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拯救位面  >  第二十七章 调查

第二十七章 调查

3124 2017-05-09 15:01:58
这几日里,太子府里是安宁的,平静的。只因太子殿下发话了,要让太子妃娘娘好好静养,任何人不得大声喧哗。秦璐的孩子没了这个消息,早在当天就已报告给了皇宫里的两位主子。皇上还好说,只是说下次再生便好。可皇后……秦璐想到皇后便有些头痛。听闻她流产了,皇后的凤驾又一次到了太子府。秦璐就这么顶着一张苍白如纸的脸听皇后絮絮叨叨地对她说教了大半个时辰,说的无非是妇人怀胎的几大注意事项。只因她对褚略说的那个蹩脚的理由,她便得听着皇后说着这为时已晚的说教。秦璐简直觉得魔音贯耳啊!至于秦玉,倒是十分的安分。没有一丝多余的话,不过若是仔细瞧的话,还是可以看见她这几天嘴角边若有若无的微笑。秦璐流产,那么她之前因秦璐怀孕入住将军府的理由已经站不住脚。没过多久秦玉就搬回了丞相府,不仅如此,还留下了她一个贤良淑德的好名声。而到此为止,秦璐的身体也好多了,这才开始对流产的事情进行调查。流产后秦璐便留了个心眼,吩咐所有的丫鬟不许动房间里的任何东西。当然,为了不让秦玉和褚略看出不对劲,她还是睡在那个房间里的。也幸好褚略考虑到她的身体状况,没让她和他同房。自己那天睡觉的时候分明感觉到点的香味道和寻常不同,想必是参杂了麝香的缘故。秦璐思虑着,可为了确保安全,自己的安神香每次都是半池点的。难道?秦璐想着,可是她又不敢相信自己的推测。毕竟,半池也算是自己比较信得过之人,自己待她也算不薄,她应不是那等忘恩负义之人。虽然这样推测着,但秦璐觉得自己还是要证实了才敢相信。毕竟来了这古代,人心隔肚皮,你永远不知道上一刻这样的人,下一刻会变成什么样子。悄悄吩咐静水将半池唤来,秦璐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查一下。在静水喊半池的那些时候,秦璐查了下,那日里点的安神香还残留在香炉里,安神香并没有什么问题。可把安神香倒出来之后,秦璐仔细地瞧了,那香炉内壁上,有一层薄薄的粉末。秦璐用手一抹,让人瞧了,果然是麝香。而这时半池已经来了,秦璐命其他人退下,然后把门关上了。除了她自己,便只留半池和静水两个人。静水自然知道秦璐要做什么,而半池看着秦璐这么大阵仗,有些不明所以:“娘娘,有什么事非得这样才能说啊?”秦璐坐在主座上,没有说话。倒是静水,厉声对半池道:“半池,你可知罪?”半池浑身一抖,睁着她那圆溜溜的大眼睛,脸上露出惊惶,忙跪了下来:“娘娘,静水,奴婢不知自己犯了何错!”“那本宫问你,这香炉是不是你点的?”秦璐看着跪在地上的半池,慢悠悠地问道,带给人莫大的压力。若是可以,她也不想这么对半池,毕竟是自己身边比较信任的人,可此事事关重大……静水立在一旁,看着秦璐精致的眉眼,顺觉有些不真实。娘娘在面对她们这些信任的人,从不自称“本宫”,可今日……看来娘娘这回是真生气了。“是、是奴婢点的。”半池也被秦璐这气势吓的有点懵,却还是结结巴巴地回道。她不明白,自己又犯了什么错,惹的娘娘如此生气。秦璐看着她,终是不忍将话说的太绝,便转了个话头问道:“本宫问你,那香炉是从何而来?”刚才她检查香炉的时候已经仔细观察过了,那香炉虽看着与从前一般无二,可太子府的东西都有特殊标记的,那香炉却没有,想必是有人精心仿造的。半池眼睛瞪的更大了,心中百转千回。她以为秦璐发现了自己帮秦玉调换香炉之事,便要降罪于她。可二小姐不就摔破了一个香炉,至于娘娘如此生气吗?这样想着,半池不由更有底气,大声道:“是,奴婢是帮二小姐调换了一个香炉,可二小姐也是无心之举,娘娘宽宏大度,竟连这点小事也原谅不了她吗?”话语里竟隐隐有威胁秦璐的意思。静水也看不惯这样的半池了,分明是娘娘受了苦,怎么她说着就好像她受了天大的苦难似的。她冷声道:“那你可知道,香炉里有麝香!是这东西害的娘娘的孩子没了!”说完,她不由闭了闭眼,不想再看跪在眼前的人。自半池说出之前的那番话来,娘娘估计便不会再重用、信任她了。这个和自己一般一同陪在娘娘身边的人,如今却忘了自己的初衷,自己的主子是谁,帮着外人说话。而半池一听这话就惊在了原地,麝香?怎么会?这样仔细一想,那天二小姐求自己的时候,自己觉得哪儿不对劲了。二小姐从不会这么低声下气地求别人,况且还是一个她从来都看不起的丫鬟,当时她只觉二小姐是有求于人,才会如此。看来还是包藏祸心啊!半池没有再解释,而秦璐也知道自己不必再问了。原本自己不让半池知道这些事,是不想让她卷入这些纷争,毕竟半池不是静水,没有那么多心眼。可谁知,自己的这份有心,害了她,也害了自己。秦玉可还真是打得好算盘,借半池之手做成这些事情,即便自己查到半池,半池去指认这害她者是她,也是不可信的。毕竟半池是自己的贴身丫鬟,所有证词都将带上另外一层色彩。那么,若是发落了半池,自己又少了一个心腹,正如了她的意。秦璐想着,眼中寒芒乍现。而此时,那道机械化的女声又响起来:“任务进度条达20%,证据不足,无法指认秦玉。”秦璐一愣,这个声音已经有大半年没出现了,现在这个时候听见,倒有些“他乡遇故知”的感觉。可现在显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秦璐看着跪在地上,一脸呆滞的半池,对静水道:“把她带下去吧,随便安排个差事,不要再在我面前出现。”这一句话便已决定了半池的命运,秦璐是不会再用她了。“是。”静水答应下来,看向半池,眼中已无怜悯,这件事,仔细算来,半池本没有错,只是她最不该的,便是帮着外人说话,还来质问娘娘。她复又去看半池,那跪在地上的人啊,早已呆滞地不知如何辩驳了。静水几不可察地轻叹一声,把半池带下去了。而秦璐还坐在那儿,身子疲软,就和虚脱了一般。解决了这件事,又没有了秦玉整天在面前晃悠,秦璐这才算过了几天清闲日子,好好养了几天身子。只是她开始清闲下来了,褚略却开始忙的脚不沾地了。这天中午,秦璐等着褚略回来用午膳。可眼见午膳时辰都过了一个时辰,褚略却还没有回来。秦璐觉得有些不对劲。毕竟以前褚略就算再忙再累,可这一日三餐,都会与她共用的。今早褚略进宫去了,却直至现在还没有回来……出事了!想到这里,秦璐只能想到这个可能,便也顾不得吃饭了,只匆匆地收拾好行装,备好马车,进宫去了。马车很快便到了宫门外,秦璐下了马车,望着这森然的宫殿,轻车熟路地走了过去。虽然上一次来的时候没去过御书房,可秦璐还是远远地看过几次,知道它在哪个方位,于是便循着记忆中的路寻了过去。很快便到了御书房门前。门外不少士兵在守着,秦璐刚想上前,便有一个太监打扮的人走了过来。“不知这位是?”他不明所以地问道,尖细的声音让人听了特别不舒服。秦璐只来过一次宫中,对于平时大家闺秀的宴会也不怎么参与,他不认得秦璐是自然的事情。“本宫是太子妃,有急事需要见父皇一面,劳烦公公帮忙通传一下。”秦璐一边说着,一边用眼色示意静水。静水自然明白,上前一步,给了那太监一锭银子。那太监掂量了一下分量,才笑逐颜开:“陛下正和太子殿下,二皇子殿下商量政务,任何人不得入内。不过既然是太子妃娘娘到了,杂家也可代为通传一番。”他说着场面话,说完便进御书房里去了。“启禀陛下,太子妃求见。”他进去通报一声,打破了里面剑拔弩张的气氛。皇上已有四十多岁了,听到这句话很是诧异,看了看下面并不说话的褚略,说道:“宣她进来吧!”“是。”太监应下了,随即到外面喊了秦璐进来。秦璐进来后,首先一扫这屋中局势,才行礼道:“儿媳拜见父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起来吧。”皇上似乎并不在乎这些繁文缛节,只是看着她,有些兴味。而褚略看着她,却是蹙了眉,道:“你来干什么?”语气有些严厉,这件事事关重大,他不想把她牵扯进来。秦璐这才看向他,心知一定是有什么事发生了,便只用一双美目看着他,可怜兮兮道:“臣妾等殿下回来用膳,平日里殿下定不会忘了时辰。可今日,饭菜都凉了,臣妾想许是被什么事耽搁了,忘了时辰。”




请输入5到800个字