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神话  >  大牌神女  >  5 铸剑师

5 铸剑师

2041 2017-04-27 16:31:35
否则,昨日那两丫鬟怎么敢那样对她不敬呢?  这年头,锻造普通兵器的人只能叫做铁匠,而能做出对付魔族兵器的人,尊称为铸剑师。  叶倾,就是一个铸剑师。  “你忘记了,我师父他不准。”叶倾叹息了一声,“其实帮你加工这些兵器也不该的,我根本不敢让他知道。”  两年前,她送给了江潮一把短剑,不小心让吴月知道了。  叶倾被关在屋子里反省整整一个月不说,之后半年吴月都没有给她一个好脸色。不仅如此,吴月还去找江潮把匕首抢了回来,把江潮打得就剩下一口气。也就因为此事,江潮他娘江夫人,怎么都看叶倾不顺眼了。  但到最后,叶倾都没反省出来了什么,反而生出了些叛逆的心思。  “你师父的要求,对一个铸剑师来说真是不可理喻。”江潮想起吴月就没什么好脸色,“他到底是你的师父还是你的仇人啊?瞧瞧,让你为难成了什么样。”  为一人铸剑,不过只能对付寥寥魔族,可若是为更多人铸剑,则是保护天下黎明百姓。  叶倾心中有沟壑,有志向,可是吴月说什么都不准。  叶倾一头雾水,江潮更是无法理解。  叶倾想起这些糟心事,心情也低落得很,当即就摇摇头说:“不说这个了。”  “好。”  “对了,昨天那两个丫鬟,让她们来给我打下手吧。”  叶倾露出了恶劣的笑容。  江潮知道她要使坏了,嘴角一抽。  叶倾带好了铸剑用的一些工具,将之扔给了江九,这才上了马车。   江潮无疑是个会享受的人,但从这个马车就能得知几分。  马车里宽敞华美,用料还是上等的紫檀木,就算不用任何熏香,也透着淡淡香味。里面一应摆着靠枕和座垫,又铺就锦罽,中间放了一个小案几相隔,上面摆放着精致可口的糕点水果。  江九给两个人煮好茶,就到外面去和马夫一起坐着了。  叶倾喝了一杯茶,还没说什么话,就见江潮又朝她投来了怨念的目光,当即又是一头雾水。  “倾倾啊,你真是牛嚼牡丹不懂欣赏,你可知这是上好的雨前龙井,还是陛下赏下来的贡茶。”江潮摇头叹息,“你那一口就是多少银两你知道吗?”  “不知道。”叶倾说:“茶水就是拿来喝的,我喝下去不就行了?”  “……”  “若你不补充最后一句,倒还能唬住我。但你偏偏要提银两,败坏了你所有的风雅。”  “不用银子衡量,怕你不知道有多好。”  江潮被她一噎,有些郁闷地摸了摸鼻子。  有些事情他必须要承认,他活了近二十年,女人方面一直都无往不利,受尽追捧和爱慕,偏偏在认识叶倾之后处处碰壁。不过也正是因此,他才对叶倾另眼相看起来,从而成为了不错的朋友。  这一点,充分说明了男人就是贱骨头。江潮更为挫败的是,叶倾昨日被丫鬟那样打脸,只是揍他一顿就算了,竟完全看不出半分伤心的意思。……马车骨碌碌前进,朝着京城而去,一路上的行人逐渐多了起来,皆是背着包裹、拖家带口要去城中避难的百姓们。  城门的守卫特别严密,来往进出的人都要进行检查,以防有魔族企图混进去,旁边还站了几个白衣飘飘的修仙者。  马车越过排队的人群直接驶到前面的时候,等待的百姓们顿时就乱了起来,朝马车投去了愤愤不平的目光,小声唾骂起了这些城中的权贵富豪们。抱怨声音嗡嗡不断,就连官兵也吓不住他们。  涉及自身安危,平日里对权贵卑微避让的百姓们,也容易脾气上头。  江九扬了扬手中的令牌,侍卫立刻恭敬地放了行。  “大人,这些日子还请不要随意出城了。”侍卫说道:“城外不怎么太平,除了昨夜之事,先前又在别的地方发现了几处……”  江潮眉头一皱:“知道了。”又问:“什么时候关城门?”  “酉时。”  江潮略一颔首,将小窗关上了。  京城的街道上依然繁华热闹,行人络绎不绝,只是人们言谈和脚步之间都透着焦虑,而兵器店周围来往的人尤其多,还有人因为购买兵器而争吵、大打出手。巡逻的侍卫多了起来,并且每一队都有修仙者同行。  整个京城的人或事物,都笼罩上了一层阴翳。  “这些百姓,难道不知道普通兵器对魔物没用吗?”  江潮说:“知道又怎么样?灵器他们买不到,修仙者手里的灵器暂且不提,铸剑司所出的灵器只供朝廷军队使用,这两年来铸剑司日夜赶工,也不过配备给了一万将士而已。”  能杀死魔族的特殊兵器,被称为灵器。  “他们就是买个安心而已,有兵器在手,胆子多少也大些。”  而叶倾大概是最有铸剑天分的人了,当初她送给他的那把匕首,被一个修仙者瞧见了,顿时惊为天人,千方百计想要江潮引荐一下,结果就和江潮一道被吴月打了个半死,夹着尾巴灰溜溜地走了。  就算叶倾不亲自铸剑,只要把成品兵器给她经手加工一番,完全不比铸剑司出的那些灵器差。只是这些加工的兵器有个毛病,就是不经用,用上一两个月就会废掉。  不过应急的话,完完全全够了,更可况也不是随时能遇上魔族的。  “倾倾,这次就拜托你了。”江潮叹息了一声,“不过对于你师父的这些莫名其妙的要求,你还想要妥协多久呢?”  叶倾露出了些迷茫的神色,摇了摇头,老实说:“我也不知道。”  这人世间,不管是普通的打铁匠,亦或者铸剑师,不管多痴迷于此,都不希望自己的作品只是拿来观赏。  兵器,是拿到手中用的。  不能使用的兵器,就算再惊艳超凡,也是枉然。  “我师父他……”叶倾叹了一口气 ,没有往下说,“算了,暂时就这样吧。也许他是觉得我技艺不精,先不让我去给他丢人呢?”叶倾给自己找了一个最合适的理由和借口,来说服自己。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