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拯救位面  >  第二十五章 勾引

第二十五章 勾引

3129 2017-05-09 15:01:49
话说秦玉来到花园,此刻天色尚早,褚略此刻应在和秦璐用早膳。想到这里,她又有些恨的牙痒痒,不过想到以后这些都会属于自己,她又得意地笑了起来。她今日真算是精心打扮过的,身着粉色水仙散花绿叶裙,勾勒出优美的身段。粉颊娇嫩,晶莹的水眸顾盼生辉,煞是可爱,却又透着一股耐人寻味的风情来。这春日里,这般穿着虽有些冷,可秦玉显然是顾不得这些的。她只想着,等褚略来时,怎样展现自己最动人的一面,让他为自己神魂颠倒。这里是太子府的花园,这里栽种满了各式各样的鲜花,自然有不少名贵漂亮的花在。它们争奇斗艳,比起这几日里秦玉打理过的花要好看几千倍。可虽说是名贵漂亮的花,也不觉如此,因为这始终还不是属于自己的。见了这花,秦玉心中对秦璐的轻视更甚,人都说太子殿下对太子妃娘娘宠爱有加,如今一看也不过如此,就连这花给的都不是最好的。殊不知秦璐压根不喜欢那些花,更遑论给什么好的了。秦玉对这些花进行了一番打量,心中有了计较。她虽然想在这花中跳舞,这样更能给人留下一种花中仙子的印象。只是无奈这里是太子府,她有贼心也没贼胆啊。秦玉想着,觉得等会儿便在这花的旁边舞动,这样既不会伤害到这些花,又可以给人一种错觉。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后,秦玉便在花的旁边站好,深吸一口气,开始跳舞了。秦玉的舞,打小是学的最好的,她也有这个自信,她的舞姿,会让天下男人为之疯狂的。而褚略确实按照往常的习惯,来到了花园。远远的,便见到有一位女子在那里跳舞。女子?褚略蹙眉,太子府中只有阿璐这一名唯一算主子的女子,而其余的,便是奴婢了。哪个奴婢这么大胆?知道他今日要来花园,竟还来这里跳舞?这样想着,褚略脚下的步伐不由加快了些。只见那女子的舞姿曼妙灵动,优美的脖颈,雪白的肌肤。舞步一点一点,像是踏在人心尖尖上。从远处看,和那花团相映衬,倒真如花中仙子一般,圣洁却又勾魂摄魄。褚略也不由有些被吸引了心神,不过他只是带着纯欣赏的态度观赏的。毕竟作为一国太子,什么样的女子他没见过?秦玉的舞确实跳的好,可也仅仅是那舞步他从未见过,觉得有些新奇罢了。褚略欣赏着,越走越近,渐渐看清了女子的面容。是她?阿璐的妹妹?褚略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也是了,也只有她了,如若不然,还会是谁呢?可看清了,褚略又有些疑惑。阿璐如今怀有身孕,她不是应该去照顾吗?怎的到了这儿?说起来这几天也一直没有看到她。褚略沉思着。看到褚略停下来,秦玉心里暗暗窃喜,舞的更卖力了,心中有些得意,太子又如何,还不是被她的舞蹈吸引了?秦玉笑着,再看向褚略时,却发现男子低垂着头,像是在思虑着什么,眼神压根不在自己这边。秦玉不禁有些恼怒。“哎呀!”秦玉惊呼一声,跌倒在地。听到呼声,褚略这才反应过来,看到面前的美人已然跌坐在地。他走近几步,问道:“你怎么了?”秦玉似是这才发现褚略的存在,娇颜上闪过诧异,似是想站起来给褚略行礼,却无奈自己的脚崴了。她这才不好意思地道:“太子殿下……臣女的脚崴了。”眼前的美人双颊绯红,如同天边最美的红霞,双眸含泪,泪汪汪地看向褚略。若是被一个美人这样看着,怕是天下所有男子都要把持不住,把美人抱起来了吧?况且这里四处都无旁人……可褚略仿佛没看到一般,只是点头道:“本太子知道了,等会自会有人来把你接走,并带你去看大夫的。”秦玉心里恼怒,他是瞎子吗?自己这么一个美女,他竟然还要喊别人来救自己?可面上还是柔柔弱弱地唤道:“太子殿下……”想要说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见褚略欲走的身影停顿了下来。秦玉面上一喜,果然他还是在乎自己的!她略带期盼地看着那道伟岸的身影。却见那身影转过身来,问她道:“你不是需要来照顾你姐姐的吗?怎么来了花园?”褚略的本意本是问她为什么不照顾阿璐,却被秦玉听成褚略关心她的去向。秦玉的脸瞬间又红了几度,娇羞道:“臣女觉着这几日有些胸闷,便来到花园想跳舞来舒缓一下心情。”褚略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却盯着秦玉的脸不动,有些不解地问:“你很热吗?”秦玉一愣,显然不懂褚略问这话的意思。于是只好摇头,道:“不热。”她这可是大实话,毕竟这春日里,本就有些寒凉,秦玉在地上跌坐了这么久时间,此刻已感觉自己的腿在发颤了。听了她的回答,褚略显然更疑惑了,再次问道:“那你的脸怎么这么红?”这么一听,秦玉的脸更红了。也不怪褚略,除了秦璐,他还没有过女人呢,对于女人,他实在算不上了解。褚略似乎也觉着,这是女子的小秘密,便只道:“也罢,那既无事,本太子就不奉陪了。等下会有人来接你,你只需在原地不动便好了。”说着,已远离了秦玉的视野。而秦玉呢,因着褚略那最后一句话,她只能坐在那里,哪儿也不能去。毕竟若是她离开了,等下褚略的人来了,岂不是在告诉他自己这一切都是演戏的?那一切便毁于一旦了。秦玉咬碎了一口银牙,也没能夺取褚略的心。当静水将这一切告诉秦璐后,秦璐的唇角终是忍不住露出一抹笑容,如同昙花初现,一笑倾城。她怎么忘了呢?褚略在情感这方面,可是一个愣头青呢!而秦玉在后来回来的时候,据说双腿都已经冻僵了,更是卧床病了几天。对于这种情形,秦璐当然是乐得见到的。之后的两个月,秦玉似乎也安分了些。只是秦璐却并没有好受什么,三个月的孩子,害得秦璐每天直恶心,很多东西闻了就直呕吐。为此褚略也操了不少心。而秦璐的小腹总算是隆起一些了,虽然起伏不大,可还是妨碍了秦璐的行动。褚略更是下了严令,不许她离开房间一百步远。秦璐虽然心中觉得有些闷,不过还是没有提出来。毕竟,她还是很想保住这个孩子的。而秦玉这几天,却不是那么如意的。自从那次生了病后,秦璐把自己调回了她身边,说是那活让自己受苦了。按理说秦璐这怀胎越到后面,自己要做的事情应该越多。可秦玉发现,自己虽不做那打理花草的事情,可他们仍没有给重要的事情给自己做。整天便做一些打扫房间,倒垃圾的小事,那些关于秦璐的吃穿方面的事情,从未交由她做过,她都没沾手过。秦玉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自己这个名义上的姐姐,虽然看起来对自己和从前无二,可到底,还是有些防着自己的。可自己也不能就这么干等着什么也不做,她觉得,自己既然无法勾引褚略,那么,便只好想办法除掉这个孩子了。秦玉眼中阴光一闪,煞是可怖。而秦璐虽然这样防着秦玉,心中总还有些不踏实。那日里做的梦历历在目,现如今还能惊出她一身冷汗。秦玉这两个月,是没有什么动作,但这并不代表,以后她不会有动作。可秦璐是第一次处理这种情况,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秦玉找上了半池,依她这两个月的了解,秦璐的两个贴身丫鬟,静水看着并不多话,可这样的人,往往是最需要防备的。她有好几次,都栽在了这个静水身上。而半池这个人,倒似对自己很是客气,像是真将自己当自家主子般看待。大大咧咧的,没有静水那么多的心眼,要完成这个计划,她倒是个可以帮的上忙的。见到是秦玉,半池笑了,问道:“二小姐找奴婢有什么事吗?”秦玉看着她,眼中忽就蒙上了泪光,煞是楚楚可怜:“半池姑娘,我想请你帮我个忙。”不得不说,秦玉的确很会利用她的先天优势,这么一双泪眸,谁看了都要心疼的。半池被她这模样吓了一跳,忙道:“二小姐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就是了,只要我半池可以帮的上忙。”秦玉低垂着头,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再抬头时,便又是一副楚楚可怜的动人模样:“我今早打扫姐姐房子的时候,不小心把姐姐的香炉摔坏了……”她拿出一个香炉来,一副认错的模样:“我知道我做错了,所以就赶忙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可不可以劳烦半池姑娘帮我放进去?”秦玉低垂的头,唇边露出可怖的冷笑。她知道每天秦璐都要熏香才能入睡,所以今早她故意把香炉打碎了,这样一来,她便有了光明正大的理由的。而且她知道,眼前的这个半池,是不会轻易拒绝别人的帮忙的。况且,再不济,自己还是秦璐,她的主子的妹妹无论怎样,她都会帮这个忙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