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拯救位面  >  第五十五章 再见程远

第五十五章 再见程远

3142 2017-05-22 14:57:56
叶婉带着期盼地问道。她是真的希望秦璐能够搬到端王府来住,这样偌大的端王府中也算是有一个真心为她好,与她相谈的人。虽然上官锦的确能懂自己的心思,可能和他一起过这样日子的时间毕竟在少数。秦璐略微吃惊地看着她,知道叶婉是真心实意的。她思量了下,刚要开口,端王妃的丫鬟便已焦急开口了:“娘娘,这可万万使不得。秦小姐一介闺阁女子,若是贸然搬到王府,不是惹人嫌话?”经过这丫鬟的提醒,叶婉这才反应过来。是自己太过冒失了,竟忘了秦璐还是一个未出阁的女子,这若是真的搬来了,败坏了她的声誉就不好了。叶婉带着歉意地笑笑,道:“小璐,这件事是我考虑不周了,你喝茶吧,这是新进来的碧螺春。”她端着茶杯,动作端庄。这时她心里也在想,若是小璐能成为我的儿媳妇便好了,这样每天都能见到。秦璐淡然笑道:“无碍。”她本就不在意这些虚名,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低头看着茶杯里漂浮的茶叶,鲜嫩的绿叶煞是讨人喜欢。暗香浮动,秦璐轻吸一口气,入鼻的淡雅的清香。再低头抿了一口茶,入口的是清甜却带着些许苦味。不过这一丝丝苦却并不让人生厌,回味无穷。秦璐忍不住赞叹道:“好茶!”这茶本就符合她的口味,不至于太浓,也不至于太淡,很像她的性子。而叶婉就在一旁看着她的一系列动作。一举一动,衣袂微动,皆是端庄大方,仿佛天生就是做给人看的,挑不出一丝错处来,优美如画。观察她的叶婉简直觉得,这样的秦璐,她再看很久也不会腻味的。想到这里,叶婉脱口就问了出来:“小璐,我以前就很好奇,你这么好的礼仪是从哪儿学来的?简直就和一个真正的大家小姐一般无二。”问完,叶婉就后悔了,什么叫和大家小姐一样啊,这不是在讽刺她不是大家小姐吗?况且她怎么问这个问题,万一这是人家的家族机密怎么办?自己今天怎么这么糊涂,没带脑子出门吗?叶婉正暗自懊恼着,好在秦璐知道她是无心之失,也没有想怪罪的意思,只是声音清浅道:“秦家家训严格,爹爹只有我一个独女,对我要求自然严格,从小便和那些名门闺秀一般无二的。”言罢,又喝了一口茶。叶婉还想说些什么,只见下人来报:“禀王妃娘娘,大少爷求见。”叶婉看了看秦璐,眼珠子转了转,道:“请他进来吧。”秦璐想了想,大少爷?据她所知,叶婉并没有生儿子,也就是说,嫡出的只有一个女儿。那么,这个大少爷,就是庶出的了。她垂眸思考了会,想起了这个大少爷的身份。大少爷名为上官轩,是上官锦的一个通房丫头生下来的孩子。不过他的亲生母亲在他出生时就已难产而死,留下他孤零的一个人。这个经历细听倒和原主有些像,不过据说叶婉很是疼爱他,将他当亲生儿子来看待。正思索间,房内进来了一位白衣公子。他面如冠玉,五官宛若雕刻,长身玉立,唇边的温暖笑容更是为他加分不少。秦璐看着他,相貌倒是不错,仪表堂堂,想必这个就是上官轩了吧。果不其然,叶婉热情地招呼道:“轩儿,快些过来。”上官轩这才上前行礼道:“儿子给母亲请安。”叶婉笑的乐开了花,仰头看上官轩,道:“快些起来。”上官轩依言站起身来,叶婉这才指着秦璐介绍道:“这位是秦璐秦姑娘,秦家之女。”言罢,又向秦璐介绍道:“这个是上官轩。”秦璐这才点头道:“上官公子。”上官轩自然也点头道:“秦姑娘。”他这才看清楚了秦璐的相貌,当真是惊为天人。他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女子,多一分则会让人觉得有距离,少一分便会让人觉得美中不足。他从踏进门的那一刻就注意到了她,气质淡然出尘,一举一动优雅高贵,想不注意到都难。可她分明又是那么淡然,步步透露着脱俗的气质。秦璐也在观察着他,气宇轩昂,神情纯澈,倒是难得的一见的好人才。若是走出去了,谁会想到他竟是一个庶子呢?看来叶婉把他教导得蛮好嘛!互相见过礼后,上官轩才坐在叶婉旁边。叶婉饶有兴致地问道:“轩儿,今天怎么想着到为娘的这里来了?”上官轩不着痕迹地瞥了一眼秦璐,发现她只是关注着杯中的茶叶,便笑着道:“当然是想娘亲了才来的。”其实他就是听说叶婉最近和一个商家小姐交好,想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而已。叶婉听他如此说,自然喜不自胜,道:“油嘴滑舌。”上官轩也不恼,只是腆着脸笑,也不说话。几个人在这儿聊了好一会儿天,其乐融融。秦璐和上官轩都算是看得开的人,即便有了不认识的人也能聊的来。又过了好一会儿,有小厮来报:“禀王妃,程侍郎求见。”叶婉听了,笑意更甚:“今儿个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多人来看我?”貌似自言自语地说完,她又看向上官轩和秦璐两人,道:“我出去接一下,轩儿,好好招待秦姑娘。”其实叶婉心知肚明,程远不是来找她的,可她却故意这样说。而且程远一个小小侍郎,根本用不着她去接待,可是叶婉心里存着私心,想要将上官轩和秦璐撮合成一对,这样,秦璐可以陪她,又可以让轩儿娶一个这么好的媳妇。这岂不是两全其美的好事?上官轩哭笑不得地看着叶婉远去的背影,想起她走时给自己的那个暗示的眼神,岂能不明白叶婉的意思?只是……他转过脸去看秦璐清丽的侧颜,他心里对她的确是存有好感的,只是不知她是否也……他不敢猜测她的心思,也不敢唐突了她。自叶婉走后,两人就没有再说话,一时间,竟显得有些静谧。上官轩看着秦璐的细嫩指腹轻轻摩擦着白玉杯子,那双清澈的眸子微微低垂着,看着杯中的茶水,一时间,让人看不清她的神色。他轻咳一声,觉得要找个话题来打破这尴尬:“秦小姐很是喜欢这碧螺春?”秦璐抬眼看向他,上官轩是叶婉视若亲生的儿子,她对他的印象也还算不错,也不愿冷脸相对,便浅浅笑道:“是啊,这茶甚是符合我的心意呢?”上官轩看着她的笑容,秦璐即便笑起来也是那种浅笑,美丽的脸蛋旁浅浅露出两个梨涡,可爱又漂亮。他一时看花了眼,也没有说话,只想她的笑容能永远停驻。秦璐笑完,思索了会,便开口问道:“你母亲看起来……对你很好嘛!”不可否认,她看到叶婉那么疼爱上官轩,是有些羡慕嫉妒了。上官回过神,笑道:“是啊,她对我很好。我的亲生母亲在我出生的时候就去世了。”说到此刻,他神情有些低落,不过马上又笑起来,温暖如春:“不过幸好她待我很好,不然在这王府里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秦璐看着他的笑容,和原主有着相似遭遇的他,却能以温暖笑容示人,带给大家温暖。对于这些王府里的尔虞我诈,秦璐也算是清楚,毕竟她也曾当过太子妃,亲身经历过这些。若是没有叶婉这个当家主母的庇佑,上官轩可能早就尸骨无存了。面对着和现在的她相似遭遇的人,秦璐对上官轩也莫名多了些亲近感,对他说:“我也和你一样,出生时就没了娘,之后我爹也没有再娶。所以,其实我很羡慕你。”上官轩一震,没想到秦璐竟和他是一样的人。少女低低的声音回荡在他耳边,长长的睫毛掩盖住了她眼底所有的神色,他却无端地开始心疼她。至少自己还有叶婉照料,算是体验了母爱,可她呢?她可是从来都不知道母爱的滋味啊!上官轩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对一个初次见面的女子产生这样的情绪。他只知道,他一向引以为傲的冷静自持在她的面前完全崩塌瓦解,渣渣都不剩。好在秦璐并没有让他这种尴尬的情绪持续太久,因为她知道,她该办正事了,这种朋友间的聊天应该终止了。这样想着,她的目光望向门外,只见叶婉引着一个青衫男子缓缓走来,离得比较远,看不清他的样子,但秦璐还是可以分辨出来,这就是程远。秦璐的表情一下子变的复杂起来,闪躲、恐惧、憎恨。她的身子微微向门外,做出要离开的动作。一直注意着她的上官轩自然发现了她的异常,关切地问道:“秦姑娘,你怎么了?”她却只是一直摇头,不说话,面上的表情越来越不自然,盯着门外怔怔出神。上官轩循着她的目光望去,只是看见了叶婉和程远向这里走来,其他并无什么异样。他不由有些纳闷,却听见少女低低的带着恐惧的声音:“请问程侍郎是否是程远程公子?”上官轩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问,可还是老实回答了:“是啊,怎么了?”这是许多人都知道的事情,爹爹支持程远考上探花,她为何要如此问?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