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神话  >  大牌神女  >  4 魔族

4 魔族

2053 2017-04-26 17:39:54
江潮从溪水里爬起来的时候,浑身湿漉漉的,乱发粘在脸上,折扇也坏了,那落汤鸡的样子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叶倾哈哈大笑了几声,心中的郁结发泄出了不少。  江潮见她毫无形象的大笑,额角青筋就是一跳,摇头忍不住说道:“你这样子,估计真的很难嫁出去。”  “我可以抱着我铸造的兵器过一辈子。”  叶倾毫不在意,然后想起了昨天的事情,又来气了,怒视着江潮说道:“你知不知道你的两丫鬟是怎么羞辱我的?她们把我从头到脚数落了一遍不说,还嫌弃我的铸剑房,这个绝对忍不了!”  那两丫鬟表现得无比夸张,还捂鼻子,搞错了没有?  她的铸剑房每日都要仔细打扫,做到一尘不染,里面的所有用具整整齐齐,连一点炭火味道都闻不到。  这方面,吴月对她的要求可谓是苛刻,就连武器架摆得稍微歪了一点,他都要皱眉头。   “现在想想,还是太轻易绕过她们了!”  “她们没见识,你就不要计较了,气坏了身子怎么办?”江潮一脸哥两好的表情,笑眯眯凑过到她身边,“现在你打也打过了,骂也骂过了,这件事一笔勾销好不?”  叶倾白了他一眼。江潮顿时委屈了起来,漂亮的双眸似是敛了水光,颇有些含羞带怯的意思。“我已经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了……你要是觉得还不够,我索性就咬一咬牙,牺牲一把色相,嗯,伺候伺候你吧?”  旁边的江九:“……”  叶倾也愣了愣,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了,然后又是一个白眼:“看看你现在这样子,我下不了嘴。”  江九:“……”  原本以为自家少爷够不要脸的,没想到这姑娘也相差不远,怪不得两个人之前能好上。  江潮斗败公鸡一样耷拉了脑袋,跳进马车里换衣服去了。    也不知道是江潮性子龟毛,还是对叶倾的性子了解颇深,马车上还带了两套衣服,就连折扇也备了一把。过了片刻之后,又是一个矜贵的公子哥了。  江潮冲叶倾抛了个媚眼,又凑了上去,“现在能下嘴了么?你闻闻,香喷喷的。”  江九:“……”  虽然每次少爷和叶倾姑娘在一起,都会无耻很多,但每一次依然会重塑他的认知。  “看着你就生气。”  叶倾嫌弃地用手挡住了江潮的脸,转身往小院里走去。江潮三两步跟上去拽住她的手臂,叹息了一声,声音别提有多温柔了:“好了,我有正事要说,你的怒气先放一放好不好?”见她顿住脚步,他才继续道:“你去把东西收一收,赶紧跟我进城去,这几日外面不怎么太平。”   “出什么事情了?”“如今这天底下三国和睦,除了魔族,还能有什么事情呢?”江潮说:“昨夜魔族在郊外和青云镇上,杀了几十个人,若不是恰好有巡守的修仙者路过,只怕一个镇的人都要被屠了。这也是我今日匆匆前来寻你的原因。”  叶倾家的这个院子,正好在青云镇外,距离说近不近,说远也不远。  魔族向来残暴嗜杀,只要一出现,必定伴随血雨腥风。偏偏他们极擅隐秘,行踪难寻,又喜欢单独行动,修仙者很难大范围地清除他们,这一点实在让人头疼得很。  也正因为如此,但凡有魔族行踪,皆是风声鹤唳。三国之中,每一个主城都会请修仙者驻扎,并且辟一个地方出来专门接纳避难的百姓们,这些地方被称之为避魔所。性命关头,就算要交一些银两,也是人满为患。不过不管怎么贵,也贵不过城中的客栈。  “修仙者没打过魔族吗?”“那几个修仙者没什么经验,让那魔族逃跑了,目前还没找到藏哪儿了。不过那魔族身受重伤,估计也跑不了多远,兴许就在青云镇周围躲着。”江潮语重心长地说道:“听我的,跟我到京城去,我给你找家客栈住着,再给你派几个护卫。等魔族被除掉了,你再回来。”  叶倾本想点头的,又想起了吴月,“不行,我不能走,师父不知道这件事,我担心……”  “你那师父神龙见头不见尾的,也许这两个月都不回来呢?”  “万一他今晚回来了呢?不行不行,我不放心。”  江潮被她气得七窍生烟,伸手往青云镇的方向一指,“你是没看见那些人死得有多惨,等你真的遇到了,怎么后悔都没有用了。我告诉你我去瞧的时候是个什么景象——一地残肢断腿,血肉模糊,一道去的人不是晕了就是吐了。”  江潮想起那个血淋淋的画面,还觉得浑身发冷,嘴里冷冷道:“你知道,魔族有巨力,他们可以徒手将人撕成两半。但这一次那些人不是被撕的,他们是被魔族啃食成那样的。”  叶倾头皮一麻,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脸色有些发白。  江潮见她被吓到了,这才缓声说道:“你一个人住在这荒郊野外不怕吗?听我的话,跟我去京城,给你师父留个信就行了。而且你看你师父那样子,能是个简单的人吗?”  叶倾自然知道师父不是简单人,但她也不知道师父有多不简单,心里没个轻重比较。  这世间所有人,都是一个关心则乱。  “我可以住在地窖里。”  江潮指着她骂道:“冥顽不灵!”  “住在地窖,小心行事,应该就没什么关系了。”叶倾说:“我还有兵器,我铸造的兵器你是知道的,那一堆砸也砸死魔族了。”  “……”  江潮被她气得一个仰倒,见怎么都说不通,心里简直无奈到暴躁。  默了好一会儿,他才说道:“这个事我们晚些再说,你自己再想想。先跟我去京城一趟,有一些兵器需要你过下手。”  “我的规矩你知道的吧?”“这是自然,你不为人铸造任何兵器,只过手加工,而且这件事还得为你保密。”江潮一扯嘴角:“说实在的,但凡有人知道那些兵器皆是你的功劳,皇家铸剑司定然连考核都省了要请你进去,也没有人敢小觑于你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