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神话  >  大牌神女  >  24 一再反转

24 一再反转

3216 2017-05-20 08:37:00
伏魔令,顾名思义,万魔伏诛。  这乃是无上的法器,也是玄天宫的镇宫之宝,非轻易不会动用。其中蕴含无穷的力量,但它不是杀器,而是一种威慑,从意识和灵魂上对魔族的震慑。  伏魔令一出,魔族或多或少都会受到影响,弱一些的魔族立刻就会意识崩溃,失去所有的反抗能力。而像谢恒这样——看他此时的苍白的脸色,迟钝起来的行动,就知道同样被影响得不轻。  谢恒往后退了两步,只听轰的一声,重剑砸落在了地上,他用重剑作为支撑,握着剑柄的手剧烈颤抖。脚底下的土地以重剑为中心,蛛网一般迅速龟裂开,蔓延到了数丈之外。  就在这个时候,又有十来个修仙者赶来了这里,他们皆是散落在方圆百里的修仙者,收到传音之后立刻前来救援。此时一见对手是谁,又受到了这样的压制,顿时蠢蠢欲动起来。  将沧溟城主杀死在这里,一定是震惊修仙界的丰功伟绩。  不,也许不用杀死,活捉了回去更好!  “这一次的确是我们大意了,但是谢恒,你一定没有想到,我们还有这样的后招等着你吧!?谢恒,这次你死定了!”  千行扬起笑容,双瞳中燃起了点点火光,顷刻之间便能燎原。“诸位,今日我们便齐心诛杀此魔,为天下苍生除去这个祸害!”  修仙者们虎视眈眈,露出了成竹在胸的笑容。  呵呵。  一声轻柔却又邪气的笑声。  叶倾浑身一僵,抬起眼睛左右看了看,却没有在身边发现任何人,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那种被人从暗处不怀好意注视着的感觉,让她如芒刺在背,心里发毛。  不仅如此,在场不管是修仙者亦或者谢恒,都对这个声音毫无反应。  第一次听到这个笑声时,叶倾还能安慰自己是听错了,但相同的声音第二次响起,就绝对不对劲了,而且这个声音似乎只有她一个人能听见。   “喂,你们能不能让我离开啊!”叶倾心里涌出了浓浓不详预感,再也顾不得龟缩了,大喊了一声:“我动不了了,你们要打先让我走啊,不要波及我这个可怜的普通人!”  交战早就开始了,混乱一片,即使有伏魔令在手,修仙者们在面对这个凶名赫赫的沧溟城主时,也不得不提起全部的注意力,哪还能顾得着一个蝼蚁般的小人物呢?  况且混战之中声势滔天,叶倾那点声音刚出口就被吞没在阵阵巨响中了。  叶倾简直是欲哭无泪,谢恒虽然看都没看她一眼,但她身上的那定身术明明白白告诉她——乖乖等着,一会儿再找你算总账。  只有春风般的千行传音给了她,但是说的话让她完全高兴不起来。  千行说:“抱歉啊姑娘,这好像是谢恒的独门秘法,我解不开。”顿了顿,又说:你且等等,等我们收拾了这魔头,定身术自然就解了。”  一个透明的罩子将叶倾笼在其中。  就在这个时候,叶倾再次听到了轻笑声,那个藏在暗中的人似乎对她很有兴趣,她的胆战心惊引他发笑。叶倾摸不准那个暗中的人想要做什么,是敌是友……她突然想到了一个人,眼睛蓦地睁大,刚要张口提醒众人,声音却哑在喉咙里。  男人好听的声音贴在耳廓响起吗,轻声笑:“嘘,不要想做坏事哦。”  叶倾这回真的要哭了。  伏魔令从千行的掌中飞了起来,升至半空,流光婉转,晶莹剔透。千行抬手在虚空中画了一个符号,双掌对着伏魔令推出,身上的灵气源源不断往伏魔令中灌入了进去。  于此同时,谢恒的脸色愈发苍白,浑身就像是水里捞出来的一般,早就被汗水湿透了。他的脚步狠狠踉跄了一下,额角的冷汗顺着脸颊下颚滑落在地上,就连目光黯淡了下来。  千行冷笑一声,飞快地打了一个手势。  修仙者齐齐而动,一出手便是雷霆之势。在传说中的沧溟城主面前,没有人敢有所保留,竭尽所能要将他的命留在此处,至少让他失去所有的反抗能力。  电光火闪交织成一片,影影绰绰的光影仿若狰狞的巨兽,张牙舞爪,以铺天盖地之势朝那个浑身紧绷的黑衣男人俯冲而下。  谢恒突然抬起头来,苍白的唇角溢出了血来。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动弹不得,只能硬生生扛下所有攻击的时刻,他露出了一丝诡谲的笑容来。握住中间的手指骤然收紧,指节用力到泛白凸起,骨头仿佛都要破开皮肉而出了。  无形气流自谢恒脚下盘旋而起,墨发和衣袂在风中剧烈翻飞,重剑切开气流挥起的刹那,气流潮水一般朝四周扫荡而去。顿时就有几个修仙者站不住了,身形摇晃,砰的被撞飞砸到远处的石壁之上,又噗通一声落在溪水中。  下一刻,谢恒突然从众人眼前消失,在所有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逼近了其中一个修仙者。  那个修仙者顿时瞳孔紧锁,想要出招的时候,视线中歪了一下,他震惊地瞪大眼睛往下看去,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被斜斜一刀切开了。  众人脸色大变。  谢恒瞬移到了下一个修仙者面前,手起剑落,以沉重闻名的重剑在他手中轻若无物。  “不好!”千行大叫了一声,目眦欲裂,当即一咬牙就朝伏魔令中继续灌注灵力。  沧溟城主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过了,有关于他的传说在大多人眼里只是传说而已,更别提人界里说书的人还将他编排成那样藏头露尾了。久而久之,众人心里就没那么重视了,只知道他厉害,却不知他究竟厉害到何种程度。  没想到在伏魔令的压制之下,他还能爆发出这样的实力,千行已经开始后悔轻易与他开战了,在发现对手是沧溟城主的时候,他就应该立刻往玄天宫传递消息。  “稳住!稳住!”  “伏魔令在,看他还能得意到几时!”  修仙者们歪歪斜斜,一身狼狈,好在他们的阵型还保持着,只要有这个阵型在,他们就能发挥出数倍的势力。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天真到邪气的轻笑声传来,不合时宜地插入了严肃的对战之中。  趴在地上的叶倾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恨不得捂着自己的耳朵,不过很快她就发现这次听见声音的不止她一个了,在场的所有人都听见了,露出了警惕的神色。  谢恒说:“要驱使伏魔令,条件便是灌注自身的灵力,越是要发挥伏魔令的威力,所需要的灵力就越多。你发现只是这样无法撼动我之后,开始往里面灌注自身修为,方才那一击,你至少耗费了三成修为。”  千行的脸色很难看,浑身紧绷。  “若是你一开始就牺牲全部修为,大概我今日就真的死在这里了。可惜你少了些破釜沉舟的勇气。”谢恒面无表情,手中的重剑再一次动了起来,“把希望寄托在我受伤之上,自以为你们这群阿猫阿狗有能力与我抗衡。不过可以理解,修为耗尽,你的修仙路就要从头再来了。”  “谢恒,你需要太过张狂!我们已经通知玄天宫了,等长老一来,就是你的死期!”一个修仙者双眼血红,愤恨大吼。  谢恒说:“哦?”  重剑幽黑如极夜,阳光落在上面被尽然吸收,折射不出一丝光来。每一次挥动,汹涌如排山倒海之力轰然压下,在这空间中骤然崩塌。  重剑之下,亡魂无数,修仙者的数量逐渐减少。  叶倾却盯着那把剑忘记了恐惧,专心致志地研究了起来,眼睛一眨不眨的紧盯着重剑不放,直到双眼因为酸涩而氤氲水雾,她才眨了一下眼睛。  这重剑的材质是千年玄铁,无坚不摧,削铁如泥,但千年玄铁就算是灵火都难以冶炼锻造。  但千年玄铁有一个致命的缺点,它极为沉重。在书籍记载之中,它是所有铸剑材料中最为沉重的,同样的体积,千年玄铁是其余材料的百倍之重!  谢恒这哪里是拿了一把剑啊,分明是举了一座小山啊!  视线中一片血色,浓厚的血腥扑鼻而来。  千行浑身都颤抖了起来,不是因为害怕,而是极度的愤怒,他冷冷盯着谢恒,说道:“你说的没错,我只耗费了三成修为,既然如此我就还有一搏之力,用剩下七成的修为来做最后一击!”  “千行师兄!”  众修仙者恨恨咬牙。  “我们也可以灌注灵力进去!”  “没错。”  “我们就不信,我们这么多人的灵力还不够换他一条命!”  谢恒的眉头微微拧了起来,这个神色被众修仙者看入了眼中,心中涌出了一些疯狂的快意来,恨不得立刻以命换命。千行闭了闭眼睛,脸色一点也没有好看起来。  “不行,伏魔令不能同时接受多人的修为。”千行一咬牙,“我们轮着来。”  “好!”  “我们师兄弟众人,今日在此并肩与这魔族决一死战!”  众人对视一眼,豪情万千。  可就在这个时候,谢恒突然开口了——  “你们来的时候大概忘记了,我并不是一个人,还有一个人被你们遗忘了。”谢恒望着虚空,皮笑肉不笑道:“陆离,你还要看多久的戏?过会儿玄天宫那什么长老来了,又要多费力气了。”  呵呵,那个诡异的轻笑声又响起了。  修仙者们顿时的心高高提起,这个声音方才他们也都是听到了的,可是怎么探查都找不着人,还以为是什么扰乱心神的法术,谁知道还有一个魔族藏在暗处!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