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神话  >  大牌神女  >  23 谁在算计谁

23 谁在算计谁

3093 2017-05-19 08:31:00
谢恒是什么样的人?  就两次相遇看来,他都绝对是个强势到冷血的人,从来不把人类当回事。当然他说话还算算数,不过谁能确定他不会翻脸呢?叶倾已经算计过他一次了,若不是他重伤还需要她,大概她已经没命了。  叶倾不会把期望寄托在他大发慈悲之上,他和吴月结了私仇,要找的铸剑师根本就是她。  指望着这个救命之恩是个笑话,不如她先下手为强。  路过小摊的时候,叶倾还停下来买了几个包子,填饱肚子,有了力气,心里也踏实一些。  一个时辰之后,青竹院到了,叶倾一路进了院子径直就往有地窖的那间屋子走去,千行等人很快就跟了进来。她自然不能够直接说出地窖的机关,慌忙一个转身,就冲几个人摆了摆手:“你们做什么?这里没有你们要找的人!”  千行心领神会,说:“多谢姑娘相助,为了避免误伤,姑娘先行离开吧。”  叶倾忍不住一勾嘴角,嘴里依然说道:“你们别乱来啊,我告诉你们,这个院子就是我家,这里真的没有你们要找个人,也没有任何可以藏人的地窖。我说得都是真话,绝对不骗你们!”  这下子,不仅千行笑了,其他几个白衣修仙者也忍俊不禁。  叶倾一边倒退着往外走,一边特别真诚地强调道:“请各位修士们一定要相信我,我绝对没有窝藏魔族!”说完这些话,她拔腿飞奔了起来,再一次往京城的方向而去。  除了京城,她已经找不到别的藏身之所了,现在要做的就是离青竹院越远越好。  叶倾的眼睛在风中酸涩不已,那些修仙者们跟谢恒一动手,只怕青竹就保不住了——她生活了那么多年的地方,拥有那么多回忆的地方,就要成为一片废墟了。  变故徒然而生的时候,叶倾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她的被一股子大力猛地拽了回去,再狼狈地跌落在地上,她还有些难以置信。  她又回到了青竹院里面。  叶倾抬起眸子的刹那,睁大了眼睛。  院子里的白衣修仙者或多或少带着狼狈,一身玄衣的高大男人从屋子里大步走了出来,随着他的脚步,院子里的气氛顿时冰冷凝固起来,那一身如夜的玄衣,仿佛敛尽了这世间的黑暗。  他身上哪里还有昨夜半分虚弱和狼狈?沉稳如山,龙行虎步,整个人仿若一张蓄势待发的弓箭一般。  谢恒似是不经意地扫了叶倾一眼,叶倾浑身发冷,如坐针毡,连忙道:“不关我的事!你既然下了符咒就应该知道,我说的都是真的!”  修仙者们看不惯谢恒欺负没修为的普通人,千行顿时冷笑了一声:“堂堂沧溟城主,就算是在魔族之中都是顶尖的存在,竟然还要恐吓一个凡人,你难道一点也不觉得羞耻吗?”  沧溟城主?  那个传说中无恶不作,饮血如水,吃凡人脏器,凌虐凡人女子,还喜欢收集眼珠子当藏品的——沧溟城主?  叶倾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怪不得……怪不得他之前要告诉她名字,原来不是自我介绍,而是为了试探。只可惜她是个有眼无珠又没有见识的,哪里知道沧溟城主叫什么名字呢?  可是他的伤怎么好得那么快呢?还是说他这次也在硬撑着呢?  “羞耻?为什么我要这么认为?”谢恒负手而立,轻蔑道:“你们凡人都那样编排我了,我若不做点什么当做回报,这个黑锅不是白背了?”  叶倾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往水缸后面躲去,自欺欺人地以为只要谢恒看不见就会把她忘记了。千行的声音在这个时候传入了耳中,他快速说道:“姑娘,速速离开这里。”  叶倾欲哭无泪,他以为她不想离开吗?  千行说:“一会儿开始动手,我就解除结界,你趁乱赶紧去京城里,不管这天下再怎么乱,京城永远都是最安全的地方。”  叶倾点了点头。  叶倾绕到了屋子后面去,从溪水中淌了过去,打算一会儿结界破了就从这里出去——虽然身上会被打湿,但只要不出现在谢恒的目光底下,她就觉得轻松了不少。  她身上带着符咒,这些修仙者怎么找来这里的她还算好开脱,只是谢恒信不信就不知道了。  下一刻,叶倾悲剧地发现,这都还没开始打,她为什么就假定了修仙者要失败呢?  她对谢恒哪儿来的信心啊?简直是莫名其妙!  就在这个时候,伴随着轰隆的声音,突地狂风大作,就连溪水也翻涌了起来,叶倾一个没留神差点就滑倒了,在水里扑腾了一会儿才站起来,嘴巴和鼻子里呛了好几口水。  她攀着旁边的岩石剧烈咳嗽,所有的声音都在打斗的巨响中消弭。  竹林剧烈摆动,毫无章法,一根根细细的竹子在摇晃中弯曲断裂,有一根直直朝叶倾砸了下来,她慌忙躲到一边去,脚下一滑差点要摔了。  呵呵。  一声天真到邪气的轻笑声,仿佛贴在她耳边发出的声音,寒气从背脊骨升起,冰冷了四肢百骸。  叶倾慌忙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任何人。  她想起千行所说的话,伸手试了试,果然没了结界,她大喜过望,爬上岸就想要逃离这个地方。谁知道才刚迈了两步,身体就不受控制地栽倒在了地上,她惊恐地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房屋轰然倾塌,碎石尘土朝四面八方飞溅,簌簌坠入溪水中。  没有了房屋的遮挡,叶倾不得不暴露在了人前,趴在地上的姿势很是狼狈。不过不管是谢恒还是修仙者们,都没有空朝她这边看上一眼。  几个修仙者很是狼狈,为首的千行也不例外,已经是以数对一了,竟然还是这种局面。  谢恒利落迅猛的出招,完全看不出一些颓势,几乎是游刃有余的。  一时间,局势几乎是一面倒的。  千行祭出了本命法宝,光芒大作,无形的气波朝四面八方荡去。他挥剑朝谢恒冲了过去,身形鬼魅一般难以捉摸,冷冷喝道:“原本以为沧溟城主多少算个豪杰,没想到却用这样的方法诱我们入局。”  谢恒重伤?虚弱?  呵,信了这个消息的他们,真是一个笑话!  几个修仙者一拥而上,有规律地变换出招的位置,这是一个玄天宫创立的阵型,他们在这个阵型里的所有法术,威力都将是之前的数倍之多!  “鱼饵放在哪儿是我的事,要不要上钩是你们的事。”谢恒嘲讽地勾起了嘴角。  “卑鄙!”一个修仙者大叫道。  “呵。”谢恒只是冷笑了一声。  那个修仙者顿时有些恼羞成怒,脸都涨红了——只准他们乘人之危,不能让人请君入瓮么?  他被包围在了中央,修仙者们交错的身影令人眼花缭乱,快到捕捉不到。猛烈的法术攻击仿佛无处不在,从四面八方朝他劈头盖脸而来,却砰砰撞在了他的护身结界之上。  谢恒抬手虚握,流光从手中划过,缓缓生长蔓延开来——那是一把通体幽黑的剑,还是重剑。  剑身通体幽黑,连一丝光泽都没有,看起来沉重而蕴含无穷力量,被谢恒拿在手中却像是轻飘飘没有重量一般。随手一挥,排山倒海的力量便朝四周扩散压迫而去,就像是海上骤然掀起的潮汐一般扑面而来,明明看得见却难以抵挡。  修仙者的阵型一下子就乱了,千行的脸色也难看了起来。  “就这么点本事,也想要留下我的命,不自量力!”谢恒挥剑横扫而去,如此简单的一招,甚至速度也很缓慢,给人一种可以躲过的错觉。  可是下一刻,修仙者们发现,随着谢恒这一剑挥出,所有人都动弹不得了——就好像是被扔进了海水里面,被密不透风的海水包裹了起来,不断压迫他们的身体几乎到变形,五脏六腑都被碾碎了一般。  一个修仙者恐惧地睁大眼睛,重剑已经来到了头顶,一剑划了下来。  滋的一声,猩红的血液喷发。  修仙者整个人从中被劈成了两半。  在场众人如坠冰窖,恐惧骤然降临。  叶倾死死闭着眼睛根本不敢再看一眼,终于迟迟明白了过来。她被谢恒给算计了,谢恒从头到尾都没有信任过她,一切都只是为了引来这些修仙者而已!  她心中一片冰冷,恐惧得浑身颤抖。    谢恒面无表情,随即又挥出第二剑……  “除魔卫道,人间大义!”千行冲了过去,本命法宝祭出,竭尽全力挡住了这一剑。  重剑朝他压下,似千万重山峦轰然压来。  千行吐出了一口血来,双眼通红,愤怒道:“我们人族与你们魔族水火不容,恨不得杀之而后快,遇见了拼尽全力便是,就算你觉得是自不量力,也是我们破釜沉舟的决心!”  谢恒睨了几个狼狈的修仙者一眼,讥笑:“那便让我看看。”  “谢恒,你以为你赢定了吗?没那么简单!”  千行猛地推开重剑,往后飞掠了几步,一把抹去唇边的血液。耀眼的光芒从掌心绽开,他张手握住了掌心之物,抬起手来——那是一块晶莹剔透的令牌,像是玉做的,即若透明流转着慑人光华。  “伏魔令!”  修仙者们大喜过望。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