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神话  >  大牌神女  >  25 生死一线

25 生死一线

3077 2017-05-21 08:41:00
淡淡的雾气不知何时而起,从四周蔓延而来,渐渐浓厚,将整个青竹院都吞噬在白茫一片之中,数尺之外就难以见人,日光也无法穿透。  修仙者暗道不好,紧紧抓握手中武器,警惕地环顾四周。  “生死之间最容易突破,也最刺激好玩,有我盯着出不了大事,你不好好享受真是白瞎了我一片心意。”那个人抱怨道,声音懒洋洋的,像是云霞一样柔软、飘渺得捉摸不透。    “我没有兴趣。”谢恒冷道。  红衣墨发的男子从雾霭中缓步走出,衣摆翩然浮动,仿若优雅绽开的红莲。  这个男人长得相当漂亮,那是一种超越了性别的美,因为过于艳丽而显得有些咄咄逼人了。他的眸光清澈,给人一种孩童般纯真的感觉,然而当他笑起来,这种纯真中又透出一股子邪气来。  修仙者到此时,才发现谢恒不止是放了一个鱼饵而已,还是做了完全的准备请他们入瓮的。  这个叫陆离的男子,他们之前从未听说过,但光是他藏匿在周围而可以不被任何人发现,就知道这同样是个不容小觑的人物。  “唉,你这样我很没面子呐。”陆离不满道,目光若有似无掠过远处趴在地上的人影,笑意深了些,“算了,不和你计较,赶紧完事儿,我还有事儿呢。”  谢恒:“嗯。”  “魔头!你们未免太目中无人!”修仙者暴怒出声。  “没有啦,不要这样误会我嘛,在我眼里你甚至不是一个人。”陆离哈哈一笑,狡黠地一眨眼睛。众修仙者被气得面色铁青,暴跳如雷。陆离又补充了一句:“是蚂蚁,一根手指就能捏死。”  “受死吧!”千行大叫一声,将七成的修文猛地灌入伏魔令中。  伏魔令光芒大盛,那一刻将浓雾刺穿,露出了清晰的视野来。  谢恒的重剑再起,黑影所到之处,见血封喉。  陆离勾唇一笑,红衣化作残影。  薄雾翻涌,再次弥漫视野。红影风驰电掣,如鬼如魅在众人之间穿梭,没有人看清他是怎么动作的,湿热的液体就飞溅而起,砰砰几声栽倒在了地上。  狰狞被雾霭掩藏在后,法术相撞甚至鲜血迸发的声音却异常清晰,地面摇晃震动。刺目灼人的光芒大盛,视线中一片白芒,叶倾只觉得双眼针刺一般,眼泪簌簌而下,她急忙闭上眼睛,恨不得把脑袋埋在土里面。  叶倾依然无法动弹,除了趴在那里恐惧战栗什么也做不了,嘈杂打斗声渐弱,逐渐恢复于平静之中。  这种平静,死寂般可怖。  陆离出现之后,原本还在僵持中的场面迅速结束了,就连千行往伏魔令里注入了七成修为也没能扭转战局。  弥漫的白雾渐渐散去,露出了清晰的视野来,前来的二十多个修仙者,命丧于此,有些甚至连个尸身都没留下,化作血雨腥风。而唯一剩下的一个……  “伏魔令藏哪儿了?”谢恒一脚踩在了千行的背上,将他狠狠往泥土里踩。  千行发出一声短促的惨叫,呛出一大口血来,一双眼睛却漠然而讥讽,声音从齿缝里挤出来:“想要伏魔令……你想得美……”  “我本就是为了伏魔令而来,”谢恒笑了一声,“而且我一定会拿到手的,你现在躺在我脚下,不就是个很好的例子么?”  千行张口就想骂,然而一个字都没能说出来又发出一声惨叫,一张脸因为剧痛而扭曲起来。他心里暗自悔恨,大意了,还是大意了。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谢恒居高临下睨着,脚下缓缓用力,“否则你会死得很难看。”  “唉,伏魔令一刻找不到,我心里就怕怕的。”陆离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一面在尸体里翻找了起来,“唉,那个谁,我建议你赶紧告诉他,不然他把你分尸吃掉怎么办?我不想看到那么恐怖的画面。”  谢恒:“……”  陆离找着找着就烦躁了起来,一脚踹起了一具尸体,砸到了一边去。  那一边的叶倾突然发现自己能动了,但此时显然不是好的时机,只好继续装死,一面祈祷着谢恒把她这个小小蝼蚁给遗忘了。冷不防一具尸体从天而降,将她遮挡在了下面,顿时心中一喜。  她动也不敢动,浑身都发麻了,可就在这个时候,面前的尸体被挪开了,露出了一张灿烂的笑脸来。  陆离蹲在她的面前,彬彬有礼:“不好意思,刚刚没有砸到你吧?”  叶倾继续装死。  陆离伸出一只手来,扳着她的下颚抬起来,一边用手指去扒拉她的眼皮,摇头叹息道:“真是只可怜虫,被砸晕了呢。”一边提高声音喊道:“谢恒啊,这里怎么还有个普通人啊?”  叶倾:“……”  四个字形容她此时的心情,欲哭无泪。  陆离的手指在她脸上摩挲了一下,垂涎欲滴地赞叹了一句:“肉质不错,很嫩,很滑,城主大人啊,要不要一起吃掉啊?”  “不要!”  叶倾失声叫了一声,吓得花容失色,一把将陆离推开就连忙往一边躲去。另一边,谢恒还在逼问着千行,渗人的惨叫声声传来,听到这边的动静,谢恒似是不经意往这边瞥了一眼,吓得叶倾浑身僵硬。  叶倾见谢恒没说什么,当然也可能是顾不得搭理她,当即就想要爬起来逃走,却被陆离伸手按住了肩膀。  “原来你醒过来了啊,装什么晕呢?”陆离将她拽了回来,很是介意她答案的样子,有些受伤地说道:“我长得不吓人吧?不少人夸我好看,你觉得呢?”  天,她怕的是谢恒不是他啊。  叶倾连忙点了点头:“好看,当然好看,特别好看。”  “我觉得你不够真诚,你在敷衍我。”陆离很是受伤,漂亮的双眼中流露出了一些委屈来。  “没有没有,我哪里敢啊?”叶倾急得不行,却又不敢不把这个人当回事,虽然他笑容可掬,表现得也很无害,但她不敢这么想。“大哥,让我先走吧,我只是个被逼无奈的普通人,不想掺和你们和修仙者之间的事情。”  “啊,我知道你是谁了。”陆离自顾自说着,颇有些油盐不进的感觉,他凑过去向叶倾挤了挤眼睛,“你这么可爱,一定是那家伙的储备粮对不对?”  “……”  别说叶倾,就连谢恒的动作也诡异地停顿了一下。  砰的一声,千行残破的身体狠狠砸到了乱石堆里,乱石滚落,谢恒飞掠过去重新将千行提了起来,冷道:“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交代伏魔令的下否,否则……”  血污满身,衣裳不复雪白,血顺着千行的额头留下来,流入了眼睛里,他斜着眼睛看向谢恒,嘲讽地笑出声来:“你觉得……我会怕死?”  谢恒的双眼冷到彻骨。  千行的嘴里涌出血来,艰难挤出第二句话来:“不怕告诉你……我施了个小……法术,已经送回门派了。伏魔令哈哈……痴心妄——”  千行的声音断在了喉咙中,脖子往旁边一歪,就绝了声息。谢恒嫌弃地皱起眉头,将他的尸身随手一扔,就在叶倾惊恐的目光中握着重剑朝她走去,剑刃在地面划出长长印子,刺耳的声音像刀子一般割裂叶倾紧绷的神经。  “公子,谢恒公子,我绝对没有泄露你的行踪。”叶倾一边往后退去,一边摆手,“符咒之下,我怎么会出卖你呢?而且……我昨天照顾了你一晚上,对不对?”  陆离挑了挑眉,目光饶有兴趣地在两人之间来回扫动。  谢恒冷冷看了她一眼,“从头到尾,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  “就、就算我无意间引来了这些修仙者,也都在你的意料中,你根本是在等他们来,我是无关紧要的。”叶倾往后退的脚步被石头一绊,跌坐在了地上,她慌忙说:“你是沧溟城主,何必跟我一个普通人过不去呢?”  谢恒手上微动,重剑的剑尖危险划过。  “魔和人本从来势不两立,你没听到修仙者说的?”  “他们是他们,我是我。”  漆黑的重剑在半空划过,朝她当头落了下来,眼看就要血溅当场,叶倾吓得失声尖叫,紧紧闭上了眼睛,满心以为自己要去见阎王爷了。可等了一会儿,预料中的剧痛没有来临,她小心翼翼地睁开了一条缝。  一根白皙修长的手指拦在重剑下,陆离漂亮的眼睛弯成了月牙。  谢恒朝他看去:“你这是做什么?”  “这么可爱的姑娘,算了吧,你不要这个储备粮,不如给我好了。”陆离笑眯眯地抬起手指,重剑被抬了起来,“不要耽搁时间了,有人追来了。”  “耽搁时间的是你。”  “可是我喜欢她啊,我不能让你就这么杀了她。”  “随便你。”  谢恒收回了重剑,反手将之背负在背上,淡淡瞥了叶倾一眼之后就转过身去,下一刻身影化作一道青烟消失了。  叶倾瘫坐在地上,脸色苍白,浑身颤抖,因为恐惧而失去神采的双眼睁得大大的。陆离蹲下来,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嘀咕道:“真吓坏了?那大魔头已经走了,别怕别怕。”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