宋宏茂三人被抓的时候,他们已经取道往回走。多亏江辉对武警的提醒,才在他们往滨海市迂回的小路上,抓到了潜逃四天之久的三人。   据说在抓捕的时候,吕飞和蔡智两人表现的很是强悍,进行了顽强的反抗。所幸他们手中没有武器,在武警面前很快就落入下风。   让武警意外的是,宋宏茂在抓捕的时候并没有多大的反抗,可是在往回走的时候,情绪很是激动。几次做出要自残的举动,就像是对监狱有着很深的阴影。   或许是宋宏茂知道,在这次归案后,他塞外余生只能在监狱中度过了,所以才反应这样强烈吧!   向西逃亡的这组逃犯归案,可是向北逃亡的三人,还是没有信息。   从他们逃亡时留下的痕迹来看,他们和宋宏茂一行分开之后,也收到了一次预先安排的物资救援。   可是后来就再没有相关的痕迹,背后主使对宋宏茂三人的资助,要比对他们多得多。所以江辉等人觉得他们三人,并不是策划这次越狱的重点目标。   这和江辉刚开始的判断相吻合,所以侦破案情的目光,更是集中在宋宏茂三人身上。   宋宏茂等人被押解到滨海市监狱,以江辉为代表的专案组,连夜对他们进行了审讯。   只有他们三人和背后的主使取得过联系,他们为何策划越狱的原因应该只有他们知道。   在回到监狱之后,吕飞和蔡智表现的很是颓废。不但不配合公安人员的审讯,更是抱着必死的决心。   他们都是重刑犯,就算没有越狱这回事,他们出狱也到了耄耋之年。更何况这次的越狱,加上刑期,能够活着走出去的可能性更是渺茫。   再说就算坦白从宽,他们交代了这次的问题,难道能减刑到比原来还少?答案肯定是不可能的!所以他们何必要交代犯罪事实,给自己加重刑罚!   江辉看出了他们心中所想,可是也无可奈何。想打亲情牌也不可能,因为他们的亲人,都和他们没有了瓜葛。   “你说你们这一生过的有多可悲?妻离子散,连父母都和你们断绝了关系!”江辉用言语相激,希望能有意外的收获。   吕飞冷笑:“我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烂人,怎么了?难道你还想改造我?我知道的东西不说,也许还有人把我从这里救出去。但是我说了,我这辈子也别想从这里出去了!”   “这么说他们费尽周折的救你,就是因为你知道他们的秘密?”江辉试探的问道。   “你不用想办法套我的话。我什么也不会和你说的。我都过的这样了,我还能坦白我的事情,让你去邀功领赏?笑话!”吕飞说完,就眯起了眼睛。不管办案人员用什么样的言语刺激,或者是诱惑感化,他都无动于衷。   江辉没有办法,只好提审蔡智。   蔡智看到江辉,露出了人畜无害的笑容。要不是在这种场合,谁也不会认为蔡智就是一个杀人凶手。   “蔡智!是什么人策划你们越狱的?”江辉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我只是看着他们越狱,我就跟着出去了!”蔡智作出诚惶诚恐的样子,宛如受了极大的委屈。   “那你是怎么和宋宏茂、还有吕飞走到一起的?”江辉继续发问。   “我们都是杀人犯啊!我冤枉啊!我和他们诉苦,他们就觉得我真的冤枉,所以出去的时候就走到一起了!”蔡智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们在沿途都遇到了什么人的帮助,他们想把你们送到什么地方?”江辉问道。   “沿途没有人帮助我们啊!我们只是捡到了一些有用的物资,你也知道,我们这样的人出去,肯定是惶惶如丧家之犬,见到什么东西自然就顺手牵羊了。这也不能怪我们!你要知道,人在那样的环境下,做出任何事情都是本能的……”   陪审人员敲了敲桌子:“蔡智!麻烦回答我们问题的时候,不要肆意发挥说些和案情无关的话。你要知道,你的表现会被列为定刑考量,你不想增加你的刑期吧!”   蔡智叹口气,低下头不再说话。江辉怎么问,他都是说不知道。   问的急了,他开口说道:“你们不就是想破案吗?平时不让我说话,我刚刚说的时候你们又不听!我说你们这种智商的人怎么破案?言多必有失知不知道?我说你还不乐意听,我现在不乐意说了!”   看这蔡智的表现,江辉知道继续问下去也是白搭。他压根不想交代问题,故意戏耍大家的。   江辉摆摆手,停止了对他的审讯。   他坐在审讯桌前,理了理思路。最后抓到的三个逃犯中,只有宋宏茂良心未泯,也只有他才有突破口。能不能破案,就在能不能打开宋宏茂的防线。江辉不得不慎重对待。   宋宏茂带上来后,江辉盯着他不说话。   他看了看江辉,也不搭理他,自己盯着前方发呆,不知道想着什么事。   “我见过你的女儿,她很担心你!”江辉忽然说道。   宋宏茂听到女儿,身体不由自主的抖了起来。只是他极力的压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的情绪宣泄出来。   “你难道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你要知道,你和他们不一样!”江辉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比较有亲和力。   “我就是个杀人犯!我对不起女儿!我这次越狱,肯定出不去了!”宋宏茂状若自言自语地说道。   “这也不一定!事在人为!我知道,你上次因为拒不认罪,判罚比较严格。只要你好好表现,或许能够有新的转机!你总不想就此错过机会吧。”江辉说道。   江辉的话,显然刺中了宋宏茂的内心。   因为杀了一个人渣,而被判处十二年的刑期,让他的女儿孤苦无依,他心中岂能没有怨恨?   只是,没过多久,他就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   “你们放弃吧!我什么也不会说!上次判决的时候我没说,这次我一样不会说!你们是执法人员,手里掌控着的权力,我却信不过。甚至我觉得你们在很多时候,你们都没有社会上的那些烂人、渣子讲道理。所以,不要想让我交代什么!”   宋宏茂说这番话的时候很是平静。平静的让江辉感到心痛。他能够听出来他的话中有对执法人员的鄙夷和不服。更有着对宋悦的担心和愧疚。   只是在这么多复杂的感情之下,他还是能够这样平静的说出,他的心中已经克服了那种举棋不定的犹豫。   江辉参加的审讯不在少数,他知道犯人在濒临奔溃的时候,就是让他们老实交代案情的最佳时机。   吕飞和蔡智没有什么能够刺激到他们,也很难出现精神上的崩溃契机。而宋宏茂有牵挂,可是他能把心中最倚重的东西坦然地说出来,就说明就算拿这件事继续刺激,他也不会就范。   或许只有他在受到刺激之后,才能重新找到那种濒临奔溃的感觉吧!只是这种刺激,江辉不知道是什么。   对三人费尽心思的审问中,江辉没有得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   放弃审讯后,江辉揉着酸疼的太阳穴走出审讯室,王天络和徐艺心就在外面等待。   看到江辉出来,二人都是迎了上去,目光中满是对进展的期望。   江辉摇摇头:“短时间内恐怕无法撬开他们的嘴了!”   “如果让宋悦出面劝说宋宏茂,会不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王天络提议道。   “不会!”江辉一口否定,也懒得和王天络解释自己判断的原因,“我有些乏了!”   江辉说着就从二人身边离开。
沙漠流云 沙漠流云
麻烦才刚刚开始!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