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慕少,先坑为敬  >  第21章 各人心事

第21章 各人心事

3288 2017-05-28 14:44:17
夜灯初上,慕斯寒回到私宅,将大衣交给佣人后,一贯的行走如风,直往楼上房间办公室走,脚刚踩在台阶上,忽而,他停住了。“今天,苏宛如那女人有没有来?”他背后的佣人一怔,随即低头掩下惊诧,恭恭敬敬地回答道:“回少爷,没有。”慕斯寒长眉微皱,“电话也没一个?”你在说什么啊我的少爷,您不是一直不待见那位名义上的“少夫人”吗?好端端地问这些干什么?佣人茫然不解,然而还是认真作答。“是的,少爷,并没有。”“唔,知道了。”慕斯寒碰了一头灰,悻悻地摸了摸鼻子,踩着台阶上楼去了,灯光转换间,谁也谁也没瞧见他脸上孩子气的懊恼和躁郁。今天在公司一整天,苏宛如那女人的身影时不时就跑到他眼前来捣乱,害得他好几处都错了差错,竟然还要助理提醒才察觉,想到助理看到自己犯错时震惊莫名的样子,他愈加烦躁了。“该死的女人!”他自语道,强行甩掉所有杂念,走进了房间门。“宛如姐姐,宛如姐姐!”一连串的呼唤声在耳边响起。苏宛如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什么事小眉?”“叫你好几声了都不回我,你到底在想谁?”小眉不高兴地嘟嘴道。苏宛如安抚着摸摸她的头,笑答:“没想什么,只是走了一会儿神罢了。你不是在吃饭吗?好好吃啊!”“我都已经吃完了!”小眉一脸傲娇,将空空如也的饭碗展示给苏宛如看。“真乖!宛如姐姐这还有,你也一块帮忙吃了好不好?”苏宛如指指桌上的另一个饭盒,里面有小眉最爱吃的蒜苔炒肉,作为吃货的小眉,应该丝毫也抵挡不了的。然而小眉凑过来嗅了嗅,表情一脸嫌弃,“这个啊,我早就不吃了,我这么大个人了,怎么会只喜欢吃一样菜,我换口味了!”苏宛如佯装惊讶,“是吗?那小眉现在喜欢吃什么?”“切,你问我就答啊,我要保持神秘!”小眉仰起下巴,小模样看着恁是娇俏可爱,惹得苏宛如笑了起来,眉眼弯弯的样子,迷人极了,小眉看得星星眼直冒。“宛如姐姐,你笑起来的样子好好看啊,比我姆妈还要好看!”小眉撑着下巴沉迷道,在她记忆里,去世了的姆妈世界上最好看的人了,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苏宛如这个亦姐亦母的存在让她改变了看法。这就是孩子的天性,只要对他好,他会为你所改变,为着你的开心而开心,你的伤心而悲伤,血脉相连,情感互通。看着一脸孺慕的小眉,苏宛如心中酸楚难当,又强自笑了下,道:“小眉笑起来也好看啊,每次看到小眉的笑,宛如姐姐就会开心!”“真得吗?”小眉轻易高兴了起来。“当然!”“哦也!”小眉一听就跳了起来,动作过猛之下把个椅子都带倒了,忙忙地弯腰扶起来,又继续朝着苏宛如傻笑。“嘻嘻,宛如姐姐,我还想、还想问你一个问题?”“嗯,什么问题?”“你刚才,到底在想谁啊?你爱的人吗?”小眉好奇地错凑过来,认真看着苏宛如。苏宛如一愣,随即不假思索道:“不是,没有。”“才不是,你说谎了!”小眉怪叫起来,一眨不眨地看着苏宛如,随即又不解地问:“你明明就在想你爱的人啊,宛如姐姐你干嘛要说谎?你不是说过小眉一定不能说谎的吗?小眉一直都是按宛如姐姐你说的做诶,但宛如姐姐你干嘛要自己说谎啊,这样真不好,你怎么教孩子啊,宛如姐姐!”苏宛如面上哭笑不得,心中却苦涩,爱的人吗?就算是那又如何,反正这辈子都没有可能了,是他们家背弃了她苏家,她又背弃了他,这样很公平,不是吗?她没什么好留恋的。不是所有披上婚纱的女人都能幸福一辈子,也不是执子之手,说要一起到老的男孩就一定能陪你到最后。“小眉,我真的不再爱他,也没有在想他,”苏宛如回视小眉的眼睛,“你说长大了,那你知道什么叫爱情吗?”小眉一脸理所当然,“知道啊,到咱们婚纱店里来的人不都是为了爱情吗?他们笑起来,不就是爱情的样子吗?”“是啊,为了爱情,”苏宛如欣慰于小眉的与众不同的看法,“看来我们小眉一点都不傻,反而聪明得很!”她笑起来,凑过来一把捏住小眉柔润的脸蛋。小眉瞪大眼睛,怪叫起来,却乖乖地任由苏宛如捏,那龇牙咧嘴的怪模样又将苏宛如逗得笑不可支,偌大而空荡的客厅里笑闹声蔓延开去,温暖了整个房间。黑夜,在众人都心神疲倦的时刻到来,人们反感而恐惧,所以就有了灯和火。但,并不是所有通明闪亮的灯光都能给人带来光明与温暖,也不是所有的家也会让你有归宿感一般。对江以淮而言,这个家是窒息的,常常令他想要逃走。他慢吞吞走到江宅大门,看到他身影的佣人早就朝里头互相传话了。还没到家门口,他的父亲母亲就已经虚位以待,等着让他接受一场又一场的审判会,通常,讨论的话题都在围绕他,不管他发言如何,反正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在想法设法让你如何乖乖听话。听话?他当然是听话的,要不然也不会仍由苏宛如背叛自己嫁给别人……。“江少”“江少”一路走来,佣人们躬身唤他,那模样看起来恭敬到不行,但实际呢?江以淮反感地移开视线,随意地嗯了声,步伐依旧不紧不慢走进大厅。装饰奢华的大厅里,上演的依旧是未来公公婆婆和媳妇之间的温馨戏码,三年来,已经千篇一律地让他心生厌恶。“父亲,母亲。”他走到江父江母面前,低下头恭敬地唤了句。“回来了,吃饭了吗?”江母率先问道。“吃了,要没什么事,我就先上去了,今天工作有点累。”说完江以淮转身就要上楼。“回来!”江父喊道,他放下口中的雪茄,目光严厉,“没看到这还有个人吗?怎么看见了招呼也不打?你的礼貌呢?教养呢?”礼貌?教养?这些是你给的吗?你成天忙的不见人影,好意思跟我说教养?我有什么时候被你教养过?江以淮心内讽刺,然而还是走到了微笑如初的王素素面前。“晚上好,特意来做客,辛苦了,再见!”说完,也不管众人反应如何,转身就走。“你看看你看看,你是怎么教育的孩子!这、这是存心和我作对啊!”江父转头就开始斥责江母。江母无奈,站起来试图挽留江以淮,“以淮,你听你爸爸的话,下来,我们一家人好好坐会儿说说话好不好?妈妈知道你工作辛苦,但喝杯茶,休息一下不是也很好吗?你看素素也来了,你们俩就快要结婚了,也要多商量一下结婚的事宜啊,以淮!”“不用了妈,”江以淮上楼的步伐并没有丝毫犹豫,“我很累,你们聊好了,抱歉。”“以淮你……,”江母噎住,竟不知该如何反应才好,江父一见,眼睛一瞪,就又要开骂,王素素见状连忙开口劝。“爸、妈,没关系,以淮累了,我们就多留给他一点空间吧,他们学艺术的就是这样,最喜欢的就是私人空间了,我都了解的。”王素素笑得很是大方得体,“在巴黎的那几年,以淮也是这样的,成天啊就喜欢把自己关在画室里,怎么劝也不想出去,一副有画万事足的样子,我啊可没少吃醋!要是现在哈介意,我可不得给醋淹死了!”她深情并茂的样子,使得江父江母的表情缓和下来,江父哼了一声,埋头继续抽着雪茄没再说话。江母则热络起来,对着王素素一脸心疼,“那真是辛苦素素你了,唉,真不知他小子是惹来了什么好福气竟然娶了素素你这样善解人意的好孩子,我们家以淮啊就是不惜福,以后有他后悔的地方!”王素素笑,“妈,您也知道的以淮就是个闷性子,凡事也不知道迂回的,总是需要我在旁边替他打点。”“就是啊,多亏有了素素你,”江母一脸爱怜地看着王素素,真跟看贤惠媳妇了似的,“对了素素,今天我听说你不是跟以淮在试婚纱吗?怎么样怎么样?好看吗?选好了没有?”王素素闻言,脸上无懈可击的笑容淡了几分,“没有,以淮都有些不满意,不过他们艺术家嘛,完美主义惯了的,我们慢慢挑,不急的。”“对对对,慢慢挑,是得慢慢挑,哪天啊我陪你去,我这辈子还没穿过婚纱呢!当年和你以淮他爸结婚的时候,唉,真是一言难尽咯!”江母说着,眼睛嗔怪地瞟向一边儿的江父。江海果断起身,“我还有点事去处理,你们慢慢聊,就不陪了。”“你看看,你看看,父子俩一个德行,还好意思板着脸教训儿子!”江母顿时不满,脸上却笑得像朵花儿似的,带着几分甜蜜负担似的抱怨。王素素闻言轻笑,飞快掩下眼中的一缕讥讽,“没事的妈,他们大老爷们的哪像我们女人喜欢聊个没完的,让他们去好了,他们工作赚钱,还不是为了养家,我们当家的女人呢还是善解人意最重要了。”“哎呀,素素啊素素,我可真是爱死了你这张巧嘴儿,你让妈说你什么好呢?真真是……。”这未来婆媳俩人,有说有笑,亲密无间的样子似乎就如同天下间所有心无芥蒂的婆媳一样,唯有眼底那抹涌动的看不见的汹涌在述说着未知的阴谋论。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