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慕少,先坑为敬  >  第20章 试穿婚纱

第20章 试穿婚纱

2933 2017-05-27 14:45:00
  精致的白色蕾丝,深v领口,鱼尾式设计的婚纱将苏宛如凸凹有致的身材修饰得完美无缺,端详着镜子里楚楚动人的自己,苏宛如禁不住心痛的感叹:“婚纱可以试穿,但是爱情却早已离我而去了。”  而此时的江以淮,凝望着镜子里美到极致的女人,眼里的欣赏和惊艳几乎就要喷出火来,这美人儿原本属于自己,她修身优雅的脖颈,高挑婀娜的身姿,吹弹可破的肌肤是如此的完美无暇,可她,却也不再属于自己。  感觉到镜子里江以淮焦灼的注视,苏宛如有些难为情的别过脸去。  “贱人,你不要脸,竟然当着以淮的面试穿婚纱,你此番是何用意?”,王素素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了,只见她怒不可遏的冲过来撕扯着苏宛如的婚纱, 完全不顾形象的骂着脏话。  有没有搞错?苏宛如心里喊道,这可是镇店之宝,被撕毁了我可承担不起。苏宛如赶忙退后两步,双手护住婚纱,对着江以淮喊道“江以淮,快给素素解释。” “别胡闹了”,江以淮一把拉过王素素正要上去打苏宛如的小手,沉着脸阻止。  王素素见江以淮居然不向着自己,满腹委屈差点哭出来,望着苏宛如和江以淮,气的半天说不出话。  “被别的女人试过的婚纱,老公怎么可能再让你穿?”,江以淮伸手揽过王素素,温柔的安抚道。  回头望向苏宛如,冰冷的眸子不带任何感情,一声冷笑从鼻子里哼出:“婚礼就不劳您费心了,对不起,之前的约定从现在开始,终止了。”不等苏宛如回应,就拖着王素素的手径直向门外走去。  望着前男友携闺蜜离去的背影,苏宛如仿佛卸下了千斤重担,身子向后一靠,瘫坐在地上。  窗外灯光明亮,行人成双成对,屋内,只有狼狈不堪哭笑不得的苏宛如…良久,室内一片岑寂,楼下的工作人员谁也没敢上楼来,偌大的客厅空空荡荡,看起来奢华却令人意兴阑珊得很。“没事,没事,幸好你没事,”苏宛如回过神来,苦笑着上下看了看身上的洁白婚纱自语道“你是妈妈最后留给我的礼物,我怎么能让你出一点差池,对不起啊,今天我不该将你拿出来的。”她长舒出一口闷气,起身走进试衣间小心地将婚纱慢慢褪下。接着,又将之重新陈挂在橱窗里,一番整理后,这袭古典而独特,引得无数过路人纷纷回首的婚纱再次完美地陈列在众人视线里,就如同,刚才的闹剧不存在一般。小眉在一旁看了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挪过来,试探道:“宛如姐姐,你、你没事吧?”苏宛如原地不动,一双潋滟的桃花眼微微上挑,斜看过去,“怎么,我看起来像有事的样子?”小眉松了一口气,脸上顿时漾出笑来,“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你不知道刚才那女人气势汹汹冲进来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生怕你和那女人打起来。”“怎么会?”苏宛如浅笑,摇摇头,“她可不是个会和人打架的人,她最喜欢的是在别人背后捅刀子,不一击致命不罢休那种,你懂?”那眼神意味深长,又似乎有什么深沉痛意一闪而过,快得让小眉来不及抓住。“那、刚才,他们会不会……。”小眉心仍有担忧。“傻瓜,你管那么多干什么,我是你老板,天塌下来,自有我顶着,你怕什么?”苏宛如侧过神来,伸手摸了摸小眉一头微卷的小短发。“那也对哦,反正你是老板,我瞎操心也没用,唉,早知道就不让李萌萌那个没义气的家伙走了!”小眉放松之余,又是一脸懊恼。苏宛如拍拍她肩膀以示安慰,“没事,她也忙了一天了,早点回家也是应该的,接下来,我就和你一块看店好了。”“真的?”小眉睁大眼睛,满脸期待。“当然”得到苏宛如肯定回答的小眉,顿时喜笑颜开,“嘻嘻,我真开心,宛如姐姐总算是愿意陪我一会啦!宛如姐姐你不知道,你都多久没来店里看我啦,哈哈,开心,我好开心啊!”小眉像是得到了奖励的小孩,高兴得在原地又蹦又跳。苏宛如也忍不住跟着笑,目光纵容,神情柔和,小眉是妈妈身前很好的一个朋友的孩子,可惜,从小在他人眼中智商有点欠缺,自小眉母亲因病去世后,自己就特地将才十六岁的她接了过来,帮忙在店里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在她看来,小眉已经是她最后一个觉得可以信赖的人了,可惜,三年前,在一次车祸事件中,小眉为了救她,生生被压断了一只手。止不住的,苏宛如眼睛看向小眉左侧那短了一截的袖口,她双手却死死攥紧,黑沉沉一片的眼眸里,开始翻涌起尖锐的痛意。江家,江海、汪楚琴、江以淮……。他们,一个都别想逃……。而车水马龙的大街上,却在上演一场痴男怨女的纠缠戏码,因着当事人不俗的着装和靓丽外表,不少路人纷纷驻足张望。从婚纱店出来以后,江以淮的表情便冷沉了下来,他薄唇紧抿,大踏步地朝前走,硬生生将王素素丢在了身后。“以淮,你别走那么快嘛,等等我好不好?”踩着双十厘米高跟鞋的王素素恨不得插上翅膀黏在江以淮身上。那哀怨的表情,那娇柔的声音,再加上江以淮那冷冰冰的俊逸脸蛋,瞬间就让路人脑补了百八十集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戏码,纷纷投以兴奋而猥琐的小眼神。江以淮自然是感受到了,他不由得眉头紧蹙,脚下步伐加快。眨眼工夫,眼见的就将王素素甩下,自己坐进了车内。王素素顿感失落,心下不禁对苏宛如又恨上了几分。无意中瞟到周围有不少围观的人,她立即收拾好表情,将步伐缩小,腰背微挺,优优雅雅地走近这俩加长豪华车,在收到众人惊异的表情后,她嘴角勾出一抹浅浅的微笑,眼神在周围环视一圈之后,才不紧不慢地坐进了车内。“下去!”然而,甫一坐进来,就收到了来自江以淮的驱逐令。王素素咬牙,目光哀怨,“以淮,你是不是在怪我刚才……。”怪我刚才坏了你和前任调情的好事是吗?“你想多了,王小姐,我和你之间,还没那么熟。”江以淮始终冷沉着脸,雕刻如玉般的脸上看不到一丝情绪。自三年前苏宛如那个贱人说跟他分手之后,就那样了,就那样总是冷着脸,当全世界的人都死了一样!他眼里就再也看不到别的任何女人!三年了,已经三年了!苏宛如都已经嫁人了,难道他还放不下吗?王素素双手攥着裙角,一张温婉清秀的脸,扭曲得可怕,然而那双眼里,盛满的却不是恨意,而是爱而不得的痴缠和苦涩。“以淮,你就不能,回头看看我,她苏宛如有什么好,值得你那么掂量?她那么个……。”“别说了,我不想提她。”江以淮揉着眉头,一边儿示意司机开车。“又是这样,又是这样,以淮!”王素素含泪,拉住江以淮的手,“你为什么就不能回头多看我一眼呢?我爱了你那么多年,等了你那么多年,我有什么比不上苏宛如,她那么个背信弃义的贱人……。”“我说了别说了!”一声吼,惊住了王素素,也惊出了她眼眶里泪水。江以淮烦躁,将她的手从臂弯里扯出来,“对不起素素,你知道的,我对你从来没有男女之情,之前订婚的事也是妈妈硬做下的决定,我想,我应该从未让你产生过错觉。”他的目光总算舍得朝她看了过来,可惜吐出的话,却字字是钢刀,句句令人泣血。王素素懵住了,目光睁大,呆呆地看向江以淮,脑子里一片空白。她看见,面前这个她最爱的男人,神情淡淡,目光疏离,一字一句说着判她死刑的话。“王素素,我永远不是那个适合你的人,你别在胡闹了。”王素素张了张嘴,想说,我没在胡闹啊,我在倾尽所有爱你,你看不到吗?一丝一毫都感觉不到吗?然而,他很快就转过去的脸,死死地扼住了她的咽喉,她像个垂死挣扎却怎么也摆脱不了死亡的受害者,双唇几番蠕动和颤抖,却始终无法发一言。苏宛如永远也不知道,她记忆当中那个温柔含笑,默默守护的少年有着怎样一颗冷酷决绝的心。他将他所有的温柔和温暖都毫不犹豫地给了她,任由她多年来苦苦哀求都得不到一丝一毫的回应。叫她怎么不恨苏宛如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