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拯救位面  >  第四十九章 怨念

第四十九章 怨念

3181 2017-05-09 15:05:07
秦璐回到位面修复大队,没有休息多久,就又去巡视了一下。毕竟干他们这一行的,唯一需要的就是高度警醒和过人的聪明才智,才可以把这一行做好,成为出色的位面修复者。刚开始,所有位面都还是平静无事的,但是秦璐再检查了一遍,就发现一个地方有怨气,于是赶忙过去探查了一番。秦璐用意念查看一番,发现是一个古装女子,穿着繁复的罗裙,眉眼精致,她的心里却是一喜,有了一种不切实际的想法:这一次任务,有没有可能再一次碰到褚略?她又想到她做的第二个任务,在那一个不切实际的人生里,她和褚略恩恩爱爱,而那一个任务里,也是由于有了褚略的信任和帮忙,秦璐才得以完美地完成那个任务。心里的想法尚还没有散去,秦璐就去了解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和往常做的任务一样,为了执行任务者的方便,这个女子也叫秦璐。她是一位商户家的女儿,在古代,从商是最不被看重的,因此才有了“仕农工商”的排位。不过,原主的生活倒不是多么的不被人重视,因为原主的家里虽然从商,却是那个朝代数一数二的大商贾,倒是有一些人来巴结奉迎着。原主的父亲秦招,看中了一个落魄书生,他富有才华,原主的父亲不忍看他的才华就此埋没,因此,收留了他。这个书生叫程远,也就是原主怨念的来由。程远饱腹诗书,又有原主的父亲秦招资助他,果然高中榜眼,受到皇帝的青睐,成为侍郎。秦招也欣赏他的才华,便将自己唯一的女儿许配给了他。原主在程远寄住在家里的时候便已经芳心暗许,这是多么令人艳羡的一对啊。原主在这个时候也是令人羡慕的,毕竟家里家财万贯,长的又十分漂亮,还可以嫁给皇帝面前的红人,这就如同一个梦,一个美好的、精致的、轻易可以让人打碎的梦。果然,好景不长。不久,秦招便病重了。他无奈自己的病重,却也无可奈何。自己唯一的女儿是自己的心头宝,万一自己一个不慎去了,自己的女儿总该托付有人。于是在他病重之际,他便把原主送到了程远家。程远此刻已是侍郎,自然有了自己的府邸。原主在程远家住了一段时间,没过多久,秦招就去世了。可是,程远并没有立即迎娶原主,而是让她在侍郎府住着,不放她离府,却也不给她名分。在此之后,一点一点霸占她的万贯家财,目的达到之后,就让她做了府中的一个歌姬。原主每日唱歌跳舞,却还要受程远的打骂侮辱,早就不堪重负。程远这般恩将仇报,自是让原主早没了那番情意,恨透了他。可程远这般忘恩负义的行为还没有做到头,反而为了讨好他的上司,将原主送人了。原主不能忍受这般辱人的行为,就自杀了,留下了不少的怨念。秦璐了解了事情的始末,心里也是对这程远素不相识的人产生了厌恶,这年头,渣男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没来得及多想,秦璐便用自己的意念穿越进了原主的身体。秦璐慢慢睁开眼,眼前是古色古香的摆设,无一不精致,无一不繁华。原主的房间很是整洁有致,便连梳妆台前也无多少胭脂水粉,一看便知这少女不爱打扮,也是一个妙人。她静静地打量着这里的东西,不由暗暗咂舌,这里的东西的精致程度,都堪比她在任务二时太子府的东西了。看来原主的家里当真是家财万贯,堪比皇家啊!想到任务二,秦璐又有些走神,这也是古代,说不定自己真的能碰到褚略呢!她不由打起精神,正想着,耳边的机械女声响起,任务目标:扳倒程远。任务进度:零。这样想着,门被轻轻推了开来,一个圆脸的小丫鬟笑着进来,瞧着很是讨喜:“小姐,您起来了。”她端着一盆水进来,看着是洗漱用的。秦璐看到她,便想起来,这是原主的贴身丫鬟,名唤流云,自小被原主收留,两人很是亲昵。只是,原主最后在侍郎府做了歌姬,流云也被程远卖去青楼楚馆,没了音讯。想到这里,她的眼底闪过一抹黯然,她用了原主的身体,接收了原主的记忆,自然或多或少也会受到她残留的情绪影响。看来原主对于这个丫鬟很是看重,心里的愿望自然也是希望她好的。流云在她思绪间已经到了她面前,道:“小姐,快些洗漱吧,老爷还等着你用膳呢!”她这话提醒了秦璐,原主的母亲在她出生的时候难产去世,秦招也没有再娶。而且秦招只有她一个孩子,自然对她宠爱有加,每天都要陪她吃饭,一日三餐,没有哪一天落下。作为一个名扬四海的商户,自然有许多事情需要忙,可即便这样,却还是陪着原主,足见秦招对原主有多么宠爱了。可这般的宠爱,却还是错看了人,将原主托付给了一个狼心狗肺之人,最终落得个人财两空的凄惨下场。秦璐在心底微叹,面上应下了。洗漱完后,秦璐便赶到秦招的房间去了,毕竟,她现在的正事就是去了解一下到底秦招现在收留了程远没有,如果没有,那便最好,她有很多种方法让秦招不收留他。若是收留了,那就要麻烦一点,需要秦璐想点办法让秦招赶他出去。带着两方面的想法,秦璐到了秦招的房间。秦招已经吩咐了人摆好了菜,秦璐进去便看到一个中年男子。他身着墨青长袍,气宇轩昂,眉眼俊朗,一点也没有秦璐印象中商人的铜臭味,出乎意料的是一个中年美大叔啊!首先从外表上,秦璐对秦招就多了几分好感,这样也不难理解了,原主的美貌,果然是有这样的亲爹才能生出来啊!秦璐也不和秦招讲客气,只是按照规矩坐下来,安安静静地用膳。虽然秦家是商家,可这礼数规矩,可都是按照官家来的,十分规矩,即便有客人来了,也不会被别人看轻了去。没多久,他们便用完膳。按照往常来说,秦招用完膳便是要出去经商看店铺什么的,可今日倒也有些反常,不走,却也不说话,只是坐在那儿。秦璐见了,明白秦招有什么事要和她说,只是不好开口罢了,只是,希望不是她想的那件事才好。她小心翼翼地试探问:“爹整日里在外面做生意,可曾遇到过什么好玩有趣的事情?说来给女儿听听嘛!”这问话,与其说是试探,不如说是女儿家向父亲的一次撒娇,调皮,却容易让人亲近。不得不说,秦璐做了这么多次任务,也是慢慢把握住了一个人的性格和心理。秦招爱女如命,她这番话自然让秦招有一个台阶下,有什么话也好说出口了。果不其然,秦招微皱的眉头舒展:“小璐,爹昨天看到一个落魄书生,觉得他很有才华,便让他借住在我们秦府了。”还是来了!秦璐心下一沉,她最不希望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她相信自己还是会想办法将他赶出去的。这样想着,秦璐带了些好奇兼天真的表情,问道:“真的吗?那个书生叫什么名字啊?”她的这具身体不过十四岁,自然适合做这种孩子气的表情,问孩子气的话。秦招看了一眼秦璐,笑道:“程远。”秦璐作恍然大悟状:“哦……原来是程公子啊!可是爹怎么知道他很有才呢?万一是江湖骗子呢?到咱们家来骗吃骗喝的,这样的人话本子里面有很多呢!”她的一番话,貌似天真,却在试探,她想让秦招的心里有些微的动摇,不求能立即将程远赶出府,只愿他的好形象在秦招的心里破灭。不料秦招却笑着道:“小璐还不相信爹吗?我可是检验过了的,此人才华横溢,只是家中贫苦,我相信只要给他一定的帮助,以后定会大有出息。”秦璐欲言又止,秦招却第一次没有听秦璐把话说完,似是不想再听她那天真的言语,只是道:“你就放心吧,我看他人不错,还准备过段时间把你许配给他呢!”秦璐一听,知道把程远赶出去这事没望了,不知道程远做了什么,在秦招心里的地位竟然这么高,简直不可动摇。一穿越来就遇到这么棘手的问题,秦璐真感觉一个头两个大,既然此计不行,她只有另寻他法了。如此想着,秦招已经出去了,秦璐也暗自思索着,没说话。若是再像原主那般,被许配给了程远,那许多事情都要难办许多,因此不能等太久,必须早点让清照认识到程远的狼心狗肺,如此才能两全其美。秦璐苦苦思索,却看到流云在一旁低眉顺眼地走着,不由眼前一亮,悄声问道:“流云啊,小姐我问你,女人最重要的是什么?”秦招那么疼爱自己,自己当然要利用这个先天优势来扳倒程远了。而怎样扳倒,自然是要赌上在古代一个女人最重要的东西了,唯有这样,才能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流云疑惑的看着她,可是有些不明白小姐问这个做什么,可她想了一会儿,还是回答了:“贞洁。”而秦璐,在她说出这两个字后,眼底暗光流转,不知在想些什么。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