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神话  >  大牌神女  >  13 江潮的温柔

13 江潮的温柔

2108 2017-05-09 15:05:34
叶倾点了点头,走了几步突然停下了,回头对江潮挤了挤眼睛。“江少爷,你虽然纨绔了一点,做事却很是靠谱。” 江潮眉梢一条,顿时就张开双臂,朝她大步走来:“来吧来吧,我还能更靠谱一些的,晚上保管你睡得安心。”叶倾还没怎么着,那丫鬟顿时就涨红了脸,脑袋都快埋到地里去了。叶倾见他又不正经了起来,心里顿时翻了个白眼,手上却抬起来在他胸膛上很是流氓地摸了一把,这才嫌弃地别过了脸去。“你这白斩鸡的身材,我没有兴趣。”丫鬟被这话震惊得风中凌乱了,顾不得羞涩了,目瞪口呆地朝叶倾看去,后者已经潇洒地转身走了,丫鬟急忙跟上去。“喂喂,本少爷身材很好的!”江潮不爽地叨叨,“你隔衣服能摸出个什么?”“……”叶倾已经走远了。厢房并不远,沿着廊庑一直走,到了尽头转个弯也就到了。江府的管事和丫鬟很是周到,尽管是匆忙之下的安排,里外环境也很是不错。描绘精致的屏风作为隔断,浴桶里烟雾袅袅,香气幽幽,叶倾不习惯让人服侍,屏退了丫鬟,这才解了衣裳去沐浴。浸泡在热水中,叶倾紧绷的神经缓缓舒展了开,靠在浴桶上闭目养神。担惊受怕、折腾奔波之后,叶倾的身心都极其疲惫,睁开眼睛都觉得有些累,但脑袋里一直清醒得很,半分睡意也没有。天边那透亮的火光一直没有熄灭,还能听到那遥远的打斗与嘈杂声,一声一声,仿若击打在她的心上。突如其来的两个魔族,将她所有的计划打破,她隐隐有一种预感,以前那种平静悠然的生活要一去不复返了。可是他们为什么会找上她呢?难不成,难不成她有天赋到让魔族忌惮了?不,大概还是因为凑巧吧。直到水都凉了,叶倾才从浴桶里面出来,随意擦拭了一下,就裹着被子捂着耳朵躺上了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堆满了各种事情,可想认真思索的时候又是一团乱麻,难以入眠。翌日几乎是日上三竿了,她才有精无力地睁开眼睛。丫鬟送来了洗漱用具,叶倾粗粗一看她们的神色,开口问道:“魔族的事情可是解决了?”“是呢,叶倾姑娘,玄天宫所到之处,不论多困难的事情都会迎刃而解的。”丫鬟一脸喜色,言语里外流露出尊崇之意来,“那两个魔族自然不在话下。”叶倾洗了一把脸,“死了吗?”“定是死了,叶倾姑娘放心吧,危险已经过去了。”丫鬟这回答,分明是她自己也没有个确切消息而已,不过就是内心的祈盼和对玄天宫的信心而已。叶倾不再多问,略一颔首,走到桌边坐下。饭菜才刚上桌,江潮就大步走了进来,打了个手势让所有人退下,一边说道:“倾倾啊,我要收回昨日的话了。”江潮唇角惯性地往上勾着,眼中却没有一点笑意。“那两魔族跑了?”叶倾见他这神色,心中就是一个咯噔,这件事可是跟她密切相关的啊!那红衣男子暂且不提,那玄衣男子男子被她这么一耍一骗,心里气不过肯定是要来找她寻仇的啊!一瞬间,叶倾就联想到了许多可怕的后果,一张脸顿时垮了下去,皱成了苦瓜。江潮极其不乐意地点点头:“跑了,对外宣称是魔族重伤逃走,只是依我看,这件事只怕没有这么简单,那两个魔族也没那么简单。”江潮一大早就出去逛了一圈,亲自打探一番。玄天宫避重就轻的态度,还有那几个独立修仙者灰不溜秋的神色,江潮根本不需要他们正面回答出什么,就能够从他们的神情举止里猜到一些情况了。再稍作试探,他想知道的就有了答案。叶倾听他的口气,郁闷地往椅背重重靠去,抬起手掌遮住了自己的眼睛。几句话之间,才放松没多久的神经,再一次绷紧了起来。“没想到魔族,比我以为的强多了。”江潮点头:“其实,一直都是如此。”江丞相身处庙堂之高不说,江潮自己也在朝堂有个官职,身边还有修仙者作为护卫,所知道的事情向来比常人要多,眼界也要广得多。比如说,魔族从来都不像是说书先生口中那么容易对付,也不没有那么残忍嗜杀还喜好啃食人体的——那些都是最低级的魔族,无法控制自己的本能,甚至连神智都不清。那个红衣男子,以及玄衣男子,定然是高级魔族无疑。“真是倒霉透了,你说他们好好的在沧溟城呆着,来京城做什么啊?”想到这里,叶倾就捂住了嘴巴,睁大眼睛怀疑道:“难道他们的目标是皇家铸剑司?”这么一想的话,一切就说得通了。那两个人想要杀死铸剑司里的铸剑师们,这样的话就可以阻止一下灵器的铸造,对魔族的威胁也会降低。他们两人偶然见到了叶倾,留意到了她佩戴的短剑,所以就找上了门来。但这么一来的话,叶倾发现自己更危险了。她自以为不比铸剑司里的那些大师们,那么她的短剑又是怎么引起那两人的注意的了?还是说,她又想多了?他们不过是想顺手解决?“看样子应该是这样。”江潮心里还有一些疑虑。这种感觉,仿若与真相只隔了一层迷雾,明明再往前走一步就能知道来龙去脉了,迷雾却模糊了他的视线和方向。“魔族随心所欲惯了,本来是去铸剑司,偶然遇见你就临时起意,没想到却碰了一鼻子灰。”江潮说:“约摸就是这么回事了。”“我也是这么猜测的。”“总之,这些日子你都不要出城了,就在江府里好好待着。你若担心你师父,我派人去小院里留一封信如何?”江潮说完,见叶倾拧着眉头迟疑,颇为无奈:“这事情你不能固执了,为了你师父不确定的归期去赔上自己的性命?你不要傻了。乖乖的,若是无聊的话……你要看什么杂书、想听什么笙箫、吃什么美食,我都给你找来,好不好?”他的目光宛若春水,语气也温柔得不可思议,全然当她是最宝贝宠溺的小孩来哄一样。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