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神话  >  大牌神女  >  22 不出卖你出卖谁

22 不出卖你出卖谁

3103 2017-05-18 08:53:02
谢恒逼视着她的双眼,冰冷的审视压迫着她的每一根神经。  她双眼中的色彩渐渐褪去,可又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用着最后一丝清明,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被扼住的呼吸骤然解脱,她捂着脖子大口大口喘息,身体蜷缩了起来,许久眼前才恢复了清明。生死关头走了一早,她浑身都抑制不住地颤抖,身上阵阵发冷。  “我只是看你发烧了,想去打些水来。”  他动作缓慢地直起身来,“为何不点灯?”  “怕、怕惊醒你。”  他往后靠在椅子上,轻轻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了。  叶倾平息了一会儿,见他也没有反对的意思,这才爬上梯子出去打水。  黎明依然没有来临,那种诡谲暴乱的天气消失了,天地间恢复了往日的宁静,没有那种让人不安亦或者不详的气息了,清亮的月光悠然洒落。叶倾伫立在廊檐下,望着月亮双手合十,闭眼祈祷吴月平安归来。  她打了一盆水,端到了地窖里。  谢恒靠在椅背上,凌乱的发丝汗湿贴在脸颊上,那双锐利冰冷的眼睛阖上了,染血的绷带以及粗重的呼吸,无不给人一种安静到虚弱的错觉。  叶倾将盆子放到桌上,拧了布巾给他擦拭,他似乎有所察觉,目光透过睫毛间隙看了她一眼,又重新阖上了。  良久,他泛白的薄唇动了动,说:“你去城里,再买些药回来。”  “修生堂吗?”  与普通的医馆不同,修生堂里的药物,是专治各种法术伤害的,不管是仙术还是魔力。所以那里进出的都不会是普通人,偶尔也会有魔族混进去。  修生堂只管赚钱,才不管顾客是什么种族的,皆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修仙者曾经表示出不满,修生堂却义正言辞道“我们只是个卖药的,没那么神通广大看穿魔族的伪装”,气得修仙者们牙痒痒。  “嗯。”  他轻轻嗯了一声,就再也没了反应,好似又昏睡过去了。  叶倾望着他,心里狂跳了起来。  “那我就去了哦。”叶倾轻声道。  许久许久,他才又嗯了一声。  叶倾松了一口气,转身刚要走,手腕被扣住了,她愕然地回过眸去。苍白的手指微动,在她的手腕上落下了一个血色的图案,很快就消失不见。  谢恒放开她,重新阖上了眼睛。  天已破晓,叶倾走出青竹院的时候长长舒了一口气,快步往京城而去。  一路上多是萧条之景,树木草丛东倒西歪,城门口分外冷清,除了把守的士兵和两个修仙者之外,只有寥寥几个人要进城,神色狼狈而惊慌。  修生堂里的人分外多,叶倾进去的时候好几道目光从她身上掠过,她找了个角落默默等待,一边听几个修仙者的交谈。  “昨天那动静也太大一些了,也不知道是哪位高人雷霆出手,”一人开口感慨,语气敬仰到敬畏,“竟然引发了天地异象。”  “是啊,不过后来我去查看的时候,只发现了魔族的气息,真是奇了怪了。”  “那只能说明那人的气息到了收放自如的境界,不是我们能够看透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年轻英俊的白衣男子走了进来,大概也是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开口说道:“昨天可不是一场战斗,而是两场。不管是第一场还是第二场,都透着一些古怪。”  “千行师兄。”  “千行,你怎么来了?”  修仙者们站起来,冲他行礼。  来人正是玄天宫首座大弟子,千行。  千行说:“京城接二连三出事,不管是宫主还是三大长老都不能坐视不理,派我前来除魔。诸位,你们的伤势还好吧?”  “没什么,只是没能拦住那两个魔头……”  堂内的修仙者们颇为汗颜,只觉得颜面无光。  “你刚刚说古怪,古怪在哪里?”  千行正要说话,耳边突然捕捉到了一个声音,很小很轻,却引起了他的注意,他立刻寻声望了过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正背对着他与修生堂店里的伙计说话。  “……这个图案是什么意思啊?虽然只是匆匆看了一眼,但应该没有画错的。”叶倾回忆着被画在手腕上的那个图案,又拿着笔在纸上面添了两笔,“这样呢,大哥你再帮我看看?”  那伙计只是摇了摇头:“你这是什么鬼画符?看不懂。”  “哎,到底是什么邪乎玩意啊?”  叶倾愁眉苦脸。  “你去问问修仙者吧,兴许他们知道一二。”  “可是……”  “姑娘,你那个图案可否让我看看?”  白衣青年不知何时走了过来,笑容温和,见叶倾点头之后,才伸手拿起柜子上的纸张一看,这才缓声说道:“若是我没记错的话,这是一个符咒——被下咒的人若说出不利对方的话语,就会心痛如绞。”  叶倾舒了一口气,说:“多谢。”  千行却像是看明白她的想法一般,微笑起来:“这种心绞痛与寻常不太一样。若这个符咒下在修仙者身上,除了受些苦之外,并无大碍,可若是一个凡人,下场大概就是活活痛死了。”  “原来如此。”叶倾拍了拍胸口:“那还是挺可怕的。”  伙计打包好了药材,噼里啪啦拨弄着算盘,抬起头的时候那双眯成一条线的眼睛里似乎有精光闪过。“灵愈膏两盒,固元丹十颗,养气丸一瓶,一共是一百六十两银子。”  叶倾被吓到了一般瞪大眼睛:“什么?这么贵,你这是抢钱吗?”  她的声音太大,以至于堂内不少人朝她看了过来,她还恍若未知。  伙计用看土包子的眼神看了她一眼,“如果买不起请出门随便往哪边拐,不要挡着我们做生意。”  “你!你休要侮辱人!谁说我买不起了?”叶倾激动地指着伙计,“不过这点东西,就要将近两百两银子,你坑谁呢?”  “修生堂开了几百年还从来没有谁嫌弃价格太高,先前看你说话还以为你是个懂的,现在看来不过一无知村女,没见过世面!”伙计被气得脸色都青了,“按照你的描述,那个人受了重伤,是要等这些药去救命的!你以为你买白菜啊?几文钱全部打包带走?”  伙计用鼻孔看人,冷哼了一声,伸手就要将打包好的药物收回去。  叶倾脸色一变,扑上去就要抢。伙计愣住一下,大概也是没想到在修生堂里还有人敢抢东西,顿时被气得笑了,伸手就狠狠推了叶倾一把,提高声音:“来人,将她撵出去!”  叶倾被推得踉跄栽倒在地,还没来得及爬起来,就被两个人架着双臂扔了出去。  她爬起来还想要往修生堂里冲,两个大汉抱臂盯着她,她迟迟认识到了自己的薄弱以及修生堂的不二价,脸上的屈辱和愤怒一改,变得惶恐而祈求,“求求你们,把药便宜卖给我吧。”  大汉说:“修生堂不是做慈善的,你走吧。”  “你再闹的话,休怪我们不客气了。”  “求求你们了,我如果不带药回去,我就没命了,不不,是他就没命了……求你们了。”  叶倾还在恳求,就差跪下来痛哭流涕了,说话也是颠三倒四的,让人一头雾水。  就在这个时候,白衣青年提着药走了出来,伸出手将她扶了起来,一边把手里的药递给她,温和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姑娘,这是你的药。”  叶倾愣住了,“这……”  千行微微一笑:“既然等着救命,还是不要耽搁了。”  “多、多谢。”  “不过我想也没那么严重,既然都重伤了,怎么可能还有打杀你的力气?”  “你说得对。”叶倾点点头,紧紧抱着手中的药,说服自己一般说道:“他不会杀我的,不会的。”  千行目送她的背影远去,几个白衣修仙者走到他身边。  “千行师兄真是个大好人啊。”其中一个说道:“两百两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买不起药的人多了是,你帮不过来的。”  “不是我在帮她,是她在帮我。”  众人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诧异地望着千行。  千行笑了笑:“若是没有猜测,那个等着她带药回去的是个魔族。她一直试图引起注意,也一直在暗示我们。”  就拿最简单的一点来说,叶倾最开始那不急不慢的样子,完全看不出是要等着药去救命,还拉着伙计问东问西,又搬出了符咒来引人注目……  她的每一个举动都说得通,单独看起来也不会引人注目,但全部联系到一起,就透出古怪来了。  若这中间真没点什么,他第一个不信。  “跟上去。”  ……  叶倾的速度不快也不满,担忧方才那白衣青年理解不了她的意思,不过在路过转角,眼角余光瞥过了几抹白色之后,她的心神终于定了下来。  因为符咒的缘故,她无法直接出卖谢恒,只能用不合常理的举动来暗示。她选择了那个千行——他看起来在修仙者里很有地位,并且还是被玄天宫专门派来办这件事的人。  叶倾的唇角勾了起来,她可一句谢恒的坏话都没说,反而从头到尾都在关心他的安危、为他考虑。  她这次不可谓不冒险,还好到最后修仙者所说的心绞痛也没有降临。  她赌对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