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拯救位面  >  第十七章 新的任务

第十七章 新的任务

3161 2017-05-09 15:01:02
秦璐站在大队中,面前是黑压压的几群人,她的身高并不算出众,所以并不能一览无余。她一想到他们这些人,都是为了拯救位面而生的,就油然而生一股自豪感。那些生活在不同位面的人啊,应该不知道还有他们这么一群人,专门为了修复错误的吧?弥补不同位面的不同错误,维持宇宙的稳定。刚刚完成了一个任务,秦璐便有些累了,当然也是痛并快乐着。虽然自己的精神会有些疲劳,可是能够看到人们幸福无烦恼地生活在一起,也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因为刚刚完成一个任务,按照规定,都有一定的休息时间,秦璐也没敢多耽搁,做她们这行的,就这个精神重要,其他什么的都是浮云。谁又说的准下一个任务是什么呢?于是她便抓紧时间回去休息。可是还没休息一会儿,就感觉精神一股巨大的震动。秦璐精神也为之一震,一骨碌爬了起来。这次的震动自然不同于她初出茅庐时做的那个任务,这次的震动非同寻常。秦璐不敢怠慢,赶忙调动精神界面查看。凝神静气,秦璐看到本是十分光滑的圆圈,蓦然破了一个大洞,并且那大洞还隐隐散发着金红交加的光芒,可更多的是黑色的煞气,饶是秦璐也有些承受不住。这该是死的有多么冤枉?这可能是一个地位十分高的人死的时候才能造成的。秦璐观察着那个大洞,想着。眼见这大洞还有越扩越大的趋势,秦璐暗道不妙,若是再任其发展下去,按照它这迅疾的扩散速度,恐怕不出两分钟,整个宇宙都会受到它的影响!她小心翼翼地将神识靠近,散发出无害的气息,想要让它不排斥她的接近。还好,虽然这怨念很大,可并不是那般迁怒的人。秦璐有些庆幸地想着,接着便陷入无边的黑暗里。不知过了多久,秦璐的面前和第一次一样,渐渐有了画面。眼前的画面闪过,就如同她上次任务那个人类世界的电影一般,人生如戏。这是一个好命却并不幸运的女子。她嫁给了当朝太子,太子文韬武略,英俊非凡,两人自是新婚燕尔,恩爱非常。可是好景不长。按照她太子妃的身份,以后是要母仪天下的,她也如愿生下来一个男孩。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也爱上了英俊潇洒的太子。她心地善良,自是没对自己的妹妹有什么防备心理,于是便被妹妹算计绑架。妹妹紧接着扮作她,夺走了本该属于她的幸福,属于她的荣华。她眼睁睁地看着妹妹与自己的丈夫恩爱,看着自己的亲生儿子被妹妹残害,看着妹妹入主东宫,而妹妹与自己丈夫的孩子成了太子。而她却什么也不能做。一时间,怨念四溢,想要倾覆整个王朝。秦璐闭了闭眼不想再看这等惨剧。自古女子便是绝情,而这个秦璐自然是个可怜的,妹妹秦玉便是个绝情的。眼前的画面又渐渐转为黑暗,秦璐知道,任务,即将开始。“叮咚,第二个任务已开启,目标:打倒秦玉,母仪天下。”冰冷的机械化女声响起,秦璐慢慢地睁开眼。喇叭唢呐的声音不断响起,伴随着还有噼里啪啦的鞭炮声,秦璐有些回不过神来。坐着的地方还在不停摇晃,耳边还有喧闹的人声。“这是哪家娶亲这么大阵仗?”有和她一样不知情的人问道。“嘘,这可是当今太子娶丞相府的嫡女,自然要大排仗了。”虽然声音不怎么大,可还是被秦璐听到了。整理了一下思绪,秦璐反应过来,她这是正在去往嫁去太子府的路上呢。知道自己是什么处境,秦璐有些放心下来,按照她获取的资料,这个时候一切悲剧都尚未发生。这样想着,精神实在疲惫的秦璐在摇摇晃晃中又昏睡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轿子停了下来,耳边有一声高喊:“请新娘子出轿!”秦璐一个激灵,醒了过来。用手稍稍掀开盖头,便看见有一支手伸了进来,她知道这是要接自己出去了,便把手放上去借着她的力出来了。若不是自己醒来了,让他人知道新娘竟在轿子里睡着了,不知有多少人会怎么看自己?自己那个名义上的夫君会不会因此讨厌自己?秦璐的心思百转千回。身子任他们摆弄,即便知道古代的人迷信,娶亲需要经历一系列步骤,可从未知道竟如此繁琐。做完跨火盆等一系列动作后,秦璐感觉自己整个人都酸了,恨不能躺下来休息一会儿。终是到了拜堂这一步。秦璐手握着那一头红纱,手中的触感柔顺滑腻,材质好的不像是凡品。她对这层纱缎爱不释手,用手细细把玩着。有人喊着:“一拜天地!”秦璐弯腰。“二拜高堂!”转身,再弯腰。“夫妻对拜!”侧身弯腰,附近安静的可怕。“送入洞房!”这一句话音落,纱幔也因此层层叠叠,重重起伏,周身的喧闹才归于耳边。恭贺声道喜声不绝于耳,秦璐恍然间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她一个没谈过恋爱的小姑娘,这就成亲了?虽说是假的,可还是不可置信。有人带着秦璐走着,应该是要去新房了。秦璐懵懵懂懂,跟着人来到房间的床边坐下。头上的冠很重,秦璐想要把它取下来。可她听别人说过,在古代,新娘的盖头是不能擅自掀开的,要等自己的夫君来揭。入乡随俗吧。秦璐如是安慰自己,便端坐在那儿等着自己名义上的夫君褚略来。按照自己的记忆,原主在结婚之前和太子褚略没有什么交集,更遑论什么感情基础了。可是古代就是这么荒唐,两个完全不熟悉的人也可以结成连理,可太子的婚姻,却只能是政治婚姻。秦璐胡思乱想着,却突然觉得太子很是悲哀,不能得到自己的爱情,只能为自己的地位铺路。尽管之后得到了莫大的权力,可那又什么用呢?还是要被这里约束被那里约束,甚至可能,会被自己的亲人残害。脚步声的响起,在这偌大的房寂静的夜格外惹人注意。秦璐自然也注意到了,她知道,褚略要来了,当朝太子,名义上的夫君。不知怎的,秦璐突然有些紧张,双腿双脚全身都紧绷着,头也是低着的。自己这一次,要和这个人相处的时间最久,可如今,她这不安是怎么回事?脚步声并没有因她的惊慌不安而停下,反而愈发清晰。紧接着,一双黑色镶着红金边的靴子出现在她的视线。再紧接着,一直被遮挡着的视线明亮了。秦璐反射性的抬头,知道是褚略将自己的盖头揭开了。他身姿挺拔,面似冠玉,眉峰略显冷厉,那双眼更是深邃似海。大红的喜袍反倒为他多了几分平易近人。她有些回不过神,虽说在原主的回忆里见过褚略,可那毕竟不是本人,现在这样近距离看他,那铺面而来的气场更是满满。她看褚略惊异,殊不知褚略看她更惊艳。早便听闻丞相爱女秦璐国色天香,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他也远远看过她几次,只觉得是个好看的少女,可远没有今日来的惊艳。她着一身大红喜服,肌肤赛雪,身段曼妙,一眉一眼宛如画中,灵动的大眼似要诉说些什么,略施粉黛,便让她的一举一动尽是撩人的风情。这样想着,话却不经大脑说出了口:“你叫秦璐是吗?”说完不自觉有些懊恼,自己刚才还没来的及收了随身而带的气场,不知她是否会因此怕了自己。却不想秦璐只是愣了稍许,便答道:“回太子,是。”褚略稍稍收了些许威压,笑道:“那我可以唤你阿璐吗?”秦璐却是看他的笑容有些呆了,只是傻愣愣的答道:“当然可以。”待的反应过来,不由自主地摆手脸红道:“我,我是说,随便太子殿下。”“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这么生分,唤我太子殿下吗?”看她羞红了脸,褚略更是忍不住想要逗弄她,唇边泛起邪魅的笑容,揶揄道。秦璐一个没谈过恋爱的小姑娘,怎么架得住他的攻势,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可终究羞于唤出那两个字,话到嘴边只得改口道:“夫……阿略。”听自己的名字从她口中出来,褚略心情更好,转身端起桌上的酒杯,倒满。秦璐看着他这行云流水的动作,一直没有回神。“阿璐,喝了这杯交杯酒,你我便是夫妻了。”褚略将酒杯递到秦璐面前,声音如同香甜的美酒那般醉人。她接过,心也不由静下来,方才太过紧张,没注意,此刻仔细起来到是闻到了褚略身上的酒味,淡淡的,并不让人讨厌,只让人着迷。他是太子,如今成亲自然有很多人需要应酬,秦璐想着。褚略此时已坐到她身边,从未有男性如此靠近的秦璐有些不习惯,却还是没有动。他们手交叠着手,仰头喝下了交杯酒。秦璐本就没喝过什么酒,如今自是不胜酒力,一杯酒下去,便有点醉醺醺的,脸都堪比那三月桃花了。褚略望着那近在眼前的美人,自古以来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更何况眼前这美人是自己明媒正娶的妻子,今晚还是他们的新婚之夜,发生点什么实属正常。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