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神话  >  大牌神女  >  19 躲藏

19 躲藏

2063 2017-05-15 10:52:50
“哎,魔族在青云镇和京城肆虐,正是紧张危险的时候,我们却在说些有的没的。”叶倾嘲笑了一下自己,“我先回房歇息了。”  吴月淡淡应了一声。  叶倾站起身来,走了几步又回过头。  “你不去歇息吗?”  “嗯。”  吴月其人,霁月清风,从容优雅,疲倦劳累这种词语似乎从来跟他无关,甚至不懂什么叫做伤心难过。  叶倾不管他了,回房倒在榻上就闭上了眼睛。  想的事情多了,只是浅眠,周围的声音清晰可闻,蛐蛐儿以及鱼儿摆尾的声音,还有鸟叫。像是一直没睡着,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已经到了天明。  外面传来了吵闹声,紧接着就是砰砰的几声,只剩下了痛苦的呻吟。  叶倾本来还有些迷糊,听到这动静一个激灵清醒过来,一个翻身就往外跑去。  院外,几个人东倒西歪地躺在地上哀嚎,就连修仙者范宇的脸上也有些狼狈之色,不负之前见到过的倨傲了,他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疑惑地打量对面的白衣男子。  叶倾走过去,看了看双方:“这是怎么了?”  叶倾看见了江舟,诧异了起来,那晚她逃命正是江舟找到她,把她扛回去的。  江舟从地上爬起来,说道:“叶倾姑娘,是少爷派我们来保护姑娘的,没想到遇见了你的师父……发生了一些误会。”  吴月淡道:“鬼鬼祟祟,我自然要出手教训。”  “师父……”叶倾张口想要说什么,却被吴月打断了。  吴月看着那几个人:“多事,这里不需要你们。从这里离开,否则刀剑无眼。”说罢,拂袖而去。  叶倾根本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吴月已经走远了,叶倾看着江舟和范宇几人,也有一些不好意思,毕竟他们是来保护她的。叶倾露出一个歉意的笑:“不好意思,师父他的脾气我经常都捉摸不透,他不喜欢别人靠近院子,你们回去吧,我这里没有关系的。”  “这……”江舟还没有表示出什么,他带来的几个侍卫脸上皆是愤愤不岔,只好改口:“也好,那姑娘自己小心,我们就先离开了。”  叶倾点了点头。  江舟几人转身离开了,范宇却没有动作,他抱着剑站在原地,目光还停留在吴月消失的地方。  “范宇先生,怎么了?”江舟问。  范宇没有回答,转身就走,只是眉间依然拧着。    叶倾回了院子,就见吴月又提起鱼竿钓鱼去了,走进厅堂里,饭菜已经准备好了。叶倾有些诧异,他这是良心发现了吗,所以要对她好一点?  叶倾沉郁的心情一扫而空,喜滋滋地吃完了这顿饭,就想要去陪吴月钓鱼。  她沿着廊檐往溪水边跑去,不由自主放轻了脚步。  吴月背对着她,墨发垂落至腰迹,一动不动的样子仿若一座精美雕像一般,还是冰块雕的。鱼线一颤,飞快地动了起来,逐渐拉紧,他却恍若未觉,幽幽凝望着溪水。  叶倾顿住了脚步,凝视他的背影良久,转身往铸剑房走去。  她点燃了炉火,继续折腾昨夜的那块材料,偶尔抬起头往窗外看一眼。她一直锤炼着烧红的材料,渐渐成了型,依稀能看出是一把短剑的模样。  吴月一直坐在溪边,一动不动,淡金的阳光落在水上和他的发上身上,鱼线重新静了下来,她的心也静了下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叶倾刚停下捶打,要将短剑送入炼炉的时候,心中蓦地一颤,短剑便落在了地上。  一种巨大的不安突然涌上了心头,她猛地抬头朝溪边看去,那个白衣身影已经不见了。  叶倾冲了出去。  一声巨响响彻天地,连地面都狠狠震了一下。  “吴月!”  叶倾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将小院里里外外找了个遍,也没有找到吴月。  “吴月你在哪儿?”  叶倾狠狠一咬唇,就要往院外跑去,吴月的声音却直接传入了脑海之中——  “不要出来,去地窖里待着。”  地面又狠狠震了几下,叶倾一个踉跄扑倒在了地上,抬起头的时候她终于看见了吴月。  百丈之外,吴月正在和一个玄色身影对峙着,打得不可开交,两个人化作一道残影,随着两人快速的交手、碰撞,响彻惊雷,地动天摇。  叶倾睁大了眼睛,那玄色身影正是前不久才找过她麻烦的谢恒,这两天她一直期望着他重伤不治,没想到竟然如此生龙活虎,还找上了门来。  “叶倾,还不快去?你再瞪多久,也帮不上半分忙。”吴月的声音又传来,“我能应付。”  叶倾急忙从地上爬起来,可就在这个时候,谢恒的目光扫了过来,落在了她的身上。  叶倾猛地僵住,手足冰凉,遍体身寒。  不过很快,谢恒的目光又移开了,他似乎并没有看见她。  叶倾转身往屋中跑去,那是一个隐秘的角落,她蹲下来在地上摸索了一下,将地板揭开就跳了下去,随着地板合拢连一丝缝隙都看不见了。  点燃烛火,她背靠墙壁之上,这才敢大口喘息了起来,后背已经被冷汗湿透了。  过了会儿,叶倾望着四周惊异了起来,以前没有发现这地窖有什么不同之处,此时才察觉此处仿若与世隔绝——外面的激烈打斗声、地震,都被摒弃得干干净净。  她的心跳剧烈,依然忐忑担忧。  吴月还在外面。  她紧紧盯着地窖的出口,眼睛盯得发酸才肯眨一下,从来没有哪一刻像此时这般漫长难熬。  蜡烛渐渐烧尽,火焰狠狠颤抖了一下,地窖里陷入了漆黑之中。叶倾这才回过神来,重新点了一根蜡烛,可是出口处依然没有半点动静。  第二根蜡烛也燃尽的时候,叶倾终于坐不住了,爬上了梯子。  就在这个时候,入口处微动,从外面打开了。  叶倾的心口猛地一缩,脚下踩了个空,身子往后仰去,霎时天旋地转,一只手扣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拽了起来。  心跳霎时失控,就要冲喉而出,直到她对上了那种清冽宁静的眼睛。  脚下还没踩实,叶倾就扑了过去,紧紧抱住了吴月的腰,将脸贴在他的胸膛上。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