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拯救位面  >  第五十六章 实情

第五十六章 实情

3140 2017-05-22 14:58:04
上官轩心里思索,却见少女听到他的回答后脸上的神情很是复杂,只急急道:“上官公子,我突然想起我还有急事,就先告退了。请帮我转告端王妃娘娘,这次不辞而别很是抱歉,改日再登门道歉。”秦璐强装镇定地说完这一番话,不等上官轩再说些什么,就从与叶婉不同的路线离开了。这么蹩脚的理由,谁都看的出她是因为什么才这么惊慌失措。到底因为什么呢?上官轩的一双眸子看向程远,里面有淡淡的思索。而秦璐离开的虽然急促,可那好心情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住的。在上一次的观音庙中,自从叶婉将那个镯子给她后,系统就提醒她任务进度达到40%了。如今又突破这么一个难关,她自然是喜不自胜的。她并不担心叶婉不会来询问她这件事,因为叶婉是待她真心好的,虽然这么利用别人很不厚道,但秦璐也别无他法,只有对不起叶婉了。怀着这样的愧疚心思,她回到了秦府。而这一边,程远看着这屋子里只有上官轩一个人,不禁有些疑惑。他刚才从远处看分明是两个人坐在这儿,还有一个人应是一名女子。不过,他也没有这么多闲心管这些。上官轩打量着程远,他一早便知道程远不是什么好货色,可会是什么事情,让秦璐匆匆避让呢?他想不通,却很想知道。不错,他承认他是对秦璐起了好奇之心,不过这也没什么可丢脸的事情,毕竟秦璐那么优秀,是个男人都会很容易对她感兴趣的。程远给上官轩见礼过后,便叶婉直奔主题:“端王妃娘娘,不知可否去见一下雨陌小姐?”他笑的温文尔雅,很容易便让人心生好感。叶婉也被他这无害的笑给俘虏了。这个程远人又好,又有才,而且最重要的是对自己女儿一片真心,最近更是送了不少贵重的物品。虽说这些东西叶婉都不放在眼里,可这是人家的一番心意,他刚当上侍郎不久,这些东西怕是耗费了他不少银两吧?想到这里,叶婉看他越发顺眼起来,刚想开口答应,便听上官轩说道:“今日怕是不行,妹妹前些日子出去赏花染了风寒,卧病在床,怕是不便见程侍郎。”他的声音淡淡,却透露着十足的拒绝意味。程远一瞬间有些恼怒,想马上发作。前些日子?前些日子是什么时候?他前两天还见到她了呢!人分明是好好的,并无大事,怎么到他嘴里就成了染了风寒,卧病在床?不过程远还是忍了下来,小不忍则乱大谋,他不能因为这一时的不快就毁了自己的一生。程远其实早就看上官轩不顺眼了,对自己追求上官雨陌百般阻挠。上官轩不过是端王府的一个无权无势的庶子,他其实不必太过忌惮他的。在叶婉看来,程远听了上官轩的话,只是表情稍微有些不自然,然后便恢复常态,笑着道别道:“那今日我就不打扰了,府中还有许多要紧事需要处理。”而上官轩却看到了程远那不自然下的隐忍,和对权利的疯狂追求,淡然沉默不语。他是看破了程远没错,可这并不代表他要想尽办法将程远赶出府。一来,他性子比较淡漠,基本上不喜欢管闲事。二来,他对自己那个爹爹也没什么好感,只是对叶婉,还有自己那个妹妹有些放不下罢了。程远若是动其他人,他是不会过问一句的,可是,他不该将注意打到了雨陌身上。而此刻,叶婉笑着送走了程远,这才看着上官轩,兴师问罪道:“怎么了?小璐怎么走了?我不是让你照顾好她吗?”叶婉在刚刚进房间的那一刻就想问了,只是接收到上官轩的暗示眼神,她才隐忍不发。现在,她倒要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上官轩无奈,只好将秦璐看到程远时的异样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叶婉。“你是说……小璐她看到程远,就急急忙忙地走了?”叶婉狐疑地问道。也不怪她会怀疑,毕竟在她眼里,秦璐是那么淡然的一个人,她都从来没有从她的身上看见愤怒、着急等等负面情绪。可这次竟会如此反常,看来自己要找个机会好好问一下小璐了。叶婉想着,忽然又想到刚才的事情,再次如同女王一般兴师问罪:“那你刚才为什么要赶程远走?你我都心知肚明,雨陌她根本就没病。”叶婉问道,更多的是疑惑,虽然她欣赏程远,但这并不代表她会为了程远而家庭不睦。刚才上官轩对程远的冷淡,她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只是没有当着程远的面问出来罢了。自己的这个儿子自小就是个极有主意的,因此在刚刚他撒谎的时候,自己也没有擅自阻拦他,因为她相信他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有自己的想法的。上官轩瞬间冷淡了脸上的神色,冷冷地却又严肃地对叶婉道:“娘,这个程远他不是个省油的灯。”叶婉听到他的话,一瞬间只想嘲讽他,哪一个混官场的人会是个简单的人呢?她并不介意这些,只要程远不把在官场上使用的手段带到后院来就行。可是她面对上官轩难得严肃的脸,却笑不出来。轩儿的意思似乎真的是……程远会危害到自己,危害到自己的女儿?又思及上官轩刚才对秦璐一系列动作的描述,不由觉得秦璐可能知道什么,自己可以找她去问问。秦璐自从那日从端王府里出来后,在家里过了几天清闲日子,没去端王府,倒是十分惬意舒适。她不过是在等,等叶婉来找她问实情,这样的话,她便可以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了。这样想着,秦璐也不着急,整日在府中赏花,看看书什么的,就是不去端王府,这让一直盼着她来的叶婉坐不住了。这天,她在端王府里收拾了一下东西,便出发去秦府了。她实在是很想知道,这程远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啊!于是这天,秦府迎来了一个贵客。由于秦招并不在家,家中又没有一个做的了主的女主人,秦璐只好自己去接待了这个贵客。秦璐穿着打扮好,随即赶去了正厅。正厅一般是接待客人的地方。一到那里,看到坐在那里的人,秦璐便拜倒在地:“民女参见端王妃娘娘。”那模样,倒是恭顺恭谨的很。叶婉低眸看向拜伏在地上的秦璐,不自觉蹙了眉,声音却淡淡,听不出喜悲:“起来吧。”秦璐依言站起来,坐到她的身旁,问道:“家父有事并不在府中,不知王妃娘娘有何贵干?若是有什么事,民女会帮忙传达的。”叶婉看着这样的秦璐,眉头蹙的更深,现在的秦璐和之前她相处的秦璐比,显的更淡漠,更疏离了,简直就像是不可靠近的那种。她分明知道自己是来找她的,却一口一个“家父”,又一口一个“王妃娘娘”,叫的叶婉心里当真是不舒服。她再看秦璐,少女面容低垂,神色莫辨,长长的睫毛也掩盖住了她眼底所有的神色,整个人偷着淡淡的疏离。叶婉不由更烦恼了,她其实对于处理这种人际关系很有一套的,可是一旦碰上秦璐,她的所有技巧都会忘之于脑后。因为叶婉并不懂她,叶婉看不透她。是的,她从来就没有看透她,只是喜欢和她聊天,因为这样的感觉很舒服。想了想了,叶婉觉得,不能再这么下去了。秦璐肯定是因为上次在端王府的事情而与她生了嫌隙,刻意想要远离她的。她盯着少女青春美丽的脸蛋,关心地问道:“小璐,上次在端王府你为什么不辞而别?是因为什么呢?”叶婉心里也清楚,秦璐这么好的家教和修养,是不允许她做出不辞而别这种不礼貌的动作的。那么定是有什么事,秦璐是刻意隐瞒着的,不让叶婉知晓。不想秦璐只是长睫扑闪了几下,并未抬眼看她,声音低低道:“无事,民女只是乏了,想走了罢了。”叶婉未曾想她都这么问了,秦璐却还是不愿说。并且秦璐一口一个“民女”,将两人的身份之别咬的很重,听着很是生分。之前秦璐与她相处,虽不会唤她的名字,可至少也会自称“我”,可如今……她有些无所适从。忽然看到秦璐手腕上的翡翠镯子,那颜色鲜妍欲滴,套在少女白玉般的手腕上,更显肌肤赛雪,容色逼人。叶婉眼前一亮,忽地就找到了信心,开口道:“小璐,这个镯子你还带着啊?”许久,并无人回应。只是叶婉看到,秦璐把手缩了缩,用袖子想掩盖住这个镯子,不让她看到。叶婉有些失落,看来她想的没错,秦璐是真打算和她断绝了交情,可是,这也加强了她对秦璐隐瞒事情的好奇心。叶婉准备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恳切道:“小璐既然还带着这个镯子,那么就是把我当作朋友。那有什么,是不可以和朋友说的?”看到秦璐的睫毛又颤了颤,像是有点动容了。叶婉继续说道:“小璐,我是真心把你当作朋友的。”“如果你相信我,就请说出实情吧。有什么事,两人分担总好过一人承担。”她的话语恳切,秦璐不由抬眸看她。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