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拯救位面  >  第五十一章 被赶出府

第五十一章 被赶出府

3222 2017-05-15 11:01:05
一个闺阁女子,对一个刚见面没多久的男子说,想要一个良人,这样的话,不是在说她想要他做她的良人吗?程远喜不自胜,近乎痴迷地看着秦璐线条柔和的侧脸,这样的美人,却对自己说这样的话,他的心跳到不能自已。他的视线慢慢下移,看到秦璐的纤纤玉指,葱白细嫩,与那鲜艳的花瓣映衬,给人强烈的视觉效果。程远这么近距离地看着她,呼吸快要停滞,唯恐打扰到眼前的一切。此刻的他……多么想靠近她,多么想握住她的手。程远偷偷地咽下一口口水,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秦小姐,程某也佩服小姐的才学,小姐之志,程某……”程远在心下给自己打气,这样的美人,可能一生也难能遇到一次,更别说他还博得了可能是未来岳父的好感,近水楼台先得月,他要放手一搏,说不定这美人就属于自己了呢!如此想着,程远看了一眼秦璐,见她那水灵的眸子看着自己,像是在认真倾听自己的诉说,不由打气继续把自己的话说完:“程某,愿与小姐一同完成!”他这话说的豪情壮志,却完全是脑袋发热,话一说出口,便觉得有些不妥。他与她,不过是第二次见面,却说出如此冲动的话语,不知会否唐突了佳人?转念一想,又有些释然。他程远,这一生失策的次数少之又少,这一次,是他失策了。不过,为这美人,失策冲动一次也是值得的。既然话已经说出来了,程远也没有反悔的意思,只是又看向秦璐,想知道她听了这句话是什么反应。秦璐听了这话,也是有些惊讶,没想到这程远倒也大胆,这不过见面第二天,便说出这样的话。若是其他女子,怕是早就害怕的离开了,以为他是个登徒子呢!不过秦璐是谁,她可是专门穿越过来做任务的,不巧,这个任务便是要打倒程远,他这番不经大脑的话,倒是正合她意。这样,也更方便她实施计划。只见秦璐闪亮着眼睛,面上是有惊讶,可是却没有惧怕,也没有想要离开之意。程远这次是真的敢确定,这佳人,哪怕不是一颗心全在自己身上,也是有半颗心在自己身上的。秦璐没有说话,像是在考虑该怎么回答他的话。程远也知道,攻城略地不能太过急切,只是说道:“今日这番话,是程某太过唐突了些,来日方长,望小姐能好好考虑一番。”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程远也没有收回去的意思。他心里已在此刻打定主意,金钱、美人、权势,他全都要!“嗯。”秦璐微微颔首,脸上浮现浅浅红晕,也是有了小女儿的娇羞,和闺阁女子的矜持。她的声音此刻细如蚊蝇:“既然如此,那小女子就先告辞了。”程远看着她,想要挽留,也知道不能将佳人逼急了,只好什么也不说,看着她离开。秦璐转身欲走,却不想在此刻不知绊倒了什么东西,她惊呼一声,就要倒下。程远眼疾手快,一把握住了秦璐的手,顺带搂住了她的腰。这才止住了她往下滑的身子。温香软玉在怀,程远只觉得怀里的身子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勾人心神。而握住的手柔软无骨,让他忍不住又抚摸了几下。秦璐一下子反应过来,如同受惊之鸟一下弹开,离开他的怀抱。脸蛋已红的似朝霞,声音也大了起来,眼中不自觉流出两行清泪:“程公子,你怎可如此对我?你我男女有别人,你却如此……你让我以后可怎么活嘛!”程远却在这一瞬间没有什么反应,一是因为他还在刚才的和佳人近距离接触中没反应过来,二也是被秦璐的这一番指控弄的一头雾水。自己不就是看她快要摔倒了,扶她一下吗?怎么到她口里便成了自己好像对她做了什么一般。他刚想开口辩驳,毕竟若是被人听到她这样的控诉,他恐怕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却不想这时一个声音传过来:“小璐,发生什么事了……”这个声音沉稳带着焦急,可更多的,程远听出了愤怒。这个声音秦璐和程远都听得出来是秦招的。程远脸一黑,怎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他怎么解释得清楚啊!而秦璐暗暗扬起唇角,终于来了!秦璐没等程远说话,首先出声先发制人,梨花带雨的脸朝向秦招:“爹……他,他想非礼女儿,女儿的清白可怎么办啊!”她的脸上两行清泪,让秦招本就心疼自己女儿的心怒火中烧。他来的不算久,不巧,刚好看到他的准女婿对自己的心头宝做什么不规矩的动作。程远那个臭小子,竟然牵一个未出阁的女子的手,竟还强抱她!越想越气,秦招看向程远,问道:“程远,这件事你作何解释?”程远不可思议地看着秦璐,脸上全是震惊,这个女子,她,竟然敢如此污蔑自己,她就不怕自己也因此贞洁散尽,无人敢娶,人人唾弃吗?不过程远是什么人,他可不是省油的灯,不过震惊一瞬就回归神来,冷静道:“秦老爷,这根本是子虚乌有的事情,小生不过是看秦小姐快要摔倒了,顺手扶她一下罢了。”他现在要做的便是稳住秦招,毕竟好不容易搭上秦家这条大船,没有秦家财力的支持,他还怎么考取功名,怎么进入仕途?更别说他幻想的美好前途,美好未来了。虽然程远脸上的震惊散的很快,不过还是被秦招捕捉到了。心里的怒气稍稍散了点,冷静一点就开始怀疑起来了,不过他心里向着的可还是秦璐,于是看向秦璐,像是在询问程远说的是否当真。秦璐看到秦招看向自己,眼泪流的更欢了,身子也摇摇欲坠起来,脸色苍白,看起来惹人怜爱的很,说出的话也是苍白无力的:“程公子怎的如此说?”“我一个闺阁女子,难不成还会拿自己的名节来诬陷你吗?我、我万万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做了事情却还不承认,你个登徒子!”说到后面,秦璐不仅眼睛是红的,就连脸蛋也红起来,一副气急的模样。秦招连忙快走几步,扶住秦璐摇摇欲坠的身子,看向程远,大声道:“程远,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亏我还欣赏你的才华,从现在开始,我秦招不认识你!”“你赶快收拾东西滚出秦府,我秦府即便是商贾之家,也断断不会收留你这等小人的!”这一番话,说的声音又大,一口一个“小人”,说的程远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程远此刻怎么还能不明白,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这个小女子设的计,针对的就是自己。想他程远,自负不凡,却被这一个小小的闺阁女子给设计了,可恨他却还不能辩驳,因为谁也不会相信,一个女子竟会来拿自己的名节去陷害一个刚认识不久的人。程远也只能忍气吞声,暂时忍下这一时,不与她一般计较。他程远相信,即便没有秦家的支持,凭借他自己的才华和能力,也能够在这个国家闯出自己的一片天!想通了之后,程远便也不留恋此处,回自己的院子收拾东西离开这里。只是,走之前,他深深地看了一眼秦璐,这个女子,他程远记住了,此仇不报非君子!而秦招也注意到了他的目光,不满且愤怒道:“还不快滚!要我让人‘请’你出去吗!”秦招此刻当真是气急,说话也完全不客气。刚刚站起身来的秦璐,自然也注意到了程远的目光,却在秦招不注意时,对他微微一笑。没错,这件事就是她计划好的。首先在秦招询问的时候迟疑,这时候秦招便会怀疑程远,起了疑心便会想去看看这是怎么一回事。人都是这样,心里有一个好奇心,便会循着自己的好奇心做。然后在赴约的时候支开流云,顺便把花园里的所有下人也给支走。这样的话,即便程远真的碰到了她,也不会有人看到,自然也不会有人乱说了。毕竟,她的名声,她还是要的。最后,在和程远谈话的时候要背对来花园的路口,这样秦招来的时候,便只能看到他们在做什么,却不能听到他们的话语。而且,这样的话,秦招就只能看到程远在做什么,却不能看到自己。一般人都是相信自己的,相信自己所听到的、所看到的,而不会轻易被他人的言语所左右。不巧,秦招就是这种有自信的人的代表。得到了秦璐的回应,程远的心里便变得怪异起来。自己真是被这个女子给设计了?可笑自己却还以为自己魅力过人,当真吸引住了佳人的心神,却不想,是人家将自己耍的团团转。程远带着愤怒和恨意,收拾东西,离开了秦府。没有秦家,但这京城的王公贵族那么多,自己定能找到出路的。这次来到秦府,倒是吸取了一次教训,长了一次经验,秦璐,我们来日方长!而此时心情颇好的秦璐在自己的房间休息,今天的事情,实在是进行得太过顺利了,心情想不好都不行。就在刚才,她听到了机械女声的提醒:任务进度已达20%。把程远赶出府还只是第一步,后面的路还有很长呢,毕竟任务进度也只达到了20%,她的目的,可是要程远跌入万丈深渊呢!秦璐想着,唇边轻轻扬起弧度,阳光洒在她脸上,暖暖的,很是舒服。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