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神话  >  大牌神女  >  18 不可或缺

18 不可或缺

2120 2017-05-14 09:03:06
夜沉如水,烛火在墨蓝中轻颤。叶倾端着烛台回到了房间里,往睡榻上一躺,盯着屋顶发起呆来。叶倾顺手拿了几本书来翻看,但完全静不下心,辗转反侧,也没有一点睡意,最后只好披衣而起,踏着月色前往她的铸剑房中。屋中摆放了三口木质大箱子,里面装的皆是铸剑常用的一些材料,不管是铸造灵器还是普通武器的都有一些。铸就灵器用的材料不仅价格贵,还很难买到,她这里的都是江潮帮忙找来的。一般叶倾是舍不得用的,她要好好铸一次灵器,都会先拿普通材料练习,直到心中有了把握,才会拿灵器材料动手。叶倾挑了一种材料,就扔进了铸剑炉里面,火势轰然而起,将材料吞噬了去。啪的关上炉上小门,她拖出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月华如练,竹林和屋顶似乎都落了一层霜白,粼粼波光倒影,绿竹和灯火在水中飘摇。此时此刻的绿竹院仿若沉浸在一片水波月色之中,宁静幽深。一杆鱼竿微晃,扰乱了她如水的心情。白衣男子静静独坐,廊檐下的灯笼昏黄,落在他身上染了些暖意,就连那冷淡的侧脸线条也柔和了不少。叶倾收回目光,盯着自己的手指发呆。她算了算时间,将里面烧红的材料拖了出来,拿起铁锤开始一下一下敲打了起来。单调枯燥的动作,重复一遍又一遍,她的全副心神都在材料和铁锤之上,专注而心无旁骛。每一次拿起铁锤的时候,她的脑袋里就只剩下铸剑两字,再也不想其他的事情了。是以,每一次心慌意乱、压抑烦躁之时,她都会呆在铸剑房里面。叶倾一次一次捶打,又一次一次材料送入铸剑炉中,每一次抬起眼睛的时候,白衣男子都还坐在那里。衣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湿透了,她沉浸其中,忘记了时间。也不知道什么时辰了,她再一次关上铸剑炉的小门,抬起手擦汗的时候,月下垂钓的白衣男子已经不见了,只有溪水幽幽。鱼竿放在那里,木桶也还在旁边,人不见了。她心中微慌,将布巾甩下就要往外走去,打开门的时候,一片雪白直直撞入了眼帘。叶倾急急顿住脚步。吴月站在门口,高大欣长的身材将门口挡了大半,他垂眸朝她看来,眸色漆黑,长而浓密的睫毛在眼底覆下一弯阴影。屋中的火光 映照之下,他的神色被衬得有些温柔。叶倾一愣之下,缓缓抬起头,目光从他的胸口往上,再是下颚,再是他的眼清冽如水的双眸。她抿唇,轻声问:“你怎么来了?”“来看看你。”“有什么好看的?你知道,铸剑一向无聊。”“那你为何还喜欢做这么无聊的事情?”吴月的目光越过她,落在屋中的铸剑炉以及武器架之上,略一停顿,转过身说:“去吃些东西吧,我准备了一些清粥。”叶倾点了点头,清洗了一番之后,就去了对面的厅堂里。八仙桌上摆放着鱼肉粥,还冒着热气。从昨日下午回到青竹院到此时,叶倾就没有吃过东西,憋了一肚子的气和委屈,此时闻着这清香味,突然就饿了。她拿着勺子吃了几口,唇角抑制不住地向上弯了起来。光看吴月的外表,那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真是想象不出他煮饭烧菜是什么情形。小的时候,吴月做饭的时候更多一些,后来她长大了,他便很少动手了,渐渐离家的时候也多了。叶倾吃完粥,将碗筷收拾了之后,沿着廊檐往溪水边走去。不如所料,吴月还在钓鱼,寂夜沉沉,竹影婆娑,霜白的月华落了满身。叶倾的心里泛起柔软来,在他身边坐下,将脑袋轻轻靠在他的肩膀上。吴月微微侧头,看了她一眼,任由她靠着。“铸剑对旁人来说,大概都是无聊的,就像我看你钓鱼一样,也觉得无趣得很。”叶倾轻声说道:“你为什么这么喜欢钓鱼呢?”“因为我无聊啊。”“……”叶倾的嘴角一抽:“你这是在讲冷笑话吗?”“不是。”叶倾忍不住笑了。静谧、幽深,她依偎着他,心里也是一片宁静,偷偷泛着丝丝的甜意,不敢让他知晓。“你之前问我,为什么会喜欢铸剑这样无聊的事情,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说:“从我第一眼看到兵器,我就为它着了迷,从我第一次听说铸剑师,就无法自拔了。”吴月凝望着泛起涟漪的水面,听她说话。“就好像,我就是为了铸剑而生,本能为之痴狂,此生都不能没有它。”她无法想象不铸剑的日子。“所以我完全不明白你的意思。”吴月沉默许久,终于开口:“等你明白,就晚了。”“吴月,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什么?”“你将我救回的时候,我五岁,我记得那时候你大概二十五六了?”叶倾扳着手指头算了起来,“这么算的话,现在你都快四十了。你的终身大事不操心吗?”吴月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愣了一下,说:“终身大事?”“你没想过?”“没有。”“常人在你这年纪,都当爷爷了吧。”叶倾偷偷笑了起来,可耻地窃喜起来,“难道你以后也不会娶妻生子吗?”吴月摇了摇头:“不会。”“那岂不是说,你会一直陪着我了?”若这样的话,只要她也不成婚,两人不也算是在一起了吗?不越雷池的那种,在一起。叶倾弯起唇角,不过很快又想到了另一件事,神色渐渐又沮丧了起来。她咬了咬唇,说道:“可惜你不会变老,而我终将老去。”吴月望着水面,轻轻嗯了一声,算是肯定了她的猜测。月色清冷,似乎也惆怅了起来。“随着时间过去,我会长出皱纹,头发变白,佝偻起后背,开始被病痛折磨……凡人的一生都是这样吧?”叶倾轻轻叹息,“你会嫌弃我吗?”“不会。”“可是我会嫌弃自己。”吴月的时间永远停留在此时,他将看着她如何垂垂衰老,目送她死去。听着她自怨自艾,他有些无可奈何地笑了笑,说道:“世间万物,都不要强求。”嗯?她眨了眨眼睛,姑且算是……安慰吧?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