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拯救位面  >  第三十章 秦玉出嫁

第三十章 秦玉出嫁

3144 2017-05-09 15:02:47
可是现在她把这个决定自己去往天堂还是地狱的选择,交给了眼前的这个男人。秦璐的心里说不着急那是假的。“阿璐决定便好。”褚略笑着答道,女人,她从来都不在乎,除了眼前这个小女人。秦玉?他好像见过吧,是阿璐的妹妹?褚略思虑着。于他而言,女人是无用的,除了她身后的家世。褚略说完,面前的人却呆愣着,没有一丝反应。他不由笑了,凑近她:“阿璐难道忘了我昨日的表态了?要不要我现在再表态给你看?”秦璐想起他昨日那近似流氓的行为,脸不由红了,不过这次她没有像往常一样逃离,而是顶着红红的脸,睁着坚定的眸子望着他:“我是说真的,这件事必须得你做主。”褚略看向她,知道自己必须做出一个明确的回答,便道:“那便不要吧,毕竟我不喜欢她。”他答的如此爽快,秦璐倒有些意外。她的意外,都写在脸上和眸子里,褚略不由靠近她,一字一句道:“难道阿璐希望我把她抬进来?给你做个伴?”秦璐自然是不愿意的,可她也没想到褚略会拒绝的这么快,在她看来,褚略应该会同意的,毕竟秦玉长的又不差,男人不都是视觉动物吗?她迟迟没有答话,褚略觉得,自己要好好调戏她一番,便带着勾人的邪魅的笑容道:“阿璐与其问我这些无用的问题,还不如抓紧时间,为母后生个孙子出来。”果不其然,秦璐的脸又红了。即便经过他这么多次调戏,她还是这么容易红脸。可这红脸不过一瞬,秦璐又想起自己那个还未出生的孩子,若是没有秦玉的陷害,那孩子也有几个月了吧?眼神不由一黯。目光转向眼前的这个男人,秦璐想,自己说不定可以借这个机会告诉他上次孩子的真相呢?这样想着,秦璐便觉得,褚略是孩子的父亲,自然是有权利知道的。于是她便斟酌着语句将她调查到的所有都告诉了褚略。“阿璐此话可真?”褚略听完她的话,早已没了调戏她的心情,脸已黑的像锅底。“自然是真的。”秦璐望着他,点点头。“该死!”褚略一拳锤在桌上,他没想到,这秦玉这么狠毒和大胆,竟害了他和阿璐的孩子。亏自己还把她当作阿璐的妹妹,好吃好喝的养着,却不想,养了一头披着羊皮的狼!人一旦想通了某件事,其他解释不清的事情也会按照那个原理去解释。褚略一旦知道秦玉是个不安好心的人,便也想起秦玉上次在花园“异常”之举,原来这秦玉并不是什么散心来花园跳舞,为的怕就是爬上自己的床吧!褚略身为太子,这般投怀送抱之人自然不在少数,而之前褚略只是认为她是好人便没往那方面想,如今一想通便怒上心来!秦玉啊,你不是想嫁给我吗?那好,本太子就让你嫁个好人家!褚略这样想着,眼中的愤怒和阴狠让秦璐心惊。她没想到褚略竟会如此生气。而就在此时,那个冰冷的机械化的女声又响起来:“任务进度达到50%。”翌日上朝时分。上完朝后众臣退散。褚略喊住了正要走的丞相。丞相一回头,便见太子殿下看着自己,微露笑容。他对褚略行礼:“太子殿下可是有什么事?”眼前的这位是太子,可也是自己的女婿,丞相的动作,也不似从前那般拘谨了。身旁不断有人经过,可见是褚略,便都识趣地没有上来打扰。“听闻丞相大人还有一位爱女,名唤秦玉,对吧?”褚略看向他,不自觉间就带了点压力,让丞相不由有些不适应。褚略的这句话虽是问句,可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我知道你家还有个女儿,名叫秦玉。丞相有些哭笑不得地应了:“回太子殿下,确有一女,名唤秦玉。”他心中思虑着,不知太子爷打的是什么算盘。难道太子殿下看上了玉儿?若真是这样,那丞相府便是祖上几世修来的福分了。丞相眉间不由略露出点喜色来。褚略才不管他心里是怎么想的,继续问道:“她是否还未许配人家?”一听他这话,丞相便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不由喜意更盛。毕竟女子许配人家与否一般可是有意要娶女子的人才会问的。“还未曾。”丞相答道,这次回答显的迅速而又急切。褚略不由看了他一眼,道:“本太子听说城南有一户人家,家财万贯,叫李四。秦玉姑娘贤良淑德,那里是她最好的归宿。”他这句话用了自称,显然是在压迫丞相了,暗示他把秦玉许配给那李四。丞相有些诧异而为难,那李四早年是娶过亲的,只是后来妻子不幸死了,让秦玉一个黄花大闺女嫁过去当续弦,怕是有些不妥吧。“这……”丞相没有即刻应下来,而是脸上浮现为难之色。褚略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但只是将威压开的更重,淡淡道:“今天就帮我把事情办好,放心,那会是个好去处。”说完,便不管丞相什么反应,转身便走。“是。”丞相点头哈腰,额上浮现细密的汗珠。褚略都已经发话了,他能不从吗?回到丞相府,丞相便开始办这件事。他把秦玉唤来,询问她是否愿意嫁与那李四。秦玉的意中人是褚略,前几日丞相夫人与她说她也许可以嫁与褚略,可眼见一天过去了,还没有回音。秦玉心知肚明,秦璐是不会让她嫁给褚略的,也就断了那条心思。可这李四,虽说是个鳏夫(早而丧妻),但那家财可是在京中出了名的。自己若是嫁过去,那就是正妻,自己的吃喝肯定是不用愁了。秦玉身为官家的庶女,若是嫁到别的高门大户里也顶多是个侧妃,可嫁给商人家人,便足以当妻子。因此秦玉未思索多久,便答应了。丞相虽有些诧异,不过还是没表现出来,而是派人去联系了李四。李四自从死了妻子后,便没有人愿意嫁给他,一听有女子愿意嫁给他,立马带了礼物便登门拜访了。李四家财万贯,人也长的清秀,五官端正,倒是有几分翩翩公子的模样,秦玉看了不由对这桩婚事更满意了。而李四瞧着秦玉,也是一个娇俏可人的女子,不由也应下了这桩婚事。两家便就这样订亲了,成亲在一个月之后。这一天,秦璐正坐在屋里看书,便看到静水进来,脸上的神色有些古怪。她不由问:“怎么了?”静水摇摇头,递过来一张帖子,道:“娘娘还是自己看吧。”秦璐打开看了,却不期然看到秦玉的名字,不由诧异,问静水:“秦玉要出嫁了?”这一问,没有得到静水的回答,却是得到那个冰冷女声的回复:“任务进度达80%。”她一怔,任务进度条涨的这么快,秦璐知道,这件事定是和褚略有关。可是现在她也不能做什么,只能等褚略回来后再细问了。晚膳时分,秦璐便对他说:“秦玉要出嫁了。”她向来心里不喜欢藏话,想说什么便说什么。秦玉要出嫁了这件事褚略自然知道,他也知道自己的小娇妻要说些什么,问些什么。褚略便也不隐瞒,只是点头道:“是,是我的手笔,她害了我们的孩子,其罪当诛。”秦璐被他这句话震的呆在原地,呐呐道:“可是我并没有找到她害我们孩子的决定性证据啊。”褚略微微一笑,柔和道:“无需找到证据,我一样可以惩治她。阿璐,你要知道,我是相信你的。”秦璐心里感动,无以言表,只是手握住他的,感受那温度,心里暖暖的,温馨的气氛在两人之间蔓延。好半晌,秦璐才接着问道:“那鳏夫有什么问题吗?”褚略看着她,眼眸幽深,道:“只是脾气暴躁了些,他那前妻,不是因为别的原因死的,而是因为他脾气暴躁失手打死的。”失手打死?这该脾气多么暴躁才能做到?这样的男子秦玉愿意嫁,怕是贪图那钱财,还有一部分原因,便是不知道那鳏夫的底细吧。知道秦玉之后的生活绝对不会好过,秦璐开心了,没有一丝怜悯,若不是她想要害自己,又何至于落到如此下场?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没多久,一个月便到了,秦璐身为秦玉名义上的姐姐,自然也是去喝了他们俩的喜酒。她坐在那儿,看着这成亲的礼节繁琐,不由想起自己刚穿过来的时候,便也是做了这么多繁琐的步骤。如今已经一年多过去了,一切却仿似昨日。在古代,女子这一旦成亲就把自己一生都捆绑在那个男人身上了,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秦璐看着那正“夫妻对拜”的秦玉,冷笑着,秦玉啊秦玉,你可知道自己去的不是天堂而是地狱?她又不由庆幸,还好自己够幸运,嫁的是褚略,而不是别的什么人。秦璐想着事,而这时众人已哄笑着“送入洞房”了,而这时也有一些贵妇人来与她交谈了。秦璐收了心思,露出得体的笑容,像是为妹妹嫁了个这么好人家真心高兴呢!不得不说,秦璐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已经成为了一个演技派。灯火阑珊,觥筹交错。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