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拯救位面  >  第五十八章 上书

第五十八章 上书

3055 2017-05-31 10:59:48
不得不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秦璐自然也不例外。她观察着这跟钗子,长长的睫毛扑闪着,像振翅欲飞的蝴蝶,美丽而又引人注目。白皙的脸蛋微微鼓起,竟露出几分憨态。大大的漂亮眼睛里仿佛盛满了星光。这让观察着她的上官轩着迷了,他第一次觉得,一个女子竟会好看到如此地步,让他瞬间忘了尘世的喧嚣,忘了他现在身处何方。他竟有一种怪异的想法,想用手指去戳秦璐的脸,看看她的脸是否像自己想象的那么柔滑……他甩了甩头,把自己那奇怪而又逾矩的想法驱逐出去。自己怎么会想对她做这么亲密的动作呢?上官轩看着秦璐,微微有些出神。秦璐看着手里的这根白玉钗,心里喜欢的紧。这根钗子虽说质地不算太好,可这花纹样式贵在精简又别致,不像那些金银首饰什么的,花哨又俗气。而这根白玉钗嘛,让人看到了仿佛就能闻到玉兰花的香气呢!她心情颇好地想着,忽然一只手从旁边伸过来,夺过了她手中的白玉钗。秦璐偏头看去,却是上官轩。他抢一个女人的首饰做什么?秦璐疑惑。却见他手里把玩着这根白玉钗,骨节分明的手指修长好看,再夹杂这白玉钗,就显得他的手越发好看起来。秦璐愣愣地看着眼前的场景,男子低眉看着手中的首饰,不知想到了什么,忽地扬眉勾唇一笑。秦璐更为愣了,这一笑犹如百树梨花始盛开,又犹如阳春白雪,煞是惊艳人。就在秦璐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上官轩突然把手伸过来,附在秦璐头上。秦璐一时回过神,反应过来,就要挣扎。如果让别人看到了这一幕,还指不定会怎么说她呢!到时候,不要等程远,她自己就会让自己在这世上活不下去。感受到手下脑袋的反抗,上官轩温柔却带着不容置疑道:“别动。”秦璐一愣,慢慢地不再挣扎了。上官轩见此唇角笑容越发灿烂,手下动作也越发温柔,慢慢地把钗子插进秦璐的头发中。“好了。”他退后一步,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秦璐平常并不喜欢佩戴首饰,今日也是如此,一头秀发未带任何装饰,此刻却变的有些不一样了。一根白玉钗横插在她乌黑亮丽的青丝中,煞是美丽动人,细密的花纹更是清丽如水。小脸盈盈,当真美的如画。秦璐退后几步,微微避开了这亲密的动作。看到了秦璐不着痕迹地后退,上官轩的眼神微微一黯,不过还是温润笑道:“我刚才是想帮你戴上钗子,所以才叫你别动的。抱歉,刚才唐突了。”她怔怔地看着上官轩的笑容,他这是……在向她解释吗?不过他的笑容可真是温暖人心,和程远那种伪装的温柔不一样,上官轩是真是让她从心底里感到温暖。秦璐又后知后觉地摸摸头上的钗子,忍不住笑了:“没事。”一旁的小贩看他们的动作早就看呆了,这对夫妻可真登对呢!却见上官轩此刻看向他,问道:“这支钗子多少钱?”他立马回过神来,道:“五十文钱。”上官轩点点头,这价格也算中肯了,于是从口袋掏出钱递给了他。小贩愣愣地收了钱,看着两人并肩离去的背影,不由感叹道:“登对是登对,只是……”后面的话他没有再说,只是他们衣着看起来精美华丽,定是大户人家的老爷夫人。秦璐没有拒绝上官轩的好意,她经过今天一游已稍微可以看出上官轩对自己……怕是有着不同的心思。她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他,却也不想这个温暖的男子因此心伤,便就接受了下来。她不过是一个穿越而来做任务的人,本就不会在这世上留下太多真感情。在秦璐心里,上官轩十分温暖,可以让她心里舒服和安心,她在心里只是把他当作哥哥一般看待的。没错,仅是兄长而已。她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或许自己能够在结束任务后和他在一起呢。秦璐不愿再想,也突然没了兴致再玩下去,被上官轩送到秦府后就歇下了。而上官轩也看出她的些微反常,识趣地离开了。而此刻,端王府。“王爷,臣妾请求你明日上书,请求皇上永不录用程远程侍郎。”上官锦刚刚从外面回来,就看到自己爱妻急急忙忙地迎上来,语气恳切地说道。“哦?为什么?”上官锦不明所以地问道,她之前不是还对程远印象蛮好的嘛?还和自己商讨要将雨陌嫁给他,怎么现在反而要针对他了。上官锦对自己的这个妻子向来是爱惜且敬重的,一来她出自书香门第,进退有度,知书达礼,把端王府上下打理的井井有条的,让自己对她也不免多了几分看重,后院的事情多半都还是要听取她的意见。二来她通晓诗书,和他有许多共通话题,两人也是夫妻恩爱,琴瑟和鸣。但在上官锦的心里,自己的妻子做事也还算稳妥。所以当叶婉提出这个请求他是没有立即否决的,而是想听听她的想法。“王爷有所不知……”叶婉低着头将秦璐与她说的话原原本本地和上官锦说了。上官锦听了,不发一言,只是眸中暗光流转,许久才道:“此话可当真?”叶婉忙回道:“千真万确。”上官锦摩擦着下巴,不说话。这程远还挺有才华的,只是没想到品行竟然如此之差。叶婉看人,别人或许不放心,可上官锦却是十分相信的。叶婉看人从来就没有出现过失误,那么那个女子所说的话都是真的?那边叶婉还在继续劝导:“王爷,您是他的引路人,他都这样对我们的女儿,还不知道以后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呢!”叶婉说着说着,倒是越来越激动起来。叶婉一个妇道人家,可能目光没那么长远,看不到更远的地方去。可上官锦想到了,这程远若真只是一个好色之徒的话,便不会冒如此大的危险进端王府了。天下美人何其之多,就只有自己女儿一个吗?听说那个秦璐就是天香国色。况且从严格上来说,自己的女儿当真算不上漂亮,只是蒲柳之姿而已,见过了秦璐的程远不会看的上眼的。上官锦深思着,程远不是为了美色而入的端王府,那他是因为什么呢?最能迷惑男人这世间不过三样:美色,金钱,权力。第一样已经排除,第二样嘛,从程远送给自己女儿那不菲的首饰来讲,他应该不是一个贪财之人。那么就只剩下一个了,权势!上官轩锦眼底暗光闪过,没错,就是权力!程远现在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侍郎,可若要是娶了自己女儿,端王爷的嫡长女,那是多么风光啊!到那时候,许多人就会上来巴结他,那么他的官途就会走的更加顺畅。然后爬到高位,再狠狠将自己甩下。这些把戏,上官锦自小在皇宫中长大,见的多了,狡兔死走狗烹,他程远想踩着自己上位,恐怕没这么简单。这样想着,上官锦眼里闪过阴狠,心里闪过计较,对叶婉温和道:“好的,我会看着办的。你先回去吧。”听了他的话,叶婉才放下心,眼睛盯着上官锦,像是在确认他话里的真实性。待发现他神情认真并不像是在敷衍她,才放心地离去。而上官锦却没有急着立刻准备奏折,而是对下人道:“去请程侍郎过来一趟,本王有话想与他一叙。”他笑得温和,手下人也没有什么怀疑,便出府去寻找程远了。没有多久,程远便赶到端王府。不管怎样,他现在手中的权利还没有上官锦手中的大,见到是他来寻找自己虽然不敢怠慢。程远恭敬中又带着不卑不亢地行礼:“微臣参见端王爷。”“嗯。起来吧。”上官锦坐着看着面前弯腰的程远,唇角微微一扬,却在程远起身时又恢复常态。“不知端王爷找微臣来所谓何事?”程远不明所以的,小心翼翼地问道。上官锦观察着他的神色,忽然觉得有些好笑,他之前竟然会觉得程远这个人老实?如此的这帮试探的问话,上官锦怎么会听不出来?不过上官锦只是笑了笑,难得的看向程远的目光有些温和,语气缓慢道:“听说,你喜欢我女儿?此事是否属实?”程远抬头看向上官锦,有些不明白他的用意。他对自己的态度的确是难得的温和,可就是在这样的态度,才更让程远惴惴不安。平时上官锦对待程远,大都是欣赏的,可还带着身为皇家人至高无上的荣耀感,像今天这般可以说是平易近人的态度,是从来没有过的。望进上官锦的眸子,温柔,可背后似乎还隐藏着什么。程远揣摩不透他的意思,也不敢妄下定论,只能硬着头皮答道:“回王爷,是的。微臣下官已对雨陌小姐仰慕许久,望王爷成全。”程远倒是能屈能伸,既然说了,就要表现的落落大方一些。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