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神话  >  大牌神女  >  15 大怒

15 大怒

2190 2017-05-11 09:20:46
这意思,不就是明白告诉她“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就算你跟江潮在一起了,江潮身边也不可能只有你一个”。江夫人慢悠悠地喝了一口茶,见叶倾的脸色,心里暗喜了一番,感觉自己终于抓住了叶倾的弱点。“叶倾丫头,你大概还不知道吧?小潮跟碧瑶青梅竹马,早就有了婚约,只等碧瑶及笄就能完婚。之前你……碧瑶还很高兴,以为有个姐妹作伴呢。”叶倾:“……”叶倾瞥了一眼张碧瑶,见她很是平静,心里也有些纳闷儿。若是真心喜欢一个人的话,又怎么能容忍对方身边有另外的女人呢?叶倾只能庆幸,还好她跟江潮并非所有人以为的那种关系,否则她今天非要被气死在这里不可。不就是装傻么?她也会啊。于是,叶倾很是茫然地说道:“我只是寻常人家的女儿,眼界小得很,还以为夫妻之间就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呢。”张碧瑶的神色略僵,继而笑道:“男子三妻四妾乃是常情,家里自然是要热热闹闹得好,表哥可不是那种能闲得住的性子呢。”叶倾立刻就点头附和:“是啊,他怎么可能闲的得住?平日里就喜欢往什么明月楼、胭脂苑啊这些地方跑。”又说:“娶妻当娶贤这话说的不错,碧瑶如此大度,以后一定是个贤妻。”“那是什么地方?”张碧瑶眨了眨眼睛,随即想起了什么似的,吃惊地掩住了嘴巴,“叶倾姑娘竟然也知道这样的地方,倒是比碧瑶有见识多了,又何必妄自菲薄呢?”张碧瑶垂下眼眸,嘴角边掠过一些羞涩到窘迫的笑意,只是端着茶杯的手指用力到泛白的指节,暴露了她的真实情绪。江夫人盯着叶倾看了几眼,听她的意思似乎也将江潮给放下了,当即安心了不少,脸上的笑容也更多了。只是想起之前江潮因为她,被她师父揍得半死,心里又恨了起来。“叶倾自幼在山野之间长大,说话也是没个顾忌的,”江夫人用手指点了点张碧瑶,笑着说道:“你与叶倾不同,你常年在闺阁之中,这些叶倾说得,你可说不得,否则别人还以为你们张家没教好你呢。”这是说吴月没教好她的意思吗?叶倾脸上的笑容没有了。之前顾忌着江潮的关系,以及心中愧疚,她一直都是忍着的,揣着明白装糊涂,但此时牵扯到了吴月身上,她的火气顿时就憋不住了。叶倾冷了脸,很直接地说道:“江夫人,之前江潮受伤之事非我所愿,为此这两年里我日日愧疚不已。只是如今我与江潮没了关系,不过是寻常朋友而已,他有多少女人都跟我没关系,江夫人大可不必担心我缠着他。”张碧瑶微微睁大了眼睛,有些惊讶地望着叶倾,举着茶杯都忘记喝了。江夫人也没有想到叶倾会直接爆发,素日里交往的都是世家豪门,说话拐一百八十个弯,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直接到粗鲁的人啊?一时之间,江夫人愣在了那里,有些下不来台了。“你、你这丫头……”江夫人很快镇定了下来,颇为轻蔑道:“既然是寻常朋友,你一个姑娘家也不该住在江府吧?这根本于理不合。”“的确于理不合,不过给江夫人添点堵我也是乐意的。”“你——”江夫人差点被气了一个仰倒。叶倾刷的站起身来,面无表情:“看来江夫人不是单纯请我赏花喝茶的,不奉陪了,告辞!”就在这个时候,惊呼声从远处传来。“你是何人?怎么胆敢擅闯丞相江府?”“站住!站住!”“来人啊,拦住他!”叶倾寻声望去,就见一个男子大步走来,他一身白衣,身材高大而修长,精致如画的脸上却半分表情都没有,冷若冰霜。丫鬟侍从试图阻拦他却又束手无策,男子从容淡然的样子,倒让丫鬟侍从显得像是拥簇着他的跟班一样。不是吴月是谁?叶倾惊喜地望着他,快步走了过去:“师父你怎么来了?”“来接你。”吴月垂眸看着她,“跟我走。”“嗯。”叶倾点了点头,就要跟吴月一起走。原本见这白衣男子那么旁若无人,连个礼仪也不懂,江夫人就很不高兴,仿佛这园子里就只有叶倾一个人一样!现在一听叶倾叫了“师父”两个字,脸色顿时就阴沉了下来。旁边的张碧瑶还呆呆地微张嘴巴,直直望着吴月——这就是江夫人曾经鄙夷又痛恨的那个粗暴无礼的打铁匠?这是在开什么玩笑!“想来就想,想走就走,你当这江府是什么地方?”江夫人站起身来,嘲讽地说道:“不顾礼仪不顾阻拦就在江府乱闯,看你这师父的所作所为,也难怪教出一个不知廉耻的徒弟来!”叶倾几乎是勃然大怒,上前一步就要说什么,吴月却扣着她的手腕将她拉了回来。吴月说:“不然呢?”他的声音缓慢而又清晰,慢条斯理,“天上地下,我哪里去不得?”从来到花园到现在,吴月的目光终于落在了江夫人和张碧瑶的身上,然而她们两人这才发现……还不如不要看她们。有一种莫名战栗随之而起,连呼吸之间都有一种被压迫的感觉。江夫人只要想起江潮当时那奄奄一息的样子,就气得心肝疼,讥讽道:“真是狂妄得很,你怎么不说你是神仙呢?”吴月却根本不理会她说了什么,只是冷冷说道:“至于叶倾,不管她做什么,都不是你能够妄加评断的。你还没那个荣幸!”说完这番话,吴月带着叶倾转身就走。“好啊,如今京城动荡魔族出没,既然这么有骨气的话,”江夫人眼前一黑,气愤得浑身发抖,指着两人道:“立刻给我从江府滚出去!”张碧瑶急忙扶住了江夫人,送了一杯茶过去。“姨母,不要跟那两人一般见识……”啪的一声,茶杯被狠狠摔在了地上。江夫人推开张碧瑶,大怒道:“修仙者呢?他们不是保护着江府吗?这里有人擅闯都不管!”一个年轻的修仙者无声息出现在了园子里,抱着剑,说道:“夫人,我们修仙者只管魔族,普通人的事情还是交给你们的府卫吧。” “那个人是普通人?这不可能,他……”他曾经将江潮和一个修仙者打得只剩下一口气,怎么可能是个普通人?开什么玩笑?“他身上没有任何灵力波动,确实只是一个普通人。”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