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神话  >  大牌神女  >  2 叶倾其人

2 叶倾其人

2145 2017-04-24 15:59:11
叶倾内心翻滚的洪荒之力就快要压不住了。她爱怜地摸了摸刚完成的作品,心道:你的运气实在不错,才刚出炉就要见血了,如果她再叨叨下去的话——我向你保证,一定用你劈死她。“……再说了,这女子都讲究姿态礼仪的,站要端庄,行要优雅,其余暂且不提,就这两个姑娘就差得远了,更别提什么琴棋书画了。”珍珍摇头补充了这几句,不过与其她说是在对叶倾指点,不如说是轻蔑更合适。“不过姑娘也别太过忧心,配我们少爷你是配不上,京城的少爷们你配不上,但是普通人家还是可以的。”小莲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双手一拍掌,点头说:“对对,依我看的话,城外那个拉车的马夫就不错呢,虽然瘸了一条退,但技艺很是不错,不少人都找他拉车。”“啊对了!”珍珍又想起了什么,指着地面的玉佩道:“这个玉佩虽然做工粗糙,但质地成色很好,拿去还能换几个钱当嫁妆呢,姑娘记得捡起来,可别糟蹋了。”砰的一声响,叶倾突地将斧子砸在了案板上。小莲和珍珍吓了一大跳,嘴巴顿时闭上了,当她们望向叶倾的时候,心里不详的预感浮了起来。叶倾提着斧子往前走了两步,一脚踩在了那块玉佩上,再抬起脚的时候,玉佩已经碎成渣渣了。她叶倾可是立志做这天底下第一铸剑师的人,这两个丫鬟无知又愚蠢,嘲讽她们一句,不仅没听出来还被当做是夸赞了?叨叨这么久还不闭嘴。“说够了?”叶倾的身量在女子中们来就高,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两丫鬟,此时一笑,嘲讽而冷漠,让人心生出距离感来。两个丫鬟没想到她会变脸,呆愣了一下。“你们以为我多稀罕你们家江大少爷?当初要不是他死皮赖脸缠着我,我根本不想搭理他。”叶倾抬手一指门外,“滚吧,不要脏了我的地方。”珍珍回过神来,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先前还以为至少是个知道廉耻的,现在看来,不过泼妇一个!”“对,泼妇!”小莲立刻接口:“刚刚说错了,就凭你这样子,那拉车的马夫都懒得看你一眼!”叶倾提着刀就朝两丫鬟大步走去,吓得两人花容失色,撒腿就往外跑去,再顾不得什么身份面子了。两个丫鬟哪里见过这样野蛮不讲理的人,还是个姑娘家,根本就没有辙。还没跑多远,斧子就从两人中间飞过,砰的一声钉入了前面的地上。珍珍和小莲煞白了脸,腿上一软就跌坐在了地上。叶倾大步走过去,飞起两脚将两人踢飞,伴随着尖叫,噗通一声,落入旁边的流水中。“你们来之前也不先打听打听我叶倾是什么人,我脾气好是没错,但被人欺负到头上了,也不是个软蛋!呵呵,其实你们夫人让你们来,是怕我心有不甘,特意送来给我出气的吧?”叶倾抬起下巴,示意了一下大门,“行了,现在我气也出过了,若我哪天想起这事儿气又不顺了,再登门拜访。现在,你们可以滚了。”“救命、救命啊……”“你这个野蛮泼妇……”两个丫鬟尖叫着在水里扑腾,大喊着救命,一边骂着叶倾。叶倾双手抱臂,居高临下睨了两人一眼,刚要转身走,就看见地上落下的簪子,眼角一抽,抬脚就踩了上去。“送我的东西还想要拿回去,告诉你们家江大少爷,没门儿!”这溪水淹不死人,不过半人高而已,两个丫鬟扑腾了一会儿之后就发现了,狼狈地从溪水里爬起来,垂着脑袋就像是霜打了的茄子。她们的眼前出现一片雪白的衣摆,紧接着就听到了一个清冽的声音,责备了叶倾。“你不该把她们丢进溪水里。”只是一句,语调就这般动人心弦,在此之前,她们从未听到过这么好听的声音。珍珍顾不得害怕了,抬起目光追了过去,那个男人恰好越过她们朝叶倾走过去,只能看见一个修长的背影,墨发如云,雪色的衣裳不染俗尘半分。只是不经意路过,就强势侵占了所有目光。因为这个白衣男子的出现,这个简陋的小院似乎也跟着清贵了起来。两丫鬟看直了眼睛,同时也羞愧尴尬了起来。她们竟然在如此狼狈的时候,见到了这么个谪仙般的人物。“她们两个来找我的晦气,你觉得我做错了吗?”叶倾嘟囔了一声,“师父,你可不能是非不分啊。”什么?师父?怎么可能……珍珍张大眼睛嘴巴,叶倾的师父不是应该是个脏兮兮的打铁匠吗?小莲迷恋地看着这个背影,但只想一想到这个白衣男子跟那不要脸的叶倾有关系,嫉妒不甘就汹涌而来。“喂,这位公子,你这等品貌怎么收了这样一个不讲理的女人当徒弟呢?走出去,别人会笑话你的。”叶倾惊讶地看了小莲一眼。小莲挺起胸膛,得意洋洋起来,一面羞涩又期待白衣男子的回答。白衣男子微顿脚步,没有回头看那两丫鬟一眼,漫不经心地责备叶倾:“你什么时候做事才能干净利落些?这种人直接扔外面或者一刀杀了,不要脏了我的溪水。”这话说得不仅嫌弃,还很旁若无人,根本没把两个小丫鬟放在眼底。珍珍和小莲张大了嘴巴,迟迟明白了过来……原来,他刚刚说的那句“不该把她们丢进溪水里”是这么一个意思啊!两人不可置信地僵硬在了那里,方才还是一脸看戏表情,现在就剩下恼怒了,张嘴又要说什么,就见叶倾捡起地上的斧子不怀好意地朝她们看去。两人顿时顾不得尴尬和愤怒,踉跄着就往外逃命了,活脱脱像是火烧了尾巴一样。“师父,你吓到她们了。”叶倾提着斧子走过去,弯起眼睛笑了起来。白衣男子慢慢看了她一眼,说道:“是你吓的,不是我。”男子长了一双极其漂亮的眼睛,清亮而通透,仿若倒影在水中的月光,落在人身上的时候,似有清风拂过,带来点点凉意。他的身量极高,就连叶倾这种在女子中鹤立鸡群的站在他面前,都显得娇小无比。他的腰间,佩戴着一短一长两把剑,短的那把上面刻了两个字:吴月。他的名字,就叫做吴月。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