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拯救位面  >  第二十八章 贪污

第二十八章 贪污

3206 2017-05-09 15:02:03
她这话说的极为巧妙,从家中小事说起,却又可以牵扯到现在的国家大事,这一番话真是让人不由感叹真是一个聪明贤惠的好妻子。皇上的眼中精光一闪,接着大笑道:“略儿,你可是有一个好娇妻啊!”褚略此刻也微露笑意,道:“不敢当,承蒙父皇抬爱了。”他们一家子一唱一和,已然忽略了旁边还杵着的二皇子其人。“咳咳。”二皇子轻咳一声,示意自己的存在后才道:“皇兄顾着家事,却不关心国事吗?如今可有一件关于你的天大的事在眼前呢!”听到这句话,褚略眸中闪过一道冷芒,而秦璐眼中也闪过不喜,果然又是他,这个讨厌的二皇子。可这一切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秦璐眨了眨眼睛,对坐在上位的皇帝道:“父皇,有什么事可不可以说与儿媳知晓呢?”这动作亲昵而又自然,俏皮而又可爱。“阿璐!”褚略不由唤了一声,毕竟君心难测,她如此大胆不知是福是祸。皇上瞧她这模样,反而感到亲切来,便对下面的两人说:“你们继续说,既是关于略儿的事情,她听听也无妨。”二皇子听到这话,反而感觉到一股不妙来。父皇本就偏爱褚略,从小便是如此,可没想到现在竟偏爱到如此境地,竟让秦璐一个妇道人家参与国家大事。他的目光复又投向那身姿窈窕的女子,眼中的光晦暗不明。虽然这一计是险了些,可为了那至高无上的地位,为了得到眼前这女子,自己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想到这里,二皇子“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大事道:“启奏父皇,儿臣说皇兄贪污一事并非胡编乱造而是人证物证俱在,儿臣断断不敢诬陷皇兄啊!”他说的义正言辞,既把褚略的罪挑明了,又给他塑造了一个为了国家大事而不得不大义灭亲的正义形象,不由令人拍手叫好!贪污?秦璐心里一震,不敢相信。而二皇子又接着说道:“所有证据都指明了皇兄不仅贪污聚财,而且那钱财还用来招兵买马!”一句话惊起千层浪。贪污也就罢了,可这私自招兵买马,可是要杀头的大罪。而且这一朝太子做出此等之事,可是会被有心人冠以意图谋权篡位的罪名!这一切,都会令褚略太子位不保,令他人头不保!秦璐的第一反应便是转头去看褚略,只见男子一身黑色衣袍,幽深的眸子低垂着,像是没听到二皇子所说,让人看不清他的神情。秦璐又去看坐在高位的皇上,却发现刚刚还在嘴边的笑容已消失无踪,整个人都阴沉地有些可怕。许久,皇上才开口:“你说人证物证俱在,那么物证在哪儿?”听他这么一问,二皇子连忙从身上掏出一个本子,递上去道:“在这里。”皇上打开那个本子看了,忽而震怒,把本子摔到褚略眼前道:“你看看,你做的都是什么事!”本子摔在地上打开,秦璐眼尖地看到上面记录着太子府所有吃穿用度的开销,里面赫然有褚略的招兵买马的开销在。秦璐有幸见过几次这字迹,这是太子府管家的笔迹,想必褚略是信任他才会让他去办这件事的。秦璐不会相信褚略会做这些事,毕竟他是太子,迟早那个位置都是他的,他又何必行如此险事?难不成真是急不可耐?她又看向褚略,男子的脸棱角分明,却无端让人觉得信任。她站在那里,眸子半垂,掩盖了里面的光。既然她决定相信他,那便要倾尽全力维护他!打定主意,秦璐刚想说话,褚略却开口了:“启禀父皇,儿臣不会做这事。”冷淡的话语,没有什么说服力,却无端地让人信服。他的话音落,二皇子的声音便又响起来:“凭皇兄的一言说不会便不会吗?那臣弟还有证人呢!”这声音嘲讽,轻蔑,二皇子已忍不住将他的全部嘴脸露出来了。殊不知,这一切都被收入在场众人眼中。秦璐实在看不惯他这嘴脸,便淡淡道:“二皇子这话实在可笑,且不说这账本是否属实,即便属实,可谁又说的准不是有心之人找来的?”这有心之人,说的是谁,大家都心知肚明。不等二皇子说话,秦璐又继续道:“且先不论阿略的罪过,倒是你,二皇子,居心叵测,找来当朝太子的过,是有何目的?”说到后面,秦璐的语气越发严厉,竟让二皇子有些心虚。这些证据自然是他精心找来的,可这些他不能说,更可笑的是,自己竟在一个小女子面前心虚了。二皇子刻意忽略心中的那一丝恐惧,镇定道:“皇嫂此话便是在调笑臣弟了,这些证据是臣弟调查的不错,可臣弟是无意中知道皇兄竟想做此等大逆不道之事,一时觉得,不能让皇兄再这么错下去了,这才叫人查来的。”听了他的话,秦璐简直想冷笑一声,大声嘲讽他了。她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二皇子倒是有一手演好戏的本领。这声泪俱下,让人都忍不住拍案叫绝了!褚略坐在一旁看着秦璐,眼中的光似要把整个房间照的通亮,熠熠生辉。他从不知道,她竟还有这样的一面让他现在就想把她带回家关起来,不让任何人看见。秦璐看着二皇子,果真冷笑了一声:“是不是不是由我来论断,而是由你带来的证人来论断。”证人?几人都有些疑惑,却无一人阻止她这样作为。秦璐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其实她心里也有些没底,可二皇子既然是找人来陷害褚略,要么是用钱收买的,要么是用家人的性命来做要挟。既然如此,秦璐就不怕那证人露不出破绽。二皇子也笑了,这小美人,还在垂死挣扎着,也罢,就让他看看这小美人求死的惨样吧!这样想着,他便笑着道:“好吧,看来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那便传证人吧!”证人很快就进来了。褚略和皇上看那证人都有些吃惊,互相交换了眼色便隐匿了。而秦璐和二皇子都没看到这眼神交流。“将军,请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吧!”二皇子吩咐道。将军?秦璐一惊,当朝只有一个将军,他立下赫赫之功,被无数人推崇。秦璐也曾听褚略说过,这将军很是有铮铮铁骨,直言不讳,不怕得罪权贵,在朝中也是中立一派,很是清正廉明。他会来帮这二皇子作证,只有可能是二皇子要挟了将军的家人。秦璐眼中泛起波光,又听这将军说:“启禀陛下,前几日微臣看到太子府的管家四处招壮丁,因微臣和那管家有过几次来往,便也识得他。”“京中并未有大兴土木一事,因此微臣便也存了疑虑,上前询问一番,那管家却只道是太子殿下吩咐的。微臣不解,便随着他一路寻去,却又看到他进购了好一批马匹,直到二皇子殿下来找微臣,微臣才知晓其中真相。”将军的语速并不快,已至于房中几人都可以听清楚他的话。秦璐听了他的话,却是再次笑了,那一笑,整个大殿都百花盛开。她徐徐道:“将军此言差矣,若真是太子殿下吩咐的,又怎会吩咐一个毫无武功的管家去办?若是管家真在集市上做的这种事,那么来举报的便不只是将军你一人了,而是百姓们都来上书了。清冷的声音回荡在大殿中,掷地有声。皇上脸上的愤怒早已消失不见,眼底是一抹难以觉察的兴味。秦璐说完,复又见将军那疑惑的表情,她解释道:“将军怕是不认识我吧,小女子是太子妃秦璐。”太子妃?他倒是不知道,当今太子妃有如此好的口才。这些问题,他都真的无言以对。可是这又如何?只要他咬定自己看到的就是这样,相信皇上会相信自己的。将军这样想着,又觉有些愧疚,不过自己的家人为大,他马上便克服了心里的那丝愧疚。他低垂着头,惶恐道:“太子妃娘娘的这些问题微臣怎会知道?微臣所见所闻便是如此,望皇上明察。”秦璐听了,越发凑近他,眼睛盯着他的眼睛,漂亮却又幽深。声音幽幽,像是从地狱传来的:“将军确定这便是你的所见所闻?”“将军确定你这样说是对的?这里可是御书房,说了什么做了什么除了我们几个,可无外人知晓呢。”秦璐说着,眼睛却还是盯着他。将军看着她的眼睛,觉得有些心虚,他想反驳,可秦璐并未给他反驳的机会。秦璐接着说:“将军可又确定,这样的说法不会害了你的家人?你的朋友?害了整个王朝?”“将军可知道,你这样的决定会导致世世代代的错误!”秦璐的话打在将军心里,他又何尝不知道,今日这二皇子带他来是要干什么,这样的决定,甚至会影响到下一个朝代。在他心里,现在的太子便是最好的明君!将军的脸上浮现为难,他看向二皇子,只见二皇子眼中有着威胁。秦璐也看见了这两个人之间的互动,只是说:“看来将军有什么难言之隐,说出来皇上和太子殿下都会为你做主的。”言下之意便是这里有皇上和太子殿下,官都比二皇子大,不要害怕,他们都会保护你的。将军看着秦璐,忽然便下定了决心,大声道:“陛下,太子殿下,快救救我的家人吧!他们都被二皇子绑架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