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拯救位面  >  第二十六章 流产

第二十六章 流产

3215 2017-05-09 15:01:54
不出秦玉所料,半池只是半皱着眉头,看着她,不解地问:“二小姐为何不自己放进去?娘娘宽宏大量,只要好好认错,她是不会怪罪于你的。”秦玉一听这话,便知有戏。毕竟半池的话还是留了一丝余地,没有明面上拒绝,那便是有希望了。她顿时用盈满泪水的眸子看着半池,弱柳扶风的身子摇摇欲坠:“半池姑娘,你也是知道的,姐姐除了早上打扫那会儿允许我进她的房间,其他时候,是不许的。”不得不说,秦玉很会利用她的优势,半池被她这么一看,只觉得自己不帮这个忙,仿佛都是一个罪过。可……半池沉思了会,娘娘为何不让二小姐进她的房间呢?以前没注意,现在仔细想想,倒真发现了些许不对劲来。以前在丞相府的时候,娘娘对二小姐好像好些,而现在二小姐来了太子府,娘娘看着与以往一般无二,可从种种细节来看,还是对二小姐带着若有若无的疏离。半池不由蹙了眉,这二小姐自己瞧着也没犯什么错啊?可怎么无端得招了娘娘的厌恶?她觉得,自己还是喜欢以前娘娘和二小姐亲密无间的样子,如今两人生了嫌隙,她作为娘娘的贴身丫鬟,自是有义务帮助两人重归于好的。这样想着,半池脸上便带了笑容,看向眼前的秦玉,说:“二小姐无需顾虑,奴婢会帮你把这件事办好的。”说话间,手已接过那香炉。见目的已经达到,秦玉脸上这才露出笑容,也不想再在这儿呆下去了,可戏还是要做全套。秦玉连连点头,不住道:“谢谢,谢谢半池姑娘,那没事我就先走了。”半池答应着,却觉得有点不对劲,但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她具体又说不上来。半池沉思着,没看到秦玉转身那一闪而过的可怕笑容。秦璐啊秦璐,你这太子妃的位置别想坐的安稳。秦璐这几日心神越来越不宁,每日须得点着安神香才能入睡。本就是有了身子的人,身子容易疲乏,这才起床不过两个时辰,秦璐便又觉得有些累了。匆匆地吃了小半碗粥,她本就不敢吃太多东西,到了这个时候,她便是吃什么东西都只能尝一点,多了便会吐出来。之后,便由静水服侍着上床歇息了。半池照例点上了安神香。一切准备好后,只留了静水在外面守着,其他人都屏退了下去。秦璐躺在床上,闻着熟悉的香气,迷迷糊糊间睡着了,却好似觉得这安神香的香气和往日有些不同。可身子实在倦怠的很,她便不想起来。渐渐地秦璐感觉小腹处开始痛起来,而下身似乎流出什么东西来……秦璐猛地惊醒,声嘶力竭地唤道:“静水!”静水推门进来,看到秦璐躺在床上,下身已有一滩血水,脸色更是惨白的可怕。她忙快步走过去,唤道:“娘娘,娘娘,你怎么了?”可秦璐瞪大了眼睛,没有反应。她忙看向门外,大声道:“来人啊,快来人传太医来……”这一句惊动了周旁的丫鬟们。她们一个个作鸟兽散,喊太医的人多喊太医,喊褚略的喊褚略,照顾秦璐的照顾秦璐。褚略听到风声来到秦璐这里的时候,太医已经来了,整个院子里都静默无声,显得有些可怖。褚略直奔秦璐房间,却见太医正好从屋里出来。见过礼后,褚略便直奔主题:“她怎么样了?”这个她,指的自然是秦璐。太医紧皱着眉,道:“微臣已经尽力了,可太子妃娘娘保住了,孩子却……”他的语气带着遗憾,可惜,恐惧,太多太多的情绪。也是,依他对眼前这位太子殿下的了解,从小便冷心冷情,二十多年来从未见他对哪一个女子假以辞色,更遑论动心了。如今成亲了,对一个女子动心了,还有了孩子,这本来是很值得庆祝的事情,可现在……太医的话虽没有说完,但褚略不是傻子,自然听的懂他未说完的话里的意思。褚略眸光一凝,有些不敢相信,幸福来的快,可这悲伤也来的如此快。他不过知道自己将要当爹几个月,可如今几个月后,却又失去了这个机会……他眸光幽深,缓缓问:“这是怎么回事?”太医叹口气,又道:“娘娘是接触了麝香,才会流产的。”麝香?褚略思索着太医的话,踏进了房内,他自然知道,现在最需要他的,是他的阿璐。走进房内,床单已被丫鬟们换了出去,秦璐坐在床上,腿上还盖着被子,她双眼无神,就这么盯着被上的花纹,愣愣的,没有丝毫动作。褚略看她这样子,知道这流产对她伤害是最大的,不仅是身体上,更是心理上的。看到他的小女人如此模样,他的心简直疼的不行,恨不能将她搂在怀里,好好安抚她。可是他也只是轻柔地坐在她的床边,看着她,慢慢地又轻柔地说:“阿璐,我来了。”不过几个时辰不见,她的脸色就白了几度,现在如同那上好的纸张一般了。褚略想着,手已然握上她放在被子上的。触手的感觉是冰而冷的,可褚略并未因此放手,而是缓缓地,握的更紧了些。许是感觉到温暖,秦璐的眼缓缓有了神采,看向褚略,像个懵懂的无知的天真孩童一般,歪着头,不确定地问:“阿略?”看秦璐有了反应,褚略开心的不行,这一刻,他只觉得,只要她还在就好了,其他的,什么也不重要。毕竟,孩子没了还可以再生,可人没了,就什么也没了。秦璐不会知道,刚才的褚略看到那样的秦璐,是有多么的害怕,害怕这漫漫余生,独他一人,踽踽而行。褚略正庆幸着,却不想秦璐一下便扑倒在他的怀中,不住地喊:“阿略,阿略,阿略……”她不住地喊,像是要确认他的存在一般。若是平常温香软玉在怀,被心爱的人这样对待,褚略定要高兴坏了。可此刻他来不及高兴,他只是一遍遍地,近乎执拗地回应她:“我在,我在,我在……”他的身份高高在上,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人,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女人,更何况这女人,还是他心爱的女人。他一下下地拍着她的背,轻柔的,舒缓的,带着怜惜的。可这拍打的动作一下停了下来,僵在了半空中。她……竟哭了?在褚略和秦璐相处的这半年时间里,褚略见过她百般模样,即便她的眼睛总是雾蒙蒙的,像是带着泪光,可他从未见她哭过。胸膛处已感到微微湿意,可褚略更加不敢动了。秦璐哭的时候,压抑着不发出一丝声音,只是肩膀微微抽动着。可这样的她……更让他心疼。褚略生平第一次感到烦闷,这种想做点什么却又无能为力的感觉可真是不好受。这样想着,秦璐却已抬起头,那眼睛有些红肿,脸上更是还挂着泪痕。她对褚略说:“阿略,孩子没了……”其实秦璐作为一个穿越来的人,第一次为人妇,第一次怀孕,这失去孩子的悲痛自然是很久没能缓过神来。可是褚略毕竟是她孩子的爹,被他这么一番安慰自然是好了许多。再说,又哭了好一通的秦璐心里也舒畅了些,想开了自然好些了,也有心情和他人说话了。“没事,孩子没了我们再生。”褚略安慰着,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秦璐脸红,想起来要问正事:“太医怎么说?”她自怀孕这几个月来,一直精心打理,小心翼翼,按照常理来说自然不可能无缘无故流产的。褚略看她好了些,便也说着:“太医说是你碰了麝香的缘故。阿璐,你可有注意碰了什么含麝香的物品吗?”麝香!这几个月,为了防止秦玉的陷害,她看了不少书,自是知道麝香为何物。可秦璐心知肚明,这件事若是没有秦玉在里面捣乱,自己说什么也不信的。可若是她冒冒然说这件事是秦玉干的,没有证据,眼前的人自然是不会信的。秦璐眼中冷芒乍现,却只是对褚略说:“近日里我翻出从前的首饰,有一件红宝石首饰,我特别喜欢。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每每靠近它,自己都会有些微的不舒服。”说完,秦璐一副懊恼的模样,特别懊悔:“都怨我!若不是我,孩子也不会没了……”褚略怎么舍得怪她,只是安慰着她:“不怪你,阿璐,要怪便怪那项链吧。”秦璐看着他,有些诧异,没想到他这样说,她以为,他至少会有些责怪她的。可是……秦璐深深地望着他的眼睛,想从里面找出一丝负面情绪来,可是没有,她没有看到一点类似责备的情绪来。秦璐不禁有些动容。可眼下,她什么也不能做,只能在这里,让秦玉她们,偷偷乐着。她相信,秦玉绝不可能逍遥多久,总有一天,她会将她送入地狱!她低垂着眸子,眸中的神色在灯火的映衬下有些明明灭灭的看不清楚。可无端的,褚略便觉得,这小女人,定有什么事瞒着他。可是,他选择给她留一点空间。褚略凝视着眼前的苍白的美人脸,无声的怜惜在他眼中弥漫开来。阿璐是他心爱的女人,因此,他会给她这独立空间的权力。他知道,有些事,他去插手反而会得到适得其反的效果。想着想着,褚略顺势把人搂紧了,紧紧的,心里是前所未有的安宁与平静。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